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色心不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三十六章 色心不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陈如海重重地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坐在包厢里焦急地等待着,感到自己在徐庆祥面前丢尽了脸。

    此时他见肖国力只身一人端着酒杯进来,不禁勃然大怒,阴恻恻地对肖国力道:“肖董父女真不给面子。我陈某人的脸,今可是被肖董当着贵客的面随意践踏。”

    肖国力指着身后面容姣好的助理道:“陈局长,我这不是带着助理陪你和贵客喝酒来了吗?你也知道我们做餐饮行业的身不由己,我家雁儿也正在陪客人吃饭。”

    “哟,谁的面子比陈县还大,竟能让肖姐陪酒?”徐庆祥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副心情不爽的样子道。

    肖国力向徐庆祥举杯陪笑道:“陈局长的贵客,就是我鸿雁楼的贵宾。我自罚三杯,若有怠慢之处,请多多担当。”

    徐庆祥虽已到而立之年,纨绔性子不减。他自恃堂堂市委副书记家公子哥的身份,哪将一个县城里的商贾看在眼里。

    “妈蛋,你是谁啊?给脸不要脸是?”他一脚把桌上的酒杯踢落在地,“好歹人家陈县今日遇上大好事,有好心情叫你女儿陪酒,你竟然还不给面子。你女儿是金子做的啊?看不得也摸不得吗?我操——”

    肖国力自从在昌隆县有名气后,还从未被人如此奚落过,而且对方言语里污辱了他的宝贝女儿,让他不竟气血高升,心里的火气就出来了。

    他狠狠地盯着徐庆祥,道:“年青人,辱人者,人恒辱之。我的年纪足可与你的父辈相较,你对你的父辈,也这般话吗?”

    徐庆祥一听这话,不由得火冒三丈,嚷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的父辈相提并论。”

    他拿起桌上的碟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向肖国力劈头盖脸扔过去。

    肖国力只觉得眼前一花,下意识地举手护住脸部,青花瓷碟子狠狠地砸到他的手腕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落到地上摔成碎片。

    他在发迹之前,在昌隆县城也是混社会的霸道人物,骨子里仍存留着一份江湖习性。被人如此当面扔碟子,他还从来没有经受过。他怒视着徐庆祥,道:“兔崽子,今日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你还我个公道。”

    跟在他身后的女助理见情况不对,转身便跑出来了包厢,到隔壁包厢向肖雪雁求援。

    此时肖雪雁正在和周荧、何鸿远讨论昌隆县旅游产业的发展。何鸿远介绍了龙泽乡千年古村落夹山村的情况及其周边美景,肖雪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周荧趁机撮合道:“肖经理,你可以抽个时间去龙泽乡夹山村考察一下,如果真的如远得这么好,倒不失为一个良好的旅游投资项目。”

    肖雪雁对上何鸿远殷切的目光,道:“我一定去好好考察,到时鸿远大哥带我四处看看。”

    她正要举杯向周荧和何鸿远敬酒,从隔壁跑来的女助理惶急地推门进来,道:“肖经理,肖董在隔壁包厢和人发生了冲突。”

    肖雪雁向周荧等三人道了声抱歉,便要跟着女助理出门。

    何鸿远看了一眼周荧。后者想到方才承肖国力的情,为她梳理了一番昌隆县许多政治人物的关系。而且肖氏父女表现出来的能力,的确让人心折,是值得她好好结交的人物。

    她对何鸿远道:“一起去看看。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

    何鸿远点点头,向周荧道:“荧姐不要卷入冲突当中,打架的事由我出面便好。”

    完,他率先跟着肖雪雁走出包厢。

    隔壁包厢里,陈如海见肖国力要对徐庆祥动粗,生怕徐庆祥这公子哥要吃亏。市委副书记家的公子和一介商贾对上,他知道如何选择,而且更是他表现的时候。

    他起身挡在徐庆祥身前,向肖国力道:“姓肖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心属于你的一切灰飞烟灭。”

    肖国力愤然道:“陈局长,我是守法经营的商人,你除了让我们父女陪酒,就是出言恐吓威胁。我就不信,这昌隆县就没有了王法。”

    “王法?在昌隆县,老子就是王法。”

    陈如海呵呵笑着。他上前扭住肖国力的一条手臂,道:“你威胁到徐公子的人身安全,已经涉嫌犯罪,老子要送你进警察局。”

    肖雪雁进门看到这一幕,冲上来叫道:“放开我爸。爸,你怎么啦?”

    何鸿远站在门口,只见肖国力被陈如海扭住的手腕上,有鲜血滴落下来。

    他以为肖国力受到陈如海的伤害,快步冲上前来,拉着陈如海的一条手臂,运起内劲简单地一托一拉,动作一气呵成,如书写完流畅的一笔笔划。

    陈如海惨叫一声,右手一条手臂无力地垂挂下来。

    肖国力的手腕,只是被徐庆祥砸过去的陶瓷碟子划破了皮肤。不过留下指长的一道伤口,肌肤向外翻转,那鲜血淋漓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恐怖。

    肖雪雁扶住父亲受伤的这只手,一边打量着伤情,一边惶急地道:“爸,我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肖国力看到陈如海脸惨白、痛苦嚎叫的样子,知道这事无法善了。这位叫何鸿远的年轻人,为他伤害了陈如海,这笔帐怎么着也得算在他肖国力身上。

    他心里瞬间冷静下来,阻止住肖雪雁拿纸巾试图给他止血的动作,指着徐庆祥向她道:“是他动手伤人,不要放走他。”

    自从肖雪雁进入包厢之后,徐庆祥的一对眼珠,都围着她转动。他阅女无数,从未见过如此古典中带着妖娆,清丽中带着性感,明媚中带着朦胧,恍如月下昙花般的美女。他贪婪地注视着她,直欲用目光将她无尽搓揉。

    他听到肖国力所言,抚着掌故作绅士风度地道:“肖董,这是一场误会,开了就好。所谓不打不相识,大家交个朋友,以后就是自己人。”

    肖国力淡淡一笑,道:“我这个人,为人讲究恩怨分明。就如我给疯狗咬伤了,我做不到不惩罚它,还要和它好好相处。”

    徐庆祥故作潇洒地耸耸肩,道:“肖董,像你这样赚了几个钱,就自以为是的人物,我见得多了。有时候,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的所有努力都将成为泡影。今晚若不是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我懒得和你这么多。所以,你可以不和我交朋友,只要你的女儿能和我成为好朋友,就一切好。”

    肖雪雁对面前这个脸挂虚浮笑意的公子哥殊无好感。对方动手伤了她的父亲,还如此露骨而贪婪地表现出对她的占有欲,简直恬不知耻。

    她向徐庆祥冷笑道:“你涉嫌故意伤人,还有心情在这里谈交朋友的事。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弱智的人。”

    徐庆祥乐得哈哈大笑起来,转头向陈如海道:“陈县,有你这公安局局长在这里,竟然还有人控告我故意伤人。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陈如海感觉整条右臂都不是他自己的一般,左手稍稍一碰右手,就是钻心地疼痛。他肥肥的脸蛋抽搐着,额际有汗珠滚滚而落。

    他颤抖地伸出左手,指着肖国力道:“姓肖的,你的人把我伤成这样,你还想控告徐总故意伤人。你若是答应了徐总的要求,哄得徐总的开心还好,若是真想一条道上走到黑,这笔帐只能到县公安局,我和你好好算一算。”

    何鸿远心里一咯噔。他没想到,方才施展出卸骨术,竟然卸了县公安局局长的右手臂。

    得罪了公安局局长,不心怀惴惴是假的。不过既然已经把人得罪了,只能让对方吃点苦头,再把他的手臂按回去,肯定完好如初。就算他是公安局局长,无法鉴定伤势,也不好胡乱定人之罪。

    他走到陈如海身前,朗声道:“我和这位肖董只是一面之缘,你不必把我的事,扯到他的身上。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方才只是看不惯你欺负受伤的肖董,才出手对付你。实话,就你这助纣为虐的样子,我真想不到你是位公安局局长。”

    肖雪雁见他挺身而出,风姿俊朗,话又极其风趣,美眸闪着星星般地看了他一眼,绝世容颜上幻起一缕笑意。

    徐庆祥注视着她的笑靥,仿佛一颗心陷入了盛开的娇艳花丛中,感觉身心都随着鲜花浮浮沉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