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五十一章 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周一,何鸿远怀揣着人事关系转移介绍信,由赵萍陪同,去县卫生局办了人事关系转出手续,又把办理好的手续,送交县人事局。

    有赵萍这当红的县长秘书出马,都是一路绿灯。县卫生局办公室于主任陪同他们去人事科办好手续后,还向何鸿远示好道:“何干事,以后在乡镇里发达了,可不能忘了县卫生局是你的娘家啊!县卫生局里对你不公平,是省里卫生系统领导的意思,局领导也很无奈啊!”

    何鸿远如今不像一年前那样懵懵懂懂,已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他在思考着自己何时得罪过省卫生系统领导的同时,向于主任表示了感谢。

    从人事局里办妥事情出来,何鸿远要请赵萍吃午饭,后者瞪了他一眼,道:“狼,把周县长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如今多事之秋,还不赶快窝到龙泽乡里去。人家公安局局长,动肖国力这样的县政协常委和知名商人,可能还要思量一番,动你却如捏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何鸿远知道她还在为两前那晚发生的事生气,同时也是为了他好,讪讪地道:“萍姐,你不要生我的气了。下次我请你吃饭,郑重地向你赔礼道歉。这次我听周县长和你的话,得赶紧回去。”

    “狼,谁稀罕你请我吃饭。”

    赵萍扫了他一眼,傲娇地摆着翘挺的屁股走了。

    何鸿远无奈地摇摇头。他坐到回龙泽乡的班车上,开始仔细思考着县卫生局办公室于主任那句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省卫生系统的领导,就是省卫生厅的领导嘛。

    他的思绪回到了一年之前。那是临毕业前两个月的一,他刚观摩完老师竺泰和教授在东平医科大附属一医的一例骨科手术,从手术室里出来,骨科护士台的护士过来:“何医生,有人在护士台等你。”

    他跟着护士到护士台。一位体态丰腴、长相雍容的中年妇女站在护士台前,她双眼的眼神有些尖刻,如刀子在他身上梭巡了两下,冷冷地问道:“你就是何鸿远?”

    何鸿远听这语气不对味,像是兴师问罪的样子,疑惑地道:“是的。阿姨,您是哪位?”

    她冷漠地道:“我是严若颖的妈妈。这里话不方便,出去。”

    严若颖是何鸿远相恋三年的女友。他在大二时因品学兼优,被选举为学校学生会副主席的时候,同是大二学生的严若颖当选学生会文娱委员。她长着瓜子脸,杏目红唇,肌肤白皙,身材高挑婀娜,穿上白大袿俏丽无边。她是学校里的校花,在校园里有众多的追求者和拥趸。

    他和严若颖从眉来眼去到暗渡陈仓,都是以极其隐密的方式进行。九十年代的医科大学虽然要比其他大学开放,但对学生恋爱还是管理得极其严格。而且学生会就有专门的督查队,在校园里检查那些晚上成双成对钻树丛、趴草丛的男女学生。若是在学校里曝光学生会的两名主要负责人的恋情,那绝对是爆炸性新闻。

    可是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俩人就是把关系处得再隐密,仍然有蛛丝马迹可循。校学生会主席康德,便从何鸿远和严若颖平时的言行中,揣摩到这俩人的关系,并为此精心布局。

    康德的父亲康敬平,是东平省仓宁市市长。仓宁市是国务院计划单列市,是最早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之一,市委书记和市长是副省级级别。因此康德虽然不属于品学兼优的学生,却仍然能当选校学生会主席。

    当然,何鸿远若不是竺泰和教授的得意门生,即使品学兼优,当选校学生会副主席也会困难重重。

    大学里的学生会犹如衙门,这是大环境造成的结果。因为往往大学里最大的官,是真正的官僚,而不是做学问的学者。这怎么不让大学里的某些机构,充满了衙门气息?

    严如颖平时称康德为“康哥”,体现了两家人原本就关系不错。何鸿远虽然没打听严如颖家里的情况,可是想到一向张扬的康德到处显摆他的家庭背景,严如颖显得低调,或是怕伤及何鸿远的自尊心,她家能和康德这样的官宦之家结交,她必然出身非富即贵的家庭。

    那晚康德请学生会干部们吃饭,饭后那几位一直围着康德转的学生会干部起哄要去唱歌。严如颖照例是饭后先行告辞离去,然后等何鸿远脱身后,再通过寻呼机联系她,俩人偷偷去过二人世界。

    可是那晚康德一反常态,对何鸿远表现得异常热情,仿佛他俩是铁得要命的拍档一般,非要拉着他一起去唱歌。

    何鸿远虽然对康德平时到处显摆家世、不可一世的样子看不过眼,但是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拂袖而去,便随他们一起去唱歌包厢,伺机再告辞离开。

    包厢里的气氛非常热烈。几位大四、大三的学生会男生干部,除了鬼哭狼嚎地唱歌,便是仿佛喝花酒般,对着两位大二女生干部围攻般地灌酒。特别是一位大四男生干部,借着酒意对两位学妹动手动脚,一副猪哥相。

    何鸿远看不过去,和那位猪哥吵了几句,却见康德带着一位嘴角长着一颗豆大黑痣的高大青年男子进来敬酒,并特意拉着何鸿远向对方介绍道:“我这位同学可是学校里的名人,人长得帅气、品学兼优不,还很有绅士风度,特别受女同学们欢迎。你看他为了维护女同学,和同学吵了起来。董总,你好好敬我这位同学一杯。”

    “不行,我喝得有些高。”何鸿远故作醉态,“这位董总,实在是对不起啊。”

    董总拉个一罐啤酒,拿来一个空杯子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上并不急着递给何鸿远,而是笑道:“兄弟,我年长你们几岁,又是康德兄弟的老哥,我敬你一杯酒,你总不能这么不给面子。”

    何鸿远道:“董总,我真的喝高了。”

    康德向何鸿远道:“鸿远,我的哥们过来敬你一杯酒,你不给他面子,总要给我一个面子。”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以何鸿远在农村里从偷偷喝家里的米酒练出来的酒量,自然不差这么一杯啤酒。他拿起茶几上自己的酒杯子,正要倒酒,那位董总已将手上已倒好的那杯啤酒递到他面前,道:“兄弟,你喝这杯酒,剩下罐里的酒我敬你。多谢你给哥哥面子。”

    他把手上的酒杯,递到何鸿远的手上,举着酒罐向其做了个敬酒的动作,然后仰头就把罐子里的酒一口气干完。

    何鸿远受他的豪迈气势所感,也举杯把他递过来的那杯酒干完。

    那位董总高兴地直夸何鸿远够意思,仿佛对何鸿远特别有好感

    般,拉着他了解他的实习情况和毕业就业想法,还请何鸿远有空到他经营的贸易公司里去玩。

    何鸿远感觉董总是位成功商人,为了增加阅历,也虚心向他请教经商之道。他和董总着着,神情就迷迷瞪瞪起来,感觉身体也越来越热。

    这时,董总让康德带上包厢里的男同学们,到他的包厢里去敬酒,这个包厢里只留下已是大醉般的何鸿远和两位在唱歌的女生。

    包厢里的何鸿远感觉浑身血液都在燃烧着,燃烧出无尽的**,让他脑子里满是严若颖姣嫩的光溜溜的身子。他眼睛充血,面红耳赤,呼吸越来越沉重。

    两位在唱歌的女生中,一位叫蓝睿婕的漂亮女生一直关注何鸿远的状况。见他醉成这样,便倒了一杯奶茶过来,送到他面前道:“何学长,喝杯奶茶解解渴。”

    “若颖,若颖,若颖——”何鸿远发出野兽般的叫声,把蓝睿婕扑倒在沙发上,双手疯狂地撕扯她身上的衣裙。

    蓝睿婕没想到一向俊朗文雅的何学长,竟有如此猥琐不堪的一面,简直禽兽不如啊!她尖叫着、呼救着,苦苦挣扎着。

    另一位女生被吓得脸苍白,拉开包厢的门大声呼救。

    这时,不知严若颖从何处冒出来,和康德等人及酒店保安一起冲进包厢。在酒店保安按住何鸿远的时候,她发出歇斯底里的痛楚的尖叫声,端起茶几上的一杯啤酒,向何鸿远当面泼过去,扔掉酒杯后,又狠狠地甩了他两个耳光,然后转身跑走了。

    这是一星期前的事,他已一星期未见到严若颖。如今严若颖的母亲来找他,让他又喜又惧。他喜的是,能得知严若颖的消息;惧的是,她的母亲脸不善,怕是没有好事。

    他诚惶诚恐地和她走到医院里的绿化带边上。她以鄙夷而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道:“我能叫你出来话,已经很给你面子。若是没有竺泰和教授保着,你已经是一名强奸未遂犯。我女儿不可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以后也当不认识我女儿。以后我不想在丽都见到你。如果你以为凭着竺教授的关系,能在丽都卫生系统找到工作,你尽管试试看。我还是劝告你,最好不要给竺教授惹来麻烦。”

    她不容分地发了一通威胁,背着挎包转身噔噔噔地走了,似乎和他多一句话,便少掉身上一层皮一般。...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