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亲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十年代二姑姑正文 24.亲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惊讶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林乖刚刚还和东北胖子在一起, 那么三个人都互相认识甚至关系亲密,似乎也并不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她既然和胖子一起过来的,那想来应该是他的妈妈了,而明媚又是他舅妈, 所以眼前这个医生就是明媚那个传中的“野男人”的姐妹?

    想到昨才刚刚和“仇人”相见的明老爹,明月突然有些想笑,也不知道明老爹见没见过这个医生,也或许很多年前见过,只是现在忘记了模样?

    她也确实笑了, 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因为她已经听到东北那胖子在喊妈妈了。

    “就是她,妈你她是不是个骗子?他们家早就不要舅妈了, 现在又找回来干什么?是不是看他们过的好了,就想来沾光?”

    梁婉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怕弟妹性子弱吃了亏,这才听了儿子的话, 赶紧放下饺子皮就赶了过来, 但是看到儿子所谓的“来占便宜的明家人”竟然是昨住院的姑娘, 她顿时就皱了皱眉头。

    “二姐来了?你快过来看看我们家二丫, 是不是和我长的一个模子似的?我看到她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肯定是我们家二丫。”

    明媚见了东北的妈妈, 很是开心地给她介绍明月, 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似乎只过了这么一会儿,她就把人当成了自己疼爱了多年的辈儿一样。

    这让明月心里既温暖又有些尴尬,毕竟他们确实也没有多熟,而且眼前这人昨刚刚见到了她最狼狈的时候,自己站在她面前,似乎是被扒了衣服似的,没有一点**可言。

    “明二丫是吧!真巧,又见面了。”

    女人的话一出口,明媚和胖子都惊讶地看向她,不明白她们两人怎么会认识。

    “我叫梁婉,旁边的是我儿子靳东北,是你姑姑现在的家人。”

    明月看了她一眼,听她这话就知道了,这是看不上她了,现在的家人,潜台词就是你这以前的已经是过去式了,有多远滚多远吧!

    这让她尴尬的不知道该什么,难道还能认真的解释,她来这里真的只是凑巧?可是就是这么巧的事情,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明媚的。

    但是现在解释什么都是没有用的,眼前这个叫梁婉的医生见过自己最可悲的模样,如果昨对于一个陌生的姑娘,她还能有一些同情的话,那么现在,她肯定是对她厌烦透顶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是可怜,发生在自己亲人的旁边,那就意味着麻烦,她本来就对明家有意见,现在知道自己是明家人,一个这么的孩子就能遭遇到这种事,再加上昨明老爹的态度,就能够可见他们家到底有多乱了,不想明媚和她们家再有什么牵扯,她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即使脑子里再清醒,再理智,她还是有些委屈,明明那些事情都不应该是她经历的,明明她也是受害者,可是她不能解释,那样会让人觉得有些博同情的意思,所以她只是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却并没有多什么。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就连靳东北也感受到了妈妈的不喜,而这样的态度,并不只是刚才听明家人找来后的愤怒,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不清楚,但是这样的态度肯定是因为眼前的明二丫,因为他妈妈认识这个明二丫。

    所以自然的,他就对明月又厌恶了一分,特别奇怪自己之前怎么就会觉得她可爱的,难道是因为她长了张和舅妈相像的脸?他用这个理由服了自己,然后狠狠地瞪了明月一眼,似乎是想用这样的表情吓走她。

    “二姐认识二丫?”

    明媚自然也注意到了梁婉的态度,她是一个作家,最是善于观察,能第一面就喜欢明月,自然是她觉得这个孩子是个可人疼的,可是明媚的态度她自然也能感觉到,对于夫家的两个姐姐,她一向是敬重的,所以如果有什么误会的话,还是立刻解决的好。

    梁婉看了眼明媚,自然能从她脸上看到一种叫做欢喜的神情,知道她这么多年后才回来,一回来就立马见到了亲人,心里自然是掩饰不住的欢喜,可是她不能让她和弟弟一起,再陷进去那个泥潭之中。

    “她是我的病人,昨才刚刚因为被人下,药送进我们医院。”

    一个才十四岁的孩子就遇到这种事情,可以想象他们家多么乱了吧?

    所以这个泥坑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不应该再一次跳进去,反正马上就要走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呢?

    但是明媚的反应却和她的猜测完全不同,她一个局外人的的身份,自然可以冷静理智的考虑问题,但是明媚不同,她不仅是明二丫的姑姑,还是一个长的和她相像的姑姑。

    这一切都是她连累的,即使在刚刚见到明月的是个就知道这个事实,可是她没有想到明月会比她想象的更加凄惨,年纪就要承受这些,明明她已经打听过了,明家的日子比起以前,已经好过不少了,为什么二丫还要过的这么凄惨?

    “是谁?”

    明媚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她实在是不能想象,有谁会这么丧心病狂,如果二丫在家里多受点重视,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不是这一切路不会发生?

    “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她这些已经写了几篇稿子,也寄出去了两篇,只要她这次考出去,考到外边上中专去,以后就高海阔,再没有人能约束她了,而且林国斌也已经被抓了进去,凭着这个世界的法律,就算她什么都不干,就已经报了仇了,她不能为了那些人毁了自己以后的路。

    明媚以为她是不想多,于是也就叹口气,摸了摸明月的头发,脸上带上了怜惜,这个孩子和她有缘,既然家里不待见,那么以后就和她在一起吧!她会把人带的远远的,以后再也不回来。

    “刚才东北你要租房,你是来参加考试的?”

    想到这里,明媚终于松了口气,还好,只有上学才是唯一的出路,只要成绩好,就不愁以后的路难走。

    “是的。”

    明月知道自己这句话出口,今就别想再走出去了,可是面对突如其来的亲人,她舍不得,这个女人是和她妈妈完全不同的类型,她似乎全身都是水做的,有一种如水的温柔,而她妈妈从来就是大嗓门,所以她一向是向往这样的人的,面对她殷切的眼神,她舍不得。

    “那就住在我这里好了,我好久不回来,这家里就被二姐租给了学生们住,我也是刚回来不久,现在也没人住这里,你就正好和我做个伴。”

    听了她的话明月就知道了,这个姑姑肯定是因为名声不好就离家远游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回来了,但外边那个出租的标志肯定是以前留下的,只是没有来得及撤下,如果不是事情这么凑巧,她可能根本就不会在这租到房子的。

    于是点头答应了,明媚自然高兴异常,拉着明月的手似乎有不完的话。明月挑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却换来她更加心疼的注视,尽管有些无奈,但明月不知道,她的嘴角却是一直向上翘着的,她喜欢这样的嘘寒问暖。

    梁婉见事不可违,只能打了个招呼,就拉着靳东北离开了,临走是回家给她们送饺子过来。

    “这院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等到只剩下姑侄两人,明月才疑惑地开口,她其实是想问那个现在的姑父呢,但又怕问道什么不能的事情,所以只能委婉的换了个问题。

    明媚并没有多想,直接回答了她的问题,但这也了解给了她答案。

    “我们本来是住在省城的,你姑父是跑生意的,最近去了京城谈生意,他大姐的婆婆做八十大寿,我就先替他回来了。”

    明月点点头,看她这模样也知道这些年过的不错,原来那男人竟然是个商人,看她这模样,估计也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回来,而她口中的大姐的婆婆,想来应该是个对他们挺重要的长辈。

    她没有多问,也不喜欢交浅言深,所以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还没什么可的,毕竟这么多年不见,就算是有血缘关系,也是没什么话好的,大都是明媚问的她这些年的经历,明月也并没有隐瞒,只是根据明二丫的记忆,非常客观地叙述了她的生活。

    但是她到底不是明二丫,所以言语间不自觉的就带了些不合时宜的言语,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遣词造句,都不是她口中那样的生活可以造就的,尤其是听她竟然还没有上过初中时,明媚的表情简直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明月并不知道她已经露馅了,所以表情并没有什么不对,看起来就是镇定自若的模样。

    明媚见了,立马打消了怀疑,只脑补她自己偷偷学习,甚至借了不少哥哥和伙伴的书来看,顿时对这个身在逆境还坚持努力的孩子更加心疼,也更加喜爱了,心里的那个念头也越来越强烈,二丫因为她受苦,她有责任,也有义务把她拉出来。

    靳东北早就已经把另外一盘饺子送来了,两个人吃过了饺子,又了会儿话,但这次聊的内容却变了个方向,两个人兴趣爱好一致,多是谈论些文学相关的东西。

    也是这时候明月才知道,明媚竟然是省城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这不仅彻底打翻了她对谣言真实性的怀疑,甚至还对明家的心里阴影面积产生了怀疑,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自己放走了一只金凤凰?

    两人越聊越投机,不禁就忘了时间,直到明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明媚才突然惊醒,想到她受着伤还折腾了半,明又要考试,顿时就停住了话头,赶紧领她去了和客厅连着的次卧。

    “这间房子以前是大姐二姐的,现在没人住,但是一直有人打扫,你以后就住这间吧!”

    明媚着,赶紧拿了床单褥子给她铺床,然后铺上竹席后,又给她拿了毛巾被,甚至连风扇也拿了一台过来,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有什么话以后再。

    明月把自己带的包裹放在了柜子里,躺在冰凉的竹席上,耳边是呼呼吹着的风扇声,摸着手边柔软的毛巾被,来到这个时代后,心里第一次有了幸福踏实的感觉,似乎连窗外唧唧不停的知了声都少了些聒噪。

    没有了燥热的空气,她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等到再次睡醒的时候,外边的空已经少了刺眼的阳光,想必是太阳已经落山了的时候了,翻身下床,关了风扇就出了屋门,却发现屋里此时竟然多了不少人,中午刚见到的梁婉就在其中。

    除了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看着和梁婉有些像,只是年纪要更大一点,也没有她身上那股雷厉风行的劲头,看着要更加柔和一些,想来应该是她大姐了,明媚也是因为这位大姐的婆婆过寿才回来的。

    另外还有一个一身警服的男人坐在她身边,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想来应该是关系亲密之人,应该是她的丈夫,除了少了个在京的“姑父”,还有梁婉的丈夫,这是一家人都到齐了?

    明月心知肚明,他们肯定是讨论自己的事情,所以只是叫了声姑姑,就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二丫醒了?快过来我这里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们家大姐和姐夫,你叫大姑大姑父就行,二姐中午你已经见过了叫二姑,二姐夫是军人,现在没在家,另外没来的就是东北和乖了,你都认识的,乖是大姐家的孩子。”

    明媚的眼圈有些红,一看就是哭过了,明月一边懊恼自己竟然睡得那么沉,一边着她的意思听话的一一打了招呼。

    “他们听你来了,就想过来看看,晚上一起出去吃顿饭吧,为了庆祝你和东北明的考试。”

    大家都没有话,只“大姑”梁云笑着接了话。

    “二丫腿脚不方便,让你姐夫去买俩菜在家吃吧!”

    明媚拍了自己一下,赶紧同意了她的提议,让明月坐了下来,又开始嘘寒问暖,问睡的怎么样,热不热有没有蚊子?晚上给点盘蚊香,下午的时候竟然忘了,后来想起来怕吵醒她,也没有送去。

    明月感受着她真实的关心,内心深处涌出来一股股的热流,在她最脆弱的时候,连她寄予厚望的明胜杜柔都没有对她有丝毫帮助,反而是这个一直没有见过面的姑姑如此对她,这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以前,自己也是鄙视过这个传中的人物的。

    本来安静的空气被明媚打破,两家大姐夫林铭出去买菜了,剩下的梁云梁婉姐妹也渐渐舒缓了表情,也不时地接两句话,表示一下自己在听,这是接受自己的存在了?

    想起中午梁婉的态度,明月有些奇怪,看来是下午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她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因为一大家子围着大桌子吃饭的时候,嘴巴不讨喜的靳东北胖子一句话就道明了事实。

    “明二丫,你爸妈真的对你很不好吗?他们竟然去了派出所为你大姐夫喊冤呀,你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十年代二姑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十年代二姑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十年代二姑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