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让我摸摸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二章 让我摸摸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汪院长羡慕地伸长脖子,注视着何鸿远对周县长进行人工呼吸。

    病床上的周县长眉如墨画,鼻若琼瑶,香唇如红梅绽开。虽然紧闭的美眸和苍白的脸,影响了她冷艳而生动的气质,却为她平添了娇柔之美。

    他恨不得一把将何鸿远推开,好让自己上阵,对美女县长一亲芳泽。

    不过他看到何鸿远熟练的施救手法,心里自叹弗如。他明白现在不是起花花心思的时候,只能祈祷着何鸿远能将周县长救醒,免得他这卫生院院长枉受池鱼之灾。

    谭德一向对他不感冒。周县长若是死在乡卫生院里,谭德在倒霉之前,一定会让他这个乡卫生院院长先一步倒霉。

    他这个乡卫生院院长受县卫生局和乡党委、政府双重领导。乡党委书记借这等大事拿下他,卫生局那边谁敢保他。

    何鸿远连续弯腰施救不到一分钟,气喘吁吁地站直身子,脸微微有些发白。已经准备好了的吴护士,趁机给周县长进行阿托品肌肉注射。汪院长走到病床另一侧,搭着周县长的脉门。

    “脉博已经停止了跳动。”汪院长惊慌失措地叫道。

    谭德的嘴唇颤抖了两下,却发不出声音,脸却瞬间灰暗下来。他才四十岁出头,方才看上去还是一位很精神的精壮汉子,此时却似苍老了许多。

    赵秘书只是二十多岁的姑娘,闻言心里像被什么掏空了一样,便扑在床边六神无主地哭泣起来。

    “走开。让我摸摸看。”

    何鸿远拉开赵秘书,将周县长的身子侧翻过来,脱掉右手上的手套,伸入她的衣内,在她的胸椎处摸索着。

    入手处那软玉温香的感觉,让他心里呻吟一声,手指间差点使不出内劲来,就要从她绸缎般的肌肤上滑落。

    “啊!流氓——”

    赵秘书尖叫一声,起身对着何鸿远脸颊左右开弓,重重地扇了他两巴掌。

    何鸿远白皙帅气的脸上,泛起了两片红肿肤,仿佛抹上了胭脂。他顾不得脸上肌肤火辣辣的疼痛,双腿微微下蹲,右手摸到周县长的胸二骨,运起体内吐纳术,内劲从她的骨骼透入。

    她的胸二骨内,似充斥着一股冰寒之气,受内劲的催化,仿佛遇到阳光的霜冻般消融,向她体内消散。

    他心里暗喜,默念摸骨诊病诀,顺着她的胸二骨,摸到她的左腋下,然后从她的第三根左肋骨开始,逐一从肋下向胸口推摸。

    这个缓缓推摸的动作,在他的感觉里充满无尽唤醒生命的力量。而在他身边的众人眼里,它却充满了猥亵和不堪。

    汪院长指尖指着何鸿远的鼻子,几近咆哮地道:“何鸿远,你胆敢对周县长不敬。我们卫生院丢不起这个人,你立马给我卷铺盖回家。”

    吴护士落井下石道:“院长,何涉嫌猥亵周县长,那是要坐牢的。我看得打电话报警。”

    谭德以几欲噬人的眼神看了何鸿远一眼,咬牙切齿地道:“丢人现眼。”

    然后他向汪院长道:“汪仁寿同志,要保护好周县长的遗体。我去你办公室打电话,向县委、县政府汇报周县长因公殉职的情况。你这个卫生院院长,更要管理好身边的人,该处理的要坚决处理掉,免得让我们龙泽乡党委、政府脸上无光。”

    “何鸿远,我代表组织郑重地通知你,你不仅被辞退了,还要接受警方调查。”

    汪仁寿厌弃地看了何鸿远一眼,向谭德道:“这里有张主任和吴她们照看,我带谭书记去办公室打电话。”

    他的办公桌抽屉里,还有寨头村一位村民今早刚送的一千元红包,以感谢他在对其妻子进行节育手术时,开一刀、手下留情。这一千块钱,他得把它放进谭德的口袋,否则谭德不定就借周县长因公殉职这事,他个抢救不力,把他的卫生院院长一职给撸了。

    一千块钱可顶他近一个月的工资。他想想心里都肉疼。

    俩人刚到急诊室门口,只听张春月一惊一乍地叫道:“啊呀,我看到周县长的眼皮跳动了两下,周县长醒了!周县长醒了!”

    谭德和汪仁寿纷纷转头,看到周县长已平躺在病床上。她胸脯起伏不定,额际有冷汗冒出,仿佛经历了一场凶险的生死搏斗一般。

    俩人惊喜地走回到床边,异口同声地叫道:“周县长——”

    赵秘书更是拉着周县长的手,喜极而泣道:“周县长,周县长……”

    “都退得远一点,让周县长呼吸新鲜空气。”何鸿远面无表情地道,“吴护士,给周县长静脉注射葡萄糖,剂量500ml。”

    他的右手从周县长的秋衫内退出。没有了方才的紧张感,满指温香间,让他不竟意马心猿。

    他装模作样地把她的身子再侧推,然后在她的俏背上拍了几下,最后让她平躺下来。

    抬头起身之际,他突然觉得头晕目眩。可能是方才受到诸般指责,心里紧张之时,内劲使用得过度,引起体力透支。

    张春月急忙上前扶住他,道:“何辛苦了。我就知道,何不是这般没有分寸的人。”

    吴护士一边给周县长挂点滴,一边嘟囔道:“不定周县长就是自己苏醒过来的呢。”

    何鸿远淡然道:“从临床上来,急性心肌梗死致昏迷的,病人通过自身肌体自我苏醒的概率为零。”

    此时周县长缓缓睁开眼,对上何鸿远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道:“医生,谢谢你!”

    其实她已经苏醒好一会儿了。她在昏迷之际,只觉得身心在向无尽的黑暗深渊沉沦,让她无从挣扎。突然一股灼热的气息,如拨开弥黑雾的巨手,从她胸椎处涌入,刺激着她的心脏跳动。

    当这股气息环着她的胸骨,缓缓由她的胸口透入之时,已把她从鬼门关彻底攥了回来。她感觉到一只灼热的手,在抚摸着她的胸骨。这分明是一只男人的手,这么温热而有力量,仿佛带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这个发现让她羞愧不已。她这尊贵的身子,怎能让一个陌生男子如此抚摸?

    可是她又很享受这种抚摸的感觉,仿佛胸脯处平时引发心绞痛的淤结,如冰雪般融化在温泉里。她又感觉胸间筋骨里充满了温暖阳光般的能量。

    如果不是汪仁寿正言厉地嚷着辞退何鸿远,她还真的不想这么早苏醒。她心里莫名地留恋这只手。

    她睁眼对上何鸿远明净的眼神,心房莫名地颤抖了几下,便又缓缓闭上眼睛,在心里铭刻下这对黑珍珠般泛着神光的眼神。

    然后她拍拍床沿,对赵秘书道:“萍,是何医生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要好好感谢何医生。”

    她这话一出口,算是给这事定了调。

    谭德走到病床前,低声请示道:“周县长,方才你的情况紧急,乡里的干部是拔了120急救电话的,急救车从县城到这里,至少要一个多时。你是否坐急救车回去?”

    周县长睁眼看了谭德一眼,道:“让同志们受惊了。如果何医生认为没问题,我还是宁愿坐自己的车回去。”

    何鸿远沉吟了一声,道:“周县长挂完这瓶葡萄糖点滴,再休息一会儿,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只是这几不能太劳累,要注意休息。”

    周县长的脸上浮起娇柔的微笑,道:“何得不错,我这是劳累出来的毛病,虚惊一场而已。”

    “对、对、对。我这就去打电话,让120急救车原路返回。”谭德道,“周县长放心,我会转告同志们,周县长只是劳累过度,想要休息一下。这不就抽空在我们龙泽乡卫生院挂瓶葡萄糖点滴,补补她的身子。”

    何鸿远疑惑地看着他俩,这是哪跟哪啊?

    周荧却是向谭德点点头,道:“老谭的不错。”

    谭德脸上笑开了花,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仿佛听了从周县长嘴里出的这几个字,是服了一贴兴奋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