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活色生香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六十二章 活色生香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带着王瑶瑶姐妹去看过王二存,又为他按摩了一次,何鸿远向他起吃店店面的事。

    王二存感激地道:“何医生,下午寨头村黄书记来探望过我。我知道他是卖你的面子,才对我家这么关照。我这么住在乡卫生院里,也不是个办法,你看何时合适,给我做了绝育手术,我就能住到租来的房子里去。”

    何鸿远征求值班的黄惠英医生的意见,后者道:“输精管结扎这种手术方便得很,随时都可以做。不过术后还是得好好休养几。”

    何鸿远叮嘱王瑶瑶回家后,把这边的情况向其母周赛芸一下,让周赛芸做个决断。

    送走王瑶瑶姐妹后,他带着温馨去欣赏寨头村美景。夕阳下的老街、水塘、草甸、暮归的牛羊和袅袅升起的吹烟,形成了一幅完美的山村图画。

    何鸿远当着导游,向她介绍美景的同时,也为她介绍龙泽乡二十八村会市、寨头村的历史和民俗商业街规划思路。

    温馨一边很认真地听着,一边举着照相机乱拍一通,让何鸿远很怀疑她的摄影水准。

    在寨头村及周边转了一大圈,已是晚餐的时间,何鸿远带着她回乡政府,请张春月一起来陪她用餐。

    温馨似乎对寨头村规划思路很感兴趣,向张春月打听这个规划的由来。张春月便照着何鸿远昨所的,复述了一遍。

    温馨难得地赞叹道:“你们龙泽乡哪位领导有这样的眼界?发挥当地优势,发展旅游产业,连即将动工的丽海高速都关注上了。”

    张春月笑着指指何鸿远,道:“远在边,近在眼前。”

    温馨意外地看了何鸿远一眼,见他只顾埋头吃饭,便忿忿不平般地道:“官僚,就会异想开,也没什么了不起呀。”

    张春月感觉和何鸿远坐到一起,心情便好了很多,问道:“何组长,晚上温老师的住宿怎么安排?”

    何鸿远道:“让她睡我的房间呗。我自己去我师父那里也可以。”

    张春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钥匙,道:“姚大展跟着屠所回所里去了,要把下午的案子办完结。他今晚不回来,你可以睡他的房间。”

    何鸿远喜道:“张主任,原来你早就想到这一点。”

    他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示的温馨,道:“其实我没那么好,要把房间让给这位路障。最多让她挂布袋好了。”

    温馨好奇地抬头问:“挂布袋,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我挂布袋?”

    张春月吃吃地笑,道:“挂布袋,就是让你在布袋里睡觉的意思。这是我们这边农村的俗语。”

    温馨杏目圆睁,满眼杀气地盯着何鸿远,道:“官僚,没想到你这么坏。”

    何鸿远问道:“路障同志,你想我怎么对待你?”

    温馨生气地道“官僚,我记住你了。我今晚睡车里去。”

    何鸿远伸长脖子,朝乡政府大院里张望一下,果然见院子里停了一辆丰田越野车,挂着省城丽都的牌照,只是他之前进来时没注意而已。

    张春月正要劝阻一下他,免得他和这位女摄影家闹得太僵,难以完成谭书记交给他的接待任务,却见温馨展颜向她一笑,道:“姐姐,我觉得还是你对我好。我决定了,今晚和姐姐一起睡。”

    张春月见她长得如此精致,难得的是如此乖巧,便笑着答应下来。

    何鸿远对温馨更是恨得直咬牙,看来今晚借安慰张主任一番,顺便图谋一下不轨的计划,就这样被这妖精给搅黄了。

    饭后温馨让张春月带她去办公室,是要写今日的采风日记。何鸿远便乐得轻松,围着她的丰田陆地巡洋舰转了一圈,心道怪不得这路障美女脾气大,肯定是个富二代,光这辆车子,没有六七十万弄不下来。

    他在心里羡慕了一把,去乡卫生院陪王二存一会儿话,然后去山脚那边的树林里练了一时太极拳,才带着一身热汗回到宿舍。

    宿舍楼三楼一个楼层,才一个公共卫生间,集盥洗、方便为一体。不过由于三楼宿舍十一个房间里居住的,大多是在宿舍午休的乡干部,像何鸿远、张春月这样的夜宿干部不多,卫生间使用起来倒也没什么不方便。

    他在宿舍里脱掉外衣,拍打一下浑身筋骨,丝毫不觉得寒冷,便穿着背心和短裤,端着盥洗用具和换身衣物,往卫生间跑。卫生间的门紧闭着,他转了一下外边的球形锁,门锁“咯嘣”一下跳开了,他推门冲了进去。

    狭的卫生间内,热水水雾氤氲,热水器喷头下,一位赤身**的女子正在冲澡。她面朝门口,一脸沉醉地微仰着脸,鹅颈似玉,肩如刀削,胸峰如新剥鸡头翘挺,两点猩红如樱桃般鲜艳,如束纤腰,玉脐精巧一点,脐下三寸芳草萋萋,翘臀**无一不美。

    他脑门似受到电流攻击,一时目瞪口呆。

    冲澡的女子似后知后觉般,被门锁跳开的声音惊醒,睁开妙目朝门口瞟了一眼。

    四目相对间,她发出一声海豚声般的尖叫,双手慌乱间一上一下捂住身上的要害部份。

    他突然想到乡里的干部们饭桌上的一则笑话,一间女子浴室失火,许多女子慌不择路地奔逃出来,她们捂得住下面,却走光了上边,皆手足无措的样子。有围观的人叫道:捂脸——捂脸——

    他真想提醒眼前这位捂住脸。

    君子不欺暗室。虽然他不算君子,但也不至于趁人之危。在水雾萦绕中,他不敢细看她的脸,慌忙退到了门外,拉上卫生间的门后,站在门口仍然有头晕目眩般的感觉。他脑子里首先闪过里边这具活生香的身体,然后才想起这尖叫的声音有些熟悉,不正是路障美女温馨的声音吗?

    完了,把她的身体看得光光的,不是把她得罪透了吗,还怎么完成谭书记交待的招待好她的任务?

    张春月从宿舍里出来,她穿着一身居家休闲的服饰,从走廊那边娉娉婷婷地走来,道:“我好像听到温馨的叫声。”

    何鸿远尴尬地一笑,道:“有吗?”

    张春月道:“她在里边洗澡,你回去稍等一会儿。”

    何鸿远低着头回到房间。张春月跟在他身后,站在门口问道:“瞧你神情怪怪的,这是怎么啦?”

    他摇摇头,可不敢告诉张春月,他无意中看了一个光身子的女人,便道:“只是在想月姐的心情好些了没有。马全那个王八蛋,放着月姐这么好的女人不好好珍惜,自己在外乱搞不,还堵着月姐追求幸福的路。真想狠狠揍他一顿。”

    张春月走进房间,无助地看着他,道:“远,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他轻轻关上房门,上前拥抱住她,俯首对着她的樱桃口狠狠地吻了上去,和她来一个绵长的激吻。

    此时无声胜有声。

    良久,俩人才气喘吁吁地分开嘴唇。张春月感觉到他身下短裤内的异样,道:“远,莫使坏,温馨还在外边呢。”

    何鸿远抚摸着她毫无赘肉的纤腰,道:“我不使坏,就想着安慰一下月姐。”

    张春月推开他,道:“好了,温馨洗浴快好了,该我过去了。”

    “月姐,你试试卫生间的门锁是否坏了,我有时候老是觉得锁不上。”

    何鸿远提醒了一声,又涎着脸道:“月姐,等那丫头睡着了,你那我房间里来。”

    张春月满脸通红地瞪眼看他,道:“心口不一,还自己不想使坏。”

    “月姐,你的思想不纯洁呀。”他笑道,“我是见你心情不豫的样子,想给你按摩一番,让你更加青春靓丽。”

    “信你才怪。”

    张春月感情上得到慰藉,心情便好了许多,伸出青葱玉指点了一下他的脑门,娇笑着开门离开。

    何鸿远依依不舍地注视着她退出门外,便关门仰躺到床上,脑子里竟又浮现出温馨那活生香的身子。他感到自己身下又是一柱擎的样子,不禁感叹师父得对,自己这身体就是阳气过盛,现在都精虫上脑了。

    他正要盘膝练一下吐纳术,却听到房门上被人狠狠踢了两脚。他想到肯定是温馨站在门外,便心虚地不去理她。

    可是房门又持续被踢了几脚。他没好气地起身,狠狠地拉开房门,一根棒影向他当头砸来。他下意识地把头一偏,木棒砸到他的右眼角上方,发出“咚”的一声,让他有脑震荡的昏晕感觉。

    他捂着右眼角上方,退到房间里。只见温馨穿着一身棉睡衣,手持一根槌衣棒,满脸杀气地从门口进来。

    她一脚踢上门,双手高举着槌衣棒,再次向他当头砸来。

    “喂,你还没完没了了是?”何鸿远闪身避开,“不是那卫生间的门锁坏了吗,我又不是故意要看你。”

    温馨双目泪光盈盈,仿佛觉得自己珍视了二十四年的美好身子,被他亵渎了一般。她高举着槌衣棒,不依不饶地追打着他。...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