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掷地有声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二十三章 掷地有声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何鸿远进屋对王二存的腰椎进行推拿。他施展完摸骨术,向王二存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又痛又麻的感觉,比昨晚更明显些。”王二存兴奋地道。

    “这是好现象。明你受压迫的神经,已经有复苏的迹象。”

    何鸿远出门洗了手,对仍然站在院子里的张春月道:“张主任,我们入户走访工作,进行得如何?”

    “我统计了一下,我们三组共走访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农户。”张春月回答。

    “我建议下午继续走访工作。”何鸿远道,“同时将相关计生工作对象,也要摸清情况,尽量将工作做到位。”

    张春月点点头。她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鲁旺,将何鸿远拉到一旁,悄声道:“你这位鲁大哥的家属也是计生对象。他方才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这事你看着办,先放一放也行。”

    何鸿远感觉这位春月姐姐蛮有人情味,心里暖烘烘的。他把鲁旺叫到身边,又向张春月道:“张主任,我们能不能弄出一个计生承诺书,就像合同文本一样,与计生对象签订一份。比如鲁旺大哥的媳妇愿意定期孕检,我们就和她签订定期孕检承诺书。比如王二叔同意身体复原后做节育手术,我们先和他签订一份实施节育手术承诺书,由他签字按指印留存。”

    张春月眼睛一亮,道:“这个想法好。这样我们开展计生工作,就有了更大的选择权和主动权。”

    鲁旺笑道:“我兄弟的脑子,可不是一般的好使。这孕检承诺书若弄出来,我家签头一份。能孕检谁愿意去医院挨一刀?”

    张春月拍板道:“连计生对象都赞同,我这计生办主任肯定举双手赞同。”

    她和何鸿远、王大福几人去村委会拟计生承诺书,王洁送郭丽芬先回王有福家休息。

    中午在王有福家用过午餐,何鸿远拉着王有福的老爹王老爷子,了解师父鲁道一父母去世的情况。

    “原来你是道一的亲传弟子,难怪医术如此了得。”王老爷子道,“夹山人对不起道一啊!当初你师父道一的父亲,作为反革命分子,在村里的晒谷场上被反复批斗。他是习武之人,受不了这等屈辱,跳进了夹山水库自溺身亡。你师父的母亲是村里学的教师,不久也上吊自杀了。她老人家年轻时曾是我的老师,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

    王老爷着着,眼泪就出来了,从眼角悄然滑落,滴到他的胸前。

    何鸿远的胸膛起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他铁青着脸,一掌拍到檐下的一个大水缸上,这才把胸间郁结之气发泄出来。

    “咣铛”一声,大水缸四分五裂,里边积存的檐水泄了一地,溅得他裤管都湿了一大半。

    张春月等人都被他怒目圆睁的样子给吓到了,呆呆地注视着他。王有福示意媳妇把王老爷子扶进屋去,他走到何鸿远身边,叹息道:“何医生,村里参与过当年之事的人,大多已经亡故。但是这些人的后人,对你师父仍然怀着深深的愧疚之情。他们希望能替他们的长辈,向你师父请罪。当然,任谁处在你师父的位置,心里的那口怨气,都可能至死难平。”

    何鸿远做了个深呼吸,道:“我知道这是时代的悲剧,可是我仍然为我师父愤愤不平。我想以我师父的医术,他即使双目失明,在大城市里开上一家诊所,也能门庭若市。他辛辛苦苦地回家,肯定是游子思家,可是面对却是这么冰冷的现实。我能想象得到,师父当年是多么痛苦而心灰意冷。”

    张春月深有同感地道:“我理解道一师父的苦楚。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境况,更让人痛苦的呢?”

    姚大展道:“在**的年代,当人们最需要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时候,它的真正作用往往是多么弱。”

    何鸿远俯身收拾着地上的陶瓷水缸碎片,感到心里沉甸甸的。

    当晚他知会了张春月一声,和鲁旺一起去了回龙观。道一道长听到何鸿远和鲁旺着话进了道观,问道:“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打扰我清修来的?”

    何鸿远笑道:“师父,鲁大哥有一坛灵芝浸泡的白酒,我们不敢私下享用,这不是找你一起分享吗?”

    道一道长哈哈大笑道:“你们这就是扰我清修。还有什么比好酒,更能吸引我的呢?”

    鲁旺将带来的下酒菜整好,摆上碗筷后,他一边给道一道长倒酒,一边道:“叔,今下午我和村里谈好了,我将回龙观附近的山头和夹山水库给承包了。首期承包二十年,到期后有优先承包权。以后我可要扰你清修喽。”

    “承包水库?你怎么动起这心思来了?”道一道长问道。

    “这你可得问你的弟子了。是他给我出的主意,而且他是我的合伙人。”鲁旺灌了一口酒道。

    何鸿远解释道:“师父,夹山水库及周边地区的风景,比我上大学时去过的许多景区的景都要美。眼下龙泽乡去县城的公路,拓宽并修筑水泥路面势在必行,省里规划的高速公路,又在我们昌隆县设有出口。这里的旅游资源,尽早会被挖掘出来。我让鲁大哥先人一步,把夹山水库给承包下来,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村里能同意承包出去,要的承包费定然不低?”道一道长喝着酒问。

    “每年五千元的承包费,一年一付。叶添茂那老鬼,心里还不乐意呢,最后还是王有福拍板决定了。”鲁旺道。

    “鲁旺,这事你听你鸿远兄弟的,准错不了。”道一道长对自己的弟子非常有信心。

    “每年五千元承包费,二十年得是一笔十万元的巨款。”鲁旺深感压力地道,“虽然承包费每年一付,累积起来也了不得。我这心里还是没底。”

    “鲁大哥,大丈夫做事当一往无前。”何鸿远给打气道,“好的承包费由我来出,我周末回去弄一万元钱来。五千元让你交到村里付一年的承包费,立马把承包合同给签了。剩下的五千元作为启动资金,先将师父这道观翻修一下,弄一个房间给你当管理房。”

    “呵,主意都打到道观里来了,看来你们所图不啊!”道一道长笑道。

    “师父,你可不要怪弟子扰了你的清修之地才好。”何鸿远道。

    “身处闹市好修行。只要心静,哪儿都是清修之地。”道一道长摆摆手道,“师父知道你这也是为了师父,好让鲁旺能陪在师父身边,照应着师父。”

    何鸿远被看穿了心事,摸摸鼻子道:“师父,我这两在夹山村,听到许多关于师父的故事,心里很为师父难过。但我又不知道能为师父做些什么。”

    道一道长端着酒碗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然后低头吸了一口酒,沉声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师父能有你这样的亲传弟子,还有何求?师父经历过太多的生死场面,看淡了许多东西。我的老首长曾过,当现在成为历史,未来会还原历史真相。”

    鲁旺听不懂道一道长的话,借着酒意问道:“叔,村里人都你当过国民党的官,到底是多大的官?”

    道一道长伸手轻轻一扇,一巴掌准确无比地轻拍在鲁旺的额头上,骂道:“你叔我像是当过官的人吗?我最多是当过兵,上过战场、杀过日本鬼子。”

    “师父,你杀过日本鬼子啊?你是属于哪支部队的?你的老首长又是谁?”何鸿远兴奋地问。

    “你师父我,是堂堂正正的中**人。”

    道一道长的声音显得激昂而掷地有声。他的神情不复洒脱样,变得庄重而肃穆,虽然双目失明,脸上却洋溢着军人的精气神。

    作者***:向最可爱的人致敬!!...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