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暧昧关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七十六章 暧昧关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中午在餐桌上,何鸿远算是真正见识到村干部们的酒量和战斗力。这些人在寨头村支书黄魁山的带领下,在酒桌上能占到便宜便占便宜,就就是来车轮战,也不觉得为耻;他们若不能占到便宜,便是单挑也毫不怯场。他们在酒桌上手段老辣,作风彪悍,一般到了轻伤不退出拼酒,重伤不停止劝酒的地步。

    张春月暗示何鸿远,和大部份村干部的交情,都是酒喝出来的,让他表现出豪爽的喝酒气势来。何鸿远想着下午还要去夹山村和回龙潭风景区,虽尽量克制自己,但光应付村干部们敬酒和帮两位美女挡酒,也至少有两斤半白酒下肚。

    即使他暗运内劲,将不少酒精逼出体外,也感到晕地转。幸好肖雪雁平时在酒店练出了酒量,总是能适时为何鸿远发起反攻,再加上她作为美女投资商的优势,即使是明显地向村干部们灌酒,也让对方受之如甘饴。

    张春月更是展示了一把乡镇干部的酒场战斗力。她利用女干部的优势,以一杯白酒敬人家的大杯白酒,向寨头村的干部们敬了三四轮酒,撩倒了至少三位村干部。

    酒喝到这个份上,黄魁山感到倍儿有面子。他舌头打结般地向何鸿远道:“何、何主任,你、你为人处事,没、没得的,心里有群众,人又仗义。就、就拿夹山村王二存的事来,老哥哥我对你服、服、服气。但、但是,论喝、喝酒,你得服、服老哥我”

    何鸿远醉眼朦胧地举起酒杯,道:“黄书记,咱哥俩再走一个,干杯——”

    他仰首把大半杯白酒倒进口里,高举着空杯向黄魁山展示着,身子却如迎风杨柳般摇晃。后者兀自不服气地举着杯子,杯中酒早已空空如也,却仍然昂首倒着空杯,满脸不服输地微笑着,然后趴在酒桌上,打着呼噜入睡。

    何鸿远晃晃悠悠地被张春月和肖雪雁架着,走出黄魁山的家门。他被门口寒风一吹,左右两位美女又是如此娇艳如花、芳香袭人,让他心神昏昏沉沉,双脚如踩棉花,只愿到乡政府宿舍的这段路,永远也走不完。

    回到乡政府宿舍,他感觉有一只柔软的手往他裤兜里掏钥匙,他的一条手臂不知蹭着谁的丰胸,竟感到自己无耻地硬了。那只手在他的裤兜里摸索了一下,竟握住他的坚挺处,好奇地握了几下,让他有血脉贲张的感觉。

    最终那只手似是感觉到不对,慌乱地放开它,在裤兜底部摸到钥匙,打开门把他扶进去。

    他重重地倒在床上,只听到身边两声惊呼,感到两具柔软的身子压在他的身上。他下意识的双手紧了紧,把她们紧紧地抱在怀里,再也没有运转内劲逼酒的意志,带着一脸沉醉的微笑,呼呼大睡。

    一觉醒来,他觉得头疼欲裂,双手手臂有些发麻。他正要摇头起身练吐纳术,突然觉得双手的触感不对,低头看着怀里,只见张春月和肖雪雁一左一右枕在他的手臂上,两张国香的脸蛋,一张成熟艳丽若盛开的牡丹,一张娇艳如粉嫩的红莲,让他有目不暇接的感觉。

    他左手搂着张春月的纤腰,右手环在肖雪雁的胸侧,感受着不同的柔玉温香的滋味,心里充满了左拥右抱的成就感。他不由得食指大动,左手移到张春月后腰上,从她的毛衣下伸进少许,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

    张春月呢喃了一声,娇躯微微一侧,侧贴在他的身侧。她的眼皮微微颤动,靠在他腰侧的手指拧了一下他的腰肌,似在对他发出警告。

    何鸿远见她已经醒来,却仍然赖在他的怀里假寐,心里暗乐。他的左手缓缓下移,从她的休闲裤弹力腰带里头挤进去,在她弹性十足的翘臀上轻揉轻捏着,玩得不亦乐乎。若不是她的例假未尽,他的五指山早就滑入她股沟。

    突然,仰卧的肖雪雁转动了一下身子,竟是把螓首靠在他的右胸上,她的半边身子趴到他的身侧,占据了他右侧身体。

    更要命的是,她原本挂在床沿上的右腿,环在他的双腿上。她的右手竟按放在他下体的关键部位上,而且还在此轻揉了两下。

    张春月偷窥到肖雪雁的样子,不甘示弱地以娇躺霸占了他左侧身子,左手更是保护鸟般的挤开肖雪雁的右手,按放在他的下体关键处。她感觉到他这部位的充血状况,使性子般地拧了它一下,却使它变得更加充满力量。

    何鸿远心里暗爽,在张春月的一瓣翘臀上揉了一把,感觉她柔若无骨的身子,几欲紧紧地挤入他的身体一般。而她喷到他胸前的鼻息,温湿而急促,仿佛点燃了一条引线一般,让他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潮热起来。

    他低头偷瞄了一下张春月娇艳欲滴的脸蛋,忍不住想要狠狠啃上一口。这个如熟透的草莓般的女人,柔媚而不妖艳,水灵灵而不轻浮,家碧玉而不失大气,让他心动至极。

    然后他把目光移到肖雪雁的脸上,见她美得如卡通片里的美少女,长发如瀑,螓首蛾眉,琼鼻高挺,樱桃嘴。这一张完美的玉脸,让他有梦幻般的不真实感觉。

    此时她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如轻扇的蝉翼一般,有着无尽柔美之感。

    他感觉到她的身子微微紧张而战栗,便知她已苏醒过来,只是犹自带着紧张的心情,享受他的怀抱而已。此时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身上全然找不到商场俏佳人那精明能干的气质。

    她青春而美好的身子紧贴在他身上,隔着她身上柔软的运动服,能感受到她身材的曼妙之处。特别是她的酥胸贴在他的腰侧,随着她紧张的呼吸颤动着,充满份量和弹性。

    默默享受着左拥右抱的滋味,让何鸿远的心在沉沦的同时,又有不真实的虚幻感。他不知这是不是梦,总该有梦醒的时刻。或者也有可能只是他人生的某一段得意场景,以后将不再拥有。一切有可能犹如他和严若颖美好而苦涩的初恋一般,只能存在于记忆里。

    他缓缓将双左手从张春月翘臀上抽离出来,双手轻拍了两下她们娇柔的后背,道:“月姐,雁儿,该起床啦。”

    两女仍是假寐,像是赖上他当枕头一般。

    他故意叹息道:“我该先为谁做美容按摩呢?”

    张春月尝试过他美容按摩的功效,马上坐起身子,道:“先来为我按摩。”

    肖雪雁故作被惊醒的样子,睡目惺忪地起身。她伸展出一个无限美好的懒腰,问道:“什么美容按摩?”

    何鸿远便起身,让张春月仰躺在床上,运起少许内劲,为她的脸部按摩了五分钟。

    肖雪雁见张春月的脸蛋受他按摩之后,肌肤似乎光泽了许多,仿佛隐隐有莹光在流动。

    哪个女人不爱美?她连忙躺到张春月身旁,向何鸿远道:“远哥,该轮到我啦。”

    何鸿远欣赏了一下她俩并排仰躺的美景,认定张春月的身材胜在惹火,肖雪雁的身材胜在秀美,容貌却是后者更胜一筹。

    他稍运内劲,双手抚上肖雪雁吹弹可破的肌肤,从她的额际开始,仔细按摩过她的如画的眉目和高挺的琼鼻,抚过她的樱唇,最后到她圆润的下巴上。

    肖雪雁感觉到脸上的肌肤受他按摩之后,一股温热的气机在肌肤里流动,让她仿佛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何鸿远帮她们按摩完脸蛋后,自行运起吐纳术调息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催促她们一起去夹山村。

    在路上,肖雪雁对他的按摩术好奇不已,缠着他问个不停,末了还道:“远哥,以后你和我每次见面,都要为我按摩一次。”

    张春月仿佛觉得被分享了殊荣一般,有些不甘地道:“肖总,远几乎每和我见面,也没见他为我按摩。”

    肖雪雁挽着张春月的手,道:“月姐,这里又没有外人,你还是叫我雁儿。”

    张春月道:“你是一位值得我学习的商场女强人。以后有外人在的时候,我称你为肖总;没有外人在的时候,我称你肖总妹妹。好,肖总妹妹?”

    肖雪雁道:“好,主任姐姐。”

    何鸿远觉得,和美女在一起,走路似乎也轻快了许多,不知不觉就快了夹山村村口。

    他在进村之前,向她们问道:“中午我那宿舍的门,是谁帮我打开的?”

    张春月摇摇头,道:“我也喝了不少酒,记不清啦。”

    肖雪雁俏脸红扑扑的,道:“虽然我中午喝的酒最少,可是我的酒量本来就不高。当时我也有几分醉意,都记不清是怎么进门的。”

    肖雪雁的酒量,何鸿远上次也算见识过。虽没真正地和她拼过酒,可她一个大酒店的总经理,能端起酒杯敬酒的,酒量还真浅不了。

    想到是肖雪雁摸了他身体关键部位几把,他觉得他和这位还是学生妹的美女老总,竟也有了些暧昧关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