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昏迷的美女县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官路圣手正文 第一章 昏迷的美女县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们汪院长呢?快把汪院长给我找来!”

    龙泽乡党委书记谭德带着一伙人,急冲冲地闯入乡卫生院大门,冲着正站在院子里的卫生院年轻医生何鸿远吼道。

    乡政府大院便在马路斜对面,和卫生院相距仅百余米。何鸿远经常去乡政府食堂蹭便宜的饭菜吃,自然识得谭德。他向谭德恭谨地道:“谭书记,我们汪院长在楼上宿舍里午睡呢。”

    “这个汪大胖子,大白的睡个鸟啊!”

    谭德没好气地看了何鸿远一眼,怒哼一声道。他虽然一副五短身材,长得却方面大耳,隆鼻大眼,特别是鹰隼般锐利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望而生畏。

    他摆着一张黑脸,直接扯着大嗓门朝楼上吼道:“汪大胖子,周县长前来视察工作,你若是怠慢了半步,你这卫生院院长给老子卷铺盖滚蛋。”

    何鸿远心里暗笑,人家汪院长午睡的目的,可不正是为了鸟吗?方才卫生院吴护士扭着大屁股钻进汪院长的宿舍,图的就是个鸟事。

    乡卫生院大楼仅三间一楼一底的楼房,院子里闹出喏大的动静,楼上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只怕此时谭德一声吼,和吴护士奸情正炽的汪院长,吓得鸟儿都要飞了。

    他没有心思看汪院长的笑话,见谭德身后,乡计生办主任张春月和一位女同志搀扶着一位美貌少妇,想来便是周县长。

    这位周县长上身穿一件黑圆领长袖体恤,外披咖啡镂空针织外套,玉颈雪白剔透,胸前秀峰无比雄伟,惹人无限瑕思。她的下身穿着中规中矩的黑齐膝圆裙,脚蹬高跟鞋,黑丝袜更衬得一双腿雪白而秀美。

    只是她理着一头短发的脑袋耷拉着,俏丽的脸埋在张春月丰盈的胸前,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哪里有半点视察领导的样子。

    何鸿远无心揣摩张春月胸峰高度。他见到周县长美目紧闭、脸惨白的样子,一看就心知情况不妙。

    张春月干的是计生工作,平时没少来乡卫生院,自然与何鸿远熟识。她向穿着白大褂的何鸿远招呼道:“何,过来搭把手。”

    何鸿远连忙上前,伸指一探周县长的颈动脉,道了一声“糟糕”,不容分地弯腰将周县长横抱在胸前,火急火燎地冲进急诊室。周县长脚上的一对黑高跟鞋,相继“巴嗒”两声,掉到了地上。

    “喂,这是谁啊?办事情怎么这么风风火火啊?”

    周县长的秘书是位年轻的女同志。她和张春月搀扶着周县长,看着来卫生院的路上还能哼哼几声的周县长,这回却是双唇紧闭,眼看是要失去了知觉。她正被吓得六神无主,周县长却被一个疯了一般的男人抱走了。

    想着一向冷艳无比的周县长,就这样被一个男人抱走,这是她这个做秘书的失职。她甚是愤怒地冲着何鸿远的背影叫嚷着。

    “赵秘书,这不是事急从权吗?”张春月拉着对方道,“何是我们东平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的医术比县人民医院的医生都要高明,定然是瞧出了周县长患病的凶险。否则决不会如此失态。”

    赵秘书的思绪瞬间被拉回到周县长的病上。周县长虽然只是昌隆县的一名副县长,却权柄甚重,分管着昌隆县交通、城建等几个肥得流油的部门。她自从被选为周县长的通讯员后,县交通、城建等几个部门的头头脑脑和县府办的同事们,谁不恭谨地称她一声“赵秘书”。

    最近昌隆县常务副县长翁兵上调到市里,周副县长被市委组织部列为考察对象,竞争昌隆县常务副县长的呼声日高。她作为周县长身边的红人,更能感受到人们称呼她一声“赵秘书”时的热度。

    领导和秘书,便是这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若是周县长有个三长两短,她这做秘书的立马便会丧失今时今日的荣光,成为县府办科室里众多坐冷板凳者中的一员。

    她急忙快步上前,捡起地上周县长的一双高跟鞋,紧跟着进了急诊室。

    乡卫生院急诊室里没有任何电子急诊设备,只有一个药柜、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一张病床和一个挂点滴的架子。

    何鸿远将周县长放在病床上,从药柜里取出听诊器和医用塑料手套。他戴上手套,一手使劲掐着她的两腮,另一只手借机撬开她紧咬的贝齿,而后抬头向谭德道:“谭书记,请帮忙开窗通风,并让闲杂人等出去。”

    他又向张春月道:“张主任,请你来给病人帮忙,解开她的内衣。”

    “你、你、你,你胆敢对周县长无礼。”

    赵秘书气急败坏地指着何鸿远,恨不得把手上提的一对高跟鞋敲到他的脑门上。

    何鸿远疑惑地看了对方一眼,道:“医生治病救人,何来有礼无礼之?”

    张春月连忙介绍道:“这位赵秘书,是为周县长服务的同志。”

    何鸿远将听诊器对着周县长的心、肺胸腔处认真诊听了一会儿,然后注视着赵秘书,问道:“周县长以前是否有心绞痛的病史?”

    对于医生的正式问诊,赵秘书也不敢怠慢,思索着道:“县长以往倒是有好几次叫嚷着胸痛胸闷,一般休息一下便没事了。这段时间县长经常下乡调研,可能没休息好。她方才在餐桌上捂着胸口昏了过去”

    何鸿远点点头,转头向谭德苦笑道:“谭书记,据补步诊断,病人患的是急性心肌梗死。我们这乡卫生院急诊室太过简陋,什么电子急诊设备都没有。只能靠人工心脏复苏法。”

    “急性心肌梗死——”

    谭德的脸一片灰白。他知道此病的凶险,周县长若是在龙泽乡指导工作,在中午工作餐上因公殉职,指不定外边会怎么传呢。总之,他这个陪同用餐的乡党委书记,少不了担责。

    这时,卫生院汪院长一边系着白大褂的衣扣子,一边带着丰满的吴护士从门口挤进来,向谭德恭谨地道:“谭书记——”

    谭德推开窗,又驱散了急诊室门口的乡里众干部,回头向汪院长板着脸道:“周县长的情况非常不乐观。她若是有个好呆,我这个乡党委书记和你这个卫生院院长,都要接受县委、县政府问责。”

    这哪里是领导来视察啊?这简直就是领导来体验乡卫生院的急救水平。以乡卫生院这么简陋的急救设备,再好的急救水平也徒劳。

    汪院长感觉自己就是被谭德拉来垫背的。他的一张肥脸猛地抽搐了一下,转头向何鸿远大声问道:“领导的身体什么情况?”

    “急性心肌梗死。病人已经进入深度昏迷状态。”

    何鸿远示意张春月上前解除周县长的内衣,又向脸上兀自带着晕红的吴护士道:“吴护士,准备阿托品肌肉注射,剂量5ml。”

    吴护士闷哼一声,不情愿地瞟了何鸿远一眼。

    “听何的。”

    汪院长不满地瞪了她一眼。这都什么场合,这女人还摆谱,等这事过去后,得好好调教调教她。

    他自知有几把刷子。赤脚医生出身的他,在卫生院里研究下女人的身体结构还行。论治病救人,他哪能和科班出身的何鸿远相较。

    不过领导架子总是要摆的。他给何鸿远打气道:“何,拿出你名牌医科大学高材生的水平来。我相信你能行。”

    何鸿远在龙泽乡卫生院上班已近一年,见惯了汪院长的嘴脸,闻言淡然一笑。

    他看着张春月伸手进入周县长的衣内,解开其内衣,只觉得周县长的胸肌似受到无尽束缚的弹力球一般,弹跳起来,看上去感觉汹涌澎湃的样子。

    他指导张春月双手紧托着周县长的脸腮两侧,然后在赵秘书惊骇的目光中,他双脚微沉,运转着习过的吐纳术功法,交叠着的双手吐出内劲,沉稳地在周县长的丰胸中间一压,并伸头张嘴向她的香唇间使劲渡入一口气。

    作者***:开坑发书,存稿多多。请书友们支持!!!...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圣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圣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路圣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