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没脑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九十三章 没脑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用过晚餐,何鸿远向肖雪雁了解鲁旺受培训的情况。肖雪雁道:“鲁旺看似没什么文化,却有丰富的社会经验,兼之很好学。我爸很看好他。”

    何鸿远问道:“他还不知道我的事情?”

    肖雪雁道:“中午燕子来还我的背包,我请她吃饭,鲁旺也在一起。你不是让我不提你的事吗?所以就没。”

    何鸿远点点头道:“不要让燕子和鲁旺分心。”

    他向肖雪雁要来她的手机,先是给家里打了电话,向父母报了平安,然后又拨打了赵萍的手机号。

    此时赵萍正坐在车上,向坐在驾驶室后边位子上的周荧汇报青原派出所栽赃、陷害事件调查最新情况。她向周荧道:“老板,据县公安局副局长缪建勇报告,今下午县纪委换了调查组派驻人员,由副书记谢永庆最新接手,并主导联合调查组工作。谢永庆把调查的着眼点,定位在青原派出所原所长朱启顺刑讯逼供事件上。”

    周荧心知这事起了变化,看来有人越过她,直接和对方做交易去了。看来这事难以搞到陈如海身上去,但是他经此一事,总该消停一段时间。

    她向秘书赵萍道:“和缪建勇局长保持联系,关注县公安局的有关人事动态。”

    赵萍记在心里,又道:“听县委办的王,今上午县委副书记刘建设找曹书记汇报过工作。”

    周荧闷哼道:“也该是如此。”

    今上午她去静海市委组织部接受任前谈话前,按安排受到市委书记韩长功的接见。韩长功书记公务繁忙,仅有五分钟的会面时间,这也算是对一名副县长足够重视了。

    她明白向韩书记汇报工作的重点,开口没几句,就落点在龙泽乡“路教”工作上,把她了解到的这项工作开展情况,做了具体汇报。

    韩长功从她的汇报中听出非比寻常的意味,原来龙泽乡的“路教”工作,起先并非在昌隆县委、县政府主导下推出,而是一次为了完成计生工作任务的创新之举,结果无心插柳柳成荫,取得了了不起的工作成绩。

    他对周荧的坦荡深怀好感。眼前这位美得不可方物的年轻副县长,没有那种虚伪的官僚习性。都官字两个口,欺上瞒下很正常,往自己身上揽政绩,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周副县长能够向领导实事求是汇报工作,光这份为官品性,她便是一位可用官员。

    昌隆县在静海市的政治版图内,属于最不受重视的角。因此在该县县委书记的人选上,他乐意接受省委的建议,由省里空降一名县委书记下来,也算是借力打力,给为这个位子上下活动的市委副书记徐望喜一记闷拳。不过空降下来的县委书记曹正满表现泛善可陈,倒是这位周副县长,给了他不少惊喜。龙泽乡的“路教”工作所取得的成绩,和周副县长息息相关啊。

    他向周荧满意地点点头,意味深长地道:“昌隆县的路教工作,省委夏书记非常重视啊!”

    周荧谦恭地道:“夏书记对立足于为人民服务的党建工作,非常关注。”

    对于韩长功书记的试探,她已是很清晰地表示出她对省委夏书记的熟悉和了解。这让韩长功非常满意,很和蔼而随意地向她了解昌隆县的各项工作开展情况。

    这次会面超出了预定时间足足三倍,秘书文强进办公室续水两次,才使韩书记意犹未尽地道:“周的眼界和格局不错。我希望昌隆县因为有周这样的副县长,能取得良好的工作成绩。”

    通过这次会面,周荧能感受到韩书记对她的关注和重视之意。这可能也明,韩书记对昌隆县委整体工作并不满意啊。

    如今她在思考着,如果她成为市委韩书记在昌隆县的落子点,她将如何处理好和县委曹正满书记的关系?

    实话,光就青原派出所之事来,她对昌隆县委主要领导拿党纪国法做利益交换,心里有不出的反感。

    这时,赵萍感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不止,便拿出来打开一看,见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接通后却听到何鸿远自报家门的声音。她心里暗骂一声:“臭家伙。”连忙捂紧手机,转头向闭目深思的周荧道:“老板,是何鸿远的电话。”

    周荧下意识地举手想接电话,又马上放下手来,笑道:“不接,给他一个教训。”

    赵萍会意,对着手机话筒劈头盖脸地问道:“何鸿远同志,你耍完了威风,现在躺在病床上很享受?你你就一个干部,还想算计人家派出所所长,差点把自己的命都给玩丢了,你你是自我感觉太良好,还是脑子有问题?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何鸿远没想到他刚自报家门,就被赵萍给训了一通。赵秘书的态度,可就代表她领导的态度。他算是被吓着了,以往的口才早被吓没了,结结巴巴地道:“萍姐,我,我——”

    赵萍恶狠狠地道:“你什么啊——你。昨晚如果不是周县长把县委主要领导请了出来,急巴巴地赶过去,你早就没了。你就是不被那电棍玩死,也要被那两百克海洛因玩死。那时候还有你吗?你有没有脑子啊?”

    何鸿远被吓得脸都白了,道:“对不起啊,萍姐——”

    赵萍打断他的话,继续恶声恶气地道:“你对不起我什么啊?你是对不起周县长。她为你担惊受怕不,还要为你请曹书记和陈书记出面压阵。你以为这些领导是这么好请的啊?这可是一笔大大的人情债。你这和你算计人家一个的派出所所长相比,划得来吗?你有没有脑子啊?”

    她连何鸿远三次没脑子,把心里所有的恶气都出完了。这几梦里老是出现他那丑东西的样子,让她寝食难安,这回报仇雪恨,心里恍若三伏吃雪糕,那叫一个舒爽啊。

    挂上手机后,她转头向周荧娇憨地吐吐舌头,道:“老板,我是不是得太过了?”

    周荧脑子里闪过何鸿远身上那一道道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痕,他如今还在养伤中,又受赵萍如此数落,怕是心境很灰暗。她心里满是不忍,嘴里道:“若不是我们原先商量好的。就你方才这话的态度,我还以为他招惹你了呢。”

    赵萍吓了一跳,道:“老板,我就是替你吓吓他,让他以后遇到什么事,先多想想自己和关切自己的人,不要老想着为他人做嫁妆。”

    周荧反倒替何鸿远解释道:“其实远在派出所干警上门的时候,马上能把我的联系方式转交到妹妹手上,心里还另有谋划,光这份冷静和胆略,就非常值得称道。只是他没有把自身风险预估足,才差点出了大事。”

    赵萍道:“玉不琢、不成器,他经老板一雕琢,以后碰到这种事,就会手法成熟很多。”

    周荧又分析道:“而且他昨晚在自身如此受摧残的情况下,还能拼命护着那位肖总。你看他昏迷前那死死护卫着她的动作,可是让人感动万分啊。这样的男人——哦,这样的人,做人都能让人念想,做官肯定不会差。”

    赵萍思虑了一下,低头道:“老板,我把他得一无是处,是有些言过其实了。”

    周荧缓缓地道:“良药苦口。让他好好品味此一事件的得失,对他大有裨益。你向医院了解一下他的出院时间,提前告知他一声,出院时你和老郑去接他,带他来见我。”

    赵萍呆呆地注视着车子前方。她突然觉得,作为一名秘书,她今的表现有些失常。老板对何鸿远都称呼得这么亲昵,而她却连骂了他三次没脑子,把老板的态度体现得极其不到位。这是在老板面前失分啊。

    她心里暗骂,都是那臭家伙害的。若不是他的那丑东西总是跑到她的梦里来,她怎么会在老板面前表现这么有失水准?

    女人的不可理喻,就是能为自己的过错,寻找千百个理由。当然,这种理由大多是推到男人身上。

    而何鸿远被赵萍按掉通话后,神情非常委靡,脸比他受伤前还要难看,仿佛被寒霜打焉的茄子。他回想着和周荧相识以来的这些日子,他因为有她的关照,得到乡党委书记谭德的重视,似乎真的有恃宠而骄的样子。比如那谭德一句想向周县长汇报工作,他就屁颠屁颠地拨通她的电话。这像是在和周县长玩心眼,表现得极不慎重。他完全可以很婉转地请示她,把谭德电话汇报工作的时间,拖后一两。

    而昨晚所做之事,虽然是把周县长当成救急用的尚方宝剑一般,可是他就没考虑过,周县长目前在昌隆县根基不深,真正对上陈如海那伙人,她万一闹了个灰头土脸,那可怎么办?

    他觉得赵萍骂得对,他是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日后好好向周荧检讨一番。

    张春月和肖雪雁见他脸失常,纷纷问个究竟。他闷声摇头,缓缓运起内劲,强忍着痛楚坐起身子,借修炼吐纳术平复心境并疗伤。

    吐纳术作为国学异术,近似于修炼气功的心法,修炼者做到心无旁骛最是重要。其实许多国学异术,都讲究先修心养性,再修身练功。

    不知闭目打坐多久,他收功睁开眼,却只见张春月已脱掉灰大衣,仅穿着一件草绿羊毛衫和一条紧身棉裤,单膝跪在他身前,深情地凝视着他。她双峰丰隆,纤腰如束,翘臀圆润,展现着无比**的跪姿。

    何鸿远疑惑地问:“月姐,雁儿呢?”

    张春月翘着鲜红的嘴唇道:“雁儿回去休息了。怎么,一会儿不见她,就想她呀?”

    何鸿远经一番打坐,早已平复心境,伸手搂着她的腰,道:“有月姐陪我,还能想谁呢。”

    “甜言蜜语。”

    张春月受用地任他搂着纤腰,双手伸到他双腋下,扶他慢慢躺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