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情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七十九章 情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鲁旺没有喝醉酒,心却是沉醉了。他想不到,自己一夜之间成为一名百万富翁不,还摇身一变,从一名不务正业的农民,成为一家企业的副总兼项目经理。而肖总的理想这么远大,只要他够争气,以后将是鸿雁旅游公司的实际操作者,管理的可是上千万元资产运营啊。

    吃水不忘挖井人。这一切可都是鸿远兄弟赐予的啊!鲁旺觉得自己这次是真正的空手套白狼,却对似乎凭空而来的财富价值并不排斥,只是暗下决心以后要好好表现,决不辜负鸿远兄弟。

    他看得很清楚,肖总那是看在他鸿远兄弟的面子上,对他进行培养。不过看肖总面对鸿远兄弟时的眼神,只要鸿远兄弟乐意,她迟早是他的女人。以后听鸿远兄弟的话,就是听肖总的话嘛。

    他收拾完晚餐残局,打着手电筒回到家里,见儿女已睡下,心急火燎般地抱着妻子黄秀兰就是一阵猛啃。

    黄秀兰皱着秀眉推开他,道:“这是吃了什么药了?赶快去洗洗。”

    他不管不顾地抱起她走到床前,一边双手不闲着,一边兴奋地道:“老婆,我们有了三百万元财富,以后还会更多,我们翻身啦。”

    黄秀兰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摇头道:“你不是发烧胡话,就是酒后醉话。你拿三百万元这样的文数字逗我开心,还不如编个有谱些的数字,譬如三万元的收入,显得更加可信。”

    鲁旺道:“龙潭景区初步评估价为一千万,咱们占三成的股份,便价值三百万。这可是真得不能再真的财富呀!”

    黄秀兰一听,身子发软般地躺倒在床上,道:“看你的样子,不像是醉话。难道真的像鸿远兄弟的那样,有人来投资我们承包下来的景区?”

    鲁旺兴奋地压到她身上,道:“有人投资了四百万元,成立了一家旅游公司,我被任命为副总经理兼项目经理,明下午要去县城总公司,不,以后可能要称集团公司,去那边报到,下周一接受培训。”

    黄秀兰一改她在床上的羞涩作风,突然起身抱住他,把他压在身下,一边在他身上起伏着,一边道:“鲁旺,你终于出息了。”

    鲁旺一边享受着妻子的激情,一边喃喃自语般地道:“要感谢鸿远兄弟啊。”

    而在回龙观里,何鸿远被道一道长驱赶出房间,道:“你子有铺好的地铺不去睡,却跑来和我一个老人睡干嘛?我是一只脚即将踩入棺材的人,和我睡在一起,有损你身上的阳气。”

    何鸿远只好讪讪地回到他自己的房间。他以前睡过的木板床,前几偶尔由鲁旺在此过夜时睡过,如今床铺被重新整理掉,让张春月和肖雪雁一起睡在上边。而他所躺的地铺,是在她们床前的地面上铺上厚厚的干柴禾,上面铺上床单和盖的棉被,虽然也算暖和,可是身上被干柴禾戳得痒痒的,躺着觉得浑身不舒服。

    他在被窝里辗转反侧,听着肖雪雁有节奏的呼吸声,轻声问道:“月姐,雁儿喝了不少酒,是否喝醉了?”

    张春月轻声回答:“雁儿的酒量不低,不过她今高兴,应该喝得有七八分。”

    她静思了一会儿,又道:“远,雁儿她真厉害,真是一位经商才。她真的有可能创建一个经济帝国。”

    “我也很看好雁儿。”何鸿远道,“月姐,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优势,只要把优势发挥到极致,加上持之以恒的努力,便一定能收获成功。”

    张春月不自信地道:“我在自己的身上,看不到什么优势。”

    何鸿远道:“月姐,你是当局者迷啊。你最大的优势,便是你为人处事和行政管理经验。譬如上次在谭书记办公室,你暗中提示我不要抢领导的风头,便让我受益不浅。所以我若是一名市委书记,便会非常青睐你这样的人才,你能当市委秘书长。”

    张春月高兴地道:“那你干脆当省委书记,我也能弄个省委秘书长当当。呵,副部级女高官啊,我想都不敢想。”

    “月姐,只要有希望在,通过我们的努力,就一定能成功。”何鸿远道,“我把能风风光光地到省城丽都任职,当成我的人生一大目标。我要通过我的努力,告诉一些人,我堂堂正正地回来了。”

    张春月听出他话语背后的悲怆之意,悄声问道:“远,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故事?”

    何鸿远深吸了一口气,道:“以后再告诉你。月姐,快睡,我们再这样话,就要吵到了雁儿。”

    房间里沉静得只听见肖雪雁的呼吸声。可是对于有心事的人来,越是沉静的夜晚,越难以入眠。

    过了一会儿,张春月轻吟般的声音响起:“远,睡着了吗?”

    何鸿远道:“没呢。”

    “我,我想去方便。”张春月道,“外边黑乎乎的,我有些害怕,你、你能否陪我过去?”

    道观里惟一的一把手电筒,已被鲁旺拿走。何鸿远快速穿上衣服,摸黑拉着张春月的手,开门去了在道观后院的厕所。

    厕所是那种简单的一间蹲坑,里边没有安装电灯。张春月拉着他的手不放,他便只能跟着她进去,听着她身下发出的泉水叮咚般的声音,不禁心生异样的情怀。可惜今晚月黑风高,看不到她白皙的翘臀,便是就算在心里怀想,也能勾勒出一副美妙的景象。

    她起身后,双手紧抱着的他的一条胳膊,依偎在他的身上,走出厕所后,呢喃般地道:“远,我口渴——”

    何鸿远低头正要话,却突然被她伸手搂住脖子,一对温热的软唇堵住他的嘴。她热烈地和他进行了一个长长的法式湿吻,直到喘不过气为止。

    他把她搂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动人身材。只听她在耳边喘息着道:“远,谢谢你心里有姐。姐对能得到多少的财富无所谓,但是姐在乎你的心意。”

    一百五十万元的股份,送就送她了。她能掂量出这份财富蕴含的情意。

    他动情地把她紧紧搂住,仿佛两道身子重合在了一起,然后在她耳边道:“月姐,在我心里,你和我自己一样重要。”

    一句话又点燃了张春月的激情。她再次仰头,寻觅到他的嘴唇,和他口舌相交在一起。

    他伸手探入她衣内,抚摸着她毛衣内脱离了胸衣束缚的丰满之处,感受着软玉温香,不禁流连忘返。

    一阵寒风吹过,他感到她的娇躯颤抖了一下,突然清醒过来,怜惜地道:“外边冷着呢,快回被窝去。”

    张春月似是不情不愿地被他拉回房间。她刚一躺下,何鸿远正要脱衣钻进被窝,肖雪雁以无比慵懒的声音道:“远哥,我也要方便。你陪我过去。”

    张春月便知这位商界妖狐肯定在装睡。她心里暗恼,却也不敢陪对方去黑乎乎的道观后院。

    何鸿远在黑暗中等肖雪雁起身,在床前便被她拉住手。她温热而柔软的手掌,果然如师父的般,软绵绵的非常有肉感,被它握着的感觉非常好,仿佛他的手掌落在棉花套子里一般。

    肖雪雁黑暗中的笑脸如花,带着的得意表情,为自己和他的第一次牵手喝彩了一下。她怀揣着兔子一般,心里激动地嘣嘣跳着,颤声向他道:“远哥,你可不能扔下我不管,我怕黑——”

    何鸿远一听她颤抖的声音,想想她乃富豪千金,的确没在这等荒郊野外的黑店般的地方住宿过。他不禁爱怜之心大发,情不自禁地反手拉住她的手,摸黑出了后门,道:“没事,有我在呢。”

    他带着她进了厕所,又问:“能找准位置吗?”

    她娇声道:“下午和晚上各来过一趟,但是记不准具体位置。”

    她的生活经验,果然比张春月欠缺得多。何鸿远用脚板在地上探寻了一下,然后弯腰伸手轻拍了一下她的一条长腿,把它引到他这只脚的边上。他的另一只脚跨出近一尺,一只手搂住她,以免她摔倒,另一只手轻轻托起她的另一条腿,和他的这只脚脚尖对着脚尖放好。

    他的右手把在她柔韧的纤腰上,左手感觉着她右腿大腿内侧的肌肉弹性。虽然隔着衣物,仍然觉得手感动人。

    俩人相对而立,气息相通,若不是在厕所里,还真是很有情调的样子。不过现在这样的情调,也够让人终生难忘。

    何鸿远突然想起她的手机,道:“雁儿,若是你把手机带出来就好了。”

    肖雪雁偷偷伸出一只手,按住衣服口袋里的手机,道:“手机电量不多,被我关机放进了背包里。”

    她怀着无比羞涩的心情,在他面前缓缓褪下裤子,一边蹲下身子,一边颤声道:“远哥,你可不能笑话我。”

    何鸿远听着她身下比张春月更急促的叮咚声,强自克制着异样的情怀,故作轻松地道:“人有三急,这有什么可笑话的。”

    俩人出厕所时,感觉关系突然进阶了一级。何鸿远被肖雪雁抱着胳膊,感受着她胸峰的尖挺和弹性,磨磨蹭蹭地回到房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