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政治事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八十七章 政治事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何鸿远感到自己浑身麻木,人也变得昏昏沉沉。他以仅有的意志支撑着自己,去守护肖雪雁周全。因此他除了感到怀中肖雪雁的存在,仿佛周边的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漩涡,都在围着他俩旋转。

    朱启顺手持警用橡胶棒,连续对着何鸿远抽打几十下,直打得持棒的手臂酸软无力,这才向何鸿远道:“现在你该能想起,你们车上的两百克海洛因毒品,是从何处弄来的?”

    何鸿远的身子就像悬挂在铁窗上一般,晃晃悠悠的样子。他嘴里只有喘息声,哪里还能回答问题。

    钱玉彪向朱启顺谄媚地道:“领导,你没看到他点头默认的样子吗?你写好询问笔录,让他按指印。”

    朱启顺展颜而笑,恬不知耻地点头道:“不错,不错,若他早这么配合,也不必受一番苦头。”

    他顾自去写好询问笔录,然后由钱玉彪拿着它,到何鸿远跟前,道:“子,按指印。”

    何鸿远的左手和肖雪雁的右手铐在一处,他将她搂在怀里,护卫着她,正好把左手藏在她怀里。

    肖雪雁死死地把何鸿远的左手按在怀里,向朱启顺和钱玉彪叫道:“你们刑讯逼供,还炮制询问笔录,眼里还有国法吗?我们死也不按指印,除非你把我们的手指剁掉。”

    钱玉彪扫视了一眼何鸿远高高悬铐在铁窗上的右手,一边端来一张椅子站上去,一边斜着斗鸡眼道:“美女,等按完了他的指印,哥哥再找你玩儿。”

    肖雪雁转头一看情形不对,伸出一条长腿,狠狠地向身旁钱玉彪站立的椅子踢去。

    钱玉彪正自洋洋得意,不防她这么彪悍。椅子被踢倒后,他直接摔了个嘴啃泥。

    朱启顺骂了一声“废物”,正要上前帮忙,却听副所长屠正伟在门外叫道:“朱所,局领导来电话,需要你去接听。”

    朱启顺示意钱玉彪起身,而后一边打开门锁,一边不耐烦地道:“哪位领导的电话?我正忙着办案呢。”

    审讯室的门被狠狠地推开,县公安局副局长缪建勇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双目喷火般地注视着他,道:“朱启顺同志,你就是这么办案的吗?”

    从缪建勇身后闪出屠正伟和县局刑侦大队的一名干警,迅速把朱启顺夹在他们的身子中间,让他动弹不得,并收缴了他的手机。朱启顺眼里闪过慌张之,嚷道:“缪局,你这是干嘛?咱们可是同一个锅里吃饭的弟兄啊。”

    缪建勇带来的另一位干警,是刑侦大队技侦中队长林逢春。他举着办案摄像相,对审讯里的何鸿远和肖雪雁俩人来了个特写,又把镜头对准朱启顺,向老熟人朱启顺道:“朱所,我这摄像机里,有牛进涉嫌栽赃的证据。”

    朱启顺双腿一软,有万念俱灰的感觉。动用两百克海洛因栽赃,他知道自已想全身而退已不可能。

    姚大展带着垂头丧气的牛进进了审讯室,把牛进铐在铁窗上。然后他探了一下何鸿远的鼻息,语无伦次地对着何鸿远叫道:“何主任,兄弟,你感觉怎么样?”

    肖雪雁哭泣着道:“远哥,远哥被打晕过去了。他浑身都是伤。”

    何鸿远仍是保持着护卫着肖雪雁的姿势,背朝着审讯室的桌子方向。姚大展撸起他的上衣,他背上横七竖八地遍布暗红棍痕,几乎没有一寸肌肤是正常的肤,望之触目惊心。

    缪建勇看了何鸿远的伤势一眼,向林逢春吩咐道:“给鸿远同志的伤势来个特写,我要用它在全局干警大会上做宣讲,让他们看看某些公安干警,是怎样办案的,让大家引以为戒。”

    完,他退到一旁,让出门口的位置。

    周荧站在审讯室门口。她看到何鸿远的伤势,眼神一阵子紧缩,双唇颤抖着,十指握成拳头,指甲掐得掌心生痛,仍是木然不觉。

    她咬着嘴唇退到一旁。县委曹正满书记和县政法委书记陈治平各自看了一下审讯室里的场景,都表现出非常愤慨的样子。

    陈治平作为县政法委书记,直接表态道:“朗朗乾坤,身为维护一方法纪的派出所所长,竟颠倒黑白,栽赃陷害国家干部和投资商,还滥用私刑、刑讯逼供。这样的的派出所所长,应就地免职,并追究其法律责任。县公安局的有关领导,要受到问责。”

    缪建勇一脸沉重地道:“陈书记的意见非常重要。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公安局党委责无旁贷,有必要进行自查自纠。”

    审讯室里太,领导们不可能全挤进去。缪建勇让跟随他的两位干警把朱启顺带到一个办公室,将其单独隔离开来。屠正伟急忙把领导们带向会议室,并指示姚大展和几名联防队员,稳定派出所今日值班人员的人心。

    肖国力和赵萍、谭德进了审讯室,见到何鸿远的样子,都非常愤慨。何鸿远一直保持着的护卫着肖雪雁的样子,让肖国力心里满是感动。

    此时钱玉彪已被姚大展控制住,被戴上手铐。肖国力上前朝着钱玉彪的腹狠狠地踢了一脚,直接将对方踢得蹲在地上,并骂道:“王八蛋,如果是当初,老子敢送你全家上西。”

    姚大展解开何鸿远双手手铐。肖雪雁双手得到自由,便泪眼婆娑地叫唤了肖国力一声,却抱着何鸿远不放。

    赵萍给何鸿远端来温开水,给他喂了两口,向谭德道:“谭书记,得马上送鸿远同志去县人民医院。”

    谭德向她道:“请赵秘书去向周县长汇报一下。”

    赵萍点点头,向谭德道:“谭书记,你能及时向周县长汇报乡里的干部和投资商受陷害的情况,周县长对此很赞赏。周县长认为,这是一起重大政治事件,龙泽乡党委有必要要求县委、县政府主持公道,让县公安局给足法,并依法严惩涉事人员。同时青原派出所管辖青原、龙泽两乡,龙泽乡的各项工作,还需要当地派出所保驾护航。对于青原派出所的所长人选,龙泽乡党委的建议非常重要,周县长将大力支持龙泽乡党委的意见,并不惜力争。”

    谭德一下子明了周县长的意图。这事定性为一起政治事件,他站在公事的立场,要求严惩涉事人员是必须的,并要收获这一事件的果子,让青原派出所所长换上自己人。

    他在心里暗自为屠正伟欣喜的同时,向赵萍郑重地点点头,道:“我这就去向县领导汇报工作。”

    他又转头向肖国力父女抱歉地道:“肖董、肖总,让你们受惊啦。今这事,我们代表龙泽乡党委政府向你们致歉的同时,我们保证一定向县委、县政府做出汇报,给你们一个交待。”

    肖雪雁深情地凝视着昏迷模样的何鸿远,道:“更要给远哥一个交待。”

    赵萍连忙向肖国力介绍了谭德。

    肖国力向谭德道:“谭书记,龙泽乡是著名的贫困乡,可你们龙泽乡有何这样的干部,充分明你们的干部素质非常优秀,这可能就是我女儿跟我的投资软实力。以后我们公司肯定会对龙泽乡给予更多的关注。现在我先送何去县人民医院,咱们下次再叙谈。”

    谭德道:“我期待着和肖董再次会面。希望下次我们能把酒畅谈。”

    肖国力知道官面的事,总要扯皮一番,他一介商人不必介入太深。他打电话让司机进来,背着何鸿远上车。

    肖雪雁坐在后座,将何鸿远搂在她怀里,向坐在驾驶室里的肖国力汇报了一番今日之事。

    肖国力暗自庆幸,幸好他及时和周县长取得了联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同时惊叹何鸿远胆大包,竟想着火中取栗。这子有勇有谋,虽手段稍甚稚嫩,但假以时日,必是个人物。

    肖雪雁抚摸着何鸿远的脸庞,见他疲倦昏睡的样子,心里是满满的柔情。她轻唤了何鸿远两声,突然想起他的家里人,连忙向父亲肖国力要来手机,向她自己的手机拨打过去。

    接听手机的依然是何海燕。她听到是肖雪雁打进来的电话,欣喜地问道:“雪雁姐姐,你和我哥都没事了。之前肖伯伯打电话过来,让我爸退回到屋里去,别再守着你的车子。我们躲在屋里,看到有人钻进车底,被一群人给围住带走了。我爸你们应该安全了。”

    肖雪雁道:“燕子,你替我们向叔叔、婶婶报声平安,让他们早点休息。我和你哥在回县城的车上,他非常疲倦,在车上睡着了。我的车子先停你家那边,背包你明回县城上学的时候,一并带过来。明中午姐姐联系你。”

    何海燕高兴地挂上电话,自去替哥哥向父母报平安。

    肖国力感慨着,自己的掌上明珠,只怕是心有所属,不再围着他转喽。都女儿是父亲的上辈子情人,肖国力心里竟有些伤感。

    肖雪雁向父亲问起何鸿远家门外抓捕栽赃者的事。肖国力厌倦地道:“一位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实施这种抓捕,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更何况还有一名内应呢。何不错,竟能在身处险境的情况下,搞定一个人,让人心甘情愿为他做内应。在危急关头收弟,这老大得多大魅力。”

    “那是当然。”肖雪雁傲娇地道,“远哥在龙泽乡的那个寨头村和夹山村的威望可高啦,那些村干部看上去牛里牛气的,对他可是尊敬得很呢。”

    肖国力半打趣半泛酸地道:“你的远哥牛啊。比你爸年轻的时候还牛啊。”

    肖雪雁抚摸着何鸿远柔顺的眉毛和高挺的鼻梁,她虽觉身体很疲惫,但仍然洋洋得意地道:“远哥的确很牛。”

    肖国力坐在前边直翻白眼。他心里充满恶趣地想,早知如此,晚几分钟给周县长打电话,让何鸿远这子多吃点苦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