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聚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聚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温馨也不去理他,向张春月问道:“春月姐,你是官僚的直接领导,这事问你最清楚。我心里还是觉得很疑惑,你官僚他自己就是医生,又有那么厉害的师父,他怎么可能生病住院?他得的是什么病?”

    周荧怕魔女又惹出什么风波,便向张春月使了一个眼。后者道:“人吃五谷杂粮,难免有个病痛什么的。何主任虽然是医生出身,也免不了有点病灾的。”

    张春月嘴上着,心里却在暗骂自己乌鸦嘴。总之有什么灾难,她宁愿自己生受了,也不能让何鸿远承受。

    周荧见温馨仍是疑惑的样子,便道:“馨,男人的有些病,我们还是不宜多问。”

    温馨细眉一拧,围着何鸿远转了一圈,叫道:“官僚,你不会得了难以启齿的男性病?”

    周荧见何鸿远拍着额头无语的样子,心里暗自好笑。她连忙岔开话题,向温馨问道:“馨,你还没告诉我,这招牌上的字,是哪位大家写的。”

    温馨轻描淡写地道:“我爸替我写的。”

    周荧知道她家的底细。省委组织部长为龙泽乡的一家餐馆题字,这店招的份量和价值可就重大喽。

    何鸿远抱着店招打头,三女跟在他身后,把这价值不菲的店招,送到“红星屋”。

    周赛芸见到店招,听它是温馨这位大记者特意在省城定作并送了过来,感动得拉着温馨的双手,连声向她道谢,弄得温馨都有些不好意思。

    众人也不知这店招是否要等开业那张挂,便由周赛芸作主,向邻居借来梯子,在正门屋檐下将它张挂好。

    有了这厚重大气的店招,“红星屋”的古朴气势就出来了,仿佛这店招招徕着周遭的气息,并让它们沉甸在它周围。

    其实这就是“势”。俗话的字如其人,实际上是字借人势。堂堂省委组织部长所写之字的“势”,虽不能气吞山河之势,却也是圆润中透着磅礴,让人隐隐受之夺势、为之震憾。

    这也是许多知名的场所,请名家题字的因由。

    周荧注视着张挂好的店招,向周赛芸提示道:“二婶,这店招你可得将它当成传家宝一样保护好。”

    周赛芸见其得慎重,问道:“制作这店招,得花上多少钱?”

    周荧道:“制作店招的是大红檀原木,少也值四五千块钱。主要还是字值钱。馨爸爸的一个字,至少是这大红檀原木的两三倍,而且对于有些人来,还是一字难求。”

    张春月、周赛芸等人闻之咋舌。

    何鸿远正要搬走梯子,王瑶瑶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条细长的铁丝,爬上梯子把它系在店招后边的扣子上,然后把它塞入上边的窗户里。

    她又跑到阁楼上,推窗把铁丝拉进来,许久才气喘吁吁地下楼,向何鸿远道:“鸿远哥哥,我把它系在我的床头,这样就能更好地保护它。”

    何鸿远不由得大乐,捏着王瑶瑶的俏鼻道:“瑶瑶,你还真长心眼啊。我看你好好拍拍温馨姐姐的马屁,向她要十幅八幅她爸爸的字,你再好好保管,岂不更有价值?”

    王瑶瑶嘟着鲜嫩的嘴,道:“人家才没有这么贪心呢。”

    这时,何鸿远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他在众人新奇的目光笼罩下,接听起手机,只听肖雪雁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远哥,我猜你也该回龙泽乡了,一拨打你的手机,果然已开机使用。”

    何鸿远笑道:“我正在红星屋呢。二婶可是时不时唠叨着你的好,你帮了她大忙。”

    肖雪雁娇笑道:“那让二婶请我吃饭。我便在去龙泽乡的路上,中午便在二婶这边用餐。”

    何鸿远替周赛芸应承了下来,又叮嘱她路上好好开车,便挂掉手机。

    温馨上前一把抢过他的手机,往她自己的手机里拨打了一次,把它交还到他手上,问道:“官僚,这款省城新近流行的手机,至少得八千多块钱,凭你的工资收入,消费它有点力不从心啊。你可不能**啊。”

    张春月知道他这手机的来历,为他解围道:“何主任,这就是道一师父送你的手机,很亮眼嘛,让我看着都眼馋。”

    温馨叫道:“嚯,看不出师父他这么有钱。”

    周荧笑道:“师父这样的高人,若是想赚钱,有人会大把大把的钞票送上门去。”

    温馨想想也是这个理。道一师父潜心于山水间,不追求世俗的东西,他若是在省城开医馆或给人摸骨测命,包管一号千金难求。

    众女谈笑间,何鸿远进屋为王二存按摩。后者见到何鸿远,非常兴奋地道:“何医生,昨晚我听从你的吩咐,真的和孩子她妈心地试了一次,我还真行啊。”

    何鸿远有点哭笑不得,这种事怎么能是他吩咐的,他只是提个建议罢了。怪不得他方才看到周赛芸,感觉她脸上透着一层薄薄的光泽,看上去年轻漂亮了许多,看来和谐的夫妻生活,不仅有利于身心健康,更能美容啊。

    他帮王二存按摩治疗完,出房门前王二存又问:“何医生,你我对那事,是否该节制一些?”

    这王二存憋了五年,**很充足啊。何鸿远轻笑道:“每晚心地试一次,应该没问题。”

    他拉门出去,见张春月俏脸通红地站在门边,便轻轻拉上门,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你都听到了什么?”

    张春月一改往昔的朗爽性情,一脸慌张的表情,道:“没,没听到什么。”

    他不依不饶地笑问道:“没听到什么,你这么心慌意乱的干嘛?”

    她挺挺胸,道:“我,我才没心慌意乱呢。”

    “那是心如揣兔。”

    何鸿远以言语逗弄她几句,见她脸若桃花,目含秋水,浑身散发着迷人气息,让他的目光不由得深深沉迷。

    他俩立身于堂屋后间,有楼梯通向二楼。何鸿远不由分拉着她的手,蹑手蹑脚上了二楼,站在一个背光处,抱着她来一个绵长的激吻。

    张春月对他的爱,有着宠溺的意味。可是她想不到他如此大胆,周县长就在楼下,他敢拉着她上楼亲热。

    她紧张得心里怦怦直跳,有心有推开他,可内心又难以割舍这种紧张刺激的亲热感觉。还未等她从踌躇中决定下一步的动作,她敏感的身体已先于内心,沉沦在他的怀中。

    过了茶盏工夫,她才气喘吁吁地按住他作怪的手,紧张地向他摇摇头。

    他喘着粗气,在她耳边道:“王二叔真会挑逗人,他把我心头的那股火,都给挑逗出来了。”

    张春月胸脯波浪般地起伏着,似乎鼓起力量推开他,道:“你的肖总来了。”

    他伸手轻抚着她的俏脸,轻声道:“今晚我为你做按摩。”

    张春月娇娆地扫了他一眼,转身蹑手蹑脚地下楼,由堂屋折往厨房,借机在此当了一会儿周赛芸的帮手。

    何鸿远站在二楼窗前,见阳光下的院子里莺声燕语,周荧、温馨、肖雪雁三女拉上王瑶瑶,一边谈笑着,一边打纸牌,王凤瑶和王家瑶追着爱捣乱的妹妹王瑶,围着一张张餐桌跑。

    他靠在窗棂边上,目光柔和地注视着周荧等人。阳光下高贵美丽如周荧,性感娇媚如温馨,甜美俏丽如肖雪雁,出尘脱俗如王瑶瑶,让他有眼花缭乱的感觉。

    以前他只把王瑶瑶当女孩看待,没想到她和肖雪雁等女坐在一起,样貌和气质毫不逊,只是身段未完全长开而已。不过她那种含苞欲放的感觉,更有吸引人的青春气息。

    张春月从厨房里出来,站到王瑶瑶身后,弯腰为王瑶瑶指点牌技。两张脸凑在一起,娇娆和清丽并存,却是各有各的风情。

    几位熟识周荧的女人,谁也没叫破周荧的身份。温馨称其为周大美人,张春月和肖雪雁一会儿称其周姐,一会儿称荧姐,和她乐呵成一团。

    何鸿远呆呆注视她们片刻,开始揣摩着他前期的工作和为人处事的得失,感觉能够结识几位红颜知己,算是他最大的收获。

    他认为今日算是一次颇具意义的聚会。在他用心扶植出来的“红星屋”里,几位和他及“红星屋”都大有关系的美女聚于一堂,本身就颇具记念意义。

    而今日周荧抛开县领导的身份,和众人打成一片,享受着难得的闲适时光,心里蓦然升起无尽感慨。

    她无数次回想她对龙泽乡首次考察之行,她患病被紧急送到乡卫生院,在失去意识前听到谭德叫骂乡卫生院院长的声音。如果不是何鸿远对她施展摸骨术,这可能就是她在人世间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如果没有何鸿远,哪有她今日的闲适时光?

    她想到何鸿远,转头四处张望,蓦然心有所感,抬头寻觅到他从二楼窗棂处望来的明亮的眼神。

    两对眼睛就这样隔空交缠着,似乎要溶为一体。

    周荧心里又跳跃着那初恋的悸动感觉,如欢快女孩般地向他招招手,嘴里却交正式地称呼道:“何主任,快下来一起玩!”

    “远哥——”

    “鸿远哥哥——”

    “官僚——”

    众女抬头向他望来,各种称呼一齐出炉。

    作者***:一次聚会,结束了写作规划中的第一卷。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和关注。后期将加快更新,敬请继续支持关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