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6章 步入陷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新宋正文 第186章 步入陷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张弘范毫无章法的喊话,其实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缺少了现代化的扩音设施,他的话语,能够感动一些军官,也就是不错了。

    所以他下命令的声音并不大,好像是说给大家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徐缺引领着八百人离开了大部队,往西行进,望着跟随一起飞行的那个什么鸟类,张弘范叹了一口气,他没有瞒过宋军的把握,只希望徐缺能够吉人天相,更希望,宋军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战场之中,不去注意区区几百人的动向。

    这仗没法打啊,自己对于宋军的了解,近乎于一无所知,但是从直觉中张弘范知道,宋军却是对自己这边的动作,几乎了若指掌。

    从不浪费一点点的兵力,几乎每次派兵,都能够严格的针对自己的行动,如果这样张弘范还看不出有猫腻的话,他也没有资格来做这个元帅了。

    但是,对于这种情况,他能猜出来,却是无能为力,这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干涉的事情,因为这个是划时代的隔阂,并不是人力所能弥补的。

    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但是张弘范这次的尽人事,却没有受到天命的眷顾。因为他竟然派了徐缺前往广州三城之一的西城前去偷袭?

    巧的是,徐缺的手臂上,还固定着一台袖珍型号的对讲机,无线的耳机就在耳朵上塞着,那么明显的事情。

    可是就算是将所有东西都拿给张弘范仔细的查看,只要不是通话状态,张弘范也看不出来。

    于是,徐缺领着人出发了,煞有其事的绕了偌大的一圈,然后偷偷摸摸的就朝着西城濠涌摸了过去。

    耳机传来“噼噼啪啪”的杂声,然后就是很沉闷的声音,问道:“口令?”

    此时的口令,并不是辨认敌我的一种方法,因为那是很愚蠢的事情,如今的时代,除了大宋的斥候,谁还会用对讲机这个作弊器。

    口令是辨认一个人所属的方法,趁机可以分辨一下,此人是否是被人胁迫。

    “敌营十八年!回令?”

    “西部牛仔,欢迎徐大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两个人心里都是莫名其妙的完成了口令的对答,反正这些口令,都是陛下亲口所指定的,西部牛仔代表了主导西城敌情的斥候,而敌营十八年,则是徐缺专属的口令,每个斥候都知道的。

    徐缺嘟囔着结束对答,心里有些疑惑,对方为什么喊自己为“大人”呢?但这个问题,真的不适合在此时去问,自己的身边,还有八百个属于蒙元阵营的士卒呢。

    “停!集合。”

    徐缺灵机一动,随即挥手命令道,反正张弘范命令自己节制这些兵卒,更是为了方便节制,除了几个直属于张弘范的亲卫之外,其他基本上没有高级军官,连百夫长都没有,更不要说其他高级军官了。

    大家疑惑的望着徐缺,但是在后者的强硬要求下,张弘范的亲卫,还是直接出面,将十夫长以上的基层军官,全部集合在一起,聚集在徐缺的周围。

    “徐百户,什么事情,不要耽搁了元帅的大事。”

    张弘范的亲卫脸色不善,其他的十夫长们,也是一脸的不愉快,在他们心里,徐缺就是一个幸进的人物,要不是恰巧立了一些功劳,自己怎么也不会比他差了。

    徐缺右手举起下压,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动作,然后说道:“拐过前面的那道河湾,就是广州城的濠涌必经之地,当初,我奉元帅之命,前往宋军刺探军情,逃出时,就是通过水路出来的。”

    “而稍后进去,我们依旧要通过水路进去,稍后临近河湾,我们就要下水,沿着河岸前行,大家注意了,一定要贴紧河岸,否则滑入濠涌,运气不好的话,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大家。”

    大家都是一脸的不耐之色,还用你说,此次元帅挑选人马,专门找的是水性娴熟的士卒,莫说是小小濠涌,就算是进入大海,又能怎么样呢?

    看着大家的脸色,徐缺本就不是为了这些人好,而是为了通过对讲机,让大宋官兵知道,蒙元派出了小股队伍,想要偷袭西城而已。

    佯作叹了一口气,道:“我是为大家好,当初我逃出广州,可是九死一生的过程,还有就是经由西濠涌进入广州城西,除了在隐蔽地段过河之外,我们还要通过排水道进入广州,里面及其恶臭,而且有一部分我们要游水过去,甚至要潜水,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说了这一切之后,计算了一下时间,又说道:“现在立即出发,力争在一个半时辰后,进入广州,那时正是宋军又饿又累的时候,适合大家杀敌,祝大家勇建功勋,前程万里。”

    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徐缺自然也不再废话,他走在最前方的位置带路,后面的八百悍卒,紧紧跟随。

    看着徐缺默然不语,但是耳机里却传出声音道:“徐大人做得好,由原路返回,我们会在计划地点,准时接货。”

    徐缺没有笑,仿佛一切都没有听到,闷声不吭的往前行进着。

    一切都很顺利,在蒙元士卒的眼里,似乎大宋所有的人都已经被战场上的惨烈所吸引,他们游过了濠涌,来到了广州城的进水口,扳断了拦在上面的铁棍,然后经由水道,曲曲折折的往广州城内摸去。

    不远,就是路稍微难走了一些,并未有徐缺形容的那种恶臭,可是水道真的不好走。因为当初建城时,为了防止有人经由水道出入广州城,所以在水道中,设置了不少暗流或者是陷阱,倒是折损了蒙元的几个悍卒。

    好不容易出了水道,在徐缺的带领下,他们进入了西城与中城的结合处,上面是连接两城之间的桥梁。

    只要攀援而上,就可以随时进入西城和中城的任意城池,因为此时战事胶着,桥梁上空荡荡的渺无人气,甚至西城和中城的城门,也微微张开,并未有关闭的迹象。

    好机会啊。

    八百人的心脏不由狂跳着,这是天大的功劳吧。回去就算是升为千户,恐怕都不为过。当下也不迟疑,由几个身手好的士卒,顺着河岸凸起的石块,背着绳索缓缓攀援上桥。

    然后下垂绳索,其余人在攀援而上,很快的整合好队伍的阵势,不管西城了,直接往中城抓小皇帝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新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新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新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