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叫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四十六章 叫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结束和周荧的通话后,何鸿远想到即将来夹山村考察的肖雪雁,也提醒她一下,无论这种提醒有没有用,也显得他对朋友的关心。

    他拿出肖雪雁给的名片,拨通了她的手机,话筒里传来肖雪雁好听的声音:“喂,哪位?”

    “肖总,我龙泽乡何鸿远啊。”他马上自报家门。

    “远哥——”她的声音竟透着一丝惊喜。

    张春月站在何鸿远边上,把耳朵也凑到话筒边。她听到话筒里一个籁般的声音,对他叫得如此亲热,不由得伸手摸上他的腰肉,缓缓用力扭动起来。

    何鸿远抽上一阵子抽搐,一脸认真地朝着话筒道:“肖总啊,我听到一个消息,向你通报一下。听今下午出刊的《静海晚报》,将会报道出肖董被打的消息。不知肖董知不知道这个情况。你向肖董汇报一下,同时也要请他注意公安部门的动作,他们可能会抓住肖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放。”

    肖雪雁一听这事,连声道谢。她没几句话,就急急忙忙地挂了电话。

    何鸿远挂上电话,便听张春月酸溜溜地道:“这位肖总的声音很好听呢。”

    “鸿雁楼肖董的女儿。昨晚和周县长一起吃饭的时候认识的。”何鸿远一本正经地道,“月姐,你马上联系谭书记,待会儿在路上,我告诉你昨晚发生在鸿雁楼的大事。”

    这招对张春月果然好使。她放开他受虐的腰肌,拿起电话拨通了谭德家里的电话。今周六,谭德正好在家,在电话里很高兴地让她带何鸿远过去。

    张春月去里屋换下牛仔衣,套上一件米开衫,带着何鸿远出门。何鸿远和张明奎道别,出门前又向张勇道:“勇,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这几在家里好好呆着。叔叔婶婶可帮我监督着你呢。”

    “远哥,我听你。”张勇一副听话学生的样子。

    等何鸿远俩人走出巷子,他向父母道:“如果远哥是我姐夫,那就好喽。远哥不仅功夫好,还和县长这样的大官认识,姐姐跟着他,比跟着马全那混蛋,不知强了多少倍。”

    钱桂芳心跳过速,焦急地道:“你姐比何要大上五岁呢。”

    张勇翻着白眼,道:“妈,你这是什么观念啊。男女双方只要有感情,年龄不是问题,空间不是距离,只要有爱就好。报纸上就有新闻,有男人娶大几十岁的老婆呢。”

    钱桂芳关心地问道:“还真有这么回事?”

    张勇道:“真的,不信我把报纸找过来给你看。”

    张朋奎看着娘俩,纳闷地道:“你们关心这个问题干啥?何是月儿的下属,她又是嫁了人的。把她俩扯一起谈,有必要吗?”

    钱桂芳白了他一眼,道:“你除了能整你的机床,还懂什么?”

    *******

    何鸿远去银行把工资卡里的钱,取了整数出来,只有七千块钱。他点了五千元放在一个口袋里,拿着两千元买了一对茅台酒和一箱苹果,剩余的钱放进钱包当零花钱。

    人无横财不富。靠着这点工资,一笔稍大点的开销,接下来的日子,就要喝西北风。所以上班族也有一个法,叫做发工资时一老板,一个月二十九干板。

    何鸿远是农家子弟,早早就体会到赚钱的不容易。他虽然对去谭德家花钱拜码头不心疼,可也觉得发财致富的紧迫性。

    他觉得自己和鲁旺在肖雪雁来考察之前,能把夹山水库承包下来,靠的是眼光和魅力,若是因此发了一笔财,也算不上赚黑心钱。关键是得有人对夹山村及其附近的旅游资源感兴趣。

    上了出租车后,张春月和他起坐在后座,悄悄地问:“为什么取这么多钱?”

    何鸿远凑在她耳边道:“投资。我发财了,也有你的一半。”

    张春月觉得耳边痒痒的,又不想离他远些,故意扁扁嘴道:“这么一点钱,能搞什么投资。”

    何鸿远右手悄悄从她身后绕过去,搂着她的腰,轻声道:“还差五千,待会儿去我同学那,先向他借。”

    “五千?你哪需要向你同学借?我的工资卡里足够。”

    张春月抓住他在她腰间使坏的手,在他手背上扭了一下,却不阻止他的手,从她黑内衫的下摆滑进去,落到她滑嫩的腰肌上。

    何鸿远一边享受着柔情蜜意,一边打趣道:“你就不怕我骗财骗?”

    张春月坐正身子,狠狠瞪了他一眼,道:“爱要不爱。”

    “要,要,要。一辈子都要。”

    何鸿远见她并不问什么投资,心里更觉得她对自己的信任,对她更是满心温存,只羡刹出租车司机。

    俩人在车上是情侣,下了车便是领导和下属的样子。何鸿远跟在张春月身后,屁颠屁颠地走进县城一个较高档住宅区的大门。

    谭德对何鸿远能在休息日前来拜访,显得非常高兴。他亲切地把何鸿远和张春月请进客厅,又叮嘱妻子上茶。

    他妻子是位教师,戴着一副金框眼镜,长得白皙文静,充满了书卷气。张春月是她家的常客,毫不见外地向何鸿远介绍:“何,这是谭书记家的施老师。我称施阿姨。”

    “您好,施阿姨。”何鸿远彬彬有礼地道。

    施老师对这位俊朗而有礼貌的年轻人很有好感,热情地招呼他坐下,然后一边和张春月攀谈,一边沏茶水。

    上了茶之后,她拉着张春月进屋,悄悄话去了。

    谭德向何鸿远道:“何,下周去县卫生局人事科把人事档案迁入后,你就是龙泽乡乡政府干部。以后好好干。像你这样有文化、有能力的干部,我很看好啊!”

    何鸿远半边屁股坐在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恭谨地道:“感谢谭书记的栽培。我准备下周一就去卫生局那边,把人事关系迁出来。以后在谭书记领导下,我将努力工作,不给谭书记丢脸。”

    这是**裸的表决心、贴标牌啊!以后他何鸿远,在龙泽乡政府里就是他谭德的人,他头上贴的是个谭字。

    “谭书记,我把昨晚和周县长吃饭的情况,向您汇报一下。”何鸿远道。

    昨晚周县长果然和何一起吃饭,打的是她秘书的名头。何是周县长的救命恩人,县长亲自请他吃一顿吃,这也得过去。

    何鸿远把昨晚除了他和周县长之间不该的事之外,其他的事一五一十了一遍之后,谭德就不淡定了。这件事是昌隆县政坛上一件大事且不,光凭周县长能把对付县公安局局长陈如海的手段都告诉何鸿远,可见何鸿远在他心里的重要地位。

    “远。”他亲切地叫道,“你今下午的《静海晚报》,将会刊出县政协常委肖国力受到无端殴打的新闻?”

    “周县长是这么的。”何鸿远道。

    “好,稍晚些去区门卫那儿,弄份《静海晚报》看看。”谭德道,“这事闹出来,号称陈霸王的陈如海不死也要掉层皮,副县长是不用指望上去了。而肖家的生意也会深受影响。两败俱伤啊!”

    何鸿远暗自钦佩,谭德不愧是官场老手,对事情看得一目了然。

    “周县长还有什么吩咐?”谭德问道。

    他知道陈如海不上副县长,对周县长有好处,在接下来县长分工上,常务副县长有可能分管县公安局。他更想知道,这位年轻的女县长,政治目光是否足够长远,若能把触角伸入到公安局这样的强力部门,她的在昌隆县的力量将大增。

    “周县长,谭书记若是在公安部门有什么朋友,不妨早点向她知会一下。”

    “好——”

    “周县长还,公示期过后,她请谭书记吃饭。”

    “好——”

    谭德对何鸿远转达周荧吩咐的话,忘形地连续叫好两声。他心里既有对她的能力充满信心,也有他自个儿内心兴奋。周县长不仅接纳了他靠过去,又表现得这么有能力,岂能不让他兴奋叫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