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畜牲不如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四十二章 畜牲不如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早上的中心广场,多是晨练的老人。何鸿远站在鸿雁楼对面的马路边上,秋风萧瑟,身边的一排法国梧桐落叶飘飞。他拢了拢风衣,脑海里闪过周荧的身影,感到心里暖暖的。

    短短的几时间,周荧已在他心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子。他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有些期待又有些恐惧和周荧的关系。

    一辆摩托赛车快速轰鸣而来,在他身前“吱”的一声停了下来。张春月坐在摩托车上,把着车把子,一身合身的淡牛仔服,衬得她的魔鬼身材更显凹凸有致。她一条长腿点地,取下头上的头盔,长发飘飘,美眸如水,一股俏逸的风情扑面而来。

    她把头盔扔给他,道:“上车。”

    何鸿远没想到,这位年轻美丽的张主任,还有这么风情的一面。他没少跟着吴传海玩车子,知道这种车子,必然是改装过动力的,一般的新手,还真的驾驭不了。

    他着着张春月座下这辆的摩托赛车,心里痒痒的,道:“春月姐,还是我来开车。”

    张春月横了他一眼,又打量着他的优雅身姿,俏脸没来由地一红,道:“你不认识路。上车!”

    何鸿远坐上车子,把头盔给她戴上,道:“这车子不错。”

    张春月一边拉到油门,一边道:“我弟改装的走私车,我经常借来开一开,遇到交警得逃得飞快。你可得坐稳喽。”

    车子轰鸣着飞射而出,何鸿远身子前后一晃,急忙搂紧她的腰。她驾摩托车时双手架起,把合身的牛仔服下摆下拉,露出里边的黑紧身内衫。他的双手搂在细柔的内衫上,感觉她的细腰毫无赘肉,温热而柔韧,便不由自主地轻抚两下。

    鸿雁楼二楼的落地玻璃窗前,肖雪雁提着何鸿远的旧衣物,看着他坐上张春月的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地离去,嘴里不满地嘟囔道:“还为领导办事。原来是和美女领导兜风呢。”

    她的女助理走过来,指着她手上提着的衣物,道:“肖总,是否需要我拿下去浣洗?”

    肖雪雁脸上一红,攥了攥衣袋子,道:“不必了,我自己来便行。”

    她转身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乔助理,我每月的实习工资是多少?”

    乔助理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笑道:“肖总,你是餐饮公司的老总。董事长了,公司和酒店里的事,你了算。你要用钱,尽管向财务支取就是,哪里还要开工资?”

    肖雪雁摇摇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爸那一套粗放型的管理模式,跟不上现代餐饮业的潮流。我是实习总经理,每月定个五千元的工资,你在公司文件中备案一下,然后去财务给我领取两个月的实习工资。”

    乔助理应声下去。

    肖雪雁脑海中闪过何鸿远的身影,喃喃自语道:“昨晚你帮过我们的大忙,今早我不一句感谢的话,便等着下次给你一个惊喜。”

    此时坐在张春月摩托车后座上的何鸿远,被她骑车在巷子间转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便干脆紧紧地抱着她,脸贴在她刀削般的后背上,呼吸着她身上的幽香,心里渐渐沉醉。

    摩托车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在一个巷口停下来。张春月悄声道:“远,别捣乱。”

    何鸿远悚然一惊。他方才抚着她的细腰,轻轻按摩得有滋有味,双手不自觉上移了稍许,差点摸上了她的丰胸。

    他咳嗽了一声,红着脸道:“春月姐,这是哪儿?你让我帮你做什么事?”

    张春月推开头盔玻璃罩,道:“巷口外是条大路,离这五十米的路边,有一个住宅区。我告诉你一个楼房号,你帮我打听清楚这间房子里来往人员情况。我在巷子里等你。”

    她告诉他一个楼房号,完便拉下头盔玻璃罩,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何鸿远根据张春月的提示,来到一个老旧的区门口。这区的门房内居然还兼营着商店,他便进去买了一盒中南海,然后给看守门房的老大爷扔了一支,问道:“大爷,这区里的a幢501室,还有人居住吗?”

    老大爷的眼神不差,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点上香烟,道:“伙子,看你这一身打扮,倒也不像是放高利贷讨债的样子。难道你是来买房的?”

    “对、对、对,我是来买房的。”何鸿远点着头道,“大爷,请您帮帮忙,把这间房子的情况一下。这家人为什么要卖房子?”

    老大爷探头向门外张望了一下,向何鸿远道:“伙子,看在你人不错的份上,我告诉你,这房子千万不能买。你房子的男主人叫马全,原来在一家国营工厂上班,下岗后成了一个烂赌鬼,欠了一屁股的赌债。他原来的老婆不错,是一名政府干部,人又轻漂亮。他不好好珍惜,赶跑了老婆,却勾搭上**上的一名女子,经常带到家里来鬼混。听他们还不起赌债,最近要卖房子。这马全的父母还住在一楼的车库里,这畜牲和那女子还想把两位老人赶出去,最几经常吵闹。”

    何鸿远愤恨地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简直畜牲不如。”

    他心里已隐隐感觉到,这畜牲不如的男人,可能就是张春月的丈夫。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一堆臭狗屎上啊!

    老大爷也愤愤不平地道:“如果这是我的儿子,我一刀宰了他。”

    这时,区里传来吵闹声、哭喊声和砸东西的声音。老大爷无奈地摇摇头,道:“作孽啊!”

    何鸿远把手上的这包中南海扔给老大爷,道:“大爷,谢谢你啊!我去见识一下这畜牲作了啥孽。”

    区非常破旧,除了完好的围墙,几乎没有其它能体现区的样子。区中央的两条绿化带,已经成了菜园子,里边杂乱地种着各种东西。水泥地面上坑坑洼洼,像是年过古稀的老人的脸面。摆在地面的一些架子上,晒着鱼干、粉丝等各种东西,阳光下苍蝇在快乐地围着它们飞舞。

    区里只有四幢六层楼房,楼幢间的电线,像蜘蛛一般交缠着。每幢楼的墙面,都斑斑驳驳,像是被老鼠啃过了一般。

    何鸿远转过a幢楼的墙根,便见几位老人围在一个车库前,对着里边指指点点。车库里不时有盘碗之类的东西扔出,惹得围观的老人不时大骂。

    他靠近一看,只气得两眼冒火。只见一名浓妆艳抹、三十多岁的矮胖女人,一边在往外扔东西,一边拉扯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出门。老爷子两鬓斑白,满脸皱纹,被一位六十多岁的个子老奶奶死命按在椅子上。一位长得贼头鼠脑的三十多岁男子,靠在车库向外打开的铁门上,若无其事般地吸着烟。

    “马全啊,你这个孽子啊!我们马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奶奶哭喊着,几乎挂在老爷子的轮椅上。

    “妈,别丢人现眼了。不就是卖房子吗?房子卖了咱们还能买回来啊,你吵闹什么?”吸烟男子抬眼道。

    “你把车库也一并给卖了,我们老俩口住哪儿去?”老奶奶哭泣着道,“你把春月给我请回家。我就认春月这个媳妇,不认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他果然就是春月姐的丈夫马全,扔在大街上,简直比垃圾还不如。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春月姐。

    何鸿远在心里为张春月叫屈的同时,情不自禁走到车库,顺手拨落里边扔出一根筷子,叫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啊,她妈的乱扔东西?她妈的良心给狗吃了,难道眼睛也给狗吃了吗?”

    这话就是冲着车库里马全的姘妇去的。

    这女人是个在**上混的,能把马全吃得死死的,当然不是个善茬。她转身走出车库,指着何鸿远破口大骂道:“你个傻x,老娘在办事,你找什么茬?你滚回你妈x里去……”

    何鸿远哪会让她滔滔不绝骂下去,上前运起内劲,快速地对着她的手指一弹,把她右手食指拆卸脱臼。她突然惨嚎一声,左手托着右手手掌,哭喊地起来。

    马全扔掉香烟,上前对何鸿远恶狠狠地道:“孙子,你他妈的敢伤人。”

    “畜牲不如的东西。”何鸿远对马全训斥道,“父母生你养你,你竟如此不孝不敬,不怕打雷劈吗?”

    马全挥拳向他迎面砸来。何鸿远见其身子瘦弱,脚步轻浮,眼眶浮肿,拳头上哪有多少力道。

    他脚踏太极,伸手缠上马全砸过来的拳头,原本想将这畜牲的手臂给卸脱臼。转念想到他是张春月的丈夫,至少是法律上的丈夫,不看僧面看佛面。他看在她的面子上,拉着其手臂转了两圈,将他扔过去,狠狠地撞到他那位姘妇的身上。

    在马全和他的姘妇昏头转向间,何鸿远拍拍手,道:“老子替教训你们。伤了你们这样的人,老子就是进派出所也能理。”

    在围观的几位老人一片叫好声中,他想到他刚得罪了公安局局长,可不能进派出所,便飞快地离开现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