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浅尝即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九十六章 浅尝即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从十楼看出去,昌隆城很美是?”

    周荧仍然闭着俏目,只是她脸若朝霞,胸前丰盈起伏加大,抓住何鸿远的双手也微微颤动。玉耳是她身上的敏感区,从上边传来的似痒似酥的感觉,此时向她全身蔓延,让她情动不已。

    何鸿远情难自禁,哪顾得上这算不算侵犯领导颜,低头便吻上她鲜红饱满的柔唇。那充斥于他鼻息间的温香,让他的心不禁颤抖了几下。

    她娇躯紧绷,贝齿咬得紧紧的,双手将他的手掌攥得生痛,仿佛要借此抵御他的侵犯。

    他不急不躁,吸吮着她的红唇,感受着它的柔美的同时,持续试探着进攻。

    她似乎呼吸不畅,轻启贝齿间,他终于趁虚而入,搅起她满口香,并挑弄着她的香舌,逐渐得到她生硬的反应。

    俩人终于演化成热吻,而且犹如席卷一切的龙卷风一般,吻得旋地转,似乎谁也不肯罢休。

    周荧情不自禁地放开何鸿远的双手,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逐渐起身贴进他的怀里,俩人变成相互搂抱着的激吻。

    一吻终了,何鸿远有着作梦般的感觉,仿佛他怀抱里的娇躯是如此的不真实,紧紧地搂着她的纤腰不松手,似乎生怕她逃走一般。

    周荧心里暗暗叹息一声,她终于失去了宝贵的初吻,这段情是逃避不过去的。既然命都是他的,便轰轰烈烈爱一场,和他携手共风雨。

    她感受到他胸腔内有力的心跳,俏脸靠在他的肩上,轻声道:“远,你过的,当上县长才来追我。”

    何鸿远搂抱着她曼妙的身子,动情地道:“荧姐,我如今一门心思要追你,一直追到我哪当上副县长,你便哪嫁给我,这样可好?”

    周荧笑道:“哪有这么霸道的?如果你五十岁才能当上副县长,我都要成老太婆了,到时我可怎么办?”

    何鸿远自信满满地道:“我迫不及待地要当上副县长,娶荧姐过门呢,怎么可能让荧姐等这么久?”

    “好像人家答应嫁给你一般。”

    周荧拉着他的手,把他按在老板椅上,娇笑道:“何县长,你看看龙泽乡党委的这两份报告,你的看法?”

    何鸿远便不客气地坐在靠椅上,认真地翻阅着书桌上的这两份报告。他那凝目审阅的样子,既有领导气度,又非常帅气,只瞧得边上的周荧眼里一阵痴迷。认真做事的男人对女人最有吸引力,这话也不无道理。

    良久,何鸿远才审阅完。他正要起身,周荧却把一只玉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示意他坐着话。

    他抬头见她对他巧笑倩兮的模样,心想反正吻也吻了、抱也抱了,从今往后,她就算再大的领导,下班后也是他的女朋友。他壮着胆,伸手搂住她的纤腰,让她侧坐到他的大腿上。

    周荧惊呼一声,半推半就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娇嗔道:“这哪里有半点县长的样子?就算是当了县长,也是一名花心县长。”

    何鸿远道:“荧姐,且听本县长对龙泽乡有关报告的点评。”

    周荧挪了挪翘臀,放松下紧绷的娇躯,道:“好,姐姐洗耳恭听。”

    何鸿远翻着放在上边的一份报告,点评道:“这份路教工作总结报告,内容还算翔实,但没有吃透路教工作精髓。省里下发开展路教工作的有关文件,着眼点虽在于通过群众路线教育,树立广大党员干部为群众服务的思想,提高党员干部的思想境界,然而其真正内涵,却是希望广大干部牢固树立为民服务思想的同时,要在改革开放中和群众同心同德,有所作为。龙泽乡的这份总结报告,仅把路教工作定格在党建范畴,眼界还是狭隘了些。”

    周荧仰着俏脸,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他,眼里满是震惊之。家伙是学医出身,怎么有这份政治悟性?难道真是政治才?

    她不知龙泽乡的路教工作,实际上是在何鸿远的主导下进行且实际摸索开展的,他当初的最大目的,是为民解忧,而龙泽乡作为著名的贫困乡,群众最大的忧患就是贫困。所以才有《东平日报》那篇报道中,有关谋发展的大幅篇章。

    谭德上交的这份“路教”工作总结报告,若是由何鸿远来写,肯定不会仅仅把它定位在党建工作上,而是党建工作和为群众谋发展并重。

    她由衷地道:“何县长的眼界开阔,值得称道。”

    何鸿远见她巧笑倩兮的样子,忍不住低头噙住她的柔唇,又是一阵柔情蜜意地肆虐。

    过了好一会儿,周荧气喘吁吁地推开他,娇嗔道:“何县长,继续你的点评工作,别老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何鸿远心满意足地抿抿嘴,继续点评道:“这份《龙泽乡乡级公路实施扩建工程的报告》,定位仍然有问题。至少应该把龙泽乡出山公路,定位在和丽海高速出口对接上。要想促进龙泽乡旅游产业大发展,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必须要上一个台阶啊。”

    周荧笑道:“你对这两份报告点评得比较到位,眼界比谭德书记要高不少。你已初步具备了副县长的水平。”

    何鸿远谦虚地道:“荧姐,这只是我比较关心龙泽乡的这两块工作,所以才比谭书记看得更远一些。其实像谭书记这样的乡镇一把手,在处理政务和人事关系的水平上,可不是我能比拟的,我有自知之明啊。”

    周荧本来想捧他一下,再借机敲打他一番,免得他眼高手低。她听了他这番话,欣慰地点点头,道:“你能有这样的想法,的确比较难得。能成为乡镇一级领导干部的,至少眼光和手段两者占其一,若是两者俱备者,更是有向上发展的空间。这就是我空降昌隆县副县长后,用近一年时间下乡调研的原因。其实我在补自己缺乏乡镇工作经验的短板。”

    她起身从书柜里拿出几本书,放到他怀里,向他道:“你是农村家庭出身,了解农村情况,这是你的从政优势。而且你的视野开阔,又有开拓精神,具备成为领导干部的潜质。这是几本关于领导干部素养培育的书籍和名人传记,你带回去好好研读。我可是会不时抽查你的研读效果哦。”

    何鸿远抱着一叠书起身,笑道:“我在乡卫生院工作一年,仿佛就是从书堆里爬出来的。看书真的能让人长见识、开眼界啊。谢谢荧姐的关爱,我一定认真学习,争取早日当上副县长。”

    周荧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笑着带他去客厅。她伏身扑倒在沙发上,道:“你想成为副县长,先要想办法怎么在两个月内落实两千万元的实际投递额,把副乡长之位落实了再。到了副科级,离副县级还隔着正科级呢。看似只差了两个级别,有些人一辈子也够不着啊。”

    她得没错。官场晋级如大浪淘沙,淘出的是金字塔官场结构,绝大部分普通干部处在最底层,这些干部干了一辈子工作,到退休也仅能享受一下正科、副科级待遇。而有机会晋升职务的干部,他们越往上爬,竞争越激烈,止步不前的将越来越多,脱颖而出的将越来越少。这其间的残酷,不置身官场难识其味。

    何鸿远识趣地坐到她身侧,打量着她曼妙的身体曲线,稍运内劲轻柔地按摩着她的玉颈和胸椎,听她解着干部考核和晋升中,一些必须关注的问题。

    他一边受教,一边伸手探入她的衣内,抚摸着她光滑如玉的背脊,心里竟发出一声惊艳的呻吟。这位荧姐的毛衣内竟是光溜溜的,使他好几次按摩胸二骨的时候,都能碰到她弹性十足的圣女峰。只是可惜了,它们被她压在身下,感受不到那巍然颤动的视觉享受。

    这样一次按摩,还真是考验他的定力。他按摩完后,脸上竟冒着热汗。他也不知到底这是从心里还是身体冒出的汗水,而手掌依然依依不舍地在她俏背在抚摸着,轻声问:“荧姐,你对我方才的点评,怎么看?”

    周荧口中呢喃一声,道:“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啊。所以接下来这一周,我要好好准备一下,龙泽、青原两乡的公路扩建工程若是能作为丽海高速公路的配套工程,可是要省交通厅批准、省发改委立项的啊。”

    何鸿远道:“县委曹书记是省里下来的干部,这事他应该能帮忙。”

    “曹书记是省发改委出来的干部,跑项目的事,他能得上话。”周荧道,“可是省交通厅那边,才是出钱的大金主啊,我只能另外托关系打招呼。”

    “当官为民办事,竟然还得通过各种私人关系将事办成。”

    何鸿远感叹一声,感觉当官想要有所作为,也极其不容易啊。

    周荧提点道:“所以身处官场,要建立各种关系,也是身不由己啊。”

    何鸿远感觉这种指点,犹如他俩方才的轻吻一般,感情深入却浅尝即止,让人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周荧又道:“我准备下周末去省城丽都跑项目、要钱,你也跟我一起去。”

    何鸿远惊奇地道:“我也要去?”

    周荧趴在沙发上,道:“你两个月要拉两千万元的实际投资额,没有省城那些大老板的支持怎么行?我顺便带你拉投资去。”

    她那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帮助他是应尽义务一般,让他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