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其乐融融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八十一章 其乐融融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次日,三人又去回龙潭景区考察了一番,才告别道一道长,回到乡政府大院。

    何鸿远要搭肖雪雁的便车,回家一趟看望父母。张春月有心要跟他一起过去,最后一想她如今离婚未成,算是有夫之妇,可不能坏了何鸿远的名声,便打了退堂鼓。

    肖雪雁开车载着何鸿远走了一程,把车子停靠在路边,道:“远哥,让你试一下我这车子。”

    何鸿远虽然没有驾照,却没少和高中同学、死党吴传海一起去飚车,车技被吴传海训练得娴熟无比。

    他一时技痒,正待从副驾驶室上推车门下来,却见肖雪雁娴熟地将车子档位挂在驻车档,拉上手刹,解开安全带,然后她从驾驶位上直接向副驾驶室这边挪过来。

    她一条右腿跨到副驾驶室这边,向何鸿远娇嗔道:“还不快过来?”

    何鸿远连忙从她身后挤过去,俩人身子在车子中控台前交叠在一起,样子有些暧昧。

    他闻着她发梢间传来的芳香,鼻尖处几近触及她雪白的背颈,腹下和她的翘臀亲密接触,那种摩擦着的温热又有弹性的感觉,让人十足**。

    她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双脚竟是绵软无力,心里突生永远躺倒在他温暖的胸怀的感觉。

    不过他很快就从她身后挤过去,一边系好安全带,一边笑道:“我们现在回去,正好赶上家里吃中饭。”

    他向一脸俏红的肖雪雁要来手机,拨通家里的电话,向接电话的父亲何建明道:“爸,中午让妈加两个菜,我有朋友要一起过来。”

    肖雪雁脸上是既紧张又羞涩的样子,仿佛即将见公婆的丑媳妇一般,一边凑到后视镜前检视自己的妆容,一边问道:“远哥,我这身打扮太随意了?”

    何鸿远侧脸注视着她精雕玉琢般容颜和优美的侧面轮廓,道:“雁儿,你就是不打扮,都已经能迷死人。若是打扮起来,可让人怎么活?”

    肖雪雁娇笑道:“我打扮得漂亮,别人怎么就不能活啦?”

    何鸿远道:“譬如我,看你打扮得美若仙,世间绝,秀可餐,整眼巴巴地瞅着你,对着你不吃不喝,那肯定得活活饿死。”

    哪个女人受到心上人的夸奖,不美得找不到北?肖雪雁笑得花枝乱颤,腻声道:“你就贫。”

    俩人一路笑着,开车回到青原乡下岩头村。何鸿远径直接把车开到家门前那不带围墙的大空地上。肖雪雁从车子后备箱拎出两条中华烟来,跟着他进了家门。

    何鸿远家是两间水泥平房,房子一楼平台上如线般伸展着的长满铁锈的钢筋,见证着这个家庭并不富裕。而门前阳台下张挂着的猪腿、腊肉,也明这个家庭并不贫穷。这就是华夏国最平常的普通老百姓的家庭。

    率先听到汽车马达轰鸣声从后边厨房里跑出来的,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长的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眉目间和何鸿远几分相视。她见到何鸿远,便冲上前抱着他的胳膊,道:“哥,我可算是见到你啦。”

    何鸿远溺爱地揉了揉她的学生头,向肖雪雁介绍道:“这是我的宝贝亲妹妹何海燕,她现在是县一中高三学生。”

    他又向何海燕道:“这是雪雁姐姐。”

    何海燕一对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肖雪雁,道:“雪雁姐姐好,雪雁姐姐长得真美。”

    肖雪雁瞟了何鸿远一眼,娇嗔道:“你也不早家里有一位妹妹,好让我准备一份见面礼。”

    何鸿远笑道:“这丫头学习忙得很,我也不知她在不在家。”

    何建明夫妇从厨房里出来,见儿子带着一位美若仙的姑娘回家,都乐得合不拢嘴。何鸿远的母亲汤素梅更是把肖雪雁浑身打量了好几个来回,仿佛永远看不够的样子。

    饶是肖雪雁受过商场历练,见识过大场面,此时也不由得紧张得手心冒汗。她如媳妇般恭敬地把两条烟送到何建明手上,又向他们夫妇细声细气地各自问了一声好。

    汤素梅拉着肖雪雁的手,道:“好俊俏的闺女,长得如仙一般。”

    何海燕见肖雪雁发窘的样子,向其母打趣道:“妈,你见过仙是什么样子吗?”

    汤素梅轻拍一下何海燕的脑袋,道:“仙当然是长得像你雪雁姐姐一样。”

    何海燕“扑哧”一笑,道:“妈,你不带这样称赞人的。弄得我都要吃雪雁姐姐的醋啦。还是快些上菜,我们都饿啦。”

    汤素梅笑骂了女儿一句,和丈夫何建明咬着耳朵,一起进了厨房。何建明方才见到门口肖雪雁那威风凛凛的车子,又看看她手上拿的两条软中华烟,便知她不简单。他向汤素梅声地道:“这是富贵人家的千金,能看上我们家吗?她可能只是远的普通朋友罢了。”

    “你懂什么?”汤素梅瞪了丈夫一眼,“这女孩子对咱家远有没,我一看她对我们的神态,就能看出来。”

    何建明一边端菜,一边向她道:“好,好,好,你行,行了!”

    餐厅就在进门的正堂,一张四方桌上摆满了荤素搭配得当的菜肴。何建明坐到首位,何鸿远和汤素梅各自坐在左右下首的位子上,何海燕坐在何建明对面的末座。

    肖雪雁一看这一家子坐位的默契感,便知这是一个既讲规矩,又其乐融融的家庭。她选择了和何鸿远坐同一条凳子,她坐于下首。

    何建明也不请她坐左边首位客人的位子,心里却是对她的好感倍增。这位姑娘人长的俊、家境好不,重要的是懂礼数,从其言行就能知其家教。

    其实肖雪雁的父亲肖国力是混社会出身的人,哪懂得家教什么的。只是肖国力稍有出息以后,娶了年轻的教师贾美凤当媳妇。贾美凤的父亲贾珏是位研究昌隆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肖雪雁时候便由外公管教,受他影响颇深。

    所以肖雪雁的个性,既受外公贾珏的传统教育影响,有着办事严谨、为人谦恭有礼的一面,又有父亲肖国力的狂野基因,充满了开拓事业的**。这也为她日后成就大事业,创造了个人主体的必备条件。

    何建明虽是一介农民,却讲究传统家教,又好习武健身。他对肖雪雁一见便看着喜欢,和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个性相契有关。要不怎么物以类聚呢?

    而受何建明影响最深的何鸿远,和肖雪雁几乎是同一个性的人。虽然男女间的感情很奇妙,有时候找不到爱慕的因由,但肖雪雁能对何鸿远一见钟情,他彰显的个性让她非常喜欢,是一个重要原因。

    肖雪雁吃着何鸿远家的家常菜,很快就融入他的家庭氛围里,仿佛她就是这个家的一分子般。连她自己也暗暗纳闷,这种相处契合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不过。

    午餐快结束时,村里的一位治保主任到他们家串门,没几句话,这人便走了。

    饭后何鸿远撕开一条中华烟,开了一包抽出一根,点上烟后递给父亲,道:“爸,以后烟少抽一点,但是烟草的质量要好。”

    何建明吸了一口饭后烟,惬意地道:“爸就好这一口,戒不掉喽。远,你的工作怎么样?若是实在觉得干得不痛快,大不了不捧这个金饭碗,你可以回村里开家个体诊所,凭你的高明医术,不愁没有饭吃。”

    “爸,你这眼光贼亮啊。这么好的出路都帮我想好喽。”何鸿远感动地道,“我忘了告诉你们二老一声,我已经调到龙泽乡乡政府工作。”

    突然,和肖雪雁一起帮忙收拾饭后餐具的何海燕跑了出来,脆声问道:“哥,雪雁姐姐你调到了乡政府工作,还当了主任呢。你这算不算当了官啊?”

    何鸿远摸摸她的脑袋,道:“古时县太爷才称得上七品芝麻官。哥还没上品级呢,官都称不上,只能算是吏员。不过哥会一步一步向上攀升,争取早日坐上县太爷的位子。”

    何建明高兴地道:“好啊。树挪死、人挪活,你到了乡政府工作,就当了主任,以后肯定会有前途。”

    何鸿远连忙纠正道:“爸,是副主任,还没经乡党委任命呢,不要在外边乱。”

    肖雪雁从厨房里出来,向何建明笑道:“叔叔,远哥这是谦虚。龙泽乡的村干部们,见到他都是满脸恭敬地叫一声何主任。他还自己没经党委任命呢。”

    何鸿远无法向他们解释他当的“路教”工作领导组办公室副主任,是什么样的职务。他那需要乡党委任命的党政办副主任,才是需报县组织部备案的干部职务啊。

    汤素梅从厨房里出来,抱怨儿子不把调动工作和升职的好消息告诉家里人。何鸿远见家人都为他高兴不已的样子,便乐呵呵地接受他们虚张声势的批评。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门外却突然响起警车的呼啸声。两辆警车“嘎吱”停在路虎车后边,从车上下来两名警察和一群联防队员,冲进他们家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