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章 像情侣的打情骂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67章 像情侣的打情骂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白若夕的外公是一名退伍军官,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立下了赫赫战功,最后被授予了大校军衔,享受着正师级待遇。

    在陆军作战部队,大校赫赫有名,他的职位又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统管b军区一个师,下属有一个坦克连,一个炮兵旅,一个突击部队。

    尽管他退伍后师被取缔,统一改成了旅,但提到白胜奇的的名字,军队还会给很大的面子,他的生日宴,既有军人,也有商人,还有一些隐形的富豪。

    白胜奇是个懂得出世更懂得入世的人,当年无数人仗着战功挤破头往上爬,他却激流勇退,在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保全了自己。

    照他的话,“明抢大炮的战争好打,但关上门之后的内部战争不好打,打的稍不留神,祖宗十八代就要倒霉。”

    事实证明,当年跟他一起的老同志,都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中被腐蚀,涉嫌贪污、**、中饱私囊的人被连根拔起,极少有善始善终的。

    而白胜奇则成了一股清流。

    这些事,白若夕或许不太清楚,但程墨安了如指掌。

    毕竟大哥程思安就在部队,很多消息止于五星红旗之内,群众怎么能听到呢?

    黑宾利驶入了白胜奇的别墅,程墨安也将思绪收了回来。

    今的这场生日宴,不一般啊!

    白胜奇已经年过古稀,花白的头发还和当年从军时一样剪成板寸,露出了矍铄的双眼,威严而凌厉,但年岁大了,面容慈祥了许多。

    他很瘦,脸上突出颧骨,皮肤略显松弛,笑起来眼睛陷入的更深一些,也更加幽邃不可测。

    白胜奇一身笔挺的深绿军装,肩膀上金的松枝和五角星熠熠生辉,两杠四星更加抢眼。

    右边胸口佩戴深藏青底、银字体的姓名牌,左边资历章记载着他的军旅历程,但他没有戴任何奖章。

    程墨安上次见白胜奇是十年前,当年的他还年轻气盛,出了一些的风头。

    白胜奇对他百般盛赞,还开玩笑“这子以后跟我们夕在一起,可就是我白胜奇的外甥女婿了,你们要替我盯着!”

    可这句玩笑话,却刻在了少女白若夕的心上。

    如今再见,白胜奇老了许多,少女也亭亭玉立,搀扶着白胜奇的手臂,顾盼生姿。

    程墨安礼节性的贴着礼盒, 礼物是临时选择的,但价值绝对不菲,白胜奇喜欢研究古玩字画和石碑雕刻,程墨安从收藏架上拿了个当代雕刻大师黄景炎的木雕,可谓是出手阔绰了。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宾客们到了七七八八,别墅一楼大厅衣香鬓影,海军、陆军、空军的领导都在。

    程墨安漆黑的冷眸不着痕迹打量。

    滨城的高官出席了好几个,脸熟有开发委的书记,滨城市委办公室的主任,坐在最前面主位上品茶的滨城市副市长,旁边陪坐的是滨城公安局局长,局长左边是检察院的院长,再左边是滨城人民法院的一把手。

    呵呵。

    集齐了滨城的军、政、警三家,白胜奇这个生日宴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

    程墨安迈步上了台阶,黑的西装挺括修长,矜贵的气场轻易就成了焦点,不少女宾客停下笑,一眨不眨盯着程墨安,很多人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即便是无名卒,他的长相也足够让人倾慕垂涎!

    大厅瞬间安静下来,几十个人的视线都凝聚到了门口一隅,冷峻如同宙斯般的面容,薄削如刀裁的嘴唇,那双眸子尘封着令人心驰神往的睿智冷静和阅历。

    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魏晋风流雅士,又像传闻中驰骋沙场的美男子兰陵王。

    这是谁?

    谁认识他?!

    大厅的安静气氛让白若夕和白胜奇都不由得转过身,这一转身不打紧,白若夕的心忽然跳到了嗓子眼儿,搀扶外公手臂的玉指用力的握了握!

    程墨安……他真的来了!

    白胜奇也认出了这位引起全场寂然的贵客,慈祥的笑开了两腮的皱纹,主动迎出去,“十年不见了啊,比以前更精神了,更有气场啊!”

    程墨安礼貌性的颔首,淡淡的笑道,“老爷子,生日快乐,福如东海。”

    “好……好……好!呵呵,人来了就好,哎呀,让爷爷好好看看,真是不一样了,大变样啊!”

    白胜奇喜出望外,拉着程墨安的手不舍得松开,一口气了几个好字,震惊之余更听得出他的骄傲和欣慰。

    俨然将他当成外甥女婿了。

    白若夕羞赧的掖了下耳边的长发,软声细语的微笑道,“谢谢你来参加爷爷的生日宴。”

    白胜奇看白若夕这个反应,呵呵笑道,“看看,丫头还害羞了呢。墨安啊,夕脸皮薄,你可要主动点。”

    程墨安沉沉的眸子看不出喜悦,慢悠悠道,“老爷子,客人在等您了。”

    白若夕抿抿嘴唇,看向了不远处的母亲,还是母亲有办法,居然真把程墨安请来了。

    “呵呵,看我这记性,光顾着跟你话了,走,爷爷带你认识几个人。”白胜奇倒是不吝啬自己的人脉,竟然主动让程墨安接触。

    白若夕心里无限动容,外公明摆着把他当成自己人了,于是主动跟上去。

    程墨安却轻描淡写的拒绝了,“老爷子,今是您的生日,咱们不谈别的,至于那边的客人,还是换个场合认识比较好。”

    白胜奇赞许的直点头,“你的对,避嫌嘛!”

    程墨安颔首,“多谢老爷子理解,毕竟隔墙有耳。”

    官商勾结不是什么好事,看看今在场的宾客就知道了,几乎都是老爷子的同行,白芳玲和白若夕的朋友寥寥无几。

    就算有商人在,也尽量不靠近官场的矩阵。

    约定俗成的默契在暗中发挥着作用。

    白若夕温柔大方的擎着两只香槟杯,一杯递给程墨安,“你来这里,外公很开心,谢谢你。”

    程墨安撘眼看了下酒杯,没有要接的意思,“是我爷爷的意思。”

    “可是还是听了,不是吗?”白若夕执着的送酒杯,手悬在两人之间,他若是不接,她会一直僵持下去。

    程墨安眉心拧了拧,一丝不悦划过,“所以?”

    白若夕看出他的不悦,不敢将话的太直接,委婉的笑着,“我没别的意思,你肯来,我很开心的。”

    程墨安单手插在裤袋里,保持拒绝的姿态,“白姐如果对我还有期待,大可不必。”

    白若夕盈盈的一笑,“墨安,我们之间一定要这么生疏吗?上次你去医院看我,这次有来外公的生日宴,其实明你不讨厌我,我不会让你现在就喜欢我,我们都给彼此多点时间,我相信你会看到我的好。”

    她轻轻的凑近了他,丰盈的弧线触碰到他的西装,两人的距离为零,从某个角度看,就像情侣的打情骂俏。

    她的情真意切,程墨安却当做是耳边一阵无名的风,不动声的移开长腿,错过了白若夕的肩膀往前走去。

    看着他高挺峻拔的背影,白若夕的眼眶灼热。

    她白若夕这辈子,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委身!

    他走远,白若夕款款移步,“妈,拍到了吗?”

    白芳玲晃晃手机,屏幕上是白若夕和程墨安“暧昧”的照片,“当然,这张照片放出去,一定会引起轰动!”

    ……

    陆轻晚踩着点儿到了宫,今没有庄慕南悠扬的钢琴曲,取而代之的是聒噪的dj,声浪很高,大家要扯开嗓子才能听到对面的人什么。

    陆轻晚脚底的伤还没好,走路时有点疼,这帮企业家都是周扒皮和黄世仁的综合体,她既是甲方又是女性,想占便宜几乎不可能。

    “陆总,就等你了!来来来,这边坐!”潮音公司广告部经理隔着几张桌子冲陆轻晚招手。

    陆轻晚一眼就认出了脑满肠肥的王德伟,浅浅一笑,“王总,不好意思啊,堵车。”

    她一笑,素白的脸儿在五光十的灯光下衬的莹润清纯,整齐的牙齿犹如白瓷雕刻而成,纯情的像个大学生。

    王德伟一把拉住了陆轻晚的手,一上一下的摸啊摸,油腻腻的裂开嘴,“陆总好年轻啊!刚二十?”

    陆轻晚眉头狠狠一跳,“汪总真会话,我都三十了,有个四岁的孩子。”

    王德伟尴尬的冲沙发上的副总笑道,“陆总真幽默,三十岁还有孩子的女人可不是你这样啊!”

    副总笑呵呵趁着道,“王总,人家陆总跟你开玩笑呢!咱们坐下聊,喝点什么?”

    陆轻晚手肘转动,抽回了被握红的手,在他们对面的沙发落座,扫了眼茶水单子,“二位喝什么我喝什么呗。”

    两人对视,“爽快!先来一杯威士忌?”

    陆轻晚心道你大爷的,上来就是烈酒!

    擦!

    “好啊!”

    威士忌浓度高达55%,陆轻晚若真喝了,八成要横着出去,或者……压根出不去。

    王德伟哗哗哗给陆轻晚倒了大半杯,“陆总,《倾听》是大制作啊,恭喜你!咱们先干一杯!”

    陆轻晚捏起白酒杯,眼睛在里面倒影出琉璃,“这么好的酒啊,咱们得慢慢喝,慢慢品,先合作的事。”

    王德伟揶揄道,“酒喝的开心了?还愁合作吗?”

    陆轻晚推脱不掉,硬着头皮抿了一口,“王总,这份协议你看看,你签字,我干了这杯,如何?”...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