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救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七章 救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一场风波,让计生办里的同事们对何鸿远刮目相看。就凭何干事这身手,当护花使者是妥妥的。

    中午何鸿远和张春月等人一起去餐厅用餐,问起猥琐男大叔将会受到怎样的处理。

    张春月无奈地道:“也就让综治办对他谈话教育一番,让他写下保证书,保证下次不再犯,便让村干部过来领他回家。”

    郭丽芬鄙夷地道:“像这种人,定他个扰乱公共秩序或冲击党政机关,让派出所拘留他十、半个月都是轻的。”

    张春月道:“计生工作不好做。这样的事免不了常有发生,我们不能总把事态扩大化,让派出所为我们清理麻烦。”

    郭丽芬不服气地道:“主任,你就是心太软。你下不了重手,计生工作还怎么做?再,派出所本来就该为我们政府部门擦屁股。要不然要他派出所干什么?”

    张春月不以为然地低头吃饭,仿佛她已习惯了郭丽芬的话方式。

    何鸿远一看这光景,暗叹鲁旺大哥昨得不错,要想干好计生工作,的确有点玄啊。

    下午刚上班,办公桌上的电话铃便急骤地响起。张春月接起电话,只听电话里传来党政办主任王前进的声音:“潘乡长要求计生办的全体同志到会议室开会。”

    张春月将电话里的通知,向办公室里众人重复了一遍,然后拿起一本笔记本和一只笔,率先往外走。

    何鸿远见郭丽芬和王洁都拿起了笔和笔记本。他也拿起一只笔,没有现成的笔记本,便拿了一叠草稿纸在手。他又想到张主任是否会用到汇报材料,便将上午整理出来的计生统计数据报表夹在草稿纸里,跟在郭丽芬和王洁的身后出去。

    一行人在会议室里正襟危坐。乡长潘刚带着乡党委委员、副乡长柳青明,乡党委书记谭德偕同副乡长庞松年、党政办主任王前进,两拨人先后进入会议室就坐。

    张春月一看到这阵容,不竟狠狠瞪了王前进一眼。这个左右逢源的老鬼头,一点口风都不透,让她心里没底。

    乡长潘刚才三十多岁,长得白面无须,圆脸大耳酒糟鼻,一副非常典型的官僚的面孔。

    他的眼神有些飘乎不定,抬眼看了一下谭德,又环视了计生办众人一眼,缓缓将放到会议桌上的笔记本打开,道:“今日传达一下县委领导的讲话精神。昨日我去县委汇报工作,县委主要领导对我们龙泽乡计生工作进行了点名批评,称龙泽乡拖了全县计生工作的后腿。同志们,我很汗颜啊!我都无法向领导汇报我们乡计生工作的具体情况。今日我向谭书记提议召开这个会议,听听计生办同志的工作汇报。”

    张春月一听,额头上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计生办的统计报表,她曾吩咐王洁整理,结果简直是一团浆糊,何时又有个汇总数据。她怎么向领导汇报啊!

    工作做得好不好暂且不,她这个部门主任若是连个汇报数据都无法出口,那她这个主任怕是当不长了。

    谭德看到张春月的样子,心里暗叫要坏菜。

    昨他借周县长调研交通之势,趁潘刚不在,在乡党委会上强势通过了成立龙泽乡交通工作领导组的决议。他亲自担任领导组组长,让潘刚挂个副组长,庞松年、王前进为领导组成员,王前进兼办公室主任。

    龙泽乡公路扩建工程一旦启动,他因主导这项工作,将赢得实打实的政绩和声望。而且也借此进一步巩固了紧跟他步伐的庞松年的关系,同时也拉拢了摇摆不定的王前进。

    只是没想到,今潘刚要借计生工作,向张春月下手啊。

    潘刚昨去了一趟县委。县委副书记刘建设若有若无地透露出,市委组织部虽然将副县长周荧和分管工业的副县长肖展鹏一同列为考察对象,他并不看好年轻的周副县长上位常务副县长,反而对副县长肖展鹏上位信心满满。

    在昌隆县政坛,县委副书记刘建设作为本土系的扛旗人物,和副县长肖展鹏、公安局局长陈如海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人们或明或暗称他们为“刘家军”。

    潘刚曾担任过县委刘书记的秘书,当然是“刘家军”的一员大将。这也是他在乡里压乡党委书记谭德一头的政治保障。

    他对谭德借周副县长之势,弄出的妖蛾子嗤之以鼻。年轻的周副县长除了人长得娇媚,论资历、论人望,怎能和副县长肖展鹏比。肖展鹏一上位,龙泽乡公路扩建工程,还不是由他这个常务副县长把关,到时主导乡里这一工程的,只能是他潘刚。

    到时他就要借机对谭德打脸,而且要打得劈啪响。

    不过潘刚还是认为,得继续敲打紧跟着谭德的干部,免得让谭德起死回生。分管计生的副乡长庞松年、计生办主任张春月,都是谭德的铁杆追随者,借计生工作事并启动问责,至少能拿下张春月,换上自己的人。

    这是釜底抽薪啊。庞松年虽然是分管计生的副乡长,连计生办主任都不压不住,也就成了空架子。任谭德吃了闷亏,也不敢吭声。

    他笑眯眯地注视着张春月,道:“张主任,请你汇报一下龙泽乡近一年来的计生工作。再过两个多月,就要年终考核了,你不会连你们计生办干了些什么工作,都不太了解?”

    张春月勉强一笑,道:“潘乡长,乡里的计生工作,开展起来压力重重啊。老百姓对计生政策的抵触情绪,是导致计生工作难以开展的一大问题。这不,今上午还有一位农民,跑到乡计生办喝农药呢。”

    潘刚的脸渐渐阴沉下来,厉声道:“张主任,领导把你放在计生办主任的位子上,是让你带领计生办克难攻坚,可不是让你在领导面前找困难。你拿数据话,我要听具体的数据。你若是拿不出具体的数据,你这计生办主任,也不必再干下去。”

    谭德注视着张春月苍白的脸,在心里暗暗为她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何鸿远坐在张春月的身边,他把夹在草稿纸里的统计数据表偷偷抽出来,然后他不露声地把它推到她面前。

    张春月眼前一亮,声音娇脆地道:“谭书记、潘乡长、庞乡长,我们龙泽乡二十八个行政村,当前有适龄孕检妇女530人,实检200人,孕检率达到37.7%;当前有一胎女儿户102人”

    有了翔实的数据打底,她的心里淡定了许多,侃侃而谈道:“诸位领导,我们龙泽乡计生工作的各项数据之所以不乐观,有几个方面原因。一是我们宣传动员的力度不够,不仅群众普遍存在重男轻女的思想,连我们的农村干部也存在违反计生政策的行为,这给我们开展计生工作,带来很大阻力。二是政策执行力度不够,许多兄弟乡镇计生工作完成得好,在于他们有执行力,他们经常组成计生工作组,进村蹲点开展工作……”

    庞松年笑呵呵地听张春月汇报完,点点头道:“张主任汇报得有数据、有想法,明她十分胜任领导计生办的工作。她提到兄弟乡镇的一些先进工作经验,譬如组成计生工作组的想法,就很好嘛!

    只要有强大的政策和人力保障,我相信我们乡的计生工作,能够取得良好的成绩。”

    潘刚的心里如吃了苍蝇般不舒畅。有人早就向他汇报,乡计生办的统计数据一团糟,至今都没有个统计报表出来。他才好不容易想到这记冲着谭德而去的重拳。如今它竟然如击棉花团,经张春月当众有数据有思路的汇报,让他找不到向她问责的由头。反倒是他这个一乡之长,显得对计生工作支持力度不够,似受她的诘问一般。

    对于何鸿远方才给张春月救场的动作,他是看在眼里的,在心里已萌生找机会将何鸿远踢回卫生院,由卫生院院长汪仁寿好好整治的念头。

    他注视着何鸿远,道:“我们乡政府各部门人手都紧缺,大家都有各自的一摊事要忙。正是因为考虑到计生办工作压力大,所以乡党委给你们借调来一位男同志,增强你们的力量。”

    他拿起随身携带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笑眯眯地道:“张主任刚才提到的进村蹲点的工作思路很好。我听夹山村有一位叫王二存的村民,他老婆都已经生了四胎女娃,却仍然在逃避计生政策。你们计生办就应该到夹山村、到王二存家蹲点,争取一炮打响。你们计生办的战斗力强不强,就看你们这次的工作成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