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别样温柔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别样温柔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晚餐时,周荧表现得如媳妇一般,对鲁旺口口声声称呼鲁大哥,让鲁旺受宠若惊。

    何鸿远当鲁旺是亲兄弟一般,也没隐瞒周荧的身份。

    鲁旺没想到,眼前这位美若仙,丝毫不比肖总逊的年轻女子,竟然就是周县长。他竟然受她敬酒,还被她称为大哥,美得他心里飘飘然都找不到北。

    他在心里更是认定他叔道一道长算命奇准无比,鸿远兄弟真的是贵不可言,肖总这样财双全的女子不,没看到连仙般的县长,都如媳妇般跟在鸿远兄弟身边吗?

    有一种深层次迷信,叫盲目崇拜。如今鲁旺对道一道长和何鸿远的迷信,就达到了这种地步。

    道一道长叮嘱鲁旺少喝酒、多吃菜,回去后管好嘴。鲁旺做到令行禁止,晚餐后收拾好一切,把公司配给他的手机号码告知何鸿远,便回家找媳妇黄秀兰释放激动的心情去了。

    周荧博览群书,和道一道长探讨命理玄学,竟也能得头头是道。她陪着道一道长喝了不少酒,一番简单盥洗过后,竟发现她和何鸿远面对着同一张床。

    “你,你不去和师父一起睡吗?”她扭扭捏捏地道,“这里只有一张床呢。”

    何鸿远想着上周和肖雪雁、张春月夜宿回龙观的美好回忆。这次虽然后院厕所处的路灯,已由鲁旺找人安装好,再也不可能有那晚的暧昧经历。不过搂着美女县长姐姐睡大觉的机会,他可不愿放过。

    他振振有词地道:“师父,和他老人家同床损阳气。”

    周荧对道一道长的话,也是深信不疑。她犹豫了一下,心如揣兔般飞快地钻进棉被里,用它将身子紧紧裹住,仅露出脑袋在被子外,俏目紧张地注视着他,向他警告道:“远,不许你越雷池一步。”

    何鸿远自去抱了一床棉被过来,和她挤在一张床上,却各自为政的样子。他不由得想起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便问道:“荧姐,你是想让我当禽兽,还是要让我禽兽不如?”

    周荧问起缘由,他便向这位从未恋爱过的乖乖女讲解这个故事。她听后吃吃地笑道:“远,你是群众眼里的好干部,不是禽兽,更非禽兽不如。”

    何鸿远心里暗道,干部本来就是干出来的,不越雷池怎么当干部?

    他决然把手伸入她的被窝,拉住她的手,道:“荧姐,我隆重地邀请你,到我的怀抱里来。我的怀抱充满爱和温暖,你享受过一次,绝对会念念不忘。”

    周荧娇嗔道:“我才不上你的当。”

    “荧姐,我为你捶捶背。”

    “不要。我不累。”

    “荧姐,我为你做美容按摩。”

    “不要。明让你多按摩一会儿。”

    “荧姐,我的被子没了。”

    “你的被子,怎么没有了?”

    “一起盖到你身上去了嘛。”

    何鸿远把被子盖到她的被子上,不由分地钻进她的被窝。

    周荧惊呼一声,被他的霸道表现弄得又惊又羞,紧绷着身子,惶急地道:“你还真不让人省心。”

    何鸿远把她的身子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精致柔软的耳朵,信誓旦旦地道:“我敢肯定,以后你会时时想念我的怀抱。”

    玉朵是周荧身上的敏感区,受抚摸后不禁身子逐渐绵软下来,如柔顺的猫般蜷缩在他的怀里,声如呢喃般地道:“远,不许欺负姐姐。”

    何鸿远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身子,心想,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真正欺负荧姐,欺负一下,却是可以的。

    一夜别样的温柔。

    次日俩人早早起床,周荧腻在道一道长和何鸿远身边,学习吐纳术。

    鲁旺一大早就过来做好早餐。在用餐时,他拿来梨园在建洋楼的图纸,向何鸿远道:“兄弟,我们的管理用房漂亮?”

    何鸿远拿起图纸一看,是四间三层的洋楼,一楼标注着办公用房,二楼、三楼各有两个套间。洋楼外观的设计风格偏向古典庭院式,似乎要与梨园及周遭的山水融合在一起。

    他知道这一定是肖雪雁找人设计的图样。这丫头的脑子不知怎么长的,不声不响就能做成很多事。

    鲁旺指着施工图纸,兴奋地道:“兄弟,肖总请你让人给洋楼起个名字,像红星屋一般好听的名字。”

    何鸿远看向周荧,后者笑道:“待会儿不是有自诩是才女的魔女要来吗?”

    他想到温馨,还真的觉得这是她的强项,便向鲁旺笑道:“今日那位冒充摄影家的大记者要来,你自个儿向她为洋楼求个名字。我若是求她,不定她会给起个阿猫阿狗的名字。”

    鲁旺诧异地道:“兄弟,还有你摆不平的女人?”

    周荧感觉她在鲁旺眼中,似乎成了被何鸿远摆平的女人一般。她又羞又恼地拿脚踩在边上何鸿远的脚面上,一边狠狠地碾压着,一边脸若朝霞般低头喝着白米粥。

    何鸿远苦着脸埋头喝粥,只听师父道一道长哈哈大笑,道:“鲁旺,你这就不懂了。有一种冤家,叫欢喜冤家。”

    ******

    温馨的皮靴一踩到地上,何鸿远尚未来得及欣赏她皮裙下裸露的美腿,就被她狠狠地猛嗑一顿。

    “官僚,你有没有长心眼啊?”她气势汹汹地指着何鸿远道,“你定好的制作店招,也不打电话来过问一下,眼巴巴地等着我给你送上门啊?我就纳闷了,你这样的情商,在官场上怎么混啊?就你这样子,还能在龙泽乡的路教工作中,起到主力作用?我看你们领导的脑子,统统的都短路啦。”

    她这么傲娇的一个人,这几为了等何鸿远的电话,弄得茶饭不思,连吃饭睡觉时,都觉得他明亮的眼睛在眼前晃动,仿佛还在盯着她光光的身子看,弄得她浑身发热,经常有颤栗般的感觉。

    在从丽都开车过来的一路上,她还在想着怎么和他话,让他以后能经常给她打电话聊聊,安慰一下她受伤的心灵。都已经看光了她的身子,这点自觉性总该有的。

    可是她一见到何鸿远那招牌式的欢迎领导般的笑容,心里的火就没来由地“噌噌噌”冒出来,仿佛要火烧连营的样子。

    此时在乡政府大院里,张春月站在周荧和何鸿远身后。何鸿远去宿舍拿肖雪雁送他的手机,便拉上张春月一起迎接省城来的的大记者。

    上次温馨前来暗访的时候,张春月曾和她同床住宿,也算有点交情。

    可是如今何鸿远在张春月的心里,是命根子般的情人。他又是刚出院回到乡里,就被温馨这样一通数落。张春月不由得大为恼火,也不管有周荧这位县领导在场,向温馨冷冷地道:“温记者,何主任以前是我的手下,你这么来,我也属于那种很没脑子的人。”

    其实,这只是温馨无心之言。因为在她的眼里,一个乡政府里的领导,还真的不算领导。她爸温兆国堂堂省委组织部长,在她眼里也没什么了不起,更别最基层的乡镇科级干部。

    周荧知道魔女的脾气,若让她和张春月掐上,她什么话都能出口。

    她上前轻拍一下温馨的背,道:“馨,你错怪了鸿远同志。他在医院里住院好几,本来要好好休养的,听你要来,才过来迎接你。”

    温馨猛然一惊,打量着何鸿远,问道:“你有这么厉害的师父,也会生病住院?”

    何鸿远无语地望着她,不知她脑袋里装着什么。难道他师父真的是神仙?就算他师父是神仙,神仙的徒弟也有落难受伤的时候。

    其实在在场三女的心目中,道一道长这样的人物,就是神仙般的存在。他不仅身怀实实在在的国学异术,又深谙命理推算,她们早被他玄之又玄的命理学,弄得服服帖帖。

    何鸿远从温馨的车子里取出店招。长长的实木招牌,从推倒的副驾驶座,竖放到后档风玻璃处。它宽度近一尺,厚度有十余厘米,抱在手上沉沉的。

    它被何鸿远斜抱在胸前。周荧上前抚摸着赤褚的红木,看着上边雕刻着的四个暗红大字,字体圆润饱满,隐隐透着大家气度,似乎出自名家之手。

    她从跟随在周老身边,书法、茶道无不受周老浸染,颇有些心得。她玉指弹了一下店招,向温馨道:“馨真是用心啊,光这大红檀原木,就要花好几千元。更珍贵的是这店招字体,恐怕是出自名家之手,才算是般配。这店招价值不菲啊。”

    何鸿远没想到温馨对他交待的事,这么认真对待,便向张春月道:“张主任,温记者为这店招呕心沥血,我却躺在医院里偷懒,也难怪她生气。”

    温馨属于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挽着张春月的手臂,愧然向她道:“春月姐,我可不敢你没脑子。就是官僚他太气人,我就想骂他几句出出气。”

    何鸿远见温馨大老远地送店招过来,它又这么珍贵,也感念她的认真态度,难得地没和她抬杠,道:“对,对,对,都是我的错,谁让我住院了呢。”

    他这态度,要多诚恳有多诚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