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爱屋及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九十四章 爱屋及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搂在她纤腰上手越来越用力。他躺平身子的时候,她的身子也几乎贴在他身子上方。

    她双手撑在双腋下的床上,双眸如醺,吐气如兰,道:“远,你背上有伤,要侧躺才好。”

    “经过方才一番练功,背上似乎不怎么刺痛了。”何鸿远笑道,“可能月姐来了,我身上的伤就好得快。”

    “就你嘴甜,也不怕雁儿听了伤心。”张春月凝视着他道,“明雁儿来了,你再当着她面这样,才算你的是真心话。”

    何鸿远傻笑两声,连忙转换话题问:“月姐,房间的门关好了?”

    张春月点点头,却推开他正要作怪的手,娇笑着跳下床,道:“啊,我都忘了尚未睡前盥洗呢。”

    何鸿远笑呤呤地注视着她美好的身子跳入卫生间,仿佛调皮而快乐的鹿一般。他感觉和月姐在一起,心里莫名地轻松。

    等她侧身躺回到病床上,他拉着被子为她盖上,然后把她惹火的身子搂到怀里。

    “月姐,今晚怎么不要我美容按摩啦?”他抚摸着她的俏脸道。

    “你都受伤了,不能让你太辛苦。”张春月道,“你身体复原后,要把这几拉下的按摩,为我补回来。”

    何鸿远嗅着她柔发上的芳香,抚摸着她胸前的丰腻,叹息道:“真是可怜啊——”

    张春月愕然问道:“可怜什么?”

    “抱着月姐这么动人的身子,却要做到坐怀不乱。我是可怜我自己啊。”何鸿远故作哀怨地道,“不知月姐何时能让我真正一亲芳泽?”

    张春月翘臀往后边靠了靠,感受到那火热之物,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偷偷一笑,道:“我争取尽快离婚。你答应过我的,在我离婚之前,不对我真正使坏。”

    何鸿远苦恼地道:“张全那王八蛋,他自己胡作非为,还想栓着月姐。而痛苦却让何某人承受。”

    他正叹息间,却觉得一只柔软的手伸入他的病号裤,挑开他的内裤,握住他杀气腾腾的男根。他心里舒爽地呻吟一声,不由自主地挺动一下身子,感觉浑身的神经都要欢愉得冒泡。

    张春月感受到他的激情,表现得更加卖力。对于这个她五岁的男人,她从最初的充满好感,到感情暧昧,到发展成对他满怀爱意和依恋。她觉得和他的感情的发展,犹如无法停止的过山车一般,疯狂而不可自拔。

    但是她缺乏足够的信心,面对她和何鸿远的未来。随着他在工作中表现得越来越亮眼,她的这种不自信感越来越强烈。因为她不仅是一个结过一次婚的女人,又在年龄上大他好几岁,她平凡的家庭出身也不可能为他提供什么臂助,她有什么条件和肖雪雁这样要财有财、要貌有貌的娇滴滴美女相比?

    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对于她人生中第一次也有可能是惟一的一次恋爱,她犹如飞蛾扑火一般,投入生命中最璀璨的激情。

    这一晚何鸿远感受到她异样的温柔。虽未和她真正**,却让他浑身舒畅,一颗心仿佛在春的百花绿草中飘飘荡荡。

    他住院五,白都由肖雪雁照顾他,而到了夜晚,则由她和张春月各自一晚轮流着照顾他,似乎两女商量好了一般,让他有如坠温柔乡之感。

    出院前的晚上,姚大展陪同屠正伟来探望他。何鸿远明白这几这俩人肯定忙得陀螺般转。屠正伟刚主持派出所工作,信得过的手下也就姚大展、崔进浩等人,还未到工作理顺的时候,肯定是忙乱得很。

    他对俩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抽出时间来探望他,心里很感动。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这种感动,很易于建立友谊。

    而屠正伟能代理所长之职,主持青原派出所工作,对何鸿远是满怀感激。若不是何鸿远这一次折腾,哪有他屠某人的出头之日?而且他算是看明白了,谭德是因为何鸿远的存在,才搭上周县长的线。何鸿远年纪轻轻能坐上乡党政办副主任、主持招商办工作,除了他的工作能力超强外,与谭德的悉心培养分不开。谭德凭什么这么关照他,就是因为周县长这层关系。

    屠正伟认定,和何鸿远处好关系非常重要。他心里有些羡慕姚大展,在龙泽乡“路教”工作组呆了几,不仅和何鸿远的关系称兄道弟,还因为龙泽乡“路教”工作的受关注度,为其履历添了亮丽一笔。姚大展以后的发展潜力,只怕差不到哪里去。

    当晚张春月和肖雪雁都在病房。姚大展把肖雪雁的车钥匙还给她,道:“那肖总的钥匙被联防队员崔给藏了起来,崔后来把它交给我。今晚我把肖总的车子开回来,就停在医院停车场。”

    肖雪雁谢过姚大展,看着何鸿远道:“你还记得那位崔?”

    何鸿远笑道:“崔进浩嘛。那晚他可是帮了我们大忙,这份情得记在心里。”

    他向屠正伟道:“屠所,改我和肖总请你们吃顿饭。具体时间我和姚哥联系,到时请你大驾光临,还要记得叫上崔一起。”

    屠正伟正巴不得和他套近乎,道:“何主任,只要你有空,我可以来安排。在青原乡,你我都是主人。”

    何鸿远也有意和这位派出所领导交好。他家和工作单位都在青原派出所辖区,和屠正伟交好非常有必要。

    他向屠正伟道:“虽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但第一次必须是我和肖总请你们。这救命之恩我们记在心里,但一杯酒水总是要的。”

    屠正伟也是豪爽之人,道:“何主任是重情之人。”

    何鸿远问起马晓琴失踪案的进展,姚大展道:“我们屠所也很关注这个案子。周一我带人去了一趟寨头村,抓捕那位受牛进指使,打电话假报警的黄鱼头”黄三多,却发现对方早就逃走了。我走访了一圈黄三多的邻居,他们中有人反映,曾见到黄三多多次搭讪马晓琴。目前我们正发出协查通报,希望尽快能抓捕到黄三多。”

    屠正伟道:“绰号黄鱼头的黄三多,是寨头村有名的混子,曾犯强奸罪坐过牢。其实我们希望马晓琴失踪案和他无关。”

    何鸿远思索道:“如果马晓琴失踪和黄三多有关,是否预示着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

    肖雪雁掩着嘴巴,花容失般地道:“这也太残忍了。”

    屠正伟道:“从目前得到的情况来看,黄三多是个老光棍,又有强奸前科,具有一定的犯罪动机。不过这只是推断,一切只能等黄三多落后,结果才能揭晓。”

    张春月拉着肖雪雁的手,道:“看我们的肖总那心怵的样子,我见犹怜啊。我看我们还是继续谈吃饭的事。何主任一直关注的红星屋,今已开始试营业,明后是周末,大家若是能安排出时间,倒是可以去那里聚聚。”

    她刚来不久,还没来得及和何鸿远提及“红星屋”的事。她原本是替何鸿远盘算着,周末请副乡长庞松年夫妇去“红星屋”吃饭。何鸿远和周赛芸家,都受过庞松年这位分管计生副乡长的关照不,但凭庞松年为何鸿远上位的事,找乡人武部长龚部长讨人情,何鸿远欠下的这份人情,就不是一顿饭能还的。庞乡长夫妇一直住在乡政府宿舍里,先请他们吃顿饭,地表示一下心意再。

    “红星屋”虽是周赛芸经营的餐馆,何鸿远却把它当成他孕育出的孩子一般。如今他仿佛听到孩子呱呱坠地的声音,兴奋地向张春月道:“红星屋这么快就能开始试营业啊,王二存夫妇办事挺速度的嘛。“

    张春月靠在肖雪雁身上,娇笑道:“我们这位昌隆县餐饮龙头企业的老总出手帮忙,包办了“红星屋”的硬件设施不,还派了一名有经验的厨师,手把手教导周赛芸掌厨经验。你餐馆开张的速度怎么慢得了。如今红星屋的档次和菜品,可不比县城的大餐馆差。”

    何鸿远没想到肖雪雁这几都陪着自己,却对“红星屋”的事这么上心,竟一声不吭地安排人把事件做得这么圆满。这也是冲着他的面子啊。

    他温柔地看了肖雪雁一眼,向她道:“我们的肖总悄悄办了件大好事,这是爱心之举啊。”

    肖雪雁俏脸生辉,心里乐滋滋地暗道:“我这不是爱屋及乌,冲着讨你欢心去的吗?你认为我做得好,才算真正做得好。”

    她笑着道:“听月姐这么一,我还真想去红星屋吃饭。”

    张春月道:“今红星屋开始试营业,二婶还专门到过乡政府,希望能邀请到何主任去参加她的试营业开张日,我告知她何主任刚升了职,现在正外出学习,可能要晚几才回来。结果二婶把我拉了过去。并称乡里的其他领导,等正式开业的那,由何主任一并隆重邀请。”

    姚大展知道何鸿远对“红星屋”的关注,向屠正伟解释了一下二婶周赛芸的来历,然后向何鸿远道:“鸿远兄弟,你既然已安排了明上午出院,不如我们明晚就到红星屋聚一聚。反正屠所和我,周末也得呆在派出所加班,到时我把崔进浩也叫上。”

    屠正伟首先响应叫好。何鸿远也称这样安排最好,大家都是自己人,这样聚会更显得亲近。而且他也想早日见崔进浩这救命恩人一面。

    作者***:学习之后,努力码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