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送你大内金刚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29章 送你大内金刚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下午三点多,场记、剪辑师、助理剪辑师、摄影师、助理摄影师陆续从机场到达摄影棚。

    大家一起谈具体的拍摄工作,时间分配、日程表等等都搬上了台面。

    摄影师田野道,“先拍演员的定妆照,因为都是新人,咱们必须及早做宣传,打流量牌不行,咱们得走情怀路线。”

    这一点和陆轻晚的想法不谋而合, “经典、怀旧、致敬历史,调可以怀旧为主,学生穿制服的场景,可以做暗光处理。”

    摄影师刚才的话主要想跟张导,没想到被陆轻晚给接了,眼神不禁有些玩味,似是玩笑又似戏谑,“你个丫头,没想到还有两把刷子。”

    这么年轻就当制片人,不是被包了,就是家里砸钱捧,基本不会有真才实学,挂个名字而已。

    陆轻晚不居功,也不自卑,潇潇洒洒的抱了个拳,“田老师和张导都是行家,我就是凿壁偷光,在您旁边听着学的,您别见笑。”

    她这么一,田野只是轻轻哼了下,继续跟张导和剪辑师聊起了专业领域, 并且中文英文夹粤语,好像他们是一个team,她就是混吃混喝。

    陆轻晚知道田野是摄影鬼才,个性强,人比较傲气,最不喜欢那些仗着有钱有势就搞电影的土鳖,他们用金钱搞臭了艺术。

    但转过来想,他能初心不改,很难得。

    接着,大家确定了最终的摄影计划、单线拍摄时间表,准备筛选外景取景地,安排演员明进行对白通排。

    会议持续到了晚上九点半,几个人在一起吃了晚饭,尴尬的是,在场众多人员,只有陆轻晚是女性,饭后有人提议换个场子“放松放松”,陆轻晚借口不舒服便走了。

    她晚上喝了酒,直接回医院不太好,在外面溜达了半时。

    也不知是潜意识还是心之所向,竟然走到了星海广场。

    今晚没有喷泉,她坐过的椅子空空如也。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傻事,陆轻晚啪啪打好几下自己的脸,“我是不是疯了?!”

    对对对,一定是疯了!

    为了让自己赶紧清醒,陆轻晚跑去便利店买了个超大的冰激凌,吃着回到了医院。

    月撩人,清辉一片。

    叶知秋熟睡着,病房的客厅,陆轻晚抱着手提电脑,认真敲键盘。

    “娘子,还在工作呢?”

    孟西洲一身白大褂,值夜班也不见他憔悴,夜中他的五官反而更加优美温柔,只是挑起的眉梢邪气张狂。

    他一手撑着门楣,两腿交错斜支,手臂扯开了白大褂的领子,露出里面的衬衣和领带,不经意的凌乱和恣意,给他镀上了暗夜王子的光芒。

    他邪魅的弯唇对她笑,红润的嘴唇盈盈发光。

    陆轻晚揉揉眼睛,一定是她视力疲劳看错了,孟西洲那厮就是个痞子医生!

    “叫谁呢?谁是你娘子?”

    不跟他计较,他还来劲了。

    “谁答应,谁就是我娘子呗,这屋子里除了你,还有第三个话的人吗?”孟西洲着话,长腿自然而然走进去,顺势在陆轻晚身边坐下。

    挨得近,他嗅到她身上的酒味,“你喝酒了?”

    陆轻晚合起电脑,把沙发和桌子上的文件匆匆收拾起来,“孟大夫,我跟你有那么熟吗?”

    孟西洲一条手臂搭沙发靠背上,笼罩住陆轻晚的后背,“头回生,二回熟,咱们见了三次面,还不熟?”

    陆轻晚青葱手指敲打电脑封盖,“这么起来,还真挺熟了,既然这样,帮我个忙。”

    孟西洲眼下一喜,“of course!”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陆轻晚又累又饿又困,孟西洲这货居然过来撩她,那么她就不客气了。

    “附近哪儿有好吃的?”

    孟西洲一拍大腿,“你算是问对人了!到吃,我绝对是华夏根正苗红的美食活地图,地方吃、八大菜系、街头商贩、午夜零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

    陆轻晚扶额,你这么逗逼,你的患者知道吗?

    “这个时间还有吗?”

    也不知道是太饿还是冰激凌刺激了胃,她喝了不少酒,没好好吃饭,这会儿胃里像针扎,一阵阵儿的刺痛。

    注意到她的脸变化,还有她压肚子的动作,孟西洲眼底划过担忧,不由分的抚上她的额头,没有发烧,“你怎么了?”

    陆轻晚掰开他的大手,可他身上消毒水和淡淡男士香水的味道,已经霸气的流进她的鼻尖,很暖的气息。

    “不要以为你是医生就能趁机占我便宜,起开。”

    他坐的那么近,又占有身高和体能的优势,深更半夜的,他要是兽性大发……

    陆轻晚坐远一点。

    孟西洲紧跟上去,“有我这么免费的医生在呢,不赶紧看看?”

    陆轻晚咬咬嘴唇,“我是那种占便宜的人吗?”

    孟西洲越发确定她这会儿很难受,搓搓手,笑道:“谁让你占便宜了?你可以占个大便宜啊,把看病的医生也送给你好不好?”

    陆轻晚疼的厉害,额头溢出细密的冷汗,没力气跟他斗嘴,“滚。”

    孟西洲搓热了手掌,倾身压下去,“胃寒的人吃生冷食物会出现绞痛反应,还有,你没少喝酒?酒精刺激也会疼,我帮你检查检查。”

    眼看着他的大手要贴到自己的肚子,陆轻晚“刷拉”站起来,“孟西洲!你丫不想活了!”

    孟西洲扑了个空,敛起眼底的玩笑,认真的与她对视,“陆轻晚,你想哪儿去了?我在帮你治病,讲讲道理好不?”

    陆轻晚靠着沙发,咬牙笑,“我谢谢你。”全家!

    孟西洲又搓搓手收回口袋里,“现在放心了?我不碰你。你生理周期是几号?”

    “3号。”

    孟西洲似乎在计算什么,“看来就是胃疼了,你坐着别动,我去给你找药。”

    “喂……”陆轻晚想她没那么娇气,用不着吃药。

    孟西洲身影一闪,消失的飞快。

    耳边终于清静,陆轻晚继续做表格,胃里钻心的疼比刚才还严重,她抱着靠枕用力弯下腰,秀眉紧紧的皱起。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孟西洲拎着两个塑料袋跑进来。

    白身影刚进门,陆轻晚就闻到了热乎乎的味道,他额头上一层汗,浓密的刘海沾湿了,湿哒哒黏在额头,汗水浸染过的脸,性感红润。

    他一手是药,一手是满满一袋子食物。

    放下大包包,孟西洲抠出两粒白的药片,“赶紧,先吃止痛药。”

    陆轻晚收起目光,“谢谢。”

    孟西洲看她疼的脸都变了,“生给娘子买药买饭,还用谢吗?”

    陆轻晚攥着药片,一脸的愠,“你再胡我不吃了。”

    孟西洲把温水递给她,噗嗤笑了,“不了,不了,娘子吃药。”

    陆轻晚:“……”

    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吗?

    陆轻晚吃下药片,翻开塑料袋找吃的,“你速度这么快,居然还去买宵夜,医院便利店没这些东西?”

    热腾腾的米粥,软乎乎的菜包子、夹心菜卷,纸杯豆浆,原味吮指鸡块,冒油水的鸡腿,一份没加辣椒的关东煮,几包健胃消食的山楂卷。

    陆轻晚无奈的笑了笑,不客气的拿起包子就咬,“孟大夫,你也太实在了。”

    她嘴巴里含着包子,两腮撑的圆圆的,嘴巴噘起来,一话眼睛就眨巴,呆萌可爱的不行。

    孟西洲也选了个包子,“那是,对自己的娘子,生必须舍得。当然了,有机会跟娘子一起吃宵夜,生更幸福。”

    陆轻晚歪歪嘴,“孟大夫, 你听没听少林无影脚?”

    孟西洲这货胆子够大的,吃东西就吃东西,怎么还越坐越挨近她,肩膀贴着她的肩膀,腿挨着她的腿,再发展下去恐怕要拉她手了。

    孟西洲专心致志的吃包子,“听过,推荐你看看《少林足球》,周星期的无影脚那简直……哎呦!”

    陆轻晚抬起右腿,对准孟西洲的肚子就是一脚,白影没防备的斜出去,再看时人已经屁股着地。

    陆轻晚晃晃脚尖,眼睛弯弯对他笑,“跟周星驰相比,我的脚怎么样?”

    孟西洲不着急起来,索性一盘腿开始打坐,“娘子的无影脚登峰造极无人可比,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打败下无敌手的水平,佩服!佩服!”

    陆轻晚瞬间气的没脾气了,嗤地笑出声音,“孟西洲,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那么多美女医生护士给你暗送秋波,你不要,偏偏跑来我这里找揍,你哪儿块皮松了?要不要我帮你紧紧?”

    孟西洲嬉皮笑脸把头探过去,浓黑的剑眉春风荡漾,十里桃花全在他的瞳仁里面,“娘子真要帮忙?”

    陆轻晚活动手腕和脚踝,“本姑娘好久不打人了,正好练练手。”

    孟西洲潋滟的眼波顺着自己的肚子游走,“娘子,脐下三寸皮松的厉害啊。”

    脐下三寸?

    陆轻晚惯性的去看相应的位置,沉下眼睛怒吼,“孟西洲,我送你上西!”

    孟西洲除了嘴巴贱了点,人还是挺好的,跟他聊不会觉得无聊,吃着聊着,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

    陆轻晚困极了,蜷缩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孟西洲连着值了两个大夜班,也极度困倦,看着陆轻晚睡着以后,自己随意一趴,也进入了梦乡。

    艳阳高照,鸟语花香。

    叶知秋睁开眼,发现病房多了个人,再仔细一眼,居然是油嘴滑舌的孟西洲。

    等下,他怎么和晚晚头抵着头睡在沙发上?

    “孟大夫?”

    孟西洲支吾道,“谁啊?”

    “孟西洲!”

    “到!”

    被喊全名,孟西洲一个激灵站直了,脊背挺拔,标准的军姿。

    时候他和程墨安、程思安一起玩儿,程思安常带他们做军工游戏,后来程思安当了军人,他也深深记住了军姿。

    噗嗤!

    陆轻晚和叶知秋同时笑喷了。

    “哈哈,孟大夫,反应速度可以啊,有点军人的样子。”陆轻晚醒来,手臂环胸看他。

    我……靠!

    孟西洲囧的不行,随手扒拉扒拉头发,“娘子笑了啊。”

    这回陆轻晚囧的不行,“孟西洲你丫再胡我送你大内金刚指!”

    孟西洲俯首作揖求饶,“不敢不敢,生还有公务在身,先行告退。”

    完轻飘飘的走了。

    叶知秋抬抬下颌,“晚晚,可以啊,才回国几,居然撩了俩汉子,功力不减当年。”

    ——

    叶知秋:孟大夫,你居然跟我们晚晚讲道理?祝孤生!

    总裁大人:西洲,不打算解释解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