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狗粮不要这么撒,啊喂!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21章 狗粮不要这么撒,啊喂!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生气?

    是,她生气了!

    但她不是他的宝贝!

    陆轻晚心思一转,她生毛线的气,他们算什么关系?

    啪嗒!

    你爱跟谁宝贝跟谁宝贝,姐姐不找你了!

    程墨安硬挺的眉峰皱了皱,挣开深眸看了眼屏幕上的号码。

    旋即,慵懒的面容脸微变,是她?

    陆轻晚打了120,一门心思用来照顾叶知秋,至于那该死的宝贝,就让她见鬼去!

    “医生,我朋友严不严重?什么病?”

    等到医生给叶知秋输了液,陆轻晚拉着医生询问病情。

    急诊室的男医生很年轻,目测也就二十七八岁,戴着一副好看的金边眼镜,下半张脸被口罩盖着,因此他幽深温和的眼眸分外突出。

    “饮酒过度引发急性胃出血,消化系统交叉感染引起了高烧,现在已经基本稳定,输液后再观察,你别太担心,你朋友的身体基础好,没事的。”

    “没事?都胃出血了你还没事?你跟我实话,我能承受住。”

    陆轻晚抓着医生的洁白大褂不松手,目光灼灼的等待着医生的回答。

    男医生噗嗤笑了,“姐,胃出血也有不同程度之分,你朋友是浅表性的,注意饮食和休息,一周就能完全恢复。”

    陆轻晚哪儿懂医学术语,只管感激的点头,“好的好的,谢谢你孟大夫。”

    男医生一乐,双手插在大口袋里,低头看着她笑,“你怎么知道我姓孟?”

    陆轻晚指指他衣服上的名牌,“喏,孟西洲,这衣服不是借的?”

    晚上值夜班又累又无聊,遇到有趣的患者和家属,也算是生活的调味剂了,孟西洲故意眨眨眼,“被你中了,就是借的,我其实是精神科的患者,刚才趁医生不注意偷了衣服。”

    精神科不就是精神病患者吗?

    陆轻晚撇撇嘴,“你可拉倒,精神科的病人偷心外科医生的衣服,跑来急诊室看消化内科的病人?”

    “哈哈!”孟西洲爽朗潇洒的笑出了声音,“懂得还挺多,但是你放心,消化内科我也懂,绝对药到病除。对了,你叫什么?”

    孟西洲刚才其实看到了陆轻晚的签名,但就是想逗逗这个丫头。

    陆轻晚歪头冲他笑,“巧了,我叫贾南风。”

    孟西洲喃喃琢磨,“哟,真是巧了,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这么,咱们或许是定的缘分。”

    缘分你个大头鬼!

    陆轻晚不再跟他开玩笑,一扭头回到病房,盯着叶知秋打点滴去了。

    孟西洲不急着离开,而是环臂靠在门框上看她,越看越觉得她表情十分可爱有趣,“南风姑娘,你手机响好几次了,你不接?”

    陆轻晚知道是谁打的,但是不想接,弯下月牙眼睛故意不领情,“我就不接。”

    孟西洲耸耸肩膀,邪魅的对她抛了个电眼,“不接可以,但至少调成震动模式?不然打扰其他患者休息,对?”

    倒也是,搞得集体病房都是《我的梦》,有损公德。

    陆轻晚掏出手机,发现未接来电十三个,助理还蛮有诚意。

    未接电话后面红的数字,让陆轻晚有了点的愧疚,会不会是她太题大做?人家禾助理跟自己无亲无故,顶多就是酒后乱性睡一觉的关系,她犯得着生气吗?

    生气不就证明自己在乎吗?

    她在乎个屁!

    于是,陆轻晚挺直了腰杆,倍儿有底气的回拨过去。

    对方接电话的速度飞快,甚至不到两秒,“陆姐,出什么事了?”

    陆轻晚别别扭扭盯着自己的脚尖,叽咕咕的,“我有什么事,关你什么事?”

    程墨安已经穿好了衣服,手里拿着钥匙,正站在电梯里面去地下车库,“你在哪儿?”

    没有在意她的脾气,也没理会她的性子,程墨安直觉这么晚给他打电话,一定发生了紧急情况。

    “医院。”陆轻晚故意咬着重音。

    程墨安的剑眉拧紧,“哪个医院?”

    “华夏。”

    完,赌气似的挂掉了电话,也不告诉他生病的是谁,更不自己在哪个科室。

    让你宝贝,急死你!

    孟西洲听她打完电话,推高鼻梁上的眼镜,“跟男朋友吵架了?”

    陆轻晚昂起头争辩,“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男朋友吵架了?”

    孟西洲两根手指对准自己的眼睛点了点,“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你刚才话的语气,不是跟男朋友撒娇还能是什么?”

    有……那么明显吗?

    她怎么不觉得?

    “我没有男朋友!”

    陆轻晚没好气的扭头盯着输液管,一滴一滴数药水。

    孟西洲走进病房,似笑非笑的道,“这意思是,我还有机会?”

    陆轻晚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也不管形象好不好,“你想当我男朋友啊?不好意思啊,后面排队去。”

    “哈哈哈!”孟西洲又笑了好几声,心情无比的好,“我帮你朋友看病,能不能插队?”

    陆轻晚笑的唇红齿白,“再乱一句,取消你排队资格。”

    孟西洲更想笑,好一个大牌的丫头,知不知道他是谁?

    嗡嗡嗡。

    孟西洲的手机响了。

    陆轻晚学着他刚才的语气提醒,“不接电话?”

    孟西洲很配合的点点下巴,“是是是,娘子。”

    屏幕上的名字,让孟西洲深感意外,出了门才接听。

    “程少,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稀罕啊。”

    程墨安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车子飞驰,一路的风光飞速往后退,“帮我查个患者,陆轻晚。”

    孟西洲正嬉皮笑脸跟他笑,听到陆轻晚三个字,耳朵一下直了,“陆轻晚?”

    “这么,你见到了?”

    听孟西洲的语气,陆轻晚肯定就在医院。

    孟西洲噎了噎,“我什么时候见到了?”

    “少废话,她在哪儿?”

    程墨安的语气并不是疑问。

    孟西洲:“……”

    他刚才错什么了吗?他有承认吗?

    “的确有个叫陆轻晚的女孩子,在急诊室呢,但是……喂?”

    孟西洲话都没完,信号已经被掐断。

    急诊?难道她突发疾病?

    程墨安一脚将油门踩到底,黑迈巴赫像离线的箭矢,在马路上杀出一条流光。

    ……

    十几分钟后,程墨安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

    他身材高大,手长腿长脚长,一个人就挡住了整扇门的光线,那强悍到不行的气场,即刻吸引了里里外外的人行注目礼。

    除了陆轻晚。

    她太困了,趴在叶知秋的病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怕自己睡的太熟没人提醒医生给叶知秋换药,她始终保持着随时醒来的姿势。

    可越是这样越累,最后还是不省人事。

    程墨安挺括的长腿迈进病房,高大的身躯往陆轻晚身后那么一站,方圆百米没人敢动陆轻晚一根汗毛。

    孟西洲摘下口罩塞进大口袋,用审视怪物一样的目光打量程墨安,“什么情况?你们认识?”

    难道,刚才陆轻晚的撒娇电话就是打给他的?

    孟西洲凌乱了。

    “认识,也不认识。”

    不知道真实身份的认识,算不上真正的认识。

    孟西洲挠挠头发,“你话我好像就没听懂过。”

    程墨安也不管他懂不懂,更不管他怎么理解,目光环顾病房,“你们医院没别的病房?”

    那语气,不是一般的不满。

    孟西洲无语的抱头,“程少,现在床位多紧张你知道吗?能安排到多人间已经不错了,而且她不是什么要命的病……”

    他还想再什么,被程墨安一个眼神秒杀的不敢强辩,“有,有,楼上vp病房,我马上就安排。”

    程墨安垂下眼睑,用柔和的目光抚慰趴在那里的纤瘦女孩,心终于落了地。

    她没事,那就好。

    孟西洲给叶知秋转了高级病房,医护人员过来推轮床。

    看到程墨安护犊子似的站在那里,没人敢动。

    孟西洲咳了咳,一副生吃了苍蝇的样子,“程少,你……”

    他话音未落,程墨安高大的身躯附下去,手臂自陆轻晚的身前穿过,轻盈心的将她抱到了怀里,那份谨慎和用心,像是抱起了整个世界。

    临床的患者和家属呆呆看着一切,被程墨安帅的一个字不出。

    孟西洲的下巴咔嚓掉了!

    程墨安居然抱……抱着个女孩子!

    眼神还……还那么温柔!

    谁来解释解释他是怎么了?!

    抱起女孩,程墨安率先迈开了脚步,他外表冷的滴水成冰,温热的怀抱却如同暖暖的春,呵护女孩安心熟睡。

    陆轻晚吸收到男人的体温,往他臂弯更深的索取,猫似的不动弹了。

    不易察觉的角落,程墨安的嘴边荡起温柔弧线,须臾便消散开去。

    孟西洲跟着轮床上了vp病房,安顿好患者,再回头又被撒了一大把狗粮。

    程墨安把陆轻晚放在陪护的床上,亲手拉开被子给她盖好,眼底的温柔能把人给溺毙。

    这还不算完,他又轻轻拂过她的脸颊,把她脸上的头发梳理好,确定女孩没有不妥之处,他才慢悠悠起身。

    旁边的孟西洲,始终张大嘴巴,眼巴巴的目睹一切,彻底的懵逼。

    “程少,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们是恋人关系?”

    似是不愿意被别人欣赏女孩的睡颜,程墨安用身躯挡住了孟西洲的视线,“还不算。”

    孟西洲终于不再一副生吃东北虎的表情了,拍拍自己的脸放松肌肉,戏言道,“我就嘛,你怎么会喜欢这种类型,你喜欢的应该是……”

    程墨安目光从温柔转为清冽,悠悠道,“其实,我还在追她。”

    ——

    身份隐瞒的太久,总裁大人决定找个机会解释清楚。

    准备好了烛光晚餐鲜花和礼物,一身西装帅出际线。

    晚晚同学:“禾助理,搞这么隆重有事儿啊?”

    总裁大人轻轻嘘气,“轻晚,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绝世的总裁程墨安。”

    晚晚唧唧吃饭,“这么巧啊,我是程墨安的老婆。”

    程墨安微怔,这是默认他们身份的节奏吗?

    晚晚同学哈哈爆笑,“愚人节快乐!禾助理你撒谎的技能有待提升哦!”

    程墨安悲痛的拧紧眉宇,“我是认真的,我就是程墨安。”

    晚晚同学点头,“我也是认真的,我就是程墨安的老婆。”

    总裁大人优雅的扬扬嘴角,“你好,程太太。”

    那么问题来了,晚晚同学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有喜欢的人就勇敢去表白,地球上两个人相遇多么不容易,不要兜兜转转的错过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