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夜色温柔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十七章 夜色温柔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薄薄的月光,让夜温柔如水。

    何鸿远毕竟年轻,哪能长时间抵挡这等诱惑。他双手搂抱在她胸前,呼吸越来越急促,对着她耳边道:“春月姐,我喜欢你。”

    张春月以前和卫生院多有工作来往,打心眼里喜欢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特别是这两,何鸿远表现出来的工作能力和神奇的医术,更添加了对她的吸引力。

    从臀下夹缝处,突然有坚硬的火热在挤入,给她久旷的身子带来颤栗般的感觉。她以仅有的一丝清明意识,呢喃般地道:“远,你不能这样。我脚下很疼。”

    她的声音虽然软弱无力,却让何鸿远瞬间冷静了下来。作为一名医生,他对病患者的反应生敏感。

    他双手扶在她柔软的腰间,缓缓蹲下身子,吩咐道:“春月姐,你扶着我的肩膀,我查看一下你右脚腿的情况。”

    着,他的右手划过她翘挺的臀瓣,沿着她浑圆的大腿外侧,摸索到她匀称光滑的腿上。

    秋裤裤管仅包住她半截腿,裸露在外的腿肌肤,摸上去格外细腻。

    “腿没有受伤。你的脚掌卡在狭的排水渠里,可能脚踝处扭伤了。”他边摸索边道,“春月姐,你忍着点疼痛,我把你的脚掌缓缓托出来。”

    “好疼啊!”

    张春月的嘴里嘶出一口冷气。

    何鸿远心翼翼地把她的右脚从排水渠里托出来,道:“春月姐,前面桥头处有石墩,我抱你过去,你坐石墩上,我帮你脚踝按摩一下。”

    张春月单脚点地,被他一手穿过腋下,一手抄在双腿腿弯处,稳稳地横抱起来,靠在他的胸前。

    他身上有淡淡的酒香味,好像飘散的橘子花的味道,让她闻之微醉。以前她的烂赌鬼丈夫张全身上,总是充满烟酒混杂的臭烘烘的味道,让她很嫌弃。没想到男人身上,能有这么美好的气息。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的味道?

    她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加速跳动。她犹如怀春少女一般,陶醉地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的气息,然后闭上眼,听着他胸腔间强有力的心跳,在心里品味着他身上的味道。

    何鸿远抱着她过了石桥。桥边香樟树下,并排放着两个大大的石墩。他把她轻轻放下来,让她单脚点地,扶着她坐到石墩上。

    “幸好你穿的是运动鞋,能保护肌腱损伤。”

    他脱掉张春月右脚上的鞋子,褪下她足间短袜,握着她玉笋般的脚掌,轻柔而细致地按摩着。

    其实张春月只是右脚腿上擦破了一点皮,有点火辣辣地痛,脚掌处被狭窄的排水渠夹得稍久,有又麻又痛的感觉。她的脚掌受何鸿远稍使内劲按摩,痛麻感便消失殆尽,随之而起的是酥酥麻麻的感觉,仿佛无数温柔而细的蚂蚁,从这里出来爬满她的身心,让她的身心都酥酥麻麻起来。

    巨大的香樟树树冠,遮挡住了大部分月光,何鸿远蹲在她身前的身影,也斑斑驳驳。她微晃的身形,轻柔地问:“远,你有女朋友吗?”

    “相恋三年,散了。”

    何鸿远的声音充满无尽的伤感,让她心里莫名地颤抖了一下。她连忙安慰道:“像你这么优秀的大男孩,不怕找不到女朋友。姐姐下次替你物一个更出的。”

    他问:“像春月姐一样出吗?”

    她心里莫名地有些欣喜,道:“姐姐都已经人老珠黄了,哪里称得上出?”

    “春月姐绝对是龙泽乡最出的女人。”

    “傻孩子,以后你一定会遇到比姐出百倍的女子。比如像周县长这样的女子,无论样貌、才干,都比姐姐强上百倍。”

    何鸿远道:“到周县长,我还真得与她见一面。明是周四了,如果王二存愿意跟我去乡卫生院,我准备周五去一趟县里,向周县长汇报一下工作。”

    “我刚提到周县长,你就着急地想要向她汇报工作,看来还是周县长的魅力大上百倍。不过以你的身份,去县政府向她汇报工作,不知能否受到她的接见。”

    张春月心里泛酸,话里渗杂着浓浓的酸味。

    “春月姐,我是这么想的。”何鸿远一边抚摸着她光滑的玉足,一边轻声道,“周县长不是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吗。王二存的身体,很可能是在五年前修建龙泽乡公路时受的伤。我想将他的情况,向周县长汇报一下,虽然五年前的事无证无据,无从起,但若能由周县长牵线,让县交通局对王二存家结对扶贫,也算是做了件大好事。”

    “嘿,你的脑袋瓜子可真好使,不愧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张春月支起身子,胸脯更加挺拔,还摇晃了两下。

    何鸿远瞄了它们一眼,笑着道:“春月姐,你不要这么激动,心摔到地上。我这是帮王二存家排忧解难,你犯得着这么激动吗?”

    “我们帮群众排忧解难,群众也会体谅我们工作的难处。”张春月道,“你若能办成这事,王二存家落实计生政策的事,已是**不离十。”

    何鸿远坐到她身边的石墩上,将她受伤的右脚放在膝盖上,手上轻柔地按摩着,笑嘻嘻地问:“春月姐,若是落实了王二存家的计生政策,你怎么谢我?”

    “臭子,到计生办上班才两,就敢向领导提要求!”张春月娇嗔道,“行,若你能圆满完成任务,我向乡政府给你申请五百元奖金。”

    何鸿远认真地道:“奖金我也要,可以捐助王瑶瑶姐妹上学。若是再额外加点奖励,那我完成任务的劲头会更足。”

    “真看不出来,你还蛮贪心的。”张春月觉得脚心痒痒的,缩了缩脚道,“,你还要什么奖励?”

    “我想要春月姐的一个吻。”

    “你想得美!”

    “要不我给春月姐一个吻也可以。”

    “人鬼大,胆包。敢调戏领导,看我以后怎么给你鞋穿。”张春月的声音很欢快,“给我穿上鞋袜,送我回王支书家。”

    何鸿远不乐意地道:“条件还没谈妥呢。”

    “等你圆满完成任务后再。”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来,我背你回去。”

    何鸿远蹲到张春月身前,她迟疑了一下,扒到他背上,轻声叮嘱道:“远,五年前引起王二存脊椎伤病的事,只是个推测,可不能对他及其家人提及,免得节外生枝。而且王二存的几个兄弟,都不是善茬,纠缠起来会没完没了。”

    “王二存的腰椎病,是长年累月的超负荷劳动累积下来,导致的病变,这不能被认定为工伤事故。我只是找个由头,为他家拉一笔结对帮扶资金而已。我想只要周县长愿意开口,县交通局领导肯定乐得做这样的大好事。”

    何鸿远背着她,一步三摆地往前走。她的身体贴在他背上,温热而柔软,背上受她胸前丰腴挤压处,传来**之极的感觉。他在身体摇摆前行间,细细品味着她的丰满和弹性。

    山村的夜晚非常宁静,弯曲的石头巷子幽深而诗意。巷边石墙上,偶尔有一扇透出灯光的窗,像黑暗中温暖的笑脸。他宁愿这石头巷子很深,深得走不到尽头。

    可是他背着她,还是走到了王有福家的院门前。

    张春月从他背上跳下来,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刚从美梦中醒来的慵懒样子。

    她轻快地走了两步,推开虚掩的院门,转身狡黠地看着他,拿着腔调大声道:“何医生,辛苦了!明继续上王二存家给他看病。你要继续努力,争取圆满完成工作任务。”

    何鸿远看着她如欢快的少女般跳进院子,一点也不像脚踝受伤的样子,心里禁不住升起在她翘臀上抽两巴掌的冲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