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无风不起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二十章 无风不起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昨晚张春月回去后,暗暗为自己表露出的对何鸿远的那份好感而后悔。

    她是有丈夫的女人。虽然丈夫是个非常不堪的烂赌鬼,而且双方尚处在冷战期,可是只要那一纸结婚证仍在,她的婚外感情,就要受到法律的约束和道德的谴责。

    就算是她离了婚,可她在年龄上比何鸿远大上足足五岁,又没有经济条件上的优势,她凭什么和他在一起。

    她躺在床上,悔恨着、纠结着、自卑而又憧憬着,像一个坠入情的少女。

    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里何鸿远背着她上了山岗,俩人的身影在夕阳下无限美好。他搂着她坐在一片草地上,她迷醉在大自然的风光和他的怀抱里。他咬着她晶莹的耳垂,从她的脸上,一直亲吻到胸前。他的手带着温热的气息,在她身上游走,她雪白的肌体在他的抚摸下,颤抖着、呼应着,仿佛每一寸肌肉都在向他开放。

    他的身子终于和她纠缠在了一起。可就在她抱紧他的身躯的时候,突然发现周县长就站在他背后,正眯缝着美丽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她。她猛然一惊,便从睡梦中醒来。

    她躺在村支书王有福家的客床上,在黑夜里睁着大眼睛,细细回味着梦中的一切。身上关键部位那潮湿而酥麻的感觉,仿佛一切真正发生过一样。

    好不容易在胡思乱想中熬到亮,她偷偷地先用自带的干净毛巾拭擦了一下身子。

    早上安排“路教”工作组的走访工作时,她感到头昏脑胀,只是下意识地避免让自己和何鸿远分在一起。

    她和郭丽芬一组,走访了十几户村民家,邻近王二存家的大院时,郭丽芬已禁不住不满地嘟囔:“张主任,这要走到什么时候啊?我们好好的办公室不坐,上门向群众嘘寒问暖,有些群众还净给我们白眼呢,一开口就是数落政府的不好,好像我们欠了他们什么似的。”

    “老郭,群众数落政府的不好,这明我们有许多工作未做到位。这更明我们的群众路线教育,非常有必要。”

    张春月这两看了何鸿远写下的群众路线教育的学习心得,理论水平提高了不少。

    “我们的工作目标不是王二存吗?”郭丽芬不耐烦地道,“找到王二存及其家属,完成工作任务,就没有了那么多麻烦。”

    “郭干事,你们要找王二存吗?他家就在前面大院里。”村长叶添茂协助两位女同志开展工作,他指着前方的大院道。

    “今早已经好的,王二存一家住的大院,由何医生和姚警官这一组负责走访。我们上别家去。”张春月拒绝道。

    郭丽芬不依地道:“张主任,你是计生办的主任。这王二存及其家属逃避计生政策多年,他明明在家里,你却不闻不问,也太不过去了。这不还有叶村长陪同吗?你害怕什么?”

    张春月被这话噎得不轻。这郭丽芬和乡财政所所长黄媚走得近,仗着黄媚背后有潘刚和柳青明在撑腰,越来越不把她这个计生办主任放在眼里。

    叶添茂对王二存家的几个兄弟,也不怎么看对眼,能有让乡里的干部出面整治他们的机会,自然也不愿意放过。

    他向张春月道:“张主任,你既是路教”工作组的组长,又是乡计生办主任,去王二存家宣传一下计生政策,也是工作需要嘛。”

    “张主任,我们不能事事指望何医生,他才多大点年纪,乳臭还未干呢,能有什么工作经验。”郭丽芬怂恿道,“这王二存家的工作,我就不相信我们做不下来。”

    此时张春月已是下不了台。她深知今日若硬要绕过王二存家,无论何鸿远在王二存那取得怎样的工作成果,郭丽芬这张不饶人的大嘴巴,肯定会到处嚷嚷她这位计生办主任的窝囊表现。

    而且她也不能在叶村长的面前失了脸面。乡镇的许多工作,都要依仗村干部们去完成。村干部们也有他们的团体,乡镇干部若是在村干部们中间丧失了威信,便能动摇她的工作基础。

    “我们去王二存家看看,但要注意工作方式方法。”

    张春月叮嘱一声,率先向王二存家的大院里走去。郭丽芬跟在她的身后,眼里满是自得的笑意。

    昨晚郭丽芬在张春月出门后,用村支书王有福家的电话,往黄媚家里拨了电话。接电话的黄媚声音慵懒地,潘乡长非常关注,这两夹山村里有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在黄媚挂掉电话的瞬间,郭丽芬分明听到乡长潘刚夸奖了黄媚一声。

    大晚上的潘乡长居然在黄媚的家里。她方才请黄媚让柳副乡长接电话,她要向他汇报一下夹山村这边的工作情况,黄媚不是柳青明参加同学聚会去了吗?

    郭丽芬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黄媚那对水汪汪的桃花眼。黄媚比她的老公柳青明年轻八岁,正值虎狼年龄,恐怕柳副乡长这只“黑猴子”满足不了她的**,她和乡长潘刚搞起了暗渡陈仓的男女把戏。

    郭丽芬想起黑猴子般的柳青明戴上了绿帽子,心里暗觉好笑。不过她不管黄媚是否真的和潘刚有一腿,反倒觉得自己和黄媚处好关系,是多么英明的决定。

    同时她对黄媚又微微有点嫉妒。若是自己像她一样年轻,有她这么好的身材、脸蛋,不定也能和潘乡长好上。

    此时她一门心思想要让张春月在夹山村闹出事情来。她明白农村群众最抵触计生工作,在王二存这样的计生对象家里,点上火头准能闹出事情。

    王二存家的大院里,王二存的媳妇周赛芸刚从地里挖了一筐芋头回来,正在挑捡芋头。她看到张春月三人进来,欢喜地道:“张主任,你来的正好,我正想忙完手头上的活儿,去找你和何医生呢。自从昨晚何医生给我家孩子他爸按摩过之后,今早他的双腿有了点感觉,他像是筋头在轻微抽动,麻麻的微痛——”

    “你就是王二存的媳妇周赛芸?”

    郭丽芬打断周赛芸的话,上前一把扯住周赛芸的衣襟。

    “我就是王二存的媳妇,你这是要干啥?”周赛芸疑惑地问。

    郭丽芬冷冷一笑,使劲拉扯着周赛芸道:“我是乡计生办的干部。你逃避计生政策这么多年,今我才认识你,如今也该跟我回去落实一下计生政策。”

    周赛芸昂着一张变得有些苍白的脸,眼含嘲弄地注视着张春月,道:“张主任,原来你是冲着这个目的来的。我还呢,你是乡里的干部,为什么和何医生对我们家这么好。”

    张春月苦笑着道:“王二婶,我们帮助你是真心的。至于向你宣传计生政策,也是我们的工作内容,希望你能理解。”

    “没什么好的。周赛芸,你还是和我们去乡里走一趟。”郭丽芬盛气凌人地道。

    住在同一大院里的周赛芸的妯娌们闻到声息,从屋里出来,见到郭丽芬和周赛芸俩人的样子,哪还不明白什么情况。一位身材墩实的妇女手持槌衣棒,指着叶添茂的鼻子骂道:“叶老鬼,你把别人家的媳妇肚子搞大,都能让她生第三胎。今带乡里的人来我二叔家,就是报复二叔家的女人平时没给你这老鬼好脸。你这样的坏心肠,迟早要烂掉男根。”

    叶添茂气急败坏地道:“王老三家的,你血口喷人,我和你没完。”

    “你和我没完又能怎样。你敢动老娘一下,看我家老三不给你好看。”王老三家的女人道。

    另两位比她年轻些的妯娌,一个挡在了张春月身前,另一个直接冲向拉扯着周赛芸的郭丽芬,一把抓住郭丽芬的头发,嘴里骂道:“你这不会生蛋的老母鸡,管别人家窝里的事,你发骚了没事干,随便找个野男人解决,跑我家来做什么。”

    郭丽芬哪里是真想抓周赛芸去乡政府。她放开周赛芸,转身和抓她头发的女子拉扯在一起,嘴时还发出呼喝地的声音,生怕动静闹得不够大。

    堂屋里跑出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看到院子里的光景,转身进屋拿出一面脸盆大的铜锣。她站到院子中间,左手举着锣,右手举着锣锤,使劲地敲起锣来。

    一阵急促而响亮的铜锣声,在夹山村里回荡。...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