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故意刁难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如意小郎君正文 第二十四章 故意刁难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胡姐姐。”钟意看了看那女子,脸色微红,声道:“他在外面。”

    “一会儿可一定要让我见识见识。”胡姓女子笑了笑,道:“你不知道,灵州有多少姐妹们,羡慕你羡慕的牙痒痒……”

    她话音刚落,便又有数道人影围了过来。

    “是啊,一会儿意可要给我们引荐引荐。”

    “就是就是,我们也想见识见识,那位英雄救美的英雄是什么样子的……”

    “哎,要是有人能为我做到这种地步,连性命都不在乎,我一定选他,不选顾公子……”

    “呸,人家顾公子也不会选你啊!”

    ……

    几名年轻女子嬉笑打闹起来,钟意向那胡姓女子身边走了两步,声问道:“胡姐姐,你知不知道,谢道韫曾经写过一首《泰山吟》?”

    胡瑾微微一怔,问道:“什么《泰山吟》?”

    钟意望着她,道:“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

    ……

    “起谢道韫,还有谁比你更熟悉,你会不知道她的作品?”胡瑾了一句,又诧异道:“不过,此诗颇具魏晋遗风,倒也不失为一篇佳作,以前怎么从未听过……”

    钟意想了想,又道:“会不会……,有人得到了谢道韫的遗稿,藏而不发?”

    “你觉得有可能吗?”胡瑾看着她,道:“东晋已经亡了近千年,若是谢道韫真有什么遗作,为何这近千年里都未曾出现,她存诗本就不多,无论是他的后人还是她的倾慕者,没有理由将她的诗文藏着掖着,千古第一才女的遗作,若是存在,早就人尽皆知了。”

    钟意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询问了。

    胡瑾却看着她,问道:“谢道韫没写过,这首诗你从哪里看到的,不会是你自己写的吧……”

    她到这里,却是忽然转移了话题,有些不满的道:“你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日里也就算了,七夕那日你怎么也不来,那你要是能写出这样的一首诗词来,我们也不至于输给薛芸她们……”

    钟意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七夕那日不是下雨吗,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啊,你果然是有了相公忘了姐妹……”胡瑾看着她,故作不满道:“好的诗会你不来,没有人能压得住薛芸她们,你没有看到她那的表情……,真是气死我了,七夕那晚上,你到底在干什么,有什么事情比诗会还要重要?”

    钟意低下头,脸色更红:“那,那晚上……”

    她怎么能,她那晚上,在教他下棋,犹豫了许久,才邀请他今和她一起过来……

    胡瑾看到她脸红“娇羞”的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也不由的一红。

    “算了算了,你们的闺房之乐我不想听……”她摇了摇头,道:“这次饶了你,下次再这样,我们可就不拿你当姐妹了……”

    “对啊意,以后他要是欺负你,我们还得为你撑腰呢!”

    “他怎么可能欺负意,他喜欢意,怕是喜欢到骨子里了……”

    ……

    “哟,这不是钟大才女吗,你的那位书呆子相公呢,今没有过来吗……”

    几名女子围在钟意身边调笑,忽有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旁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胡瑾的面色一变,转过头,看到有几名女子向这边走了过来。

    她看着为首的一名年轻女子,怒道:“薛芸,你谁书呆子呢?”

    “难道不是书呆子吗?”名叫薛芸的女子笑了笑,道:“外面可都是这么传的……”

    她完便叹了口气,看着钟意,不无遗憾的道:“可惜,真是可惜了,我们灵州城鼎鼎大名的钟大才女,仰慕者无数,不选刺史公子,不选其他才子,居然嫁给了一个默默无闻的书呆子……”

    钟意身旁,一名少女怒道:“钟姐姐喜欢谁就嫁给谁,这关你什么事情!”

    薛云看了看她,挑眉道:“丫头片子,这里有你话的份吗?”

    少女气不过,正要开口,唐夭夭放下手中的糕点,站起身来。

    薛芸看清了钟意身边的人影,心中猛地一跳,忍不住后退几步,警惕道:“唐夭夭,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这里是方家,你可不要乱来……”

    唐夭夭舒展了一下身体,伸了一个懒腰,道:“你怕什么,我又不找你打架……”

    薛芸心中暗恨,她刚才的表现的确有些被唐夭夭吓住的样子,深吸口气,壮着胆子,道:“亏你还是女子,张口闭口就是打架,你还有一点儿女子的样子吗?”

    “女子是什么样子?”唐夭夭撇了撇她,道:“难道女子就要像你一样,做几首酸诗烂词,就把眼睛放到脑门上……”

    钟意扯了扯唐夭夭的衣袖,酸诗烂词,她这句话,几乎是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囊括在内了。

    当然,除了她自己。

    薛芸气的胸口起伏,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看着她,冷笑一声,道:“就算是酸诗烂词……,也比某些连酸诗烂词都做不出来的人好吧?”

    这次轮到唐夭夭胸口起伏了。

    当然,她起不起伏的,变化不大。

    钟意急忙拉住了她的手。

    那少女看着薛芸得意的样子,忍不住道:“不就是做了一首七夕词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是钟姐姐没来,要是钟姐姐在,肯定比你作得好!”

    “柔!”胡瑾面色一变,看着那少女,低声喝了一句。

    她虽然对钟意的才情从不怀疑,但诗词之事,除了自身的底蕴之外,向来都需要灵感,若是薛芸此刻发难,她岂不是将钟意推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那薛芸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笑着道:“女子的才情自然比不过钟大才女,七夕才刚过三,也不算晚,钟大才女有什么佳作,不如现在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胡瑾和身旁的几名女子闻言,脸色皆是一变。

    胡瑾看了看钟意,声问道:“有准备吗?”

    虽是七夕的诗会,但没有人会自大到临场发挥,所谓的即兴而作,都是事前推敲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结果。

    即便是钟意七夕没有到场,但若是提前有所准备,此刻自然也不会被薛芸难住。

    钟意摇了摇头。

    这些,她只顾着翻书查找《泰山吟》和李清照了,哪里有准备什么七夕词?

    七夕那,他们两个还在厨房讨论糖醋排骨加几勺糖的问题呢……

    见钟意不发一言,薛芸心中暗喜,装作诧异道:“钟大才女,不至于如此吝啬吧?”

    “芸姐,总得给点时间让人家想想嘛……”

    “就是,再有才也不可能出口成诗……”

    “不如,给钟大才女一炷香的时间?”

    ……

    她身后的几名女子,也跟着起哄了几句,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不远处,更多的身影,被她们的声音吸引过来。

    “据钟姑娘又有新作?”

    “那可不能错过,今年的七夕词,薛芸独领风骚,那些才子那边,也将她的词捧的很高,不知道钟大才女与她比起来如何?”

    “看看便知……”

    院内诸多的身影都向这边围过来的时候,胡瑾的面色开始变了,唐夭夭站在钟意身边,看着薛芸,面露怒色。

    薛芸等人脸上露出些许得意。

    场间的气氛开始变的安静。

    这时,唯一的一阵脚步声便显得格外清晰。

    唐宁走到钟意和唐夭夭面前,看了看周围,问道:“你们在干什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如意小郎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如意小郎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