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你是不是闲的蛋疼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65章 你是不是闲的蛋疼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跟广告商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陆轻晚原定在咖啡厅,大家一起单纯的喝咖啡谈工作,避免酒那种乌烟瘴气的场所,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谁知,陆轻晚去了连个人影都没见到,等了半个时也没等到他们的广告部经理。

    主动给他们打了个电话,被告知他们临时有事更改时间,明晚上“宫”见。

    陆轻晚咬牙,玛德,居然选宫,意思够明显的!

    这年头有钱的都是祖宗,想从他们嘴巴里抢食,无异于与虎谋皮,陆轻晚初来乍到,对滨城的商业圈子还不太熟悉,里面多少弯弯绕绕啊!

    这次有意向的广告商主打短视频,在互联圈子名气很大,陆轻晚想拿到他们的宣传平台,就必须先让他们满意。

    揉揉发胀的脑袋,陆轻晚吁了一口气。

    从咖啡厅去办公室,又仔细梳理了近期的拍摄任务,认真研究最近国外引进的几部热卖大片,不知道不觉就黑了。

    “我的梦别停留等待……”

    出来办公室门,手机响了。

    孟西洲打来的。

    “娘子,一别之后音信全无,本官人很想念啊。”孟西洲在开车,听筒里有机器的声音。

    陆轻晚怼回去,“孟大夫更想死?要不要帮你一把?”

    孟西洲真觉得自己犯贱,就连陆轻晚骂他他都舒服,“这话的,本官人还没娶你过门呢怎么舍得死?你在哪儿呢?我给你送车。”

    车?

    陆轻晚这个智商,怎么把豪车忘了?

    “你到星河大道,我等你。”

    陆轻晚感冒还没好,头重脚轻,还不住的流鼻涕,包里的纸巾已经擦鼻涕用完了,她只能把鼻子往里擤,一会儿就吸鼻子,蜜汁尴尬。

    附近没有长椅,陆轻晚索性一屁股坐马路牙子上,两条细细长长的腿伸开,特意穿的高跟鞋被她脱了放在旁边,露出白白嫩嫩的脚。

    孟西洲车速挺快,二十分钟内就到了,摇下车窗,他探出一颗发型帅气的脑袋,邪痞的吹了个口哨,“娘子。”

    陆轻晚抬起眼皮,手托下巴悠悠看他,“大师的话都忘了?还乱叫!”

    孟西洲隔着车门看她,路灯下的女孩率性洒脱,不拘节,星眸灿烂,长发垂到腮边,遮住了半张脸,干干净净像一朵栀子花,笔直的腿连着白白的脚,俏皮的脚趾头勾勾。

    心里一股暖流就这样涤荡开,势头很猛。

    “封建迷信你也信?反正我不信!来,上车,哥哥带你去嗨皮!”

    陆轻晚不想穿鞋,拎鞋子光脚丫上了副驾驶,高跟鞋随便一丢,“嗨你大爷,送我回家睡觉,或者,你下车,我自己开回去。”

    她靠近来,清新的女孩子香气铺面,随之而来的是高于常人体温的热度,孟西洲职业病发作,上手就摸她的额头。

    “你发烧了?”

    陆轻晚翻他一眼,“我爆炸了。”

    “我认真的,你真发烧了,昨晚着凉了?我先带你买药。”

    “我不吃药,睡一觉就好,你赶紧下去。”陆轻晚抽了两张纸,擤鼻涕。

    “不行!生病的有人照顾,你现在最缺爱了,哥哥要给你送温暖,乖哈!”

    陆轻晚瞪他,“孟大夫,你是不是闲的蛋疼?”

    孟西洲心想他这个贱犯的真特么骨骼清奇,热脸贴冷屁股,“你很关心我的……dan?”

    尼玛!!

    孟西洲给她买了退烧败火的药,还有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糖果,撕开包装霸道的塞进了她的嘴巴,“发烧嘴巴苦,吃点甜的。”

    陆轻晚嘴巴里含着糖果,果然甜滋滋,孟西洲还殷勤的给她倒水,拿药片,既有医生的专业手法,也有朋友的体贴。

    “孟大夫,咱俩真没戏,你对我好有什么用?”

    她拒绝的还不够明显吗?

    孟西洲认真状,好好的思索几秒钟,“起来也是一件伤心的往事,以前我有个好朋友,长的很可爱,笑起来跟你特像,后来……她死了,我难受了很久,遇见你之后,我好像看到她复活的样子,忍不住想关心你。”

    他的挺动情,陆轻晚以为触到了他的伤心事,反过来安慰他,“不好意思,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你看开点。”

    孟西洲吸吸鼻子,“娘子,能不能抱一下你?突然想起来她,难受。”

    陆轻晚半信半疑,“你丫真的假的?”

    孟西洲伤心的眼睛闪泪光,“你呢?”

    陆轻晚:“……”

    他受伤兽似的,她要是不人道主义一下下,好像不过去,陆轻晚勉为其难的抱了抱他的头,抚狗似的顺顺他的头发,“没事了,没事了。”

    孟西洲耍赖,在她怀里索要安慰,她身上的气息像春的田野,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任何昂贵的香水都比不上。

    “娘子,你还是很在乎我的。”他饕餮般享受她的安抚,沉醉的不知所以了。

    陆轻晚狐狸眼眯了眯,一把推开他,“行了,大男人哪儿那么矫情。”

    孟西洲心满意足,也不管发型有没有乱,帅脸放大一倍,“害羞了?”

    陆轻晚的人生有害羞俩字?

    “照片呢?拿来我看看。”陆轻晚决定终止尴尬的气氛。

    “啥照片?”

    “废话,和我长得像的,我看看多像。”陆轻晚下巴抬得高高的,威胁道。

    孟西洲迟疑,“真要看?”

    陆轻晚用冷冷的眼神回答他。

    “好,给你看一眼,不过这是我的宝贝,不轻易示人的……”着,他划开手机,扒拉半才找到很久前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他抱着一只纯白的贵宾,贵宾脑袋上扎了个粉蝴蝶结,两人的脑袋并在一起,冲镜头傻\逼似的笑。

    “孟西洲!你敢骂我!你大爷的!”陆轻晚抄起药盒子哐哐哐打他。

    孟西洲左挡右挡,“娘子息怒息怒,狗狗是人类的朋友,我的实话啊!你看我多有爱心,以后对孩子肯定好啊,不是亲生的也一样好!”

    “好你个鬼!下车!”

    孟西洲被踹下车,可怜兮兮望着陆轻晚绝尘而去的车,迎风凌乱了,“靠,力气这么大,她吃什么长大的?”

    不过,想想刚才蹭在她怀里的滋味,孟西洲又开心了,机智的他趁机自拍了下,照片不算太正,但足够看清两人的姿势。

    点开通讯录,孟西洲耀武扬威的将照片发给了程墨安。

    附赠以下文字:“程二爷,福利,不要谢。”

    ……

    陆轻晚的车开出五百多米,后视镜里一台黑的商务车似乎在故意跟踪她,她快,他们也快,她慢,他们也慢。

    狐狸嘴巴上扬弧线,心情舒爽的吹了声口哨,“啾啾……真准备赶尽杀绝呢!”

    要不是这帮臭不要脸的机车\党,她也练不出这么好的驾驶技术,起来真要谢谢他们!

    在美国没玩儿够,回国还继续厮杀,呵呵!

    陆轻晚光脚踩油门,一踩到底!

    她突然加速,商务车也紧跟着加速, 两台车隔着几辆车忽远忽近的追逐,陆轻晚时不时来了变道,反正她车子还没挂牌,这几任性一把!

    顶配的奔驰性能不是盖的,陆轻晚以前都是开破车,今的速度直接帅到飞起,车子时速已经飙到了一百二十码,基本上看到哪儿就到哪儿,陆轻晚血液在沸腾,纯洁的脸上绷着杀气,杏目酝酿冷冽的寒光,彻底覆盖了少女的纯真无邪。

    这一刻的她,更像一个暗夜中的鬼影,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商务车锲而不舍,硬是在车流滚滚的马路上杀出了一条血路,逼着陆轻晚的车尾穷追,两台车刚拉开的距离,转眼就迫近了。

    陆轻晚反打方向盘,车子在马路中间“嗖——嗤!”来了个逆的漂移,她在十字路口突然掉头,往来的方向狂奔!

    后面的商务车反应过来时已经太晚,只能错过十字路口直奔前方,跟丢了。

    车内的黑衣男人握紧了拳头!

    陆轻晚放慢车速,神经也随之放松下来,刚才惊险的飙车让她脸上溢出了细细的冷汗,国内和国外大不相同,那边没什么车,基本上横冲直撞,这里车水马龙,稍有不慎就会追尾,然后车毁人亡。

    陆轻晚深呼吸几口气,后怕的脊背发凉。

    这么一停,她才察觉到脚底心刺骨的疼,粘稠的液体应该是血,她动了动脚,油门踏板上果然留下了星星血迹。

    窗外月明星稀,她摇下车窗,任风灌入,夏日夜风徐徐,拂在脸上,冷汗慢慢蒸发掉,镜子里反衬出她煞白无血的脸,嘴唇被她咬的绛紫。

    命只有一条,陆轻晚也怕。

    顺了顺气,陆轻晚拨通了叶知秋的电话。

    “球儿,那些人又出现了。”

    叶知秋在剧组吃鸡腿呢,今拍的顺利,剧组加餐,她丢下鸡腿就撤,躲到道具室,“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陆轻晚抹了抹脸,汗涔涔的,万幸的是,她记住了对方的车牌。

    “没事儿,甩掉了,不过他们肯定还会再出现,你不是有个朋友做侦探的吗?帮我查个车牌号。”...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