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情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七十一章 情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何鸿远可不知道,他让省委组织部长苦恼了将近一上午。他中午用过餐后,匆匆地赶到乡卫生院,王二存已由刘惠英医生实施了节育手术,周赛芸及王瑶瑶俩姐妹都在。

    他见王二存气不错,便道:“看来二叔休养两,便可以搬到红星屋那边去。”

    周赛芸道:“我下午过去,把那边整理好。家里那两个更的,老是让她们的婶婶们照顾,也不是个事,早点把她们带过来,孩子他爸也早点出院,大家在一起有个照应。”

    何鸿远道:“二叔已执行了计生政策,庞乡长已答应免了你们的计生罚款,乡里的有关流程走一下,我让姚警官尽快把王家瑶、王瑶的户口给上册。”

    王二存夫妇千恩万谢,弄得何鸿远都不好意思起来。连王瑶瑶也皱着琼鼻道:“爸,妈,鸿远哥哥就是自己人,你们这样也太见外了。”

    周赛芸嗔怪地看了长女一眼,道:“你这丫头——”

    何鸿远突然想起温馨提醒的事,向周赛芸道:“二婶,你可能不知道,你的红星屋,未开业却已出了大名,都上了省级党报《东平日报》。所以我建议你尽快让红星屋开张,先试营业也行。重要的是要先亮出招牌,这出了名的招牌,可不能让他人给占喽。”

    周赛芸一听这事有点懵,便问怎么回事。何鸿远把前因结果完,又把温馨要为她店里制作招牌的事了一下,让周赛芸既感慨,又有些激动。餐馆尚未开张,店招却已经亮到省级党报上去了。这生意以后还真是有得做啊!关键要看自己怎么努力。

    她果断地道:“我准备一下,然后挑个离得近些的好日子,先试营业几。等温记者把店招送过来,再挑个日子正式开业。”

    何鸿远点头叫好,对她的“红星屋”充满了信心。

    王瑶瑶的眼神总是在关注着他,见他已完正事,便道:“鸿远哥哥,我想看看写有红星屋的那张报纸。”

    何鸿远上午看完今日的《东平日报》后,便把刊有报道的这张报纸折好,放在口袋里。此时便取出来,递给王瑶瑶。

    王瑶瑶拿着报纸,声如籁一般,在病房里给父母和妹妹读报。

    这丫头,黑亮的头女扎着简单的马尾巴,眉目如画而蕴有灵气,琼鼻红唇无一不美,秀颈下的身子虽未长开,却已蓓蕾初绽,身材更是苗条中隐现着性感。虽然一身简单的校服,却难掩其生丽质。这是成长中的青春女神啊。

    他有一瞬间失神,便转身看着窗外。

    突然,他见到乡长潘刚步履匆匆地进了乡卫生院,快速上了二楼。他看潘乡长的样子,总觉得透着一股兴奋感和神秘感。

    他正在疑惑间,却见乡财务室主任黄媚手上拿着一个档案袋,高挺着酥胸,迈着轻快的长腿,也上了二楼。

    他走到走廊上的一根柱子边上,仰头朝二楼看去,只见他原先住过的宿舍的门打开了一下,又马上被关上。

    这黄媚不仅是乡党委委员、副乡长柳青明的老婆,还和张春月一起,被好事者并称为“绝妖娆”。绝是俩人的容貌超凡脱俗,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妖娆却分指俩人一妖一娆。黄媚因体态摇曳生姿、眉目风流自溢,被谓之为“一妖”。张春月因长相娇媚、童颜**,却秀外慧中,被谓之为“一娆”。

    何鸿远和张春月这“一娆”虽未发生实质性关系,却能感觉到她骨子里的娇娆,她就属于他师父的那种内媚的女人。师父道一道长过,内媚的女人虽不轻浮于形体,若遇到真爱,感情却恣意如**,值得男人视若珍宝。

    而对于黄媚这种眼带桃花,风流四顾的女人,他能过过眼瘾,然后敬而远之,便是最好的选择。师父道一道长认为,这样的女人不但不旺气运,和她沾染过多的男人,还容易泄了底气。

    他见识过师父的摸骨相人术后,越来越相信师父对命理的推理。其实算命和科学并不相悖,所谓性格决定命运,这种有根据地推理一个人的命运,就形成人的命理。

    他心里暗笑,潘刚勾搭上了黄媚这样的女人,迟早要倒霉。

    *******

    在县公安局里,陈如海仰靠在办公桌后边的椅子上,看似在闭目养神的样子。椅子前办公室主任景甜单腿跪地,俯首在他双腿间,卖力地为他服务着。

    陈如海兴致缺缺。此时他仍在悔恨着,上周六的静海市之行。当时他为给《静海晚报》上捅出的新闻灭火,特意在下午去静海市之前,上银行办了一张密码六个八的银行卡,往里边转存了二十万元。

    晚上他约了徐庆祥在一家茶座碰面,徐庆祥云淡风轻地收了他进贡的银行卡,还道:“陈局啊,一个商人折腾出了一点动静,你就不必提心吊胆了。他肖国力撑死了,背后也就县处级官员,而且这种官商关系,也不好在明面上给他撑腰,他能拿我们怎么样。他既然已经叫了记者,曝光了此事,且让他得意一会儿。以后有他难受的时候。”

    “徐总,我不是怕这事,影响到我的公示结果吗?”陈如海谄媚地笑道,“就请你为我,在徐书记面前美言几句。这次我若是能顺利过关,事后另有重谢。”

    他到“另有重谢”四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并伸出了两根手指。那就是到时他会再给二十万元的意思。

    徐庆祥笑着起身,一边穿上风衣,一边道:“陈局,咱们自家兄弟,我不帮你帮谁呢?这事兄弟接下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好啦。走,兄弟请你去水晶宫潇洒一把,放松一下心情。”

    水晶宫是静海市最有名的娱乐场,也是市里最知名的销金窟。这里的包厢有两万元到两千元不同的包厢费用,享受到的服务也不同。这里的陪酒姐不叫姐,叫龙女。两万元的至尊包厢里,便由样貌气质俱佳的钻石龙女相陪,出得起费的客人,还可享受特殊服务。

    据水晶宫里有一处隐秘的地下**,出入者非富即贵,实行会员制,不对一般客户开放。陈如海只是听市公安局的人提过一嘴,也不知真假。

    不过就是去水晶宫包厢潇洒,一晚上没有几万元的花费,也玩得不尽兴啊。只是如今不是肉疼钱的时候,官位上去了,就有能来钱的地方。

    当晚他陪着徐庆祥在水晶宫尽情玩了一把,享受到仙般的服务的同时,也花出了近五万块钱。

    钱流水般地花出去,倒是让他心里踏实了几。昨晚他接到徐庆祥的电话,心里却凉了半截。徐庆祥在电话里直截了当地问:“陈局,你是想上副县长,还是保现在的公安局局长位子?”

    他当即就懵了,在电话里结结巴巴地问:“这,这,这有冲突吗?”

    “市政法委、公安局的那位不松口。”徐庆祥道,“你若是放弃昌隆县公安局局长的位子,上副县长绝对没问题。”

    陈如海有欲哭无泪的感觉。放弃了县公安局局长这样的实权位子,他跑到县政府任一名副县长,这不是自己给自己使了招釜底抽薪吗?

    “徐总,就没有别的法子吗?”他近乎哀求般地道,“离开公安局局长这个位子,我不是自断其臂吗?”

    “陈局,你还算明白人。”徐庆祥道,“市政法委、公安局的那位,就是冲着你这公安局局长的位子来的。我家老爷子认为,你这事能在《静海晚报》上捅出来,那边也是出了力的。我家老爷子为了保住你这局长之位,已经是尽了全力啦。”

    陈如海知道,他花费的二十五万元,算是打了水漂。而且他还得感谢人家徐副书记,为他擦屁股使了力。

    今早他又接到县委刘副书记的电话。刘建设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道:“如海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这公安局局长,迟早是要高配的嘛。”

    这些没营养的话,他听着腻烦,却要笑哈哈地感谢领导关心。可是这事该怪谁呢?要怪就怪肖国力那王八蛋、周荧那臭娘们和那位逼徐庆祥写下供认书的年轻人。

    他让景甜为他泄了火,问道:“甜,有没有打听到周荧那臭娘们的什么消息?”

    景甜往纸篓里吐掉嘴里的东西,坐到他的怀里,道:“县府办刘志超主任之前打过电话,姓周的这几都低调地呆在办公室里。不过听她关注的龙泽乡路教工作,今早上了《东平日报》,她还被县委曹书记叫过去,被大大表扬了一通。”

    她拿起陈如海办公桌上的《东平日报》,递到他面前,道:“就是今日的这份报纸。”

    陈如海一边抱着她,一边凑上前看《东平日报》上的这篇报道。突然,他推开景甜,往电脑里的公安查询系统内,输入“何鸿远”三字。电脑里跳出何鸿远的照片和家庭住址等情况。

    他冷笑一声,拿起话筒拨通了青原派出所所长朱启顺的电话,下命令般地道:“启顺,青原乡下岩头村,有一位叫何鸿远的年轻人,你想办法把他弄进去,给老子往死里折腾。要尽快啊。”

    挂上电话后,他突然来了兴致,狂野地撸起景甜的短裙,把她压在办公桌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