正文 第74章 投怀送抱求带走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74章 投怀送抱求带走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女孩子么,有些比较喜欢物质,那句话不是了嘛,有了钱,就可以去巴黎哭,去伦敦哭,去瑞士的雪山哭,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对于这种女孩子呢,就要舍得花钱,给她丰厚的物质,满足她的虚荣心。”

    陆轻晚认识不少这类女孩,年轻貌美,如花似玉,拒绝了同龄的平民男孩子,投入了事业有成的中年大爷的怀抱,宁愿抱着名牌包包哭泣。

    可是那种女孩禾助理会喜欢吗?

    再了,有禾助理这样的颜值,什么女孩追不上哦?

    程墨安听的相当认真,还在心里打了笔记,划下重点,“还有吗?”

    陆轻晚拍拍腿,“第二种呢,就是内涵型的,她们不在乎物质,不在乎享受,不在乎有没有豪宅豪车lv,只在乎精神的契合,需要有个人陪她从山海经聊到三字经,从本草纲目聊到上下五千年,上知道孟德斯鸠,下知道村上春树,张口斯皮尔伯格,闭口贾樟柯,这种女孩子喜欢的男人一定要才高八斗满腹经纶!”

    这样的女孩子禾助理会喜欢吗?

    再了,以禾助理的才华智商,文地理信手拈来啊!不在话下!

    更主要的是,禾助理那么帅!一帅顶万有。

    程墨安点点头,“有第三种吗?”

    以上两个,似乎……都有些极端了。

    陆轻晚琢磨琢磨,组织了一番解词,“第三种就复杂了,她们呢,物质上可以自给自足,精神上独立强大,爱情可有可有,她们或多或少都受到过感情的怆痛,心里结了一层冰,想得到她们的心,得先把冰化掉。她们渴望被爱,又害怕爱情降临,因为她们总觉得自己把握不住。”

    着着,陆轻晚心里酸酸的。

    但她不想被他发现,所以很快就笑起来,“遇到第三种就麻烦了,这种人呢太矫情,不好搞定的哦。”

    程墨安触摸到了她心里的隐伤,阳光穿不过的地方,冰层深处的角落,躲着一只倔强的兽,不想让人看到,任性的独自舔舐伤口。

    “如果恰好是第三种呢?”程墨安也佯装没有看懂她的神情,尽管刚才的一瞬,她的悲伤轻易的刺痛了他。

    陆轻晚拍拍屁股站起来,“那我只能送你四个字——自求多福!”

    夜真好啊,风不热了,月影西沉,夜市还在闹哄哄的经营着衣食住行,这个城市如此的鲜活,一盏盏灯,一扇扇门,藏着全家的幸福,红红火火的日子,热热闹闹的餐桌。

    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

    没有穷凶极恶,没有颠沛流离,不必翻山越岭。

    红枣甜,米饭香,黄瓜脆。

    陆轻晚笑笑,尼玛,又矫情了。

    “第一种女孩肤浅,第二种女孩沉闷,第三种女孩疲惫,我喜欢的女孩不属于这三类。”程墨安长腿和她一起走着,两人的步伐一致,沿着人行道,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长,缩短,又拉长,像是用心书写的依恋。

    “嗯哼?”

    他怎么还在纠结?

    程墨安笑的清明,性感的嗓音娓娓道来,每个字都认真的像在宣誓,“她可爱,聪明,有才华,独立,坚强,有担当,她内心柔软善良,乐观时像个使,使坏时像个野猫, 委屈时像个孩子。

    她简单,又复杂,前一分钟好像不谙世事,转眼又洞悉一切。认识她之前,我以为世界上只有黑和白,是她让我懂得,人生有七彩变化,她让我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陆轻晚:“……”

    完败了!

    禾助理这意思……啊?不是她想的那样?

    乖乖,大神!

    不锈钢的心脏也要被她融化了,哪个女人不投怀送抱求带走?

    她脸儿热热的,辣辣的,不敢吭声了。

    程墨安继续道,“《耶路撒冷三千年》的封面上写着,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那么对我来,世界的十分美,都在她一人。”

    完……了。

    陆轻晚心里久久回荡着这么两个字,她想她是完蛋了,禾助理情话满格撩妹技能爆棚,根本就是殿堂级高手啊!

    她还班门弄斧传授经验,她真是……嫌命长!

    陆轻晚唔了唔,“呵呵……呵呵呵……我没看过那本书,听起来……很吊的样子。”

    程墨安停下了黑皮鞋,笔挺的长腿立在路灯旁,跟路灯柱子一样的直,“如果末日来临,我希望和她站在一起,等待金门打开。”

    陆轻晚以为刚才那么牛逼哄哄燃情上的情话已经封顶了,没想到他还有存货,啊……苍,这是要折煞谁?

    “金门就算开了,末日也要下地狱的?”陆轻晚实在不知道怎么接招,接不住。但下意识的想,她这样的坏女孩,一定要下地狱的。

    “什么是地狱?什么堂?和心上人,做欢喜事,就不问是劫是缘。”程墨安悠悠的嗓音,如云,如雾,如风,如斑驳的流年,和经久不谢的樱花。

    那样的软语,就像一颗种子深埋,雨后将会抽芽,在她心里长出一株名叫爱情的树,开出名叫非你不可的花,结满了缘定三生的果实。

    陆轻晚歪歪嘴,心脏一抽一抽的疼,感动,悲凉,惭愧,自卑,“禾助理,你是佛系青年吗?”

    “不是,我是无神论者,我信的不是教义,是真善美。”

    陆轻晚有种脑浆被掏空的赶脚,“真善美?”

    这玩意儿她有吗?她就是个假恶丑。

    “潇洒坦率就是真,凡事留三分就是善,活的自然就是美。”

    陆轻晚:“……”

    我还在地球上吗?我飞起来了吗?我长了翅膀吗?

    程墨安拔起长腿,继续走,夜市尽头到了,再往前就是停车场,“陆总,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陆轻晚:“……”

    “有吗?”

    陆轻晚使出了浑身解数,愣是没憋出一句话,崩了俩字儿,“啊……哈……”

    程墨安缥缈的笑了笑,“这个问题似乎不该问你。”

    陆轻晚:“……”

    大爷的!逗我玩儿呢!

    ……

    这晚上,陆轻晚失眠了。

    她来回翻身,吵醒了叶知秋。

    “晚晚,你怎么了?”叶知秋声音沙哑,睡的正迷迷瞪瞪。

    陆轻晚趴她边儿上,愁眉苦脸的问,“球儿,如果一个男人跟你,想跟你一起到世界末日,那是什么意思?”

    叶知秋打了个哈欠,瓮声翁气的道,“大概是想灭了你。”

    “……”靠!

    叶知秋跨一条腿,搭上陆轻晚的腰,“你又被告白了?这次是谁?”

    陆轻晚动动腰,但是叶知秋半个身子的重量在她这里,她没能挣开,“没……谁啊,做个假设而已。”

    禾助理跟她的……是开玩笑的?

    可是她脚上的药呢?怎么解释?

    嗷嗷,头大,不想了不想了!蒙上被子睡觉!

    这晚上,程墨安也失眠了。

    他坐在书房,黑入了好几个系统,查到了目前保存的,所有陆轻晚在美国生活的资料。

    那个浑身是光的女孩,曾经躲在最黑暗的角落,叫不应,叫地地不灵。

    某监控录像拍下了一张照片,昏暗的破旧巷子里,陆轻晚衣服脏兮兮的,裙子下摆残破,手里握着消防喷雾,警觉的靠着墙,瞪大眼睛。

    资料显示,巷子里发生了激烈的厮杀,几个男人追逐一个中国女孩,最后女孩不知所踪。

    轻晚……她到底经历过什么?被人追杀,在餐厅洗盘子,半工半读上完了大学。

    那个……绝望的身影,坚强的踽踽独行,硬是咬牙冲破了岩石,像一株迎着太阳的向日葵,把最阴暗的一面留给了自己,展现给别人的都是阳光灿烂。

    他的女孩……

    为什么他没有早一点发现?为什么他没能更早一步走进她的生命?

    手指间的烟在燃烧,红的光点忽明忽暗,雾气弥散。

    不知道抽了多少支,等到他回过神来,偌大的书房全都是烟味,灯光被白雾遮挡在吊顶上,有些迷离。

    良久,程墨安从电脑前走开,伟岸的背影立在窗外,手中的最后一支烟燃烧殆尽,他将烟蒂揿灭,嘘出口中的浓浓烟雾。

    ……

    陆轻晚是被叶知秋拍醒的,醒来就暴躁如雷,“昨累死了,再让我睡一会儿!”

    完拉上辈子就盖脸。

    叶知秋哗啦掀开被子,把手机贴到她脸上,“还睡呢,赶紧看看这个是什么。”

    陆轻晚星星眼,眯缝眯缝,“什么鬼?”

    叶知秋掐腰,踱步,咬牙爆粗口,“白若夕,熟人了?”

    陆轻晚斜支手臂把自己撑高,仔细辨识了一下照片上的脸,终于,她认出了华丽礼服包裹的美艳女人,“对呀,白若夕,捯饬的挺漂亮啊。”

    叶知秋真想弄死她,“这不是重点啊妹子,往后翻,照片九宫格呢,继续,继续!”

    陆轻晚困的要骂娘,哈欠连连,“翻什么翻,白若夕现在肯定会想办法博人眼球啊,不然怎么给电影做宣传,大惊怪。”

    叶知秋戳戳第九张照片,“这个呢?也是为了电影做宣传?”那眼神分明在,你丫可长点心!

    照片上,白若夕持着酒杯,火辣的身材贴着一个男人的胸膛,两人动作亲密无间,好像热恋中的情侣。

    “这个身影……”陆轻晚仔细的回想,然后对上了某个男人的黑西装,笔挺长裤,还有一丝不苟的发型,“他看起来怎么……那么像他?”

    叶知秋呵呵哒,“看标题!”

    ——

    庄慕南:导演,求加戏。

    杨娅:同求。

    周公子:求出镜!!!!!...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