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蜕变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七十章 蜕变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何鸿远不想显得太高调,便呆在办公室里,仔细阅读了一次《东平日报》上的这篇报道。他回想着温馨在采风期间的所有所为,暗叹这路障美女不仅有才气,心机也不,把他瞒得死死的。不过她这样一隐瞒,通过暗访展现在她面前的“路教”工作实绩,却更加真实而自然。

    他想着,是否该给温馨打个电话表示一下感谢?又觉得没这个必要,这样好像这宣传报道是走关系弄出来的一样。而且以这丫头的脾气,不定还要受她一顿数落。

    这时肖雪雁的电话却打了进来,向他表示了祝贺,又表示龙泽乡的夹山村、寨头村、回龙潭风景区、红星屋都因为上了《东平日报》而出名,她对周六的龙泽乡之行非常期待。

    经她这电话一打,何鸿远觉得就冲温馨为这些地方打了一回广告,他也得谢谢她。

    于是他拨通了她的手机,里边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谁啊?扰人清梦。”

    “温大记者,现在都几点啦?都快要赶上吃午饭的时间啦。”何鸿远笑道,“你都不用上班吗?就算是不用上班,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好不好?”

    “明目张胆?张你个大头鬼。”她听出他的声音,不竟来了精神,“昨我上报的报道题材,非常受总编重视,排版好了等着我交稿。份量这么重的稿件,可算是让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把我给累坏了。因此,总编大人特批我休息一。”

    “知道你辛苦,所以打电话慰问你一下。并代表龙泽乡及我个人感谢你。”

    “去,去,去。你就一普通办事员,还能代表你们龙泽乡呀?还没当官呢,就知道整虚的,官场果然是个大染缸。”

    她不满地嘟囔着,突然一惊一乍地道:“呀,都快要吃午饭了吗?我突然觉得肚子好饿扁呀。”

    何鸿远在电话这头,本来被她数落得无地自容,此时脑海里却切换了镜头,想象着她穿着一身睡衣,跳下床的样子。

    电话那头的温馨,已经拿着手机冲下了楼。她站在厨房门口,透过半开着的玻璃推门,看着厨房里阿姨曾雅玲忙碌着的身影,正想悄悄退回来。

    曾雅玲似有所觉,转头见到温馨在接听手机,便盛了一碗皮蛋瘦肉粥,放到餐桌上,道:“馨,肚子饿了?温热的皮蛋瘦肉粥,正好让你过口呢。快点来吃。”

    何鸿远在这边听到温馨身边的话声,反正也没什么话题可聊,总不能又那些感谢的话,可能又会被她骂一声市侩。于是他便好事地问道:“谁在和你话啊?”

    温馨瞄了身边的曾雅琳一眼,迟疑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道:“嗯,是,是我的阿——阿姨。”

    曾雅琳呆呆地注视着温馨,仿佛觉得自己做梦一般。她嫁给温兆国快要十年了,自她进入这个家以来,温馨从来没主动找她过话,更不用称她一声阿姨。她在尽一个后母的本份的同时,一直努力着让温馨接受她,可总是于事无补。

    一晃近十年,这种和温馨形同陌路的感觉,让她内心很崩溃,感情是满满的缺憾。

    她站在那里听温馨通电话,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可就是不让它滴落下来。同时她心里莫名地感激和温馨通着电话的那个人,是他让温馨叫出了这一声阿姨。

    有了这第一声叫唤,以后就习惯了。她是大学里的心理学教授,熟谙人的心理发展趋势。

    温馨一边坐下来喝着粥,一边向手机那边的何鸿远笑道:“官僚,今被惊喜到了?”

    “惊喜得发懵啊。”何鸿远毫不夸张地道,“我怎么能想到,号称路障的温大摄影家,原来是温大记者啊?”

    “官僚,就你这么笨,以后怎么在官场上混啊?”温馨喝了一口粥,道:“在官场上混,要认真揣摩你面对的每一个人。譬如,我包包里有各类名头显赫的证件一大堆,随便拿出一个,都足够耀武扬威,可我扮演得最顺手顺心、最为妥帖的,只能是记者这一身份。我举着照相机乱拍一通的样子,并不符合一名摄影家的作为,你难道就丝毫不怀疑?”

    何鸿远自嘲般地道:“有啥好怀疑的呢?龙泽乡这样的全国著名贫困乡,除了好山好水,还有什么能吸引人的呢?前突然冒出你这样的大美女,难道我还能怀疑你是骗吃骗喝的主?”

    温馨受他的奉承,心里大乐,咯咯笑道:“原来你是以貌取人,我看总有一,你有被美女欺骗的时候。”

    何鸿远笑道:“美女来骗财,我口袋瘪瘪;美女来骗,我求之不得。”

    温馨心里啐了一口,差点被喝入口中的一口皮蛋瘦肉粥呛着。她不愿当着曾雅玲的面,和他的话语里显示得太过密切,便切换话题道:

    “官僚,如今你们龙泽乡的红星屋出了名,你可得早点把这店名和商标给注册了啊,免得遭人抢注。”

    何鸿远没想到这一层,连声向她道谢。他觉得这路障美女懂得还挺多,就是不太好话。不过今她倒是心情好,和她聊也开心。和他同一办公室的张春月和王洁,都不知跑哪儿去了,当着姚大展的面,他觉得和她多聊几句也无妨。

    而曾雅玲站在温馨边上,见她接着电话,时不时嘴角漾起一丝微笑,那神情美得让人沉醉。

    这丫头,分明是恋爱了呀。曾雅玲是过来人,能感受到这种少女情怀。

    她等温馨通话结束后,才心翼翼地道:“馨,今晚在家里吃的?”

    温馨看了她一眼,垂眉点点头,然后问道:“阿——阿姨,我爸帮我写的字,放在书房里?”

    曾雅玲一边陪她去书房,一边道:“阿姨和你一起去书房拿。就红星屋这四个字,你爸写得可用心啦,废了好几张宣纸,才算是写好。”

    温馨以前很少进父亲的书房。她见靠墙的几大书柜里,大多是《资治通鉴》、《史记》等巨著和一些名人传记,便在心里暗暗记下来,以后让那位官僚也多看看这样的书,不定他也能成为像她父亲一样的高官。

    写有“红星屋”四个大字的宣纸,就铺开在书桌上。字如金钩银划,圆润而大气,隐隐透着大家手笔。

    温馨看着纸篓里的一团团废纸,想着父亲日理万机,却要花不少心思为她写这几个字,最终她昨晚也没进他的书房看上一眼。她的心情突然变得沉甸甸的,心里有发堵的感觉。

    她缓缓地卷起字幅,主动向曾雅玲道:“阿姨,我去找人把字刻成店招。这幅字要保存下来,裱好后留作纪念。我爸今晚回家吃饭的?我要谢谢他。”

    曾雅玲激动地道:“我打电话给你爸,他今晚若没有重要的安排,一定要回家吃饭。我们一家人,感觉好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

    她等温馨拿着字幅走后,马上给温兆国打了电话:“老温,晚上没有重要活动?”

    温兆国正被秘书反映的何鸿远的事,弄得心情有些阴郁,听她电话里的声音透着兴奋,道:“我听你的安排。怎么,你晚上要带我去哪?那些不符合规定的吃请就免谈。”

    “你这个老温,还跟我摆领导架子啦。”曾雅玲嗔怒道,“我们晚上就在家吃饭,你可得一定要回来。我们家馨,她要当面谢谢你帮她写字。”

    温兆国愣了一会儿,兀自不信地问道:“这是馨的?”

    曾雅玲便兴奋地将温馨方才的言行复述了一遍,然后问道:“老温,你咱们家馨是否恋爱了?她突然蜕变得懂事起来,是否和恋爱有关?”

    温兆国和曾雅玲虽是老夫少妻,却是自由恋爱而结合在一起,感情基础非常好。他便在电话里向妻子把那名叫何鸿远的年轻人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又无比苦恼地发了一通感慨。

    曾雅玲明白温兆国这是关心则乱,出言提醒道:“老温,你可不能对那何仓促下断言啊。馨老是呆在单位宿舍里,好不容易想回家吃饭,也好不容易叫我一声阿姨,你——你可千万别把女儿又给弄跑喽。”

    温兆国叹息道:“我是怕有些官员为了往上爬,往往不择手段。馨这么单纯,我怕……”

    “我的温部长,你想多啦,人家可能还不知道那是你的女儿呢。”曾雅玲道,“至于你担心那何的德行问题。我倒是和竺泰和教授有过一面之缘,虽然我不相信他的弟子会这么德行低下,但为了替我们家馨慎重把关,我可以为此向竺泰和教授侧面了解一下。”

    温兆国心里一暖,家有贤妻啊。他感慨地道:“雅玲,我替馨感谢你啊。”

    “馨也是我的孩子嘛。”曾雅玲道,“不过我可得再次提醒你啊,晚上不许提那位何的事。”

    温兆国道:“不提,坚决不提。咱们家里的事,还得家里的领导了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