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这工作有点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五章 这工作有点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时,同事刘惠英从外边进来,热情地拉着他道:“何,我在来路上遇到我们家老庞一行人。老庞你被借调到了乡计生办,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龙泽乡卫生院里,也就刘惠英对何鸿远关爱有加,把他当成兄弟来看待。何鸿远在心里一直很感激她。

    他向刘惠英将方才发生的事,粗略地了一下。又申明道:“周县长没犯什么重病,只是劳累过度昏迷了过去,我将她弄醒过来而已。”

    “再怎么,周县长也是你抢救过来的。”刘惠英道,“何,事关领导的事无事。谭书记将你借调到乡计生办,也是有盘算的。不过这对你来,是大的好事。你可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争取正式调到乡政府去工作。”

    他诚挚地道:“刘姐,谢谢你对我这么关心。我会努力的。”

    刘惠英拍拍他的肩膀,道:“刘姐这么大年纪,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刘姐很看好你。以后你在我们家老庞手下工作,我会让他多加关照你。”

    何鸿远心里一阵温暖,道:“谢谢刘姐。刘姐,我想上山看一下师父,这里你先看着。院长若是问起,请你帮我口头请假一下。”

    “你去,这里由我看着呢。我们这里能有什么事!”

    刘惠英微笑着将他推出大门口。

    她知道回龙观的道一道长是何鸿远的师父。

    去年秋,何鸿远去夹山水库那边游玩,见水库边上的回龙观里住着一名双目失明而孤苦伶仃的老道长,他出于善心进回龙观照顾道一道长。他去回龙观次数多了,后来竟拜了道一道长为师。

    对于何鸿远能对道一道长这么敬爱有加,这也是她对何鸿远赏识的原因之一。

    何鸿远在乡政府门前的商店切了几斤卤肉,又买了两瓶古井贡,提着它们去了回龙观。道一道长正在道观的大院子里练鲁家太极拳,其静如处子,动若狡兔,将太极拳的绵柔和劲暴,演绎得淋漓尽致。

    他静静地等道一道长练毕收功,钦佩地道:“师父,你的武技已到了柔中带刚、刚柔相济的完美境界。若是在纯粹以武技决定力量的年代,师父已是顶尖高手。”

    “习武的目的在于锻炼筋骨、强身健体,若是比力量,一粒子弹便能解决一位武者。”道一道长揉着自己的手关节道,“我们鲁家太极拳,是夹山村鲁氏始祖集陈式太极和八极拳所创,是最能锻炼筋骨、最有暴发力的太极拳之一。”

    何鸿远上前伸手扶着道一道长,笑道:“师父的武功和医术,我只要学到十之一二,便能受用无穷。”

    道一道长呵呵笑道:“少拍马屁。今日不是休息日,怎么上山来了?上班时间可不能擅自溜号,这要是在部队里,那是要被枪毙的。”

    何鸿远经常听师父提起部队肃然起敬的样子,可是向老爷子打听他在哪支部队里呆过,老爷子又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他已经摸透了老爷子的脾气。老爷子看上去笑呵呵的,但是认死理,属于那种古板的人。

    他急忙解释道:“师父,我明就要去乡政府计生办上班,下午向领导请了假,过来看看你,给你带些酒肉。”

    “怎么突然要去乡政府里上班了啊?”道一道长问道。

    何鸿远一边搀扶着老爷子在檐下的竹椅上坐下,一边将中午发生的事述了一番。

    道一道长起身拉住何鸿远,伸手如行云流水,快速地摸着他浑身上下的骨骼。

    一道温热的劲气,在何鸿远的浑身骨骼间流动,他觉得浑身通泰。

    “你的内劲已有成,摸骨术在你手上,已能施展出它的威力来。”道一道长最后拍打了一下他的尾椎骨,“对症摸骨治病,你已不难做到。难的是摸骨相人,凭他人筋骨之相,识断其生死富贵。”

    何鸿远兴奋地道:“师父,能够学到摸骨治病,我已经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你不知道,那周县长的心脏分明是停止了跳动,却能用摸骨术让她心脏复苏。那种感觉真是太神奇啦。”

    “这一年来,你对吐纳术和太极拳能做到勤练不辍,也算有成就。以后用好摸骨术,你更会品悟到它的诸多妙处。”

    “师父,周县长患有先性心绞痛,你需要为她施展几次摸骨术才能根治?”

    “周县长长得美吗?”

    “美。”

    “那就多摸几次又何妨。”

    “师父,我是认真的。”

    “你啊,还未体味到人间百态,越是艰难得到的,人家越会珍视。”道一道长提醒道。

    “是。我知道了。”何鸿远虚心受教。

    道一道长又念叨道:“你今日首次施展摸骨术,把自身弄得精疲力竭,孰为不可取。方才我已经帮你修复了筋骨损耗,下次切切慎重。”

    “多谢师父。

    何鸿远进屋摆好碗筷,并给老爷子斟上满满的一碗白酒,扶着老爷子坐下,俩人对饮起来。

    “师父,你懂得摸骨相人。你都对我进行过无数次摸骨,我的骨相呗。”他借着酒兴道。

    “从出生年月测算,你这头丑年牛出生于六月,属麒骨,一生富贵声名远,呼风唤雨有神威。”道一道长笑呵呵地道,“而你子颅骨圆润饱满,鼻骨挺如梁柱,双耳厚实多肉,浑身骨骼方正清奇,筋骨间阳气充沛。从摸到骨相测算,你命里多子多孙、贵不可言。”

    何鸿远笑嘻嘻地道:“师父,我现在是乡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虽然是借调的,好歹也懂得计生政策。你我多子多孙,那不是让我砸自己的饭碗吗?”

    道一道长往嘴里灌了一口酒,然后摇头晃脑地道:“命理和骨相,各占五分。无论你相信与否,你的命理和骨相如此吻合,非大富大贵不可。”

    “师父,那一个人命理很好,摸上去骨相也很好的人,躺在床上做白日梦,他能大福大贵吗?”

    “懒人的筋骨,老头子我一摸就准,去他的大福大贵。”

    何鸿远哈哈大笑道:“师父,我发现你即使是忽悠人的话,听上去也很有道理呢。”

    俩人正谈笑间,一位近年三十的精壮男子,提着两只断了腿的野兔走进屋来。何鸿远连忙起身拿来碗筷,招呼道:“鲁大哥,先坐下来喝一口。”

    来人是道一道长的远房侄子鲁旺,所居住的村庄夹山村就在离回龙观不远的山谷里,道一道长平时大多由他照看,与何鸿远非常熟悉。

    “何医生,你陪叔先喝上。我放夹子逮了两只野兔,把它们处理一下,整个红烧兔肉当下酒菜。”

    他一边拿起菜刀很麻利地处理起野兔来,一边念叨道:“一个猎人手里没有了猎枪,还真他妈感觉窝囊!如今放夹子捕些猎物,忒没劲头儿。”

    道一道长语重心长地道:“鲁旺,去年你因为非法持枪的事,被派出所抓去,坐了好几个月的牢。那时若不是远来照顾我,叔都要饿死在了回龙观里。叔不是一直告诫你,要听政府的话吗?只有听政府的话,才能过上好日子。”

    “叔,我不是只有在你们面前才念叨一下吗。”

    鲁旺对这位年近八旬的族叔很是恭敬。这位族叔十几岁的时候,听被国民党部队抓了壮丁,村里人都以为他已经在战争中成了炮灰。十几年前他却被县民政局的人送回到村里,可是他的父母早已故去,家里没有什么嫡系亲人,连房子田地也都被村集体分了。村里人只好先把他安置在这回龙观里。回龙观里原先有一位老道长,老道长故去后,这位老族叔却怎么也不肯离开道观,于是便成了今日的道一道长。

    一大盘红烧兔肉送上桌后,何鸿远想起明日要去乡计生办工作,便向鲁旺了解夹山村的计生情况。

    鲁旺笑道:“谁家不想多生一个带把的?我有一子一女,我都想让我媳妇再偷偷生个带把的。”

    何鸿远笑道:“现在男女平等。在大城市里,有才识的女孩子赚的钱,比男人都要多很多。而且孩子生多了,拖了家庭的后退,教育跟不上,所以才提倡优生优育。”

    鲁旺叹息道:“这话也有些道理。就像我们夹山村的王二存,他老婆生了四个闺女,还在跟政府打游击一般。他自己身体又不好,看病吃药花去不少钱。他两个已经上学的闺女,学习成绩都很好,听他还想让她们辍学打工呢。”

    他看何鸿远起来头头是道,反问道:“兄弟,你一个单身青年,起生孩子的事,怎么一套一套的?”

    道一道长在边上道:“远明日要到乡计生办工作,当然得熟悉一下情况。”

    鲁旺眼睛瞪得圆圆的,不解地盯着何鸿远,借着酒劲道:“兄弟,你好好的医生不当,跑到计生办干嘛?你这工作有点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