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官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四十九章 官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肖国力的伤势,因县委领导的重视,转而让他住进县人民医院高干病房里。

    他拿着女儿肖雪雁递给他的当的《静海晚报》,只看了看报道里的那张照片和那页供认书,然后向女儿笑道:“雁儿,老爸大字都不认识几个,还是你读来听听。”

    肖雪雁坐到他的床沿上,用甜美的嗓音,把这篇报道读了一遍。肖国力听完,脸变幻不定,良久才道:“雁儿,你是,那位叫何鸿远的伙子,在今中午就打电话提醒你这篇报道的事。当时今日的《静海晚报》,应该还没刊印出来?”

    “爸,这是人家提前知道消息,向我们示警呢。”肖雪雁甜甜地道。

    “这位伙子不错,是个值得结交的人物。”肖国力道,“政法委陈书记向我们要去照片和那份供认书,我还以为他只是作为向市政法委汇报材料里的证据呢。没想到他把这事直接捅到媒体上,也不向我们透透风。这是不顾我们的死活啊!”

    “应该是周县长向远哥透露了消息。她对远哥很器重。”肖雪雁道。

    “无论怎样,我记住伙子的这份人情。雁儿,这伙子和县政法委陈书记相比,你该知道谁更值得结交。”

    肖国力虽然是一介草莽出身,却一直秉承先做人、后经商的理念,把他豪爽、务实的做人品性,和经商有机结合在一起。他同样也认为,先做人、后做官,连做人都不会的人,做官也难言成功。

    这是他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总结出来的道理,虽然并不皆准,却也有一定的道理。

    何鸿远昨晚的表现可圈可点,很入他的法眼。而昨晚他父女和他仅一面之缘,今日他能及时示警,实在是重情重义之人。不和这样的人做朋友,绝对是一笔大损失。

    肖雪雁听父亲对何鸿远很是重视的样子,心里蓦然觉得非常开心,笑得甜甜地道:“爸,本来若是没有《静海晚报》这档子事,我准备下周去龙泽乡远哥工作的地方,考察一下当地的旅游资源。如今我担心公安部门对我们鸿雁楼打压,怕是分不开身,只能把考察时间延后。”

    肖国力拧着眉头,道:“陈如海若是被政治委陈书记把副县长的位子给搞没了,只会把这笔帐,算到我们头上。他在昌隆县公安系统号称陈霸王”,恼羞成怒之下,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能不防啊!你去龙泽乡考察的事,不急于一时,不过要向那伙子招呼一声。”

    这时,一位干部模样的五十多岁男子推门进了病房。他长得方面大耳,眼睛大而炯炯有神,鼻梁高隆,头发梳得从周边支援中间的光秃秃地带,额际非常光亮。

    肖雪雁连忙起身,甜甜地叫了一声:“陆叔叔。”

    肖国力打招呼道:“陆主席。”

    来者正是县政协主席陆乘风。他向肖国力父女点点头,看了一眼肖雪雁手上的报纸,道:“你们也看到报纸啦。某些领导不厚道,把我们被当成了刀子使啊。”

    肖国力赞同地道:“若不是周县长的人提醒我,我也不会去注意报纸上的消息。不过迟早会知道。”

    “看来周县长也是事后才知的啊。”陆乘风叹息道,“这是人家对即将上任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重视啊,免得她心存芥蒂。”

    肖国力道:“周县长那边的关系,我会尽量处好。我和周县长虽相交不深,通过昨晚的事,却很看好她。”

    陆乘风道:“县公安局那边,切切不可掉以轻心。我去市里拜访一下老领导,请他关注一下这事,请老领导提一提保护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和尊严,他毕竟从市人大主任的位子上退下来不久,句话还是有些份量的。”

    肖国力感谢了一声,道:“县公安局那边,我们还是有人盯着的。”

    他从草莽出身,从事餐饮行业这么多年,县公安局里的关系,哪能不经营好?那些人舍了官帽子帮他不可能,传递个消息是能做到的。

    他转头向肖雪雁道:“你和陆叔叔一起走,顺道去银行取二十万元,让陆叔叔带到市里去。”

    他等肖雪雁和陆乘风走后,突起疲惫之感。官商关系中,商人总是处在受支配的地位。即使他足够强大,还得受更强大的力量支配。如今他不能表现出丝毫软弱感,他若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周围那些眼眨绿光盯着他的产业的豺狼们,谁不想扑上来咬一口?

    陆乘风是日落西山了。如今看来,和周县长处好关系很重要啊!

    这时,他再次想到了何鸿远。

    *******

    何鸿远不知今日,有人对他咬牙切齿,也有人一心想和他交好。他和张春月享受了一把领导待遇,坐着谭书记的专车,在乡政府门口下了车。

    张春月把背包送回乡政府宿舍,又拿出从银行取的五千块钱给他,才和他一起去乡卫生院。

    在路上,何鸿远轻声问道:“月姐,在你宿舍边上,还有空着的宿舍没?”

    张春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问这个干啥?”

    何鸿远笑道:“我现在不是乡政府干部吗?也不能再呆在乡卫生院宿舍里,我想和你做邻居。”

    张春月俏脸一红,道:“等你周一办妥了人事关系再。”

    乡卫生院里,王二存正坐病床上,吃着他媳妇周赛芸提早送来的晚餐。周赛芸见张春月和何鸿远走进病房,连忙向他们打招呼道:“张主任,何医生——”

    何鸿远抱歉地道:“一般休息日乡政府食堂不提供伙食,让二婶大老远食物过来,太辛苦了。”

    张春月吸了吸鼻子,道:“好香呀。王二叔,你吃着什么美食呀?”

    王二存抬起头道:“孩子她妈烧的家烧番薯粉皮,爽口又好吃。”

    何鸿远抚着肚子道:“让你们得,我肚子立马咕咕叫唤。”

    周赛芸道:“张主任、何医生,下次你们去家,我不仅给你们烧番薯粉皮,还给你们做番薯黄夹吃。我们家里种的番薯多,除了变着花样做各种好吃的,吃不了就弄成番薯粉保存。”

    何鸿远道:“二婶,你对做菜也有研究呀?”

    王二存接话道:“孩子她妈心灵手巧,烧的东西虽然是农家烧法,可是能变很多种花样,味道绝对是没得。”

    何鸿远突然想到县交通局对王二存家结对扶贫的事。他向王二存夫妇道:“二叔、二婶,我昨向周县长提过,对你们家结对扶贫的事。周县长点过头了,事情应该能办下来。我在想,光给你们几千块钱,那是死水,你们家四个孩子,花不了多久,钱就花没了。若是把这笔钱变成活水,才能让你们真正脱贫。”

    王二存停止了吃东西,疑惑地道:“死水?活水?”

    周赛芸叫道:“何医生,你是让死钱变成活钱,也就是钱生钱?”

    何鸿远道:“对呀。我也是刚才听二叔二婶厨艺好,突然想到的。如果能让县交通局以结对扶贫的名义,出上一笔钱,在乡政府边上弄个扶贫吃店。当然,名字可以起得好听一点。由二婶经营吃店,那死钱不就变成活钱了吗?”

    张春月看了何鸿远一眼,道:“这主意很好。远的脑瓜子,就是转得快。”

    周赛芸犹豫着道:“可是这样的话,家里的农活就全荒废了。”

    何鸿远道:“二婶,你们家的一亩三分地,能给家庭带来多少收益,你心里也有数。如今该是找出路的时候。就经营吃店的优势来,你看乡里很快就要扩建公路,工程一旦启动,有多少工人会照顾到你店里的生意啊。工程结束后,筑成了大马路,到乡里游玩的人肯定多起来,你店里人流量也差不了。重要的是你的厨艺要好。”

    王二存一拍大腿,端在另一只手上的粉皮差点倒在了病床上,被周赛芸一把抢了过去。他兴奋地叫道:“孩子他妈,我们听何医生的。我们家都已经穷成这样了,只能拼一拼。而且何医生是大学生,头脑比我们好,又为了我们家的事,跑前跑后地帮忙,我相信何医生。”

    周赛芸想想自己家里的情况,不找出路怕是没有出头之日,也只能搏一搏。而且有何医生分析的这么多优势,她开一间吃店,还是能成的。

    她考虑了一会儿,下决心道:“成,不就是专门烧东西嘛,我就不信做不好。”

    何鸿远大喜,和张春月对视了一眼,向她道:“张主任,下周我们路教一组在寨头村开展活动,为王二叔家物店面,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

    张春月娇声道:“知道了,何组长——”

    王二存饭后休息了一会儿,何鸿远帮他进行摸骨治疗,感觉内劲对他受损椎间盘的穿透力,没有了那种直接疏漏而过的感觉,竟有一丝轻微的迟滞。

    这是一种好现象,明王二存的腰椎病,用摸骨术治疗是有疗效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