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财色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三十三章 财色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拉菲古堡啊!”周荧眯着迷人的丹凤眼道,“看看是哪个年份的。”

    赵萍起身接过酒瓶,道:“老板,这是一瓶1990年的拉菲。”

    周荧道:“虽然比不上1986和1982年的拉菲,却也价值不菲。这么一瓶红酒,足以抵得上我们今晚这一桌的消费。”

    她双手托着下巴,很闲适地注视着何鸿远,道:“远的面子不呢。”

    何鸿远笑道:“荧姐,我又不认识这里的经理。人家肯定是冲着你这位大人物的面子来的。”

    女服务员向他笑道:“先生,我们经理得很明白——给1211包厢的先生和他的朋友们上一瓶90年拉菲。”

    何鸿远非常纳闷,他并不认识鸿雁楼的经理。即使和对方熟识,像他这样的人物,值得对方送上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吗?

    周荧笑道:“难得能在昌隆县品尝到90年拉菲红酒。若是弄错了,我们自己买单便是。”

    赵萍让服务员打开这瓶拉菲红酒,将葡萄酒倒入醒酒器皿内。灯光透过玻璃器皿,映照得浓稠的红酒如琼浆玉液,竟然透着荧亮的光泽。

    正品拉菲古堡葡萄酒,光看泽就诱人至极,果然不愧世界级的名酒。

    “远,你还行不行?”赵萍道,“咱们三人要喝完这一瓶拉菲。你是大男人,可得要承担一大半的任务。”

    “男人,不能不行。”何鸿远笑道。

    以他的酒量,喝上两三瓶葡萄酒也没问题。如果运起吐纳术,逼出体内些许酒精,他可以喝酒倍增,不过这样也太过寡味。如今他主要是陪周荧和赵萍喝好,让她们喝得开心、喝得尽兴。

    他在品尝着拉菲红酒的时候,突然想起之前那位叫肖雪雁的迎宾。想想和她仅一面之缘,她不可能给自己免费送上价值不菲的这么一瓶葡萄酒。而且她这么年轻,充其量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实习生,也不可能是鸿雁楼的经理啊!

    同在鸿雁楼的贵宾楼里,昌隆县副县长候任者、县公安局局长陈如海挺着大肚楠,举着飞茅台,给安坐主位的一位公子哥添酒。这位公子哥年近三十,穿着一身米白的西服,脸苍白略带削瘦,眼中带着轻浮的笑意,道:“陈局,不,现在应该叫陈县,光咱们俩爷们一起喝酒,有什么劲头?你们局里的警花,都下岗了吗?”

    “徐总,我们局里的那些警花,该摘的你都摘过了,少了些新意感。”陈如海谄媚地道,“最近我瞄上了我们昌隆县的一枝花,待会儿我叫她过来,让徐总品鉴一下。”

    这位公子哥正是静海市市委副书记徐望喜的公子徐庆祥。他从其父的秘书口中,知道市委常委会通过的有关人事议题后,便分别联系了肖展鹏和陈如海,把市委常委会上的刀光剑影,添油加醋地卖弄了一通。

    肖展鹏非常失望,他已年近五十,卡在了副县长这个位子上,以后想要进步,可是难上加难。他花费了近三十万,打造了这么一尊金佛送给徐家,到头来却便宜了陈如海。

    他不敢对徐庆祥和市委徐副书记心有怨言,毕竟人家已经尽力了。市委常委会上的事,不是徐副书记一人了算。他只是非常后悔,当初怎么让陈如海陪同着去找徐庆祥,让陈如海捡了个大便宜。

    如果没有陈如海这回事,徐家收了金佛,徐副书记即使一时办不成事,也会记住他肖展鹏的一个人情。如今这三十万元的人情,都还到陈如海那儿去了。

    他谢绝了徐庆祥请他吃饭的邀请。他等着陈如海的电话,等着对方对他千恩万谢,他好向对方提出三十万元跑官经费的问题。

    可是他等了一个下午,也没有接到陈如海的电话。在他心里,已经把陈如海给怨恨上了。

    陈如海接到徐庆祥的电话,哪能细思肖展鹏的那档子事。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不受市政法系统的老大邓安民的待见,却能横空出世高配成副县长。虽然公安局局长高配是惯例,可是他觉得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他向徐庆祥千恩万谢,一个劲儿向徐庆祥表忠心,仿佛他堂堂一县公安局局长,是对方的弟子门生一般。

    尽管掌管着一县仅次于武装部队的准军事化力量,他觉得他只有攀上更强大的力量,他的权力才能强盛不衰。县委刘建设副书记为什么能在昌隆县几近一手遮,不就是有市委徐副书记的支持吗?只要能靠上徐家,他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刘建设。

    权欲已蒙蔽了他的党性和荣辱观。

    他请徐庆祥去鸿雁楼。最近他隔三差五地上鸿雁楼吃饭,不仅仅是爱上了鸿雁楼的美食,最主要的是他通过鸿雁楼的董事长肖国力,认识了肖国力的女儿肖雪雁,一时惊为人,便动了心思。

    肖国力把鸿雁楼从一间酒馆,苦心经营十余年,打拼成一座准五星级的大酒店。虽然鸿雁楼用的还是老字号,可是它在昌隆县餐饮业的名头,排的是首位。

    而且这些年肖国力把从餐饮业上赚来的钱,通过成立的鸿雁投资公司,投资了坐落在昌隆县的静海市最大水电站金鲤溪水电站,是水电站第二大股东。他在外省也投资有煤矿、铁矿,身家过亿。作为昌隆县的知名企业家,他是昌隆县政协常委。

    如今肖国力已年届六十,膝下却只有老来生得的独女肖雪雁。肖国力夫妇对她宝贝得不得了,他们的亿万家产,肖雪雁自然是惟一合法继承人。偏偏这肖雪雁长得如玉露明珠,她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被好事的人称为“昌隆一枝花”。如此财双全的年轻女人,自然受无数贪婪的目光窥视。

    陈如海便是无数窥视者之一。他年仅四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仕途的上升通道也已打开,若是有肖家的财力支持,他相信自己的前程不可限量。

    什么清官贪官?若是家财万贯,谁愿意顶着贪官的名号乱打秋风?他觉得当官能变得有钱,有钱能当更大的官,是相辅相成的大道理,只是有些道貌岸然的官员,不愿出口罢了。

    拿下肖雪雁,让她成为自己的情人也好、老婆也罢,是他仕途的一个目标。因此肖雪雁回到她自家酒店里实习的这两个月,他便时常光顾鸿雁楼,经常让肖国力陪酒,并点名让肖雪雁过来敬酒。

    肖国力起先还甚为自得,能和县公安局局长这样的强力人物交好,对他的事业大有裨益。可是几次陪同用餐之后,以他老辣的眼光,自然看清了陈如海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他也无奈得很,他得罪不起这位公安局局长,只能告诫女儿肖雪雁,尽量提防着对方,能不过来敬酒,要尽量找理由别过去。

    肖家父女的这点心思,陈如海很快便明了。他渐渐显得不耐,若不是碍着肖国力有着县政协常委的政治身份,以他县公安局局长的身份,他有的是手段让肖雪雁就范。

    今日请徐庆祥吃饭,陈如海突然眼前一亮,若是把肖雪雁介绍给这位徐公子,以徐公子的身份地位,拿下她绝对没问题。虽然献出了肖雪雁有些可惜,可她目前还不是自己的禁脔。而自己卖好了徐公子,交好徐家父子,还怕以后不能升官发财吗?

    他向徐庆祥道出了肖雪雁的情况。徐公子的纨绔性子被挑动起来,两眼冒光地盯着他,道:“昌隆一枝花,若真如你的这般漂亮,我一定要做一次折花郎君。”

    “徐总,这朵花绝对是绝品好花,抱着她上了床,包你三都舍不得下床。”陈如海恬不知耻地道,“最重要的是财兼收啊!人家可是有亿万家产呢!这鸿雁楼大酒店以后到了徐总的手里,就是棵摇钱树,日进斗金也不是吹的。”

    徐庆祥打着其父的旗号,以各种手段折腾,这几年也算是挣下上千万家产。赚钱从来不是轻松活,哪怕他徐公子也一样。即使是接收一个贱卖国有资产的单子,他都要上下打点一通,尽量做到利益均沾,你好我好大家好,而且还要担心给其父带来的政治风险。若能轻松拿下亿万家产,又能泡得娇娃归,那可是真正的财兼收啊!

    他迫不及待地向陈如海许愿道:“陈县,若你真的帮我牵线成功,你就是我徐庆祥的兄长,有的是你的长处。”

    陈如海涎着脸道:“有徐总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这就给肖国力打电话,让他们父女一并过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