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章 床受得了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69章 床受得了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气氛原酿的差不多了,陆轻晚娇羞虚弱的扶着额头,“王总,我有点醉了,能不能回去休息啊?”

    王德伟看她绯红脸儿仙桃似的,不由精虫上脑,下腹绷的更紧,本就贴身的裤子险些撑破,笑吟吟道,“能,来来来,我扶你上楼,楼上有套房,保证让你休息的舒舒服服。”

    陆轻晚较弱的楚楚动人,“谢谢王总,你真贴心。”

    女孩不盈一握的腰肢柔软无骨,青丝摇曳,醉态娇憨可爱又妩媚风情,饶是男人看了都会起邪念。

    “那是,英雄救人嘛!来,心点,这边。”

    王德伟半扶半抱将陆轻晚送进了电梯,直接按了顶层,包厢就在电梯出口右转,王德伟显然事先早有准备,摸出房卡,叮咚一声之后,他迫不及待的推开了门。

    “陆总,**一夜可是值千金啊。”

    陆轻晚灵活的像只泥鳅,进房后就利落的逃离了王德伟的束缚,“不心”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媚态百生的摇摇纤细白皙的手臂,“呵呵,值千金,王总这样的有钱人,还会在乎千金吗?”

    王德伟一步一步逼近沙发,扯下西装外套随意丢开,肥壮的身躯一个猛子扑过去,“那要看什么千金了,陆总这样的千金,我当然在乎!”

    陆轻晚动作敏捷利索,巧妙避开了王德伟,跳到沙发末端,眼神迷蒙的眨巴,“王总,你急什么?夜晚还长着呢。”

    王德伟被她撩拨的身上血液翻腾,两个粗大的手三下五除二脱下衬衣,袒露出颤巍巍的大肚腩,白花花的一片肉冲击力相当大,也相当的倒胃口。

    陆轻晚在心里骂了句你大爷的!

    “王总,我没有经验……”陆轻晚柔柔美美的,满面娇羞。

    王德伟一听更是开心,“没经验好啊,没经验好……我会好好教你的,保证让你明就变成高手。”

    陆轻晚切齿,你个畜生!糟蹋了多少姑娘!

    “是么?王总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那……你打算怎么教我呢?”陆轻晚茫然无知的问,手指攀上他的皮带,轻轻一弹。

    王德伟被她弹的脸上一抽,浑身的肉都在战栗动荡,“陆总喜欢什么样的?”

    陆轻晚娇羞的咬嘴唇,露出白白的牙齿,“我听人家,皮带最刺激了,不知道怎么玩儿哦?”

    皮带?

    王德伟这下更有兴致了,开头就是重头戏,爽!

    “这个简单!”王德伟扯掉皮带,“过来,躺下。”

    陆轻晚咬咬手指,怯怯的往后退半步,“人家不敢,你躺下……”

    “好好好,我躺下,没想到陆总好这口啊,呵呵,行,没问题!”王德伟心想着,这妮子倒是会装纯情!

    王德伟横陈,席梦思被他压了个大坑,床下弹簧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靠,连床都快受不了了,这货得二百斤?

    陆轻晚爬到床沿,貌似生涩的扣住他的两个手腕,“王总,可能会有一丢丢痛哦,忍一下啦。”

    王德伟舔舔嘴唇,笑出两排长期抽烟熏黄的牙齿,“没事,没事。”

    反正一会儿更痛的是你!

    陆轻晚用力一刹,王德伟两个交错的手臂被她死死扣住,皮带末拴住床头的金属杠,王德伟分分钟变成了横放的待宰肥猪。

    “王总,你好棒哦!我最喜欢这种身材了,看着好有安全感。”陆轻晚手里抄着鸡毛掸子,软软的鸡毛抚摸他的肥肉,撩的王德伟的肉一块一块的抖。

    “快,赶紧的。”他都要憋死了!

    陆轻晚却轻描淡写,“别急嘛,还没完成呢。”

    丢下鸡毛掸子,陆轻晚捡起地上的领带,手法娴熟的“嘶”绑紧了他的双脚!

    “王总,爽吗?”陆轻晚鸡毛掸子蹭了蹭他的脚底心。

    王德伟大脚掌触电般弹了弹,咧开嘴巴,“爽……快上来,咱们一块爽啊!”

    陆轻晚终于露出了阴谋得逞的坏笑,拍了拍手,“哗啦”扯下了他的长裤,“王总,这么爽的事,你一个人就可以了,我凑什么热闹啊?”

    王德伟脸一变,“你……”

    陆轻晚用鸡毛掸子的末端挑他的最后一条裤子,实话,她怕长鸡眼,不太敢……

    “哟,王总这尺码不啊。”陆轻晚环臂,俯视着王德伟狼狈的果体。

    王德伟终于意识到了危险,手脚并用的挣扎,“陆轻晚你干什么!松开我!你特么松开!”

    陆轻晚掏掏耳朵,不耐烦的拿起他的一只袜子,团了团塞进了他的嘴巴,嗯,终于安静了。

    王德伟瞪大眼睛,愤怒的仇视,狰狞的脸上肥肉一道道炸裂。

    陆轻晚握着鸡毛掸子,一下一下轻轻敲打掌心,“王总,我够不够诚意啊?”

    王德伟呜呜呜发出闷哼。

    陆轻晚啧啧啧咂舌,鸡毛掸子换成了手机,“王总这身材,我一个人欣赏实在可惜,你,我放到你们的音频站造福广大友怎么样啊?一定会给潮音带来大批流量哦!”

    王德伟肥硕的脸猪肝,额头上渗出了密密匝匝的冷汗,呜呜呜嚎叫。

    陆轻晚举着手机,绕床一周,“我的手机前置摄像三千万,高清的,夜拍效果也非常好哦,我会发原图的,哦,需要帮你磨皮美白吗?免费哦!”

    王德伟心里大骂,你个臭表子!我特么一定亲手灭了你!

    “王总还真是不同凡响啊,三百六十度全是死角,回头减减肥,友情提示。”陆轻晚保存下视频,笑眯眯的像个孩子。

    王德伟:“……”

    陆轻晚掏出合同,弹了弹,“王总,真的不签字吗?呵呵,我那么有诚意,不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吗?唔……如果王总签字的话,我可以考虑删掉视频,毕竟也挺占内存的。”

    王德伟:“……”

    玛德!

    这哪儿是一只白兔,这尼玛就是一只狼!一头母狼!

    陆轻晚摸到印泥和笔,一字摆开,“王总,你现在拿笔好像有点困难哦,那就直接按手印。”

    王德伟狰狞着脸,“……”

    “同意就点点头,不同的话呢……宫的wf速度很快,我下载个潮音app,上传视频也就一会儿?对了,潮音的弹幕功能很厉害的哦,你多长时间能弹幕破万呢?”

    陆轻晚故意把下载软件的页面拿给他看,“就是这个?哎呦,下载量破百万了,潮音果然牛叉。”

    王德伟呜呜呜,拼命点头,汗珠子哗啦啦往四面飞。

    “这就对了嘛!来王总,祝咱们合作愉快,啊,对,我想起来了,手机内存不够,可以存盘啊,想用的时候随时下载,对?”

    王德伟的脸铁青!

    签好合同,陆轻晚拍拍手,“王总,您辛苦啦,好好睡一觉哈。晚安!”

    完,陆轻晚摇曳生姿的走出了酒店的包厢。

    “陆总!”

    看到陆轻晚出来,陈纪年的心已经飞到了嗓子眼儿。

    陆轻晚狐疑的看看四周,“好巧,又见面了!”

    上次送酒的就是他啊,陆轻晚还记得呢。

    陈纪年摸了一把汗,刚才他没赶上她的电梯,上楼后已经没有了人影,正挨个排查楼上的房间呢,急的想咬人了。

    “你……没事?”陈纪年吞吞口水,打量陆轻晚。

    裙子完好,上衣完好,头发完好,鞋子完好。

    大概……应该……没……事儿?

    陆轻晚晃晃脑袋,“我能有什么事?没事啊!不过我要跟你声谢谢,上次的酒。”

    陈纪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颔首笑道,“陆总客气了,我们老板的一点心意,您喜欢就好。”

    “你老板是谁?”陆轻晚急切追问。

    陈纪年脑子飞快运转,他是呢?还是不呢?

    “那个……我们老板您认识的,就是程总。”陈纪年决定实话!

    陆轻晚两道纤长的眉头往中间聚拢,“哈?又是他啊?额……你们程总……助理还真不少。”

    干点啥事都能遇到程墨安的助理,陆轻晚怀疑身上被安装了追踪器。

    陈纪年汗颜,“呵呵呵……”

    电梯门悄然打开,迎面走来黑的高大身影。

    程墨安身上的寒气足以将百米之内的空气冰封,深幽无底的眼眸烟云滚滚,优雅的脸上弥漫着杀气,分分钟要大杀四方。

    陆轻晚:“……”

    陈纪年:“……”

    看到女孩安全无恙,程墨安眼底的寒气寸寸瓦解,长臂顺势拉住了她的手腕,“你怎么在这里?”

    陆轻晚懵逼,“这话应该我问你?”

    陈纪年呵呵呵笑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啊。”

    程墨安拧眉,给了他一个眼神,陈纪年心领神会。

    “我……路过。”程墨安面不改。

    陆轻晚看看顶层的号码牌,又看了看一身笔挺高档西装的程墨安,艰难的消化了这个解释,“呵呵,那真是太巧了。”

    程墨安嗅到她身上的酒气,眉心又紧了,“你喝酒了?”

    陆轻晚踮起脚尖,嗅了嗅他的衣服,“你也喝酒了。”

    程墨安:“……”

    陆轻晚嗤地笑了,“既然这么巧,我请你吃饭!”

    程墨安瞬间想到儿子的,除了吃饭你们还会干什么?

    于是道,“既然这么巧,吃饭太浪费了,不如请我做点别的。”

    陆轻晚哗啦将包包护在胸口,眼珠子嗖嗖打转,脑袋里一下跳出来他过的话,“下次。”

    上次开房的钱他付的,这次……难道……啊?

    “你……不要以为这里有房间就就就能做别的。”

    程墨安单手在裤袋里,身形更加清贵慵懒,好整以暇道,“陆总以为我要做什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