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6.完结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86.完结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从医院出来, 两人都是一身轻松。

    辛嵘额头的纱布拆了,伤口缝的细线没拆, 隐约可以看得到黑色的线头。为了形象,他只得把额发拨乱了些, 挡住那条碍眼的线头。

    “辛辛, 其实你可以试试把头发放下来的。”

    辛嵘的头发最近长长了些,也没有剪,而是打了啫喱水往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虽然颜斐觉得辛嵘这样已经很帅了,可他更想看看他别的样子。

    “那样会很没气势。”

    辛嵘整了整自己的衬衣,不自在道。

    “你又不用上班,要什么气势啊。明就是我生日了,这么的要求你都不肯答应我妈?”

    颜斐眨巴着眼睛, 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辛嵘无奈地叹了口气,发动车子:“行吧。”

    “还有, 衣服也要买新的,你老是在家穿衬衣,搞得太严肃了。”

    “反正都辞了职,干脆变一下形象嘛。”

    颜斐怂恿他。

    听到他的话,辛嵘心底倒真有些蠢蠢欲动。

    “我们如果去逛商场, 你会被人认出来吧?”

    辛嵘犹疑道。

    “去一家没人的商场不就行了。”颜斐不以为意。

    “没人的商场?”辛嵘疑惑地看着他。

    颜斐嘿嘿笑了两声:“等着!”

    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没过几秒, 他挂了电话, 笑着看向辛嵘:“搞定!”

    辛嵘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前面中环那家商场停车, 他们五楼的男装区会提前打烊,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

    “一个电话就行了?”

    辛嵘怀疑地看着他。

    “嗯,那家商场是我二伯投资的,只是暂时关一个男装区而已,问题不大。”

    “你家还真是……”辛嵘摇头。

    “财大气粗?”颜斐接了他的话头。

    “有钱任性。”

    两人到了商场,乘内部的员工电梯直接上了五楼。

    值班经理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见到颜斐和辛嵘出来,立刻笑着迎上去。

    “两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有,你去忙吧,有事我会叫你。”颜斐笑着道。

    经理恭敬地点头,转身走了。

    “店里还有导购吧,你不怕她们看到你……”辛嵘有些担心道。

    颜斐努了努嘴,示意辛嵘往两边的店铺看:“你自己看里面有没有人。”

    辛嵘往右边的透明橱窗里投去一眼,顿时愣住了,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他再把目光投向别的店铺,依然没有人。

    整层楼,除了他们两个和那个坐在收银台前的值班经理,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走吧,喜欢哪家店就进去逛。”

    颜斐推着他往前走。

    辛嵘从没在商场体验过这种vip级别的待遇,他颇感新奇地踏进最近的那家店铺。

    “你喜欢手表?”

    颜斐问他。

    辛嵘脸色一窘,退出门外。

    “换一家吧。”

    “来来,跟着我逛。”

    颜斐拉他的手。

    两人进了一家高级男装店。

    这是个意大利轻奢品牌,衣服以低调雅致的休闲风为主,配色简约,很符合辛嵘的审美。

    辛嵘在里面挑了半,最后还是拿了件衬衣。

    “额,这件……怎么样?”

    颜斐皱眉:“这件衬衣太古板了,不行,换一件。”

    他随手拿起模特旁边的一件衬衣,又找了件t恤给他。

    “试试这个。”

    “这个太年轻了吧,不适合我。”

    辛嵘全身都写着拒绝。

    “我可以就可以,你去试试就对了。”

    颜斐把衣服塞给他。

    辛嵘没办法,拿着衣服进去了。十分钟后,他浑身不自在地从试衣间里走出来。

    颜斐看到他,眼睛一亮,兴奋道:“辛辛,你这样穿好像大学生啊。”

    辛嵘已经在试衣间里看过自己的样子,白t恤、浅色衬衣,头发也放下来,半点高管的威严气势都没有,颜斐他像大学生一点都不夸张。

    “不适合,我换一件。”

    辛嵘皱眉道。

    “哪里不适合了。”颜斐从身后搂住他的腰,亲昵道:“我觉得挺好的,你不买我帮你买。”

    辛嵘:……

    “再看看吧。”

    “不行,这套我帮你买了。”

    辛嵘无奈地回了试衣间。

    逛到第三家店,辛嵘打了个哈欠。

    “就这样吧,买了两套,够了。”

    “这才逛几家店啊,你就累了?”

    辛嵘眯了眯眼睛,有些困倦地“嗯”了声。

    颜斐忽地明白过来了什么,往辛嵘下-身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

    “你别想歪,我有午休的习惯,平时这个点会睡觉。”

    “不是因为昨晚的原因吗?”颜斐怀疑地看着他。

    辛嵘摇头。

    “行,既然你累了,那我们直接回去。”

    颜斐叫值班经理过来买单。

    “颜先生,衣服包好了。”

    “谢谢。”

    颜斐接过袋子,挽起辛嵘的手臂:“走吧。”

    这回换颜斐开车。

    辛嵘坐副驾驶,午后的阳光晒得他昏昏欲睡。他知道并不只是因为没有午休的原因,昨晚颜斐虽然动作心,但毕竟是第一次,还是把他折腾得够呛。

    辛嵘看着窗外的街景,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辛嵘,到家了。”

    车子停进车库,颜斐转头,看到的却是辛嵘歪头靠在车窗上。

    他凑过去看了眼,无奈地笑了声:“这么快就睡着了。”

    颜斐他下了车,绕到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心地把辛嵘打横抱起。

    辛嵘睡得很沉,被他抱进卧室也没反应。

    颜斐把他放在床上,低头凝视他的脸。

    辛嵘睡相端正,双手平放在身侧,整个人一丝不苟。

    颜斐伸手,恶趣味地去拨弄他浓密的睫毛。

    辛嵘眼睫颤了颤,没有睁眼,而是抬起左手毫无章法地挥了两下,似乎想赶走某只烦人的苍蝇。

    颜斐看得好笑,忍不住抓住他的手,在他眼睫上亲了一下。

    睡梦中的辛嵘皱起眉毛。

    颜斐怕自己再这么闹下去真要吵醒他,克制住胸口澎湃的爱意,温柔地在辛嵘额头吻了一下。

    “晚上再折腾你。”

    他轻笑了声,帮辛嵘盖好被子,把空调调成睡眠模式,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辛嵘醒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他这一觉睡得很足,只觉精神百倍,好像连眼睛都大了一圈。

    洗漱出来,他换了家居服,走到客厅,意外地没发现颜斐的身影。

    他想了想,转身去了后院的玻璃房。

    颜斐果然坐在白色藤椅上,他低头,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正专心地阅读,还时不时地用彩色马克笔做笔记。

    “在看什么?”

    辛嵘走过去。

    颜斐抬头,看到他,桃花眼眯起:“睡饱了?”

    “嗯。”

    “我在看剧本,刚葛云发给我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什么剧本?”

    “一个古装权谋剧,导演希望我能演男一号,一个反派大太监。”

    “太监?”辛嵘愕然地张大嘴,不敢置信道:“真太监?”

    颜斐看他的反应,哈哈笑了两声:“怎么了,我不能演太监吗?”

    “也不是不行,就是有点……怪怪的……”辛嵘表情尴尬。

    “放心,我演的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太监,这个角色虽然恶毒,但也很有魅力,总之很复杂。”

    辛嵘在旁边的藤椅上坐下,好奇道:“所以,你看完剧本,有兴趣了?”

    颜斐合上手里的剧本,耸了耸肩:“还可以,不过导演这可能是双男主剧,里面还有一个皇帝的戏份也很多。如果我接了的话,跟演皇帝的演员会有很多对手戏。”

    “那演皇帝的人定了么?”

    “没定,我就是烦恼这个呢。”颜斐叹了口气,双手枕在脑后:“要是导演挑了个中看不中用的来演,这么好的剧本就废了。”

    “应该不会吧,导演挑人肯定会慎重的。”

    “其实导演我倒挺放心的,就是怕投资方那边施加压力,什么鲜肉都塞进来。”

    “这剧还在筹备阶段吧,你现在担心这些,是不是想太多了?”辛嵘调侃他。

    颜斐撇了撇嘴,正要话,辛嵘兜里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往颜斐那边投去一眼。

    颜斐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辛嵘把来电显示给他看,上面周衍两个大字。

    颜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辛嵘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到客厅,接起电话。

    “辛先生,这周您很忙吗?”那头声音关切。

    “周医生,其实,我觉得我暂时不需要咨询了。”

    “嗯?”周衍一脸疑惑。

    “额,我上次不是跟你,我交了一个男友嘛。昨,我跟他又试了一次……我发现我的心理障碍基本上好了。”

    “那太好了,我也为你感到高兴。”周衍真诚道。

    “其实周医生也帮了我很大的忙,如果不是周医生,我不会这么快想通一些东西。”

    “辛先生言重了,这是我分内的职责。不过如果要结束咨询的话,我还是需要给你做一次访谈,全面评估一下的你的状况,确认可以结束,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

    “那我们约个时间吧,辛先生什么时候方便?”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时,颜斐忍不住问起周衍下午那个电话。

    “你难道跟周衍了我是你男朋友的事?”

    “没有。”

    颜斐不敢置信地撑起身体,看着他:“你没跟周衍吗?”

    “他不知道也好,我们还有一次结束访谈,如果他现在知道了,我们再见面会很尴尬。”

    “的也是。”颜斐叹了口气,懊丧地在他身边躺下:“其实我表哥专业能力还是不错的,要是他跟我没这层关系,你也不用这么为难。”

    “还好吧,现在结束也没问题。”

    颜斐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什么。辛嵘之所以去找周衍就是因为那方面的障碍,如果他自己可以结束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

    “辛嵘,你是不是好了?”他激动地看着男人。

    “什么好了?”辛嵘一脸困惑。

    颜斐往他腰下瞥了一眼,舔了舔唇:“你呢。”

    辛嵘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他把被子往身上一卷,翻了个身,含糊道:“就那样吧。”

    “什么就那样啊?你老实……”颜斐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昨我们做的时候,你是不是也享受到了?”

    辛嵘绷着一张俊脸,垂死挣扎:“没有。”

    “那我帮你-咬的时候,你为什么露出那种表情?”

    “哪种表情?”辛嵘有些慌了。

    颜斐低低笑了声,语调魅惑:“就是那种茫然又恍惚,好像飘在云端一样,爽-得受不了的表情。”

    辛嵘脸颊通红。

    “睡觉。”

    他试图挽回最后的一点尊严。

    “不否认就是默认哦,嘿嘿。”

    颜斐笑了笑,偷偷掀开他的被子,从下面钻进去。

    “颜斐——”

    辛嵘神色慌张地并拢-腿。

    颜斐抓住他的腿,桃花眼波光流转,笑得-媚-意横生,“辛辛,别话,好好享受。”

    ……

    辛嵘攥紧身下的床单,手背的青筋用力凸起。

    似乎灵魂都要被吸走了。

    大脑有几秒的空白,回过神来时,正对上颜斐笑眯眯的眼睛。

    目光往下,瞥到他嘴角的一点痕迹。意识到那是什么后,辛嵘胸口一阵羞愧滚过。

    “擦一下,脏。”

    辛嵘去摸床头的纸巾盒。

    “你的东西怎么会脏呢。”

    颜斐不以为意地把嘴角那点东西咽下去,他回味似的舔了舔唇,狡黠地一笑。

    “辛辛的味道,有点咸。”

    辛嵘窘迫得不行。

    还好,颜斐没有再调侃他,而是忽然下了床,去了卫生间。

    辛嵘眼中划过不解,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

    颜斐再回来时,已经刷了牙,还换了条睡裤。

    他把辛嵘揽进怀里,和他接吻。

    他舔舐着辛嵘的唇瓣,舌头伸进口腔,抵着辛嵘温热的舌尖,辗转厮磨。

    一吻完毕,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地凝视着对方。

    “快十二点了。”

    辛嵘忽然道。

    颜斐一怔,随即笑眯了眼。他瞥了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几分钟呢。”

    辛嵘忽然坐起身:“你等我一下。”

    颜斐纳闷地看着他出了卧室。

    这家伙,不会是在准备什么神秘礼物吧?

    他看着辛嵘拿了一个信封进来。

    此时,墙上的分针还有一分钟就要指向12。

    颜斐饶有兴致地坐起身,看着辛嵘。

    “生日快乐。”

    辛嵘没看时间,但他话音刚落,分针就指向了十二点。

    “送你的生日礼物。”

    他把信封递到颜斐手上。

    没想到辛嵘真的为自己准备了生日礼物,颜斐简直感动得不出话来。他可以确信,就算里面只是一张手写的生日贺卡,他都会因此兴奋上一个月。

    他拆开信封,满怀期待地拿出里面的机票。

    “这是……”他惊喜地看着机票上的终点站。

    辛嵘怎么会知道,他一直想去摩洛哥?

    “卡萨布兰卡,你最喜欢的老电影,也是你最想去但没有时间去的城市。”

    颜斐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他捏着机票,眨了眨眼睛,看向辛嵘。

    辛嵘被他看得不太自在,解释道:“我在那本周刊上看到的,上面有你的采访。”

    “辛辛,我爱死你了!”

    颜斐大叫着扑过来。

    辛嵘接住他,嘴角的笑容有些无奈,更多的是甜蜜和宠溺。

    “出发时间是下午两点,我觉得我们需要赶快睡一觉,再起来收拾东西。”

    “嗯嗯。”

    然而,颜斐哪里睡得着。

    他翻了第n个身后,辛嵘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颜斐,快睡。”

    辛嵘在他头上轻拍了下。

    “我激动得睡不着嘛。”颜斐撒娇地蹭了蹭他:“真的,我一点都不困,还能起来做一百个俯卧撑。”

    这家伙!

    辛嵘啧了声,伸长手,把他按进怀里。

    “这样能睡吗?”

    颜斐脸埋在他柔韧的胸膛上,闻着辛嵘身上干净冷冽的气息,重重点了点头。

    今的辛辛太主动了,他简直幸福得快要爆炸!

    “辛辛,要不,我们做点什么?有研究,睡前“运动”比较能促进睡眠呢……”

    没过两分钟,颜斐又贱兮兮道。

    辛嵘翻了个白眼。

    “那你自己下去做俯卧撑。”

    “我的不是那个俯卧撑。”颜斐舔了舔唇,迷恋地看着辛嵘:“我的是……两个人一起做的那种俯卧撑……”

    这个兔崽子,越来越得意忘形了!

    辛嵘在心底暗骂,可想到今是颜斐的生日,一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你保证,做完就睡觉?”

    颜斐压抑住狂喜,忙不迭点头。

    辛嵘嘴角勾起,笑容里带点宠溺和妥协。

    “好。”

    他伸手按住颜斐的后脑,身体主动贴上去。

    彻夜的疯狂。

    隔早上,起床有困难的人成了辛嵘。

    他腰酸腿疼,但还是强撑着坐起身穿衣服。

    “辛辛,我们改签吧,你休息一,我们明再去,好不好?”

    颜斐又心疼又内疚。

    辛嵘穿衣服的动作一顿,他见颜斐眼神殷切,叹了口气:“好吧。”

    干脆放弃穿衣,重新倒回床上。

    颜斐给他掖好被子,去厨房准备早餐。

    没一会儿,外面的门铃响起。

    颜斐虽然不满两人世界被打扰,但还是耐着性子去开门。

    辛觅捧着一大束栀子花,笑盈盈地站在门口。

    “男神,生日快乐!”

    “谢谢。”

    “我哥呢?”

    辛觅好奇地朝里面张望。

    “你哥他……”颜斐头疼地想着措辞。

    “都这个点了,他不会还在睡觉吧?”辛觅瞥了眼墙上的时钟,夸张地摇了摇头:“辞了职也不用这样吧,今还是颜斐的生日呢。哥?”

    辛觅往里走。

    房门虚掩着,客厅里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来。

    辛嵘听到辛觅来了,立刻紧张地开始穿衣服,可他越是急切,动作越是容易出错,扣子半都没扣上。

    好不容易穿好衬衣,他瞄到乱糟糟的床铺,又忍着身体的不适,开始收拾床铺。

    辛嵘见一楼的卧室门虚掩着,忍不住轻推了推。

    她发誓,她没有偷窥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他哥是不是在睡懒觉。

    然而,她没想到,一推开门,就看到他哥扶着腰站在床边,手里拿了一个蓝色瓶子,尴尬地看着她。

    辛觅的视线移过去,扫到蓝色瓶身上的英文标签,眼睛瞪圆了。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她哥手里拿着的……好像是一瓶润滑剂……

    她的视线扫过地上散落的皮带和袜子,猛地捂住眼睛。

    “哥,我错了,不好意思!”

    她脸色发红,赶紧带上门。

    转身,正撞上颜斐疑惑的脸。

    “觅,你哥他今不太舒服……”

    颜斐试图解释。

    辛觅连忙点头:“我知道!我都懂!”

    哪,他哥这种霸道总裁,竟然是受……她需要去冷静一下。

    “男神,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辛觅觉得自己此刻的存在十分多余。

    “诶,留下来吃个早餐啊。”

    颜斐还想挽留她。

    “不了,我吃过了,男神,你……好好照顾我哥。”

    辛觅朝他点了点头,眼神闪躲,飞快地溜出了玄关。

    “觅——”

    “颜斐!”

    卧室里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

    颜斐连忙迎上去。

    “宝贝,怎么了?”

    “我上次是不是了,润滑剂用完立刻收起来!”

    “额,我下次一定注意……”

    “宝贝,别生气了,不定觅没看出来呢。”

    “宝贝,先吃早餐,好不好?”

    辛嵘躺在床上,脸色很是挫败。

    颜斐放下餐盘,脸凑过去,朝他眨了眨眼睛。

    “辛辛,别生气嘛,要不然,我做个鬼脸给你看?”

    幼稚的家伙。

    辛嵘不打算理会他。

    颜斐眯起眼睛,嘴巴夸张地嘟起,朝辛嵘抛了个媚眼。

    辛嵘毫无反应。

    颜斐叹了口气,决定发动自己的卖萌**。

    他捏住自己的鼻子,发出猪佩奇里经典的猪叫声,神态逗趣。

    辛嵘没看过猪佩奇,一下被他的声音逗笑了。

    “你是三岁孩嘛。”

    “我在你面前三岁。”

    辛嵘冷哼了声。

    “再学一次。”

    颜斐表情一变:“不是吧……”

    辛嵘轻笑出声:“逗你的。”

    “好啊你!”

    颜斐掐住他的下巴,低头狠狠吻他。

    窗外夏日的阳光洒落,美好的一正要开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