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大言不惭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五十三章 大言不惭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龙泽乡卫生院里,王二存正在和两个女儿王瑶瑶、王凤瑶谈笑。她们见到何鸿远走进病房,都热情地招呼他。

    何鸿远见王二存的精神状况一比一好,心里很为他高兴。他曾经是医生,知道精神因素,是战胜病痛的重要因素,许多病人未到病入膏肓的最终时刻,身体却率先倒了下来,便是因为精神先已垮掉。

    王瑶瑶见到他进来,眼睛亮晶晶的如一轮弯月,注视着他道:“鸿远哥哥,听我爸妈,你要帮我们家,在乡里开一间吃店,是真的吗?”

    “是真的。”何鸿远道,“不过不是我一个人在帮你们家。是县里的领导周县长牵线,由县交通局对你们家结对扶贫。你爸妈同意我的意见,用扶贫的钱开一家吃店,争取早日让你们家脱贫致富。”

    王瑶瑶道:“鸿远哥哥,这就是你帮的忙,要不然周县长怎么知道我们家的情况。”

    王凤瑶兴奋地道:“以后我们可以到妈妈开的店里吃饭,午餐再也不用嚼咸菜下饭。”

    王瑶瑶瞪了妹妹一眼,道:“妈妈烧的东西要卖钱的。她赚了钱,才能供我们上学。”

    何鸿远看了王二存一眼,见他的眼睛突然变得红红的,觉得这王二存即使是个病人,看上去比马全这样的健康男人,更像个男人。

    他向王二存道:“二叔,下午我们路教一组开始在寨头村开展路教工作,为你们找店面的事,我和他们商量一下,争取尽快为你们解决。既然已经确定下来要做生意,就得立马行动起来,拖久了就没有劲头儿。”

    王二存感激地道:“何医生,让你费心了。感谢你啊!”

    他是老实人,不会讲什么动听的话语。可是在他心里,铭记住了这位扶危救难的何医生。何鸿远无论什么身份,在他王二存的心里,永远是这样的何医生。

    何鸿远笑着摇摇头。他了解了一下王二存的最新身体状况,帮他摸骨治疗后,然后去卫生院的楼梯通道下,找了三四个纸箱,到宿舍里去收拾书籍。

    他花了半个多时,将宿舍里的东西收拾打包完毕。没想到这一年来,他看过的书籍、杂志,足足装了四个大纸箱,一些报纸只能当废纸卖掉。

    他先抱着一箱书顺带回去,其他的箱子和包裹,只能等下午下班后,让“路教”一组的同事们一起帮忙搬运。

    从二楼宿舍里出来,他站在楼梯口,想到走廊那头最东边的就是卫生院院长汪仁寿的办公室。虽然汪仁寿平时对他并不怎么待见,主要是有时吴丽丽的眼神老是往何鸿远身上瞟,汪仁寿嫌这个年轻人碍眼。

    他就要离开这家单位了,对方好呆也是他的领导,总要过去打个招呼。场面上的为人处事,都要有个周全,细节至少能明态度问题。

    这时候,汪院长一般会在办公室里午休。何鸿远便将手上抱的箱子放到楼梯口,走到汪院长的办公室门口。

    他正准备举手敲门,只听里面传来吴丽丽的声音:“汪头,方才潘乡长来电话,要什么宿舍的,是什么意思?”

    “何鸿远那子已办理了正式调动手续,成了一名乡干部,乡政府里给他分配了宿舍。”汪仁寿道,“潘乡长打电话,让我把何鸿远腾出来的宿舍,给他有空把钥匙送过去。他偶尔会约人过来打打牌。这事乡长叮嘱了,可不能在外边乱,免得让人抓住乡长的把柄。”

    吴丽丽道:“打牌?我看人家潘乡长那神神秘秘的样子,不会是约人幽会?”

    汪仁寿似是在吴丽丽身上拍了一巴掌,发出“啪”的一声,笑骂道:“你想什么呢?是你巴不得乡长找你幽会?你这个骚婆娘。”

    “汪头,我不是要忙着侍候你吗,哪有时间侍候乡长大人?”吴丽丽嗲声嗲气地道,“不过,汪头,你到底行不行?不要老是让人七上八下的。”

    “谁老子不行。老子什么时候不行过?”

    汪仁寿发出发刺耳的怪笑声,把动静闹得大大的,仿佛在彰显他作为男人的强悍一般。

    何鸿远差点笑出声来,不竟替汪院长觉得可怜。就汪院长这酒过度的样子,身子骨早就被吴丽丽榨干了,纯粹是雷声大雨点。

    他悄悄转身,抱起箱子下楼。他的心里却在疑惑着,潘乡长在乡政府里应该是有宿舍的,为什么要到乡卫生院借用宿舍呢?

    下午上班前,寨头村的村干部们接到乡政府里的电话,前来帮助“路教”一组的同志们,一起在乡政府门口大路上,设为民服务摊点。

    何鸿远曾在一本书上看过,华夏国的农村干部,虽然不占政府工作人员编制,却承担着最繁杂的农村管理工作,是最重要的基层干部,书上把农村党员干部的培养,和党的执政根基联系在一起。所以,农村的村委会主任,人们习惯性地称他们为“村长”——这是最基层的首长。

    寨头村是龙泽乡第一大村,又是乡政府所在地,主要村干部身上便多了些官僚习气。村支书黄魁山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中等身材,长着大眼、大嘴、大蒜鼻,下巴满黑胡碴,话时声如宏钟,双手打着手势,气势很足的样子。村长马真晓不到四十岁,身材瘦长,脸型偏,眼睛也的,闪烁着精打细算的光芒,起话来斯条慢理,看上去像一位生意人。

    这两位寨头村主要负责人,对何鸿远这位刚从乡卫生院调过来的年轻干部,表现出轻视之意。村支书黄魁山在何鸿远向他打招呼之际,直接转头对寨头村驻村干部、乡纪委副书记支一伦道:“支书记,谭书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寨头村村干部们的工作做得不到位,需要乡里的干部们帮忙做村里的工作?”

    支一伦是得到乡党委谭书记的交托的,看了一眼何鸿远,向黄魁山道:“谭书记,路教工作是一项教育党员干部树立为群众服务的工作。黄书记,我们是抱着我寨头村村民们服务的目的来的。”

    和支一伦坐在一起的金林圣介绍道:“在夹山村,路教工作组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在干部群众中的反响非常好。”

    何鸿远参加下午的“路教”活动,没有再穿白大袿。上次在夹山村,他是借行医来拉近和村民们的心理距离。而在寨头村,有乡卫生院的存在,而且他已经把一身行医的行头,交还给了乡卫生院,以后他的身份是真正的乡干部。

    他借机插嘴,向黄魁山和马真晓道:“黄书记、马村长,通俗点,我们路教工作组的同志,就是给村里和村民当服务员来的。大到给村里出点子,到帮村民们解决纠纷、困难,我们都尽力做到。”

    黄魁山浓眉一扬,挥着手大声道:“好。何既然这么,那你们这路教一组,就给我们村里出个点子。只要是有助于寨头村发展的点子,随便哪方面的都行。你看村里的这么多干部群众在这里,乡里的干部也围来看热闹,你们给我们村出的点子,让大家评价一下。”

    张春月、姚大展等人,不竟暗暗为何鸿远着急。他们知道黄魁山是县人大代表,在乡里很有威望。何鸿远被他抓住了话头,若是不能为寨头村提出有建设性的点子来,“路教”工作组这块好不容易树起来的牌子,怕是要就此倒下。

    一些围观的乡政府干部,都以幸灾乐祸的眼神注视着何鸿远。年轻人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在人家农村里选出来的县人大代表面前谈农村建设的点子,不知人家参政议政提的多是农村建设的建议吗?

    何鸿远把众人的神情看在眼里,视若无睹地微微一笑,语出惊人地道:“那我就提两个点子。一个大点子和一个点子,算是为寨头村的发展抛砖引玉。”

    包括黄魁山和马真晓在内的许多干部群众,都对他露出鄙夷的表情:子,你还真能了,还一大一两个点子,这就是大言不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