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别碰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四十三章 别碰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张春月见他慌慌张张地跑回来,连忙发动摩托车,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他飞快地坐上摩托车后座,拍拍她紧致的大腿,笑道:“打了一架,先离开这里再。”

    张春月载着他,在巷子里七转八绕,然后穿过老城门,向城外山边行驶。

    昌隆县城依山面海,很多通村的公路向山上蜿蜒。只是这些公路大多是石子路,摩托车在上边起起伏伏,如冲浪一般。

    何鸿远抱着张春月的纤腰,贴在她的背上,随着摩托车起起伏伏。

    他渐渐觉得,这种起起伏伏的感觉,让他俩的身子摩擦着,的确非常刺激。他感受着她丰满的臀肉,嗅着她秀发间飘洒的清香,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起起伏伏。

    张春月早有所觉,随着他越抱越紧,她的身子感觉越来越热。她感觉到贴在身后的他的身子的变化,不由得心境有些慌乱,身子有酥软的感觉。

    她把车子停在公路边,锁好车子,从一条路上了山岗。站在山岗上,山风飒飒,草木起伏。山上杂草锍金,层林尽染;山下城里街道纵横,城市向远方滩涂漫延,更远处海一。

    张春月把手上的头盔扔到地上,问道:“远,方才为什么打架?”

    何鸿远找了个地方坐下,注视着她伫立着显得有些落寞的身影,将方才发生的事详细了一遍。

    然后他爱怜地注视着她,道:“月姐,赶快和那男人离了。这样的男人,他配不上你不,法律上你们是夫妻,要是那些讨要赌债的高利贷追倒债到乡政府里来,对你是不的麻烦。”

    张春月突然蹲到地上,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何鸿远坐到她身边,搂着她靠在他身上。她便埋首在他怀里,肆意痛哭起来。

    她哭够之后,突然道:“远,我不想在乡政府里呆下去了。我想下海经商。”

    何鸿远惊骇地道:“月姐,你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还指望着跟在你身后,弄个领导当当呢。”

    张春月抽泣着道:“远,姐以前鬼迷心窍,和马全那混蛋结婚,就是冲着他妈妈和谭德书记的表亲关系。我若是和马全离婚,你我还能得到谭书记的重用吗?”

    何鸿远轻抚着她的背,道:“谭书记和马全毕竟是隔了一层的表亲关系,而且马全的情况,谭书记可能也有所耳闻,他不可能为了这个,便对你打压。如果他是这样的领导,我觉得我们跟着他,也没有什么奔头。而且我们上面不是还有周县长吗?”

    “周县长?”

    “对,昨晚周县长和我一起吃饭,她对我们路教工作组的工作非常关注。她还让我随时向她汇报工作呢。”他半真不假地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张春月仰脸惊喜地道。

    何鸿远见她一副雨后梨花的娇美样,忍不住伸手轻柔地擦掉她脸上的泪渍,然后一只右手手掌便放在她玉瓷般的脸蛋上,温柔面仔细地抚摸着。

    “远,你这是在给我按摩吗?”她呢喃着道。

    “对,我使出按摩术,包你脸上容光焕发。让我长期按摩,还有驻颜之效。”他一边稍运内劲按摩着,一边认真地道。

    他低估了美容驻颜对女人的超强吸引力,特别是像张春月这样年近三十的女人,恨不得把青春永远留驻。她感觉到脸上有温热的气机在流动,不竟轻轻欢呼一声,道:“远,答应我,以后要每给我按摩一次。”

    “好,只要你有时间找我,我都给你按摩。”何鸿远乐呵呵地道。

    他轻托起她受按摩后的脸蛋,泪痕早已消失,脸颊雪白而充满弹性。她脸上的肌肤本来就非常嫩滑,长得又明眸皓齿、娇艳无比,对男人有无尽的诱惑力。

    他细细打量着她,感觉她长的像极了港台明星邱淑贞,连身材也如出一辙。她这童颜**的样子,绝不像二十八岁的女人,容颜至少比实际年龄年轻了五岁。

    此时美当前,又有昨晚受周荧挑弄留下的念想,以他血气方刚的身体,怎么忍受得了?

    他头一低,便噙住她鲜美的红唇,给她来一个长长的湿吻。张春月似拒还迎地轻推了他几下,最终迷失了自己,和他口舌交缠着。

    俩人吻到已近窒息,张春月才喘息着推开他,娇嗔道:“你想闷死我呀。”

    “月姐,这只是利息。”他笑道。

    “还只是利息。我欠你的吗?”张春月探手扭了一下他的腰部肌肉。

    “月姐,前些我们在夹山村可是好了,我若能帮你顺利完成王二存家计生工作的任务,你便亲我一下。”何鸿远道,“昨王二存跟着我们一起回到乡卫生院,这工作任务算是完成了。已经过去一晚了,我算一点利息,也是应该的。”

    “我可不曾答应过你,是你一厢情愿罢了。”张春月耍赖道。

    “好你的张主任,敢过河拆桥。我今日不仅一厢情愿,还要两厢情愿呢。”

    他侧身再次吻上她的性感嘴唇。这次吻得温柔而有章法,相互试探着、追逐着、吸吮着、缠绕着,仿佛春风春雨般顽皮又缠绵。

    他一只紧紧搂住她的身子,另一只手并不闲着,摸索着伸入她的衣内,在她身上寻幽探胜。

    张春月没有生过孩子,腰间肌肉弹性十足,肌肤雪白而细腻,抚摸着如光滑的绸布一般。胸前雪丘丰盈而不失弹性,让他流连忘返。

    当他不满足于现状,手掌逐渐下移之际,她突然警觉地按住他作怪的手,如呻吟般地哀求道:“远,别碰我,姐是不祥的女人。”

    “不祥的女人?”

    何鸿远见她娇媚似水、春情萌动的样子,从算命的当面测相推论,她是月德生辉、红鸾星动。真情亦能助势,她运势旺上眉宇,哪有半点不祥女人的样子?

    远,我们方才是情不自禁。”张春月羞羞答答地道,“姐姐是不祥的女人。马全在结婚那晚还没怎么真正碰姐姐,他就不行了,以后他每次都这样。他的性格也便变得越来越古怪,便经常夜不归宿,这两年更是在外边烂赌,赌输了就回来和我吵架,我是白虎女人,败他家的运势。我后来也赖得和他吵架,便住到了乡政府宿舍里来,眼不见心不烦。可是我这白虎女人和他离得远了,马全的运势也没怎样见好啊。”

    “白虎女人——”

    何鸿远学医出身,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心里不由得一阵惊喜。白虎女人克夫,那是纯粹的迷信。不过这种女人**较强,好男女之事,是有科学道理的,这与其体内分泌的激素有关。

    他知道马全的情况,不是受张春月这白虎女人影响,而是这畜牲不如的男人,从生理到心理上都生了病。

    他向张春月循循善诱道:“月姐,马全的情况,从生理上来,他是习惯性早泄;从心理上来,他自卑、缺乏自制力和他原本就好吃懒做的性格结合在一起,致使他注定就没多大出息。这些和你是白虎女人无关。”

    张春月颓丧地道:“可是我上查阅过一些算命的资料,白虎女人,还真的能影响男人的运势。”

    “你若真信命运之,不如找我师父摸骨测命。他老人家一向标榜他摸骨测命之术,比他摸骨治病救人之术更厉害。”

    “真的吗?”她蓦然变得兴奋起来,“那你马上带我去见你师父。”

    何鸿远见她心动的样子,觉得以往不屑于修习师父的摸骨测命之术,真是大错特错,要不此时此刻,就能对月姐摸摸骨、测测命、调**。

    他兴致缺缺地问:“月姐,你就这么着急啊?”

    张春月斜睨了他一眼,道:“那是当然,我要证明一下,像我这样的女人,到底会否影响到亲密的人的运势。”

    何鸿远轻搂着她,呵呵笑道,“要不我和你马上好一场,我们试验一下,我的运势能差到哪里去。”

    张春月慌忙推开他,坐起身子,整了整衣物,道:“远,姐不想在离婚之前,和你真正那个。马全可以在外面乱搞,姐不能出轨。要不然姐和他又有什么分别呢?你体谅一下姐。”

    这样的女人,才是值得珍爱的女人啊!何鸿远停止了动作,心里却是一阵子苦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