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渊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二十一章 渊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敲响锣”是夹山村传承上千年的村规。

    夹山村在两山之间,前有寨门扼守进村的陡峭山岭,后有悬崖峭壁为然屏障。险要的地势,是古时夹山人免遭刀兵之灾的关键。在保卫家园的历史变迁中,夹山人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村规,“敲响锣”便是村规之一。

    响锣一响,无论是贼寇入袭的示警,还是谁家走水的求救信号,夹山村的成年男子都要第一时间放下手头的农活,向响锣响彻之处驰援。在这里响锣的功能,比鸣响消防警报器还灵。

    夹山村的几座大院子里,仍然各自备有一面响锣,如今更多是防备走水时用。

    王有福听到从王二存家方向传来“敲响锣”的声音,叫道:“要坏事!”

    鲁旺已飞快地从他身边跑过,边跑边叫道:“王叔,我先走一步。我可不能让我鸿远兄弟在咱们夹山村吃亏。”

    何鸿远跑得飞快。他经过溪上的石桥时,看到从山上和各条路上跑来很多村民,有的扛着锄头,有的手上举着扁担,向王二存家的方向赶。这场景他只有在电影上看过,妥妥的痛打败退的日本鬼子的镜头。

    王二存家的实际情况摆在那里,春月姐怎么这么心急。不是好的让他来做王二存的工作吗?

    他心里带着无数问号,心急火燎地和村民们一起,向王二村家的大院汇聚。

    此时王二存家的大院里,已挤着就近赶来的近二十来位村民。张春月正被王存和几位嬉皮笑脸的青年男子,围在西厢房边上的角落里。她双手护在胸前,看到郭丽芬蓬头散发的样子,被一位村民一脚踹到地上,坐到地上号啕大哭,便转头寻找村长叶添茂的身影,叫道:“叶村长,叶村长……”

    叶添茂见王大存家的媳妇敲响了响锣,早就不知躲到哪儿去了。

    “美女就是美女,这叫唤的声音,听起来真有滋味。待会儿我让你叫得更动听。”

    王存一边着污言秽语,一边向张春月凑近。他那眯眯的眼神,配上他惨白而有些凹陷的脸颊,看上去像传中地府里的鬼。

    张春月义正词严地向他道:“王存,你带头围攻国家干部,这是犯法的行为,是要坐牢的,你要三思而后行。”

    “美女,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该知道我王存是什么样的人。老子年纪虽轻,在牢里却也呆过一二回,坐牢坐习惯了,也就那么回事。你用这个可唬不住我。”

    王存的话,引得身边的几位无赖青年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连声赞叹。

    他更是得意,伸手就向张春月的身上摸去,神情猥琐地道:“今我就欺负一下女干部。女干部不就是用来干的吗?”

    张春月急忙拨开他的一只脏手,转头看到周赛芸已经躲进了西厢房里。

    她心里暗暗后悔,自己孟浪地听从郭丽芬的建议,没有按何鸿远原先的安排走,如今怕是已前功尽弃。

    这次没有完成工作任务,她大不了被免职。她若是受到了夹山村村民的猥亵,那名声可大了去了,以后哪有脸在龙泽乡乡政府里呆下去。

    “王二叔,王二婶,你们家的情况,我们都看到了。我们乡干部也不是不通人情。王二叔的病要医治,孩子们要上学,乡里可以为你们提供一定的帮助。可是你们也要遵守国家的政策。计生政策里规定,夫妻双方任何一方都可以做节育手术。考虑到你们家的实际情况,何不考虑由王二叔做这个节育手术……”

    她兀自不放弃地向西厢房喊话,最后被王存打断。

    王存伸手向她雪白的长颈搂去,口中道:“美女——干部——你想让我二哥断后,我二哥他能答应吗?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张春月惊叫着闪避。可是她被王存和几位年青男子围在中间,又能躲到哪儿去?

    正在她惊慌失措间,一道身影从人群中快速地穿插而过,直接冲到王存身后,抓住王存的另一只手,将他一拉一抡,拽着他的身子,撞到他身边的两名年青男子身上。

    “远——”

    张春月惊喜地叫唤了一声,感到鼻子微微发酸。

    何鸿远拉着她的手,从被他冲散了的包围圈里退出来,背朝着无人站立的西厢房檐角下。

    王存和那两名年青男子从地上爬起身子,各自摇晃着晕乎乎的脑袋,嘴里骂骂咧咧地向何鸿远逼近。

    “王存,你还想试试我的手段?”何鸿远大声道。

    “子,你胆敢到夹山村来撒野。我看你能一个打几个。”

    王存着,从身边一位村民手里夺过一条扁担,抡起扁担就向何鸿远劈头盖脸砸去。

    何鸿远担心伤及身后的张春月,不敢闪身躲避。他放开她的手,起手施展出师父道一道长教他的鲁式太极拳,脚踏太极步,手如八卦掌,动若狡兔迎向王存。

    王存未及反应过来,他手上又粗又长的扁担,已被何鸿远化掌为拳击开。从扁担上传来的力量,震得他手掌发麻。他双手竟握不住一根扁担,它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何鸿远脚下太极步一转,拉住王存方才搂向张春月的右手,稍一施展内劲一托一拉,王存的一条右臂就脱臼而出,像废了一般垂挂在身侧。

    王存口中发出一声惨叫,惨白的脸上一阵子抽搐,看上去样貌更寒碜。

    “他胆敢在我们夹山村伤人。我们一起上,看他一个能打几个。”一位四十来岁的村民抡着锄头叫嚣着上前。

    几位和王存站在一起的年青男子,纷纷从村民们手中接过镰刀等武器,并排向何鸿远逼去。

    张春月站在退回来的何鸿远身后,声嘶力歇地叫道:“大家都冷静一点,先冷静下来谈一谈。大家冷静一点——”

    她的双手抵在何鸿远背上,双脚发软无力。若不是众目睽睽之下,她真想抱住他的身子,靠在他的背上,从他温暖而挺拔的身上,获取足够的安全感。

    这时鲁旺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挡在何鸿远的身前,指着几名手持镰刀、斧头的年青男子,怒气冲冲地道:“叶二癞子、王大脚,你们连我的兄弟也敢动?”

    “大黑哥。他伤了王存。”几位年青男子中的一位叫道。

    “若卖我大黑哥一个面子,你们先退开。”鲁旺道,“这事儿今我既然管了,只能坐下来讲理。谁若想来横的,我大黑跟他死磕到底。”

    “鲁旺,你敢吃里爬外。你还算是夹山村的人吗?”走在最前头那位中年村民道。

    “王大存,我怎么吃里爬外了?”鲁旺看了对方一眼,又指着何鸿远道,“他是我叔鲁道一,如今的道一道长的惟一亲传弟子,他算不算夹山村人?”

    院子里人满为患,足有上百号人。鲁旺向他们愤恨地道:“你们中一些人的长辈,当初对我叔鲁道一和他的家人,做过一些什么,你们一定心里有数。我叔为什么不回夹山村?为什么从来不为夹山村的村民看病?你们心里一定有答案。以前的事我只听我长辈提过,可今我若让我叔的弟子,在夹山村被伤及一根毫毛,我鲁旺就不姓鲁。”

    道一道长在夹山村村民们心中,是个神秘又传奇的人物。他的亲传弟子,可是不要招惹为好。再加上还要面对一向好勇斗狠的鲁旺,村民们的气势不由得弱了许多。

    鲁姓在夹山村是姓,人口不多。鲁姓人迁居到夹山村的先祖,传是一位武学宗师,在清朝末年因躲避战祸而来。因此居住在夹山村的几代鲁姓男子都好武。其中何鸿远的师父鲁道一,年少之时便将鲁家家传的武功和医术发挥得淋漓尽致,被视为夹山鲁姓族人中除传中的那位武学宗师的先祖外,鲁家的又一个传奇。

    鲁道一被国民党的士兵抓了壮丁后,村里有传言他凭着一身武功,在国民党部队里立了功,当了大官。解放后村里人是怎么对待鲁道一的父母的,村里的老人至今仍然记忆犹新。特别是夹山村的两大姓,王姓和叶姓的族人,是他们族中的长者挑头,对反革命份子鲁道一的父母进行反复批斗。还有人因举报反革命立了功,后来当了不的官。

    很多村民们都放下了手中棍棒之类的武器,有些年长的村民甚至神情有愧。只有王大存、王存兄弟及王家的几位媳妇,仍然在喋喋不休地骂着不堪入耳的话。

    何鸿远站在鲁旺身后,心里激荡不已。他心里清楚,师父一家一定在夹山村受到极度不公的待遇。

    他一定要弄清事情的前因后果。...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