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风险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八十四章 风险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屠正伟和姚大展从阳光洗浴城里出来,为转悠了半毫无所获而垂头丧气。屠正伟翻看着手机上的好几个未接电话,显示的都是同一电话号码,便回拨过去,对方表示这是青原乡垟下村的付费公共电话,不知是谁拨打的电话。

    “奇怪,垟下村那边,是谁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屠正伟疑惑道,“如果是所里出了什么事,应该在办公室给我打电话呀。”

    姚大展看着数字寻呼机上的显示的好几个相同的电话号码,将它拿到屠正伟眼前,问:“屠所,是不是这组电话号码?”

    屠正伟瞄了一眼,道:“不错。奇怪了,是谁这么急着找我们?”

    他注视着姚大展,问道:“我们有共同的线人吗?”

    “没有?”

    “有共同的要好朋友?”

    “目前没有?”

    “那我们有共同的同事。”

    “难道是所里出了事?”姚大展道,“那人不好在办公室里打电话汇报情况,便跑到外边拨打供费公共电话。”

    屠正伟思索了一下,道:“今是朱所值班啊。咱们要贸然回去吗?”

    姚大展知道屠所还没有和所长朱启顺叫板的力量,便道:“屠所若是觉得不方便,也可以不回所里。反正今是周日,我们明上班摸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也是一个样。”

    屠正伟扫了他一眼,道:“这是你的真心话?”

    姚大展笑道:“我也想回家,不过却总有心神不宁的感觉,所以我建议咱们还是回所里一趟。”

    屠正伟想着今周县长公示期到期,明她就得接受领导谈话、下任命。谭德可是向他提示过,周县长对公安部门很关注,现在她风头正盛,又值她用人之际,让他好好表现表现。

    他向姚大展挥挥手,道:“我相信既然有所里的同事这么着急着找咱们,那就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更相信你的第六感觉,有时候第六感胜似科学推断。走,咱们现在就回单位。今本来就是为马晓琴失踪案加班,咱们回单位汇总暗中侦查情况,分析案情嘛。”

    华灯初上之时,他们回到青原派出所。崔进浩见他俩回来,心里便有了主心骨,他下午以来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虽然机灵,毕竟还年轻,可没老练到怎么在一场阴谋中扮演双面间谍。

    屠正伟去所长办公室向朱启顺汇报工作。他窥视朱启顺的神,见其看到他回到所里,很是惊愕的样子,心里便有所怀疑。这朱启顺心里有事啊,他老屠回所里,让其措手不及呀。

    他把下午在阳光洗浴城的暗访工作汇报了一下,道:“朱所,这阳光洗浴城里藏污纳垢,有组织卖淫**、公然聚赌等的违法行为呀。而且这些违法行为,都是在几近光明正大的情况下进行,不知县局治安大队和城关派出所都是干什么吃的,任其为所欲为。”

    朱启顺和屠正伟差不多年纪,表面上对他还算客气,道:“老屠,兄弟部门的工作,咱们不去评价,更不能把手伸到他们的碗里。咱们能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那已经是烧高香喽。”

    屠正伟点头道:“也对。就一个马晓琴失踪案,已经够我忙得焦头烂额的,管别人地头的那摊子事干嘛。”

    朱启顺给他扔了一支烟,道:“你和大展的家,不是都在县城吗?你们怎么忙完了工作,还舍近求远回来转一圈呀?”

    屠正伟道:“这不是被马晓琴失踪案逼的吗?一名在校学生无缘无故失踪,影响不啊,龙泽乡那边催促得急,我那老同学谭德,一好几个电话过来,了解案件侦办进展。我让姚大展整理一下黄毛他们的笔录,看能否再找一找马晓琴失踪案的线索。这不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呢。“

    朱启顺勉强一笑,打发屠正伟去食堂吃饭,然后拿起话筒,给牛进办公室里打了电话,道:“黑了,马上去把那事给办好喽。”

    牛进答应了一声,挂掉电话后,拉开办公桌抽屉,从里边拿出一包味精般的东西,把它藏入怀里,嘴角幻起一缕狞笑。

    然后他出门寻找崔进浩。钻车底这种脏活,得崔进浩这样的临时工干。

    此时在派出所对面的巷子阴影里,崔进浩向姚大展汇报了何鸿远和肖雪雁面临的情况。姚大展听得心惊肉跳,他知道何鸿远曾得罪过县公安局局长陈如海,这次所长朱启顺一定是奉了局长的指示,要对何鸿远下死手。

    他思忖着,朱启顺和牛进要合伙给何鸿远安什么罪名呢?

    崔进浩道:“姚哥,何组长想借这事把朱所长他们搞倒。关键是他不能让朱所和牛进成功安上罪名,并能绝地反击。”

    姚大展拍着崔进浩的肩膀,给他打气道:“浩,我这位鸿远兄弟,不仅自身是一位神人,背后更有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周县长这样的人物靠着,还有鸿雁楼大酒店董事长肖国力这样的支持力量,那位肖雪雁,便是肖常委的千金。你这次若帮了他俩的大忙,以后的前途不用发愁。”

    崔进浩挺胸道:“姚哥,我知道该怎么做。”

    姚大展等崔进浩走了以后,有些惊魂未定般地抽了一根烟,他自己心悸的同时,又为何鸿远火中取栗的胆气折服。换了是谁,一般都会选择自身先脱险再。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嘛。

    他出了巷子,在店里买了一包烟,手上拿着它跑回派出所食堂。他和屠正伟坐在食堂角落里,一边嘀咕着,一边吃着食堂大妈给下的面条。

    屠正伟听完姚大展的汇报,饶是他自诩见过大风大浪,也觉得何鸿远这样的做法太过冒险。虽然扳倒朱启顺,对他屠正伟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他听谭德提过一嘴,这何鸿远是周县长面前的红人,他以后还得靠他牵线呢。这人可不能在他的地盘上,出了点意外啊。

    他回到办公室后,马上往谭德家里拨了电话。谭德听这事,惊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吩咐道:“正伟,一定要保证鸿远同志的安全。我这就联系周县长的秘书。”

    此时在何鸿远家里,何建明坐在矮凳上,背靠着路虎车车门,面朝着马路,焦虑地喷着烟。下午他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有人让他看好肖雪雁的车,以他的人生阅历,知道其中有大名堂,便端着凳子坐在路虎车边上,连晚餐也是汤素梅端来让他吃。

    何海燕也在忧心哥哥的事,打电话向老师请了周一一的假。哥哥何鸿远一向是她崇拜的偶像,她对哥哥的话奉为圭臬。哥哥让她明中午拨打那位周县长的电话,一定有他的安排。她也借此安慰心急如焚的父母和自己,哥哥既然认识一侠姓周的县长,一定不会有事。县长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可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这时,她一直守护在身旁的肖雪雁的背包里,响起了手机铃声。她没玩过手机,可是在电视广告中看到过它,揣摩着也能明白,绿话筒键代表着什么。她犹豫了一会儿,见肖雪雁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便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一个朗爽的声音,一个男人道:“雁儿,你在龙泽乡都考察了两,还舍不得回来呀。是否像你妈的那样,乐不思什么薯——当然,薯也没什么好思的。你妈都念叨了两,几次想拨你电话,都让我给拦下了,不能打扰你不是。不过爸都有些吃醋喽,难道那何鸿远就有这么大的魅力?”

    何海燕一听,这是雪雁姐姐的爸爸的电话呀。她恭敬地道:“叔叔,我是何鸿远的妹妹。我哥哥和雪雁姐姐出了点事,雪雁姐姐的背包由我保管着。”

    电话对面的肖国力一惊,道:“出事?他俩出了什么事?”

    何海燕道:“我哥和雪雁姐姐让警察给抓走了。”

    肖国力一听就懵了,女儿去龙泽乡考察,还能让警察抓走?他回过神来,立马就想到陈如海,这位号称“陈霸王”的县公安局长,终于向他们出手了。女儿落到陈如海手里,那可是非常糟糕的情况。到了派出所里,何鸿远哪能护得住她?

    他焦急地向何海燕道:“你当时的情况。”

    何海燕马上把中午发生的事,一清二楚地了一遍。她在学校里是学霸级的人物,话条理清晰,让人一听就明白。

    肖国力听何鸿远连周县长的手机号码都给留了下来,心里稍为安定了一点,道:“你把周县长的手机号码报给我,我向周县长汇报一下情况。这事等到明中午,还不知有什么变数呢。我们冒不起这个风险。”

    何海燕想想也是这理,至少雪雁姐姐大学还没毕业呢,就能开着豪车,她父亲定是了不起的人物,听他的没错。她掏出何鸿远钱包里的纸条,报上周县长的手机号码。

    肖国力心急火燎地挂了电话。他手上拿着写有周县长手机号的便条,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才向周荧周县长拨出电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