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颠狂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六十八章 颠狂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省委组织部里,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温兆国早上来到办公室,刚坐下来没多久,秘书冯军阳拿着一张报纸敲门进来,道:“老板,这上面有你关注的红星屋的信息。”

    温兆国感兴趣地接过来,见是《东平日报》,便笑道:“哦,这红星屋还能上省报啊。”

    冯军阳见老板心情不错,道:“头版一整版刊登着温馨采写的通讯稿,真是可喜可贺。”

    温兆国急切地展开手上的报纸,光看那大标题便非常有份量。他越往下看,脸上的笑容越浓。

    他本来就长得温文尔雅,才五十来岁,脸上肌肤仍然饱满而有光泽,头发乌黑油亮,戴着一副厚实感的黑框眼镜,笑起来便很有魅力。

    这是舒心的微笑。他从一名大学讲师,到副部级高官,如今又是团系的重点培养干部,看似仕途通达,人生得意,可真正让他舒心微笑的时候并不多。

    他细细看了一遍整篇报道,然后拿起笔,把女儿报道中最为突出的那个亮点人物“何鸿远”圈出来,把《谋发展》篇里的“校园清风行动”、“红星屋”、“村庄规划和旅游资源开发”,都一一圈出来。

    知女莫若父。他知道女儿的性情,她有任性、胡闹的一面,却又非常执着,眼界甚高,能让她真正关注的人和事不多。这“红星屋”既然是一家即将开业的农家餐馆,而为了它的字号,竟让她求到他这里来,又要落款她的名字,可见她对求她办事的人,有多么在意。而这个人,在她的报道中,已呼之欲出。

    他把圈了好几个圈圈的报纸交还给秘书冯军阳,道:“我要了解这名叫何鸿远的干部的所有情况。同时通过组织线,调查核实昌隆县龙泽乡路教工作实绩。”

    事有轻重缓急。领导同时关注两件事,把哪件事放在紧要的位子抓紧办,是考验秘书的悟性的时候。冯军阳为温兆国服务近两年,了解领导的家庭情况。温部长视惟一的闺女温馨为宝贝疙瘩,却始终不受温馨待见,可他对女儿的父爱,一分也不见少。有时候,冯军阳就是这对父女间的传话筒。冯军阳当然知道,和温馨有关的人和事,都是需要他重视的事。

    省委组织部要调阅一名干部履历,在组织系统络内,还不是分分钟搞定的事。不一会儿,何鸿远的履历档案打印材料,就摆在温部长的案头。

    他看了一下何鸿远档案里的年龄和照片,神情停滞了一下,而后仔细看完档案表。末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恭立在办公桌前的秘书冯军阳。

    冯军阳迟疑了一下,道:“他从东平医科大学的学生会副主席、高材生,到乡卫生院医生,这中间有过曲折。”

    温兆国沉声道:“具体情况。”

    冯军阳额头冒出了冷汗,心道幸好自己发现了这里边的可疑之处,打电话向东平医科大学组织部了解具体情况。不过这事出来,不知对这位引起部长关注的年轻人是福是祸。

    他斟词酌句道:“明面上的情况是,何鸿远同志是东平医科大学的优秀毕业生,由昌隆县卫生局作为优秀医务人才引进,但并未作为优秀人才使用,而是把他下放到乡卫生院锻炼。具东平医科大学组织部一位干部透露,何鸿远同志是东平医科大教授、著名骨科专家竺泰的得意弟子,却德行有污,在丽都市无法立足,这才只好选择回老家工作。”

    “德行有污?”温兆国眼神一阵子收缩,“具体情况。”

    冯军阳感到部长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官威,慌忙道:“医科大学里有传言,何鸿远因对一名女生不轨,强奸未遂私了,在竺教授的帮助下,才能毕业离校。”

    “传言?”温兆国冷然道,“这事关一名干部政治生命,立刻弄清楚前因后果。”

    他在冯军阳退到门外后,感到自己显得有些浮躁,多年练就的官场养气功,竟然压制不住心神动荡。

    事关他惟一的女儿啊。作为一名父亲,他不许一名有瑕疵的青年男子,接近他的女儿,特别是一个德行有污的男人;作为一名省委组织部长,他虽然不能细到管好每位干部,但是对一位已引起媒体关注的青年干部,摸清其个人情况,既是对组织负责,也是对这名干部本身负责。

    而此时的何鸿远,却不知他享受了一把厅级干部的待遇,被省委组织部长给关注上。因大好事、大喜事被大领导关注,却也把他放到聚光镜下,可是光“德行有污”四字评语若经查实,就能把他从堂打入地狱。官场就是这么颠狂。

    他陪着谭德、庞松年等乡领导,站在乡政府门前,等着从县城开到青原乡邮政所的邮政车子,送报纸到龙泽乡邮政站里来。

    于是乡政府门前出现奇葩的一幕现象。以乡党委书记谭德为首,干部们列队向着从远处山坡上蜿蜒而下的黄土公路翘首以盼。而来上班经过门口的乡干部,以为要迎接上级领导来考察,都悄悄地问队伍里的干部:“哪位领导要来考察?”

    受询问的那位干部:“在等报纸。”

    问话的那位有些疑惑:“等报纸?这是吃饱了撑着了吗?”

    受询问的那位有些自豪地:“我们龙泽乡上了《东平日报》。”

    这样的对话越多,排队的队伍竟越来越长。连乡长潘刚也走到谭德身边,问道:“谭书记,《东平日报》何时派记者到过我们龙泽乡?我们怎么上了《东平日报》?”

    谭德也有些心怀忐忑,道:“早上周县长给鸿远同志打电话了这个情况,应该不会错。”

    何鸿远见到这么大的仗阵,心里也有些紧张。他祈祷着这不是周荧姐姐的一个玩笑,要不然这个玩笑可开大喽。不过他想到周荧是在办公室里,由秘书赵萍这么正式拨出的电话,想来以她的领导身份,不会开这种玩笑。

    他眼神较税利,见到远方山坡上有尘土飞扬,而后一辆绿皮面包车逐渐出现在视野中。他向站在前边的张春月道:“张主任,邮车来了。”

    张春月吩咐道:“你去拦下车子,为谭书记拿报纸。”

    他等车子离他们一百米远的时候,率先冲到邮车边上,和乡邮政站的一名职工一起,分别抱了一大摞报纸、信件下来。那位邮车司机以为阻挡了乡领导们迎接领导,慌忙调转车头绝尘而去。

    何鸿远从报纸里找出今日的《东平日报》,向上边瞄了一眼,便见到头版那大大的标题。他一边怀里抱着那一摞报纸,一边举着手上的报纸,如叫着号外卖报的报童一般,兴奋地跑到谭德前面,叫道:“书记,我们上报了,头版头条啊。”

    谭德一脸惊喜地接过报纸,先对着版面瞄了一眼,几乎一整版的报道啊。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读道:“《民心民情重于一切——龙泽乡群众路线教育走访记》——同志们,我们龙泽乡的路教工作,不仅上了《东平日报》,而且配了社论,相关内容占据了头版一整版啊。”

    在场的干部职工们都沸腾起来。龙泽乡这样的全国著名贫困乡,就是在《昌隆日报》上出现,一般不是领导来考察,就是扶贫办来扶贫的时候,何时上过省级党报《东平日报》,而且是头版一整版。龙泽乡这次出的风头,也太大了!

    谭德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虽然脸上强忍着颠狂的表情,内心却颠狂得几欲发吼。他把在场干部职工的表情看在眼里,明白从此刻开始,他将告别被二把手打压的憋屈的历史。这种扬眉吐气、阳光普照的感觉,真是太爽啦!

    他压制一下颠狂的心态,向身边的乡纪委书记叶向南、组织委员洪昭通道:“我们路教工作领导组先开个碰头会,再确定召开全乡干部会议的时间。”

    叶向南和洪昭通一向对乡里的“路教”工作不管不问,却没想到竟有这大的好事,落到他们头上。就凭乡里的“路教”工作能上《东平日报》头版一整版,这块工作在上级领导眼里,已经是踏踏实实的政绩了。凭空能得一份偌大政绩,这样的好事再好也没有了。

    他俩在以往的工作中,和乡长潘刚走得较近。这也是他们对县、乡两级整体政治形势的判断。如今谭书记在县里已明显有了新靠山,有了即将升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周县长的支持,而他主导开展的“路教”工作,又引起省级党报的巨大关注,他的发展势头就出来了。

    官场跟红顶白,再是平常不过。像他们不算乡长潘刚的铁杆,也就知道审时度势。他俩恭谨地向谭德点点头,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我们听谭书记的。”

    潘刚见到眼前一幕,心里有喷血般的感觉。他作为一乡的政府首长,虽然被排除在乡“路教”工作领导组之外,和他自身不重视这块工作,也有抱着看谭德笑话的消极心态有关。可是有了好事,也不能落下他这乡长,总该列席一下乡“路教”工作领导组的会议?

    不过他也没脸提这一嘴。此时他若向“路教”工作领导组伸手摘桃子,谭德肯定会借势敲掉他的爪子。

    但是有可口的桃子,还是要想办法摘的。他在心里盘算计,该怎么才把“路教”工作这个红透了的桃子,放进自家的篮子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