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撕破脸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三十八章 撕破脸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这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肖国力和何鸿远等人暗呼痛快。

    陈如海心里一阵恶寒。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得罪不得啊!看来今晚他只能自认倒霉。只要他还在公安局局长的位子上,有的是时间和办法收拾肖国力和他的鸿雁楼。而且只要他顺利上位副县长,背后有县委副书记刘建设支持,县长金方波和县委刘书记一向是盟友,在县政府里挤占周荧这娘们的权力空间,报今日的一箭之仇,也不是不可能。

    大丈夫能屈能伸。

    他强忍着疼痛,哭丧着脸,向周荧低声下气地道:“周县长,这是一场误会。我这位姓徐的朋友,从市里下来,原本我想请肖董父女陪他喝个痛快,哪知我们酒后失态,起了点纠纷。周县长,我们都在公示期间,这事若闹大了,对我俩影响都不太好。我看就此和解,大家一笑而过,你看可好?”

    周荧听他颤抖着声音,在到他这位市里来的姓徐的朋友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她是内心玲珑之人,想到肖展鹏被她压了一头,陈如海却借势而上,想来是他市里的关系起了一定作用。这姓徐的,可能就是他市里那条线上的人。

    她转头看着肖国力,问道:“肖董,你我都是受害者。你怎么看?”

    肖国力见她年纪轻轻,语言细节这么注意,把她自己牢牢地定在受害者的位置,似乎她不放姓徐的一马,对方的罪名,是逃脱不了的。果然物以类聚,这位年轻的副县长和那位叫何鸿远的年轻人,都不简单啊!

    他不加思索地道:“我听周县长的。”

    周荧笑道:“好,肖董是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我呢,也要卖陈局长一个面子,大家毕竟是县政府里的同事。我同意将这事就此揭过。”

    她又转头向徐庆祥道:“徐先生觉得如何?”

    徐庆祥算是听出来了,眼前这位娇美如花、倾国倾城的美人,就是抢占了肖展鹏位子的那位。他父亲圈定的昌隆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位子,人家能不动声地把它抢到手,这背景可不是一般的强大。这样的人物,以他徐庆祥明面上一介商贾的身份,还真的难以吃定她。

    今晚有她在,想要逼肖氏父女就范已不可能。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对付肖氏父女,不定连眼前这位美女副县长,也能用其它手段搞定。到时左拥右抱,不仅是财歉收,还帮他父亲拓展了在昌隆县的政治影响力,真是一举数得啊!

    他**不止,却也不能麻醉双臂的伤痛,不由得呲牙咧嘴地道:“我只是急切地想认识一下肖姐,哪知失手伤了肖董,这就是一场误会。”

    何鸿远扁扁嘴,道:“徐先生无缘无故伤了肖董,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像这样的人,我看得多吃些苦头。”

    他转身走到陈如海身前,将对方的右手臂按回到原处,道:“陈局长,得罪了。”

    陈如海抚着复原的右手臂,眼睛眯成三角眼,盯着何鸿远,道:“年轻人,我记住你了。”

    何鸿远一介农家子弟,得罪了在他看来权势滔的县公安局局长,心里不紧张那是假的。只是事以至此,他也不能露怯。他运起吐纳术稳定一下心神,面不改地淡然一笑。

    周荧和肖雪雁等人见他在陈如海的威胁目光下,仍能显得镇定自若,着实难能可贵。在的她们的眼里,此时何鸿远的身形更显得俊朗挺拔。

    陈如海对上他淡定的神,想到他的整人手法,心里莫名地一阵惊惧。

    徐庆祥见陈如海的身子已复原如初,更是觉得自己浑身疼痛,向何鸿远嘶叫道:“子,快来帮我把手臂接上。”

    何鸿远走到他身前,道:“不承认错误,就得多受罪。”

    徐庆祥张嘴嘶着气,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仿佛浮起一缕寒气。他忙不迭地道:“道歉,我向肖董道歉。是我有错在先,我道歉。”

    何鸿远瞬间出手,轻描淡写般地将徐庆祥的右手臂先复原,然后道:“你这道歉很有水份哦。什么叫你有错在先,好像后来都是我们错了一般。不行,你这种人出尔反尔,话不算数。还是白纸黑字写下来,才能作数。”

    他一边着,一边观察边上周荧的态度。

    周荧不置可否地笑笑。白纸黑字这些东西,对真正的强者来,没有任何约束力。只是她不想阻止何鸿远的作为,他能有抢占先机和防微杜渐的想法,也算难能可贵。

    肖雪雁对身旁的女助理稍一示意,后者去拿来纸和笔,放到餐桌上。

    陈如海不想留下什么把柄,向周荧道:“周县长,文字材料就不必写了。”

    徐庆祥右手臂复原后,更觉得左肩胛处疼痛得厉害。他一刻也不想继续受罪下去,道:“我写,我写就是。想凭一份书面材料撂倒我,可没那么容易。”

    何鸿远道:“徐先生,写上时间、地点以及你们伤害肖董的起因、经过,签字后便可。”

    徐庆祥强忍着伤痛,歪歪扭扭地写了一大张纸,签字后递给何鸿远。何鸿远一目三行草草看了一下,把它递给周荧。后者瞟了一眼,交给肖雪雁道:“你且收好。”

    陈如海眼睁睁看着一纸供认状,被肖雪雁慎重地收好。

    他痛苦得心脏抽搐了一下。真是遇到猪一样的队友啊!有这样的把柄,落在周荧和肖国力这等身份的人手上,他将显得非常被动。

    何鸿远故意手法粗暴地给徐庆祥按上左手臂。徐庆祥杀猪般的嚎叫一声,然后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离得何鸿远远远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陈如海感觉今晚就是折在何鸿远的拆骨手法上,弄得他这公安局局长颜面扫地,满盘皆输。

    而包厢里这么多人,也只有衣着普通的何鸿远,是他的发狠对象。他走到何鸿远身前,咬牙切齿般地道:“听你话的口音,是昌隆县本地人。今日你能拆我骨头,他日我能毁你一生。”

    岂知他这一句话,彻底断了周荧想要放他一马的心思。

    在周荧的心里,何鸿远不仅是她的救命恩人,还是走入她冰封多年的心间的一道身影。她总觉得她的生命是何鸿远救下的,以后她的一切,都与何鸿远息息相关。陈如海威胁到何鸿远,以她妖狐般的心智,自然明白先下手为强的道理,更何况她今晚占尽先机。

    陈如海和徐庆祥走后,她让肖雪雁屏退闲杂人等,向肖国力道:“肖董,这事你怎么看?”

    商场和官场,如不见血腥的战场。肖国力一介商人,原本不想卷入官场争斗之中。可这事因他而起,他不可能置身事外。

    他见周县长的神,知道她有了新打算,表态道:“周县长,既然和对方撕破了脸,就没什么可顾忌的。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还要那些身家做什么?”

    周荧没想到一个县城里的商人,能有这样的气魄。她赞赏地看了他一眼,道:“肖董,请放心,你的雁儿,以后就是我的妹子。”

    肖国力呼出一口气,笑道:“周县长,要怎么做?我听你的。”

    周荧也不藏着掖着,坦然道:“你把你的伤势弄得突出一点,最好去医院里缝上几针,然后请县政协陆主席过去一趟。我会把你的情况,向县委曹书记和县政法委陈治平书记汇报一下,我想他们会非常感兴趣。特别是陈书记,这样的机会他若不抓住,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如海就是在县公安局一手遮,我们也要把它撕开一条缝,再慢慢地蚕食它。”

    肖国力原本还以为,这是他押在周荧身上的豪赌,没想到背后还有县委曹书记和政法委陈书记这样的大佬靠着。有三位县委常委出面挺他,这赢面可是很大啊!

    他一脸轻松地笑道:“我这就去医院,找个熟悉的医生,让他给我缝几针,然后联系陆主席。雁儿,先给我的手腕拍个照,要突出伤情。”

    周荧向何鸿远和赵萍道:“你们先在鸿雁楼住下,我要陪同县委领导去医院看望肖董。”...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