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新闻炸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四十七章 新闻炸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施老师从房间里出来,向谭德嗔怪道:“人家在房间里伤心事,你在外边高兴地叫好,这算什么事啊?你进屋里来,我有事和你。”

    谭德一脸纳闷地进了里边的房间。何鸿远明白,这是要谈张春月的家事,这事张春月若能得到施老师的同情,对事情的解决,将有很大的帮助。

    他坐在谭德家的客厅里,回顾了这两经历,除了和周荧、张春月的关系进一步外,让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肖国力被殴打事件的放大化。他从周荧借此事阻止陈如海上位,到政法委陈治平书记把事情捅出来,借此要将昌隆县公安局撕开一个口水,看到官场斗争的险恶和无所不用其极。可以,即使是肖国力这样有着一定政治身份的大商人,也随时有可能成为官场斗争的牺牲品。

    官场斗争无处不在。他暗暗给自己打气,要想不成为官场斗争牺牲品,便得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同时肖国力这么一点伤,能被整出大事来,明身在官场,如履薄冰的做法是对的。他领悟到必须认真面对并做好身边的每一位事,虽不必诚惶诚恐,也要做到周周全全。

    几分钟后,谭德从里边房间里出来,向他问道:“远,今你被春月主任请去当暗探,你对这事的看法如何?”

    他把上午在马全家的的所见所闻,向谭德汇报了一遍。末了,他道:“书记,我是义愤填膺,才出手教训了马全他们一通。他们还不知我是何人呢。我觉得,马全父母和张主任都是可怜人。这事怎么解决,我这样的年轻人想不到办法,像书记这样有生活阅历的人,会有解决方案。”

    他汇报完,突然想到马全那个姘妇,不知食指被他拆骨后,能否被医院骨科弄回去,其间吃足了苦头,那是一定的。不过这样恶毒又恶心的女人,活该她吃这份苦头。

    “春月是个好孩子,马全自做孽不可活啊!”谭德叹息道,“春月被伤透了心,却还想着帮我那老姐姐一把,我心里感激啊!这事啊,我明去我那老姐姐家看看,按春月的思路办,争取尽快解决,不能因此影响了春月的工作。”

    何鸿远心里暗暗高兴,有谭德这样的领导出马,去民政局为张春月和马全办个协议离婚的事,还不是很快就能搞定。谅马全也不敢在谭德面前放肆。

    其实谭德决心介入处理张春月的家事,不仅因为张春月是他工作中的左膀右臂,即使他将因此和张春月少了层远亲关系,却更能获得她的忠心。还有一个因素,便是何鸿远这样与张春月普通同事关系,都能为她的事义愤,而他谭德作为她爱戴的领导,岂能不出力?

    他哪里知道,在短短的几里,何鸿远和张春月的关系,已到了即将水乳交融的地步。

    ******

    下午三时,何鸿远从谭德区里门房那,拿到了一份当的《静海晚报》。报纸头版头条的一篇报道标题,亮瞎了他的眼睛——《知名企业家陪酒被殴,是谁给予打人者力量?》。一个大大的问号,如一个拳头一般出现在报纸上,既吸引人眼球,又让人感到非常义愤。

    报道以写实的手法,翔实展现了当晚的冲突,不过放大了冲突结果,出现在报道里的肖国力的伤势,是受伤的手腕上缝了足有十余针。报道中有肖国力受伤手腕血淋淋的照片,还有那位打人的徐总亲笔写下的供认书。报道最后非常煽情地写道:“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召唤一位县政协常委、知名企业家低声下气地来陪酒?是谁给了他的贵客,肆无忌惮殴打他人的力量?我们期待着,进一步揭开这位真正当事人的面纱。”

    何鸿远看得拍案叫绝又心惊肉跳,这哪里是新闻报道,简直就是杀人的刀子啊!原来官场上亮刀子,可能有这么狠辣的手法,比直接找对手工作中无关痛痒的漏洞,要致命百倍。

    他飞速跑回到楼上谭德家里,把报纸递到谭德手上,等其细细看完后,道:“谭书记,我得听周县长的话,回龙泽乡去。周县长这几公安部门就是战场,她让我注意保护自己。”

    施老师从谭德手上拿来报纸,和张春月一起埋头观看。俩人都被精彩的报道内容所吸引,不时发声感叹。

    谭德突然想到,就这件事来,周县长早早地通过何鸿远向他示好,未尝没有让他保护好何鸿远的意思。而且目前何鸿远既是周县长眼里的红人,也是他和周县长之间的桥梁和纽带,可不能让其有何闪失。

    他坐在沙发上,沉吟了片刻,向何鸿远问道:“远,你是准备回家,还是准备回龙泽乡?”

    何鸿远道:“我要回乡里去,王二存还在乡卫生院里住着,还需要我去帮他治疗呢。”

    谭德起身道:“好,我联系我的司机,让他开车过来,送你回龙泽乡。”

    何鸿远客气地道:“书记,我自己做班车回去便可以。”

    谭德一边摇摇手,一边拨出电话,通知司机来接人。然后他又连续拨出几个电话,约几位朋友出来谈事。

    他的朋友肯定以官场中人居多。官场中人谈事,肯定离不开官场中的事。方才报纸上曝光的这件事,事关县公安局局长,事情和他们是否有利害关系都好,足以让他们琢磨个半。

    施老师放下报纸,看了谭德一眼,无奈地道:“今晚又不用回家吃饭了。”

    谭德打完电话,又向张春月道:“春月,你的事若有了眉目,我再通知你。”

    张春月脸上故意露出伤感之,嘴里感激地道:“让书记费心了。”

    谭德带着何鸿远和张春月一起下了楼,车很快就到了区门口。司机老徐是位三十来岁的精壮汉子,向谭德招呼了一声,又向张春月打了声招呼。

    谭德直接上了副驾驶室。张春月和何鸿远上了后座,她马上替何鸿远介绍道:“远,这是徐师父,跟谭书记好几年了。”

    何鸿远连忙恭敬地道:“您好,徐师父。”

    老徐转头善意地向他点点头,然后向谭德问道:“书记,先去哪儿?”

    谭德道:“先送我去柳莺茶楼,再把张主任和何送到目的地。”

    老徐熟练地操控着方向盘,不到十分钟就把谭德送到目的地。谭德下车后,张春月主动道:“徐师父,能送我回家取些东西,再找一家农业银行取些钱,然后送我和何一起回乡政府吗?”

    老徐笑道:“张主任是领导,我听领导的吩咐。”

    张春月娇笑道:“我算哪门子领导哦。是徐师父卖我面子罢了。”

    领导身边的司机,地位可不能同普通司机比。老徐心满意足地笑笑,问道:“张主任,明是周日,还要回去加班啊?”

    张春月叹息道:“没办法。何下周一要回县城办事,路教工作组的工作,书记和乡领导又这么重视。我俩一起回去,把下周一的工作理一下,还要去乡卫生院,不仅要给住院的计生钉子户治疗,还要了解他的思想状况,可不能再让他走脱喽。”

    何鸿远见张春月对老徐这么重视,坐在她边上,倒也不敢造次。这老徐看似是司机,绝对是谭书记的贴心人,若是他和张春月有什么亲密的动作落到他的眼里,传到谭书记的耳中,那他和张春月在谭书记心目中的形象,绝对会是坍塌了一样。

    他正襟危坐,认真地听张春月和对方攀谈,学习这种话半真半假、半吹半捧的技巧。

    他听得久了,也觉得没意思,一切都不真实,还不如他和吴传海对骂几句呢。于时他便去想《静海晚报》上的那篇报道,它犹如新闻炸弹,肯定能弄出轩然大波。不过像他这样的人物,不仅感受不到,而且得逃离得远远的。可见做人物有人物的自由,做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身不由己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