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共进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八十二章 共进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一群如狼似虎的警察冲进家门,让何鸿远和他的家人们有点懵。

    为首的一名警察高个子,长着瘦长的马脸,阴狠的眼神一扫何鸿远,道:“你就是何鸿远?我是青原派出所所长朱启顺,有件案子要请你协助调查一下。”

    何鸿远一听是冲着他来的,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陈如海的狗腿子找上门来了。他向朱启顺镇定地道:“没问道。我是一名国家干部,协助公安部门办案,是我的职责和义务。不过我有事情要向女朋友交待一下,不知行不行?”

    朱启顺见何鸿远自承国家干部,态度也满配合的样子,便道:“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只能给你两分钟时间。”

    完,他顾自按着手上的手机打电话。

    何鸿远连忙把肖雪雁和妹妹何海燕拉到一旁,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交到肖雪雁手上,道:“那位姓陈的派人找上门来了。这里边有周县长的手机号码,若我明中午之前还没出来,你们才能给她打电话。待会儿燕子也抄一下手机号码,我怕雁儿回去后,也有人对她不利。”

    肖雪雁拿着他的钱包,正要藏到背包里,却见朱启顺拿着手机过来,问道:“你就是肖雪雁?”

    “呵,不会是让我也过去协助调查?”肖雪雁反问道。

    “对,这件案子也和你有些关联。”

    朱启顺着,贪婪地在肖雪雁身上扫了两眼,然后对着手机笑道:“领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肖雪雁心知和朱启顺通话的那位,肯定就是陈如海那老鬼。她不动声地取下身上的背包,把它和何鸿远的钱包一并交到何海燕手上,道:“派出所倒真给机会,我正想陪远哥一起去呢。”

    何鸿远转头安慰吓得脸女白的父母,道:“爸,妈,没事的。就是协助调查,儿子没犯什么事。”

    他又转头向何海燕意味深长地道:“燕子,听哥的话。照顾好爸妈。”

    跟在朱启顺身边的一位麻脸警察推了何鸿远一下,阴冷地道:“啰嗦个没完没了的?还不快走?”

    何鸿远怒视着他,道:“你这是请我协助调查,还是要逮捕我。若是后者,请出示逮捕证。”

    麻脸警察指着他骂道:“子,你还挺嚣张啊。等进了派出所,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何鸿远伸手拨开对方的手指,拉起肖雪雁的手,和几名联防队员一起上了一辆七座面包车。坐在车上,肖雪雁凑在他耳边道:“远哥,你是故意激怒那名麻脸警察。”

    “这都瞒还过你的眼睛。”何鸿远轻声道,“不知以后还能有什么事,能瞒过我家雁儿。”

    肖雪雁螓首靠在他胸前,道:“远哥,我们这算是同甘共苦了?”

    何鸿远握着她的手,和她十指相扣,仿佛一种认证一般。然后他抬头见同车的联防队员们一副好花都给猪拱了的表情,向座位前边的一位联防队员问道:“兄弟,是否会给我们上手铐?”

    那名联防队员转头看傻瓜一样地看着他,道:“你这么想戴手铐啊?”

    何鸿远笑道:“如果要戴手铐,我想和女朋友铐在一起。”

    肖雪雁明白他是怕她和他分开,受到什么欺负。像她这么美丽的女人,就怕那些脏手。她看向他的眼神,更是柔情万千。

    坐在后边座位上的一名联防队员插嘴道:“何组长,如果你真想上手铐,我来给你们戴上。”

    何鸿远转头看了那人一眼,不由得心里暗喜。能叫他何组长的,必定是上次和屠正伟、姚大展一起来龙泽乡参加“清风行动”的三名联防队员之一。屠正伟能带出的联防队员,也应该是他的人。而且这名联防队员这么暗示性地称呼他,却不和他套近乎,也算是有心人。

    这么快和派出所里的自己人接上头,他心里笃定了很多。至少得先保证自己和肖雪雁的人身安全,才能谋划其他,不是吗?

    “来,来,来——兄弟,快来给我们上手铐!”

    何鸿远左手握着肖雪雁的右手,转身举到这名联防队员的面前。对方会意,快速地把它们铐在一起,并暗暗握了一下何鸿远的手。

    何鸿远把肖雪雁搂在怀里,故意酸溜溜地道:“在愿作比翼鸟,在地愿戴连理铐。”

    同车的几位联防队员都乐得哈哈大笑。

    何鸿远又向肖雪雁道:“雁儿,今日我们能戴上同一副手铐,从此将共进退。”

    肖雪雁俏脸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脸的柔情蜜意,仿佛这不是去派出所的路上,而是去渡蜜月一般。

    青原乡政府所在地和派出所驻地,在下岩头村相邻的垟下村,不到十来分钟的车程,便到了青原派出所。

    何鸿远照样和肖雪雁戴着手铐,十指相扣着下车,被带进派出所的一个审讯室。

    审讯室上锁之前,那名认识何鸿远的年轻联防队员深深地看了他俩一眼,转身进了值班民警办公室,向麻脸警察道:“牛哥,要不要先收拾那子一顿,给你出出气?”

    牛警官大名叫牛进,是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景甜的表弟。凭着这层关系,他从一名临时工变身为正式民警。这人好如命,在辖区内没少干胁迫妇女相好的事,经常有群众控告他的不良行为,皆因他在县公安局里的关系,而不了了之。

    他见肖雪雁娇嫩如花,貌比西子的模样,心里早如进了耗子般痒痒的。这样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的娇嫩女子,他若是能相好一回,就是少活一年也愿意。

    他满意地看了这名识趣的联防队员一眼,笑道:“不急,今日我值班,可以陪她玩二十四时。进浩,你子机灵,今日跟着我办这件案子,案子办得让领导满意,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位名叫进浩的联防队员姓崔,是一名退伍士兵。上次被副所长屠正伟带去参加龙泽乡“清风行动”,他被何鸿远给黄毛拆骨、接骨的手段深深震撼。士兵总是崇拜强者,他曾向姚大展打听何鸿远的手段,听了姚大展半真半吹的介绍,内心对何鸿远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

    崔进浩不缺心眼,他知道派出所里的情况。屠副所长虽然对他不错,但总比不过自己的饭碗重要。他要摸清情况,量力而为。

    当然,他内心的正直因子,决定了他心里的平,是偏向屠正伟这边的。

    他从牛进的办公室里出来,便慢悠悠地去派出所对面的店里买了一包烟,又到稍远处的一家面馆里吃了一碗面,才在比面碗更远处的一家付费电话处,拨了副所长屠正伟的手机,却一直无法接通。

    此时屠正伟正带着姚大展,在县城的阳光洗浴城暗察案情。上次在龙泽乡的“清风行动”中,他们抓住了黄毛一伙人,并从黄毛的口中,了解到县城阳光洗浴城一名叫孙建飞的看场子的人员,经常开着摩托车在龙泽乡寄宿中学门口转悠。这个孙建飞人称“飞哥”,是龙泽乡、青原乡一带有名气的混混。他们怀疑马晓琴失踪案,是孙建飞有关。

    在洗浴城暗访的方式,只能是洗浴。他们吃过午饭,休息了半时才进的阳光洗浴城,屠正伟的手机放在储物柜里,当然不可能接到崔进浩通风报信的电话。

    崔进浩回到派出所,牛进正从所长办公室里回来,把他叫到办公室里,道:“进浩,你去审讯室一趟,看那名女子的车钥匙,是否在她身上。”

    “我们不是见到她把背包交到另一名女子手上了吗?”崔进浩疑惑地道,“现在找她的车钥匙干嘛?”

    “有车钥匙最好。若没有车钥匙,只能把东西放在车底座一个隐密的地方。”牛进把桌上的钥匙递给他,“你先去审讯室看看,若实在没有车钥匙,晚上也要辛苦你跑一趟何家,办好我交待的事。”

    崔进浩听话地点点头,接过钥匙来到审讯室。他开门进去后,故意重重地摔上门,上前恶狠狠地推了何鸿远一下,大声道:“子,让你女朋友把车钥匙交出来。”

    他凑到何鸿远耳边,道:“联系不上屠所。他们要车钥匙,要放东在车上,要栽赃呀。”

    何鸿远看了肖雪雁一眼,见后者快惶急的神情,便知车钥匙在她身上。

    他向她要来车钥匙,想也不想地把它塞到崔进浩的口袋里,并道:“实在不行,帮我找周县长,报我的名字。她的手机号码是——”

    他来得及报周荧的手机号码,审讯室的门被踢了一脚。崔进浩马上去打开门,见牛进一脸淫笑的进来,便道:“牛哥,亲自来审讯啊?是否需要我回避?”

    牛进嘿嘿笑道:“大白的,回避什么啊?车钥匙在她身上吗?”

    何鸿远方才在赌崔进浩的立场,反正车钥匙在肖雪雁身上,不赌也没法子。

    他见崔进浩坚决地摇摇头,心里暗舒一口气。至少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的讯息能向外界传递。

    牛进走到肖雪雁身前,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道:“我得搜查一下,车钥匙到底在不在她身上。”

    何鸿远把肖雪雁拉到身后,向牛进怒目而视,道:“这位是我们龙泽乡乡政府邀请来的投资商,你胆敢对她无礼。”

    牛进嘿嘿笑道:“进了我们派出所审讯室,你们就是犯罪嫌疑人。进浩,给这子点颜瞧瞧。”

    崔进浩取了一条警用橡胶棍走到何鸿远俩人身前,拿它在何鸿远身上捅一下,骂骂咧咧地道:“老实一点。妈的,到了我们派出所里,还他妈的敢嚣张。”

    何鸿远对崔进浩越来越有信心。这位比他上一两岁的年轻联防队员,心理素质不错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