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关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六十七章 关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被张春月半嗔半喜地赶出宿舍后,他来到办公室,给赵萍拨了电话,她马上回了电话。听他问起书法的事,她笑道:“我没见过老板练书法。这事你不会自己问老板呀?”

    他讪讪地道:“那就算了。荧姐这几不是忙吗?还是不必打扰她了。”

    思忖再三,他还是找出温馨的手机号,硬着头皮给她打电话,等着受她数落。

    电话拨出后,他又开始后悔,不就是一家农家餐馆吗?随便在乡寄宿中学里找一位老师,让其写几个字,贴在墙上也能对付过去,何必如此折腾?

    电话很快就接通,没想到温馨一听这事,很上心地道:“我让人给店招写字。你可以找人把它们刻到清漆木板上去,再给字漆上绿漆,这样看上去既简约又雅致。不过不知你们那地方的手艺行不行。算了,算了,还是我制作好店招后,开车给你送过去。”

    何鸿远有些受宠若惊地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这店招还是我起的字号呢,它就像我的孩子一般,我对它有感情。对了,红星屋准备什么时候开业?”

    “就这几。”

    “这几我比较忙。下周我可能还要去你那边一趟,能否选在下周?”

    “那就先让她试营业。”

    “官僚,有时候你蛮聪明的嘛。”她的心情显得不错,“你找我就没其他事?”

    “没有。嗯,这事谢谢你能帮忙。”

    “官僚,你真市侩——”

    她直截了当地按掉电话,仿佛在对他发泄不满一般,让何鸿远在话筒边上,都能感觉得到从话筒那头传递过来的怒气。

    他虽然和她相处还不到两,却也习惯了她的喜怒无常。这路障妞,师父让她圆润,她的性格是圆润不了了,不过总有一,她的身子会变得圆润。那时的路障,又是怎样一副性情呢?

    温馨按断和何鸿远通话,看着办公桌上电脑屏幕里她刚写完的文章,嘟囔道:“官僚,没心没肺,也不向本姑娘问候一声,亏我费尽心思要突出你的亮点,为你攒关注呢。官僚,臭官僚——”

    她一边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一边回想着这两在龙泽乡的遭遇,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何鸿远俊朗飘逸的身影,想到他看光了她珍贵的身子,想着他抱着她过水潭,想着他被她敲肿额角的可怜样子……她的脸上浮现出又羞又恼的表情。

    “臭官僚——”

    她呢喃一声,狠狠敲击了一下键盘,把文章直接发送给总编审阅,仿佛要把那可恶的官僚发送出去一般。

    然后她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按出一串数字后,以清冷似冰水的声音道:“你帮我写几个字。”

    “馨——”电话里响起的声音沉稳而透着惊喜,“你要写什么字?”

    “红星屋。”

    “好。”

    “要署名吗?”

    “署我的名字。”

    “好,我马上就开始写字。你回来吃宵夜,我让你阿姨炖银耳羹。”

    “好——”

    她沉吟了半,才惜字如宝般地吐出这一个字。

    电话那头一位长相儒雅的中年男子脸现喜。他端详着宝贝一般,注视着手上的手机,久久不曾放下。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走出书房,向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一位美貌少妇道:“雅琳,过一会儿馨要回来,你去炖一些银耳羹,大家一起吃一点。”

    “馨要回来?那她晚上是家里住喽。”少妇脸上现出惊喜之,“我这就去炖银耳羹,然后去馨房间,把她的床铺好。”

    家里突然多了股喜气,让中年男子不竟感激温馨要写的这四个字。这是书房的名字,还是庭园的名称?又是谁能让一向对他冷淡的女儿,为了写这几个字,而求到他这里来?

    他拨通秘书的电话,吩咐道:“关注一下红星屋。”

    第二,东平省委机关报《东平日报》上,记者温馨采写的通讯报道《民心民情重于一切——龙泽乡群众路线教育走访记》,占据了平时一向由省委主要领导的名字占据的头版位置。报道分“为民服务摊点”、“民情簿”和“谋发展”三个标题,既是块状分割,又有机结合,把龙泽乡的“路教”工作,实实在在地展示在读者面前。

    在大篇幅的报道另一侧,论社名专栏《东江谭》竟然直接以《民心民情重于一切》为题,结合报道中的内容展开评论。

    可以,全国著名贫困乡龙泽乡“路教”工作的内容,今日占据了《东平日报》头版一整版。

    龙泽乡乡政府里,何鸿远在食堂用过早餐,看到张春月坐在办公室里一脸轻松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阵子苦笑。

    昨晚他离开张春月宿舍前,后者羞涩地道:“远,你不要老是胡乱按摩。上次在夹山村,你帮那位痛经的女子按摩治疗,效果看上去不错。”

    痛经?春月姐有治疗需求,哪能不马上满足?

    他一边满脸关爱地为她按摩治疗,一边向她传授痛经的预防手段,而且偶尔能过过手瘾,在手感和视觉上都有所享受,可真正煎熬的感觉,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却还是被张春月给赶了出来。

    他刚坐到办公桌前,桌上的电话就急促地响起。他懒洋洋地拿起话筒,里边传来赵萍的声音:“何组长,周县长要和你通电话。”

    “周县长?”

    他不知周荧大早上找他有何事,难道她的心绞痛又犯了?

    “远,快看今日的《东平日报》。”周荧声音急促地道,“你们龙泽乡、你们路教工作组出名了。我刚接到省委领导的电话,他对你们龙泽乡的路教工作,非常满意。”

    “《东平日报》?出名了?”何鸿远满头雾水,“周县长,你是我们龙泽乡路教工作组上了《东平日报》吗?”

    “你找来报纸看看,就知道了。”

    周荧急冲冲地挂上电话。她也是刚刚一目十行地看了下《东平日报》上的有关报道,现在要坐下来细细品读。

    她边读边感慨,温馨这魔女真是出手大方,太够意思了,不动声就弄了个省报头版差不多一整版啊,而且还有配备社评。这报道的份量这么重,这份人情可大喽!

    之前省委副书记夏德民的电话突然打进她的手机,问道:“荧,你了解你们县里的路教工作开展情况吗?”

    “夏叔,我们县只有龙泽乡率先开展路教”工作,取得了一定的实绩。这事还是在我的关注下进行的呢。”她有些纳闷,龙泽乡的“路教”工作,怎么惊动了省委领导?

    “好啊,原来这事还是你关注下进行的。”夏德民在电话高兴地道,“你汇报一下有关情况。”

    周荧坐在车上,向省委夏书记汇报她从何鸿远处听来的龙泽乡“路教”工作开展情况。车到县政府大院的时候,她才汇报完毕,问道:“夏叔,您是怎么知道龙泽乡的路教工作的?”

    夏德民道:“我正在办公室里看刚刚送上来的《东平日报》呢。”

    周荧道:“夏叔,您身为省领导都这么敬业,提早半时到办公室。让我这掐着时点上班的副县长汗颜啊。”

    她等夏德民笑呵呵地挂了电话后,才冲下车,跑着进了办公室,便让秘书赵萍找今日的《东平日报》。

    看到《东平日报》后,她第一反应,就是给何鸿远打电话,让他也跟着自己惊喜一番。她觉得自己这下子算是把他捧出来了,她当第一个通知他。

    何鸿远等周县长挂上电话,向办公室里的张春月和王洁叫道:“主任,王,我们快去找一下今日的《东平日报》。”

    张春月在听他接电话的时候,已判断了个大概,问道:“周县长是我们上了今日的《东平日报》吗?”

    何鸿远一脸兴奋地道:“对啊,我们这里有《东平日报》吗?”

    王洁连忙起身道:“党政办那边可能有。”

    三人呼啸着冲向党政办。党政办主任王前进见他们冲进门来,就把报夹翻了个翻地覆,叫道:“嗨,嗨,嗨,你们干啥呢?这是强盗进村了吗?”

    何鸿远找不到今日的《东平日报》,着急地问道:“王主任,怎么没有今的《东平日报》呢?”

    “我们这样的山区乡镇,报纸不是晚点才能送到吗?”王前进纳闷地道,“你们这是怎么啦?”

    张春月急忙道:“快给邮政所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把报纸送过来。”

    王前进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问道:“这么急让他们送报纸过来干嘛?”

    王洁急切地道:“我们上了《东平日报》。”

    这时谭德刚好从楼梯口上来,听到王洁的话,站在门口疑惑地问:“谁上了《东平日报》?”

    何鸿远三人转过头,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我们上《东平日报》啦。”

    谭德呆呆地注视他们几秒钟,脸上突然泛起狂喜的神。...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