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劫财没有,劫色随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63章 劫财没有,劫色随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裙摆翻飞,白的袜子跳跃,不盈一握的腰肢摇摆,风在耳边呼啸,速度是那么真实,三千青丝想要缠住多少情愫。

    张绍刚已经无法将这位替身当成演员,而是看到了陶咏儿万里追夫,她奔跑的时候,已经抛开了一切,就算他是一团火,她也愿意奋不顾身。

    那时候的爱情,多么的疯狂,真挚,纯粹!

    时代赋予了他们多少赤子之心啊,要不是那样的动荡背景,世界上也没有这些潸然泪下的故事了。

    “咔!”

    机位停止移动,现场被按了静音器,没人吱声。

    吃瓜群众们深深被震撼,惊讶的连评语都不出,瞪圆了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陆轻晚累成狗,哼哧哼哧大喘气,转身之前偷偷抹掉了眼泪,谁也不知道她刚才想了什么。

    演员真不是好当的,玛德累死了。

    《如歌》的剧组人员也在围观,他们也想给这边制造点障碍,可是陆轻晚一出场,大家都忘了找茬,看完整场戏,更震撼的不行。

    王崇华哆嗦嘴唇,跟副导演低声道,“这丫头……多好的演员苗子。”

    副导演十万个认同,“只是,她的志向好像不是演戏。”

    王崇华冷笑,“是啊,演员就是个戏子而已,制片人才是老大。”

    陆轻晚拎着裙摆,颠颠的跑过去看回放,“导演,行不行?要不再跑一次?”

    张绍刚如梦初醒,“啊?行,行!就这样了!”

    田野梗着脖子不愿意好话,淡淡道,“拍戏不容易?”

    陆轻晚狂点头,“不容易!今集体加鸡腿!我请!靠,热死了,我去脱衣服!”

    着脱衣服,陆轻晚双手并用,当场就开始解扣子,裙子的扣子很多,一排二十多个,大热的真能捂出痱子。

    叶知秋:“……”捂脸ng

    她的晚晚果然是淑女不过三秒钟。

    卢卡斯:“……”

    得,还是牛栏山跟她配。

    聂冰和齐晏,“……”

    刚才他们什么都没。

    程墨安唇线优雅的浮动,哭笑不得,他的女孩啊,可爱起来人畜无害,野蛮起来也惊动地。

    杨娅踮着脚迎接陆轻晚,热泪盈眶道谢,“陆总,谢谢你,你刚才好美啊!太好看了!你都能当演员啦!”

    陆轻晚踢掉皮鞋,扯袜子,“姑奶奶,你可饶了我,这口饭我可吃不起,我还是当个土里土气的老板比较自在。”

    换好衣服,清清爽爽的出化妆间,陆轻晚发现脑袋懵懵的,鼻子痒痒的,又打了个喷嚏。

    真感冒了?

    “晚晚,你昨干什么去了?微博上面的图片是不是盗的?你不会真的在山上?”叶知秋拉住了陆轻晚的手臂,追问。

    陆轻晚狐狸眼睛眨巴,故弄玄虚,“这个啊,不得!总之呢,戏拍完了,还顺手搞了《如歌》,爽?”

    “就知道偷换概念!得了,我不打听,不过晚晚,我可要提醒你,不要跟绝世的人走太近,

    我打听过,程墨安这人极其腹黑奸诈,跟他合作绝对捞不到便宜,你不要以为他给你好处白给,指不定哪人家变本加厉要回去,你哭都没地方哭?”

    叶知秋担心陆轻晚被绝世骗,特意查了下,内部人员都,绝世从不做亏本买卖,投出去的钱肯定要收回!

    陆轻晚纤纤素手摸嘴儿,“唔,我刚收了一台车,奔驰限量款,二百多万。”

    叶知秋:“……”

    瞪大眼睛,嘴型骂人状。

    陆轻晚轻松的拍打她的肩膀安抚,“球儿,绝世不好惹,我是软柿子吗?这世道呢,撑死胆大的饿死胆的,咱们既然踏入了这个圈子,就不能前怕狼后怕虎。”

    叶知秋明白道理,“我怕你被程墨安当靶子,虹和绝世是竞争对手,你这个虾米很可能要替他扛雷。”

    “怕个屁啊,劫财没有,劫随便。”

    出这句话,倒不是她多么轻贱自己,而是她直觉程墨安那边不是传闻中所,跟禾助理的相处让陆轻晚越发的意识到绝世挺正派的。

    “叶总!麻烦来一下!”

    剧务喊叶知秋,她应了声,再三叮嘱,“晚晚,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得令!叶总您赶紧去忙,我下午见个广告商,拉点赞助费!”

    二人道别,陆轻晚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尼玛,感冒无疑。

    “陆姐。”

    程墨安低哑磁性的嗓音从车窗飘出,陆轻晚困惑的弯腰看他阳光下好看的脸,“禾助理,你怎么还在呢?”

    “上车。”

    外面挺热的,陆轻晚也没多想,跨腿上了车,车内温度适宜,又有男士香水的味道,特别舒服。

    “把这个喝了。”

    程墨安给陆轻晚一个玻璃杯,里面是深褐的液体,手边是撕开过包装的感冒冲剂,淡淡药水有些甜味,弥漫在两人间。

    陆轻晚微怔,“你去买药了?”

    “感冒要及时吃药,好的比较快。”程墨安把水杯交到她手里,水杯不烫,但很暖。

    陆轻晚捧着玻璃杯,搜肠刮肚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那个……你怎么知道?”

    “这个不重要,喝药,我送你回家。”

    程墨安的轻描淡写,好像对他来此举是理所当然的。

    陆轻晚咽下药汤,心里却在打鼓,为什么呢?

    程墨安没问她住在哪儿,可陆轻晚醒来的时候,车子居然停在了湖畔花园区门口。

    “啊?我睡着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陆轻晚不着痕迹的摸摸嘴巴,万幸没有流口水。

    程墨安到达门口已经有十几分钟,女孩睡的香甜,他没打扰,“你资料上住址写的是这里。”

    陆轻晚讪笑,“额,呵呵!”

    新的问题来了,禾助理送她到门口,按理她应该请他上去喝一杯茶坐一坐,可是她的房子那么寒酸,实在拿不出手。

    正左右为难,耳边传来程墨安特有的性感声音,“可以上去坐坐吗?”

    陆轻晚脱口而出,“当然可以啊!”

    尼玛!干嘛回答这么快!

    听nel描述过陆轻晚的住处,但亲身过来感受后,印象更加深刻了,而且,女孩生活的环境,实在超出了程墨安所想。

    这样一个娇贵、可爱的丫头,怎么能委屈在屋塔房内?

    陆轻晚把沙发上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塞进了脏衣篮,右手划拉划拉擦干净,“禾助理,坐。”

    淡绿的布艺沙发,有田园气息,程墨安颔首,坐下,出于礼貌,他视线没有四处打量,而是专注的看桌子上的杂志。

    “你喝什么?可乐?开水?水?”

    陆轻晚翻腾半,冰箱里貌似没啥好东西。

    总不能让他喝啤酒?

    程墨安很好养活的道,“水就可以了。”

    陆轻晚倒大半杯纯净水,送过去的时候看到地上一只袜子,勾脚踢进了沙发下面,“不好意思啊,我们家有点……乱。”

    程墨安住的地方宽敞整洁,纤尘不染,相比之下,这个窝的确……

    “挺好的,很有生活的味道。”

    是,他和nel的体会如出一辙,陆轻晚这里乱是乱了点,但每个角落都那么鲜活有朝气,热腾腾的人间烟火。

    狭的客厅满满当当,他坐在那里,房子内全是他的气场,凌乱的环境下,他依然是不被熏染的清雅高贵。

    他喝水看杂志,长腿自然的交叠,动作既不随意也不拘谨,竟然有些男主人的派头。

    陆轻晚看的略痴,“禾助理,关于程总……我想问,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欠了那么多人情,总要有个表示的。

    程墨安不疾不徐翻杂志,其实上面写的什么,他可能一个字也没看进去,“陆姐有什么事必须跟他吗?”

    陆轻晚手儿搓的都快红了,她那么大大咧咧一个女汉子,愣是紧张的呼吸不畅,“程总三番两次帮我……”

    “你喜欢什么房子?”他打断了她,霸道的突兀。

    陆轻晚反射弧游离了一下下,“哈?”

    程墨安继续垂眸看杂志,花花绿绿的时装杂志上有几处房地产广告,新开的楼盘集商业、高档住宅和别墅于一体,宣传图精致华美,风光无限。

    他没再话,陆轻晚只好接着回答,“其实房子是次要的,关键是和谁住一起,如果是喜欢的人,哪儿都好,如果是仇人,庭也是广寒宫呀!”

    程墨安汉白玉般修长好看的手指点了点杂志,细碎的敲击声轻轻淡淡,“如果是我呢?”

    陆轻晚水盈盈的眼睛一弯,噗嗤笑,“那简单了,住山洞都愿意!”

    程墨安指头的动作沉寂,黑眸映在水杯内,水面摇曳,将他的目光荡开,“陆姐……”

    “哈哈,我开玩笑的啦!你可别当真!要房子,我当然喜欢豪宅别墅喽,喏,这种带院子的大别墅!”

    她青葱手戳广告页,硕大的广告语写着:独墅成林,至尊选择

    “有具体要求吗?”

    别墅挺多,湖景的、靠山的、郊区的,还有一些位于市区的老式建筑。

    陆轻晚以为他在找话题尬聊,配合的道,“我最喜欢澄湖那边的别墅,独栋,有院子,早上能看到日出,下午有夕阳。”

    世界上最美的房子,其实不是豪宅洋房,而是承载着成长记忆的家。

    陆轻晚笑笑,他怎么会懂呢?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想要一个家?”

    ——

    晚晚眨眼中:我视力不好,听不清楚哟...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