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拆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三十七章 拆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肖国力注视着身形挺拔的何鸿远,心里暗赞一声。一个有担当的年轻人,若是有能力、有背景,绝对非常值得看好;倘若没有其他能力,也值得培养成忠实的手下。

    他人老成精,想着何鸿远能和周县长一起吃饭,想来并不怵陈如海这位公安局局长,便看着他和陈如海扯皮。

    陈如海被一位衣着普通的年轻人落了面子,心里不由得怒火冲。作为一县公安局局长,掌控着强大的准武装力量,他何曾受过如此待遇。

    他强忍着疼痛,恶狠狠地道:“子,你涉嫌故意伤人罪、袭警罪,等着把牢底坐穿。”

    他转头看着自己扔着桌子上的手机,向徐庆祥道:“徐总,麻烦你拨一下110,我来接听电话。嘶,身子动弹起来都痛。”

    徐庆祥拿起手机,对着肖雪雁要挟道:“美女,你以为到了公安局里,你父亲还是受害者吗?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你的父亲和朋友锒铛入狱?美女,莫要撞了南墙才回头。咱们交个朋友,不是很好吗?”

    何鸿远不等肖雪雁回答,笑呤呤地看着徐庆祥,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你以为你能告得了我故意伤人罪、袭警罪吗?你又能颠倒黑白,告肖董故意伤害吗?”

    他突然靠近陈如海身边,左手托起对方的右手臂,右手运起内劲,对着陈如海的肩胛处一按,将其右手臂按了回去。

    陈如海惨痛地叫了一声,突然感觉右手臂竟能抡动。他缓缓转了两下右手臂,竟然已经完好如初。

    “陈局长,你身子未受到丁点伤害,这下子不能告我故意伤罪了?”何鸿远笑问道。

    “子,你以为你把我弄好了,我会放过你吗?我不告你故意伤害罪,我告你袭警罪。”陈如海脸狰狞地道。

    何鸿远再次出手,拉着陈如海的右手臂,使出内劲一托一拉,又将其右手臂卸脱臼。

    “陈局长,我可以把你全身的骨骼,能拆卸的都给拆卸开来。”他向陈如海耸耸肩道,“你可以报警把我抓起来,等开庭的时候,我可以当着法官的面,把你这原告的身子骨给复原如初,看他怎么让我入罪。当然,你也可以想方设法给我入罪,前提是你得有一副好身体,继续呆在公安局局长的位子上才行。”

    陈如海耷拉着右手臂,脸上痛楚与痛恨的表情共存。这是哪里崩出来的孙猴子,竟然不把他堂堂公安局局长放在眼里,拆人的身子骨就像闹着玩似的。这样非常不好玩好不好。

    肖国力如发掘了一个宝藏一般,两眼冒光地注视着何鸿远。眼前这年轻人,不仅有担当,还不缺手段和心计,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更关键的是他施展出来的拆人身子骨的手法,简直就是传中武林高手的功夫,一般人万万施展不出来。

    肖雪雁和女助理像花痴一般,直愣愣地注视着何鸿远,仿佛要把他伟岸的形象,镌刻在心里。

    反观徐庆祥和陈如海,被何鸿远的手段吓得不轻。这可不是笑话,谁也不是机器人,身子骨若是被人像机器零件一样拆开,比面对满清十大酷刑还让人胆颤心惊。

    站在门外暗影处的周荧和赵萍,见识过何鸿远高超的摸骨手法,没想到他整治人的手法,更是厉害得骇人。而且他能把陈如海一个公安局局长吃得死死的,虽然有铤而走险之嫌,却也不失进退有据,便是光凭这份胆,就让人万分佩服,

    赵萍张着嘴,眼睛也瞪得圆圆的,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这位何组长,越来越让她感觉新奇。

    周荧想到何鸿远的摸骨术,只觉得身上痒痒的,仿佛是一份期待,又似他的手就在她胸间游走。

    她暗啐了自己一口,强忍着脸上的羞意,看了赵萍一眼,带着后者进了包厢。

    “肖董,你这是怎么啦?是谁伤害了你?”她走进包厢道。

    肖国力见周荧出来站台,心里暗喜,指着徐庆祥道:“周县长,我是被他打伤的。你来评评理,他要让我们父女陪酒,雁儿不是有事走不开吗?他便寻衅滋事,把我给打伤了。”

    周荧看了徐庆祥一眼,道:“还有这么蛮横的人?肖董,你可是昌隆县功勋企业家,又是县政协常委,县委、县政府不会坐视你任人欺负。萍,马上打电话报警,不能让罪犯逍遥法外。”

    徐庆祥看到周荧和肖雪雁站在一起,一位国、一位风华绝代,让他有眼花缭乱的感觉。昌隆县,竟然冒出两位赛过市里顶尖美女的大美人,让他不竟感慨不虚此行。若是能将这两位美人左拥右抱,此生足矣。

    他受与魂,心翼翼地绕过何鸿远,走到周荧身前,道:“美女就是美女,连发怒的样子,都这么好看。我这人最乐意交朋友。大家交个朋友,会避免很多麻烦,你怎么样?”

    周荧一脸冷漠地道:“你我成不了朋友。”

    徐庆祥笑道:“一回生二回熟,熟到有了感情,不想成朋友都难。”

    周荧怒道:“谁跟你嬉皮笑脸!”

    她酒后玉靥如花,嗔怒的样子,仿佛上了薄霜的红梅,另有一番风情。

    徐庆祥看得心痒难耐,又酒壮胆,禁不住伸手向她脸上摸去。

    何鸿远哪会让对方得逞。他拉住徐庆祥伸到周荧脸蛋边的左手,快速一托一拉,将其左手臂卸得脱臼。

    徐庆祥惨叫一声,如鬼哭狼嚎一般,一条左手垂挂在身侧。

    他痛得双唇失去了颜,右手指着何鸿远,道:“——子,你——你能我记着。”

    周荧差点在徐庆祥手上吃亏,向何鸿远狠狠地道:“远,把他的另一只爪子,也给拆卸开来。”

    何鸿远打量着疼痛得浑身颤抖的徐庆祥,在对方的惨叫声中,将其一条右手臂,也给卸得脱臼。而且一个漂亮的手花,将徐庆祥手上即将掉地的手机捞住,把它塞到对方的口袋里。

    肖国力心里那个解气啊,同时不竟感佩周荧的杀伐果断。能对一位在场的公安局局长视若无睹,直接打着县委、县政府保护功勋企业家的旗号,喊着抓人甚至直接伤人,这可不是一般的副县长能够做到的。

    陈如海在边上,心里有一万匹“操泥马”奔腾着。抓人是公安局的活儿好不好?还要抓我这公安局局长的贵客。还把不把我这公安局局长当局长了?

    可是他也只能在心里咒骂。自周荧进包厢时起,他就明白,今晚想要拿下肖家父女,已是绝不可能。有周荧这位即将成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强势人物为肖氏父女站台,他这公安局局长就是拥有再大的强权,也无法颠倒黑白。

    当然,他感觉形势对自己不利,可以借徐家父子的势。可是他反过来一想,若是这事闹到徐副书记出马,反而证明他这公安局局长的无能,这在市委徐副书记眼里是失分的。

    他怨毒地看了何鸿远一眼,然后向周荧道:“周县长,都是自己人,一场误会而已。”

    周荧眯着迷人的丹凤眼,故意打量着他,道:“这是谁啊?看上去倒是眼熟得很。”

    赵萍强忍着笑,上前介绍道:“县长,这位是县公安局局长陈如海同志。”

    她又向陈如海道:“陈局长在这里,倒省却了我拨打110。”

    周荧的眼神闪亮起来,貌似兴奋地道:“哦,原来陈局长在这里啊!陈局长,你好啊!你在这里最好,快把这位涉嫌故意伤害、危害公共安全和猥亵妇女的犯罪嫌疑人,给抓捕起来。”

    她指着可怜兮兮的徐庆祥,犹如指着一只待宰的羔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