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来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一百章 来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温馨难得和曾雅玲了这么久的话。曾雅玲见她提到何鸿远那美眸熠熠生辉的样子,心里更觉得沉重。

    饭后温馨接了一个电话出去。曾雅玲来到书房,向温兆国忧心忡忡地道:“兆国,我继续找人联系一下东平医科大的竺泰和教授,不跟他聊一聊,我心里不踏实。”

    温兆国道:“冯在东平医科大调查了大半,都是同一个结果,你难道要去相信竺教授的一面之词?竺教授因为他那位学生的事,在学校里也是饱受诟病啊。”

    曾雅玲张张嘴,知道她自己重复的,又是前几的论调,便叹息一声,转身出了书房。她心里却暗暗决定,一定要和竺教授面谈一番,这事才能下定论。

    而温馨开车出了省委常委楼大院,车子轰鸣着开到省军区大院附近的一座会所里。车子停在会所停车场,早有一名高个子青年过来为她开门,恭谨地叫道:“馨姐——”

    这位青年长相比较彪悍,浓眉大眼,鼻挺嘴宽,话间身板子挺得笔直,有一股军人气质。

    他是省军区政委毕达标的儿子毕飞宇,虽比温馨年长一岁,却心甘情愿地称她一声“馨姐”。其实论他父亲毕达标曾是温馨外公邹老的通讯员这层关系,他得称温馨一声“孙姐”。不过如今是新社会,不时兴这种称呼,但是因受其父毕达标的教导,在他的心里,把这种尊卑关系分得很清楚。

    温馨向他点点头,长统皮靴着地后,向他问道:“人带来了吗?”

    毕飞宇指着恭谨地站在会所门口的一位青年,道:“人带来了。这位是丽都市委组织部长庄勤家的子庄明明,是丽都市官二代圈子里有名的包打听。”

    温馨笑道:“原来还是我们组织系统内的弟子。我对省城这些人家的子弟不感兴趣,你别露我的家底。”

    毕飞宇知道眼前这位主子,可是在京城太子党圈子里都能搅动风浪的主,她自然不想在丽都这样的圈子里闹腾,更不想露了她省委组织部长千金的底。好像她对她那位部长老爸,也不怎么感冒。

    此时温馨一身皮衣、皮裙、皮靴,身材凸显惹火,仿佛一枚让人垂涎欲滴的果子。

    毕飞宇却不敢多看一眼,向庄明明招手道:“明明,快来见过馨姐。”

    庄明明知道毕飞宇出身不凡,其自身也是作战部队的中尉指挥官,不是普通的官二代可以比拟。能让宇飞宇恭谨称一声“馨姐”的人,来历定然不凡。

    他个子不高,脸上肌肤白净,五官倒也端正,就是一对眼睛长得稍,眼珠子似豆子般滴溜溜转着,看上去有老鼠般的机灵和滑稽感。

    “馨姐——”

    庄明明躬身行了一礼,躬请温馨进了会所。

    午后的会所非常幽静,通往几间独立院的通道上甚少客人来往。作为省城丽都新兴起的休闲产物,省军区边上的这座会所,让丽都的权贵们趋之若鹜。这里有钱不一定能进,有权没有会员卡,也不一定能进,除非是有人邀请你而来。

    毕飞宇可以是温馨在省城的头号马仔,他经常请她到这里来玩。不过他也知道温馨的脾气,也就圈子里的几个人聚聚。

    这会所能开在省军区边上,使用的又是省军区三产的场地,毕飞宇在会所经营中所起到的作用,温馨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毕飞宇请她到会所里消费,她并不觉得奢侈。

    侍应生带着三人进了一座幽雅的独立院,问道:“先生、女士,请问晚上是否在这座芳菲院里用餐?”

    毕飞宇拿请示的眼神望着温馨。后者淡淡一笑,道:“明还要去龙泽乡见朋友,我晚饭还是回家吃算了。”

    “龙泽乡?这是哪个地方?”毕飞宇道,“除了京城,丽都能让馨姐称为朋友的,也不够一只手掌的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竟然有让馨姐称之为朋友的人,的确是稀罕。”

    温馨脸上显出难得的温柔之,道:“龙泽乡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比一些所谓的几a级风景区不逞多让,有机会我带你们去见识一下。至于我那位朋友,我倒真有必要认识一下。似乎他的身手不错,可以和你打上一架。”

    毕飞宇不竟跃跃欲试。他是作战部队的特战连副连长,一身功夫在所属建制军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这几年每年军中大比武,他都是夺冠大热门。

    而温馨在京城的时候,身边不乏军中暗卫这样的高手。能让她称之为身手不错的,定然也是好手。

    高手自然得找高手切磋,才能有所长进。他热切地擦着手,道:“馨姐,你那位朋友何时能到丽都来?我这段时间在省军区集训,我想和他约斗一场。”

    温馨看他那手痒痒的样子,笑骂了他一句,道:“听他下个周末要到丽都来。”

    毕飞宇喜出望外地道:“太好了,下周末我还在丽都。那时和他好好打一场。身手能让馨姐称赞的人,我很看好他的表现。”

    温馨有些为何鸿远担心,道:“你真的要和他打啊?但是好了,你不能赢他。”

    她转头见毕飞宇目瞪口呆望着她的样子,娇嗔道:“看什么看?就按我的办。否则我让标叔狠狠抽你。”

    毕飞宇想到父亲毕达标的凶狠样,打了个冷战,无精打采地道:“我听馨姐的。”

    温馨毫不理睬他那副焉了的样子,转头向庄明明道:“正事。”

    庄明明看了一眼在温馨面前耷拉着脑袋的毕飞宇,更加恭谨地道:“馨、馨姐,你要找的康德,是仓宁市市长康敬平的儿子。”

    康德竟只有这点来历,只是一位市长的儿子。虽然是副省级的市长,但能让周家大公主的朋友差点身败名裂,这位官二代的身份似乎还不够看啊。

    在她眼里,能让周荧称得上朋友的,至少得是像她温某人这样的档次。这一层次的人,怎么可能栽在一名副省级市长的儿子手里?

    她向庄明明问道:“你知道康德做过什么坏事吗?”

    庄明明眼睛一亮,这可是向眼前这位馨姐卖弄他的存在价值的时候。他连忙道:“馨姐,我听丁克,康德和人合伙弄了一家公司,专门搞基建转包,生意大部份在仓宁市那边。这家伙发了财,听很快就要订婚了,据她那未婚妻很漂亮,是省卫生厅一位厅长家的千金。而且据丁克,他有一次喝醉了酒,透露他那未婚妻是从人家手里抢来的,他给未婚妻的前男友上药,弄得对方差点身败名裂,最后夹着尾巴灰溜溜地离开了丽都。对了,丁克是丽都市副市长丁保真家的公子。”

    温馨想起周荧吩咐的事,省卫生厅、身败名裂……总算有线索了。她好奇地问道:“你能了解到唐德陷害人的名字,和他未婚妻的名字吗?”

    庄明明连忙道:“我通过丁克和其他渠道,再详细了解一下。馨姐,到时我怎么联系你?”

    温馨看了毕飞宇一眼,起身道:“把我的联系方式给庄。我有要事先走一步。”

    毕飞宇注视着她,认真地道:“这位康德,连自己的嘴巴都管不住,也不算什么厉害人物。仓宁市市长的位子,是进阶省委领导的一大跳板,很让人眼红。你若想出手对付他,包管有很多人动心思,为你准备带杀机的材料。庄明明的父亲,可能就是一位。”

    庄明明的父亲庄勤是丽都市委组织部长,实职正厅级干部,再晋升一级,便要跨入副部级的行列。虽然其资历还是不够看,可是官场的事就是这样,只要有位子挪动,才能看到晋升的希望,至于能否成功,到时只能以实力见真彰。官员和官位之比,僧多粥少,当然希望晋升道路上的空位子越多越好。

    温馨见庄明明那关切的样子,感觉这子也不简单。不过官宦之家出身的子弟,对官场之事生敏感,也是很常见,真正有能耐为家里长者进步出力的,却不会太多。这关乎眼界、能力、人脉等综合因素,一般官二代很难做到。

    她笑道:“康德若是得罪了周家哪位切身相关的朋友,我看他起的因,会为康敬平结下苦果。”

    毕飞宇惊愕地问道:“京城那个周家?”

    温馨向他摇手道别,边走边道:“就是周家我那位姐们。她可是周老眼里的周家明珠啊。”

    周老啊,他可是我党和华夏国的缔造者之一,国家第一代、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人物之一,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倚之为左右臂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虽然他已经完全退下养老,却在华夏大地仍然有巨大影响力。

    庄明明见毕飞宇惊得目瞪口呆的样子,便询问了一声,听到对方报出一个名字。他也不是政治白痴,知道周老为何许人,表现得比毕飞宇更加惊骇。

    而这位带着一缕芳香转身离去的馨姐,能让毕飞宇这样的人物毕恭毕敬地对待不,能和周家公主级的人物称姐们,这来头能得了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