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5.第八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85.第八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颜斐打量着他的神情, 他在辛嵘身边坐下,攥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你别担心, 伯父肯定能理解你的。”

    辛嵘苦笑:“但愿吧。”

    颜斐拍了拍他的肩:“别想这个了,先吃早餐吧。”

    吃完早餐, 两人一起开车去了医院。

    辛嵘站在病房门外, 犹豫了几秒,才推开门。

    辛觅已经到了,她坐在病床边,正陪辛振话。见到辛嵘进来,两人同时把目光转向他。

    辛觅看到他身后的颜斐,露出意外而惊喜的表情。

    “哥,你把颜斐也带来了?”

    颜斐手里提着一个果篮,笑容温和:“伯父好, 我是辛嵘的朋友,听您生病了, 想过来看看您。”

    辛振的目光瞥了眼这个过于俊美的年轻人,不冷不热地应了声,又看向辛嵘。

    “过来。”他哑声道。

    辛嵘看了眼颜斐,慢慢走过去。

    辛振大病初愈,脸色还是病态的苍白。他看着辛嵘, 浑浊的双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有痛心、懊悔、愤怒, 更多的是无力改变一切的不甘。

    “辛觅把这几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他消瘦的脸陷在枕头里, 平静道。

    辛嵘一怔, 转头看向辛觅。后者朝他点了点头。

    “你想辞职,是吗?”

    辛嵘不太确定辛觅有没有把王晚音流产的事情告诉他,不过既然辛觅已经跟他过了,那他也没有必要再瞒下去。总归都是要跟辛振坦白的。

    “是。”

    辛振闭上眼,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显得无比颓败。

    “你还是在怪我。”

    “我跟几位董事都过了。”辛嵘心意已决,即使知道现在提离职会惹辛振不高兴,还是决定出自己的想法。

    “我的确在辛光待得不开心,事实上,家族的利益也不应该跟公司的商业利益牵扯到一起。我离开辛光,是最好的选择。”

    他第一次在辛振面前毫无顾忌地出了心底的想法。

    站在一旁的颜斐听到他的话,向他投去有些惊愕的眼神。

    “我会找一个合适的经理人来接任,这个位置别人来做,可能会比我做得更好。而且你是董事长,仍然拥有辛光最高的行政权,你可以随时罢免你认为不胜任的高管,而不需要像之前那样考虑我或其他人的感受。”

    辛振长叹了口气。

    “王群进了监狱,你没必要担心我还会再偏袒其他人。我身体不好,以后公司也只会交给你打理。”

    辛嵘苦笑。

    “可你毕竟还有其他子女,至少我现在离开,能避免以后可能出现的利益纠纷。”

    “你王家的人?”辛振眯了眯眼睛,眸中划过一丝凌厉。

    “以后不会存在利益纠纷了。我打算跟王晚音离婚。”

    辛嵘诧异地看向他。

    “王晚音怎么流产的事,刘秘书都告诉我了。”辛振眉头紧皱,大概是回忆起了让他极为愤怒的场面,脖颈的青筋暴起。

    “她这种人,不配当一个母亲,更不配当一个妻子。”

    辛振怎么会知道事情的原委的?难道王晚音没有来他这儿哭诉,有别人跟他了事情?

    辛嵘正疑惑时,就听辛振道:

    “刘秘书把那发生的事都告诉我了,她故意在医院闹事,把你叫来,想诬陷你害她流产,是吗?”

    辛嵘垂下眼:“她也确实流产了。”

    “那都是她的报应!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

    忽然意识到还有一个外人在场,辛振脸色扭曲地收回了差点脱口而出的那几个字。

    虽然他那句话没完,但辛嵘已经猜到了他想什么。他脸上划过震惊,不敢置信地看着辛振。

    辛振轻咳了两声,看向辛觅。

    “觅,我跟你哥有点事要谈谈。”

    辛觅会意,握了握他的手,笑道:“好,我去外面买杯咖啡。”

    颜斐是个最会看眼色的,见状立刻道:“伯父,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了。我陪觅出去走走。”

    见辛觅和颜斐离开了病房,辛振垂下眼,轻叹了声。

    “其实我昨下午就醒了,只是没让刘秘书告诉你。”

    辛嵘诧异地看向他。

    辛振大致讲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原来自从得知王晚音也跟ys的高层在私下里秘密接触的时候,他对王晚音的怀疑便越来越深。他表面上虽然假装原谅了王晚音,但私底下却让刘秘书一直在调查王晚音。

    这一调查,就查出了他以前没怎么留意过的东西。之前他因为工作繁忙,跟王晚音向来聚少离多,他又年事已高,根本不抱希望王晚音还能怀二胎,因此得知王晚音怀孕后,自然对她百般宠爱,也从没想过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猫腻。没想到这一调查,让他意外地发现王晚音在怀孕之前跟她的健身教练有多一段暧昧,王晚音甚至还请他来过家里。

    查出这么一段往事,辛振的震怒和失望可以想象。碍于王晚音挺着那么大的肚子,他也不好直接跟她对峙。毕竟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他的还需要检测,是他的最好,他大可以忽略掉这段过往,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要是孩子不是他的,他可就不会让王晚音好过了……

    辛嵘回忆起什么,不确定地看向他:“所以那你会发病,是因为知道了这个消息?”

    辛振脸色不太好看地点了点头。他对辛嵘发那么大的脾气,也是因为觉得在儿子面前丢了面子,更关键的是,辛嵘确实戳到了他的痛处。

    “我那也冲动了,砸了杯子……”辛振有些内疚地看了眼辛嵘额头的伤口:“听辛觅,你额头的伤还缝针了?”

    “没事,伤口不大,过两就好了。”

    辛嵘想到什么,又问道:“那你是等王晚音生产后去做了dna对比?”

    “嗯。孩子一生出来,我就让老刘把他的dna送去检测了,呵……没想到还真是个杂种。”

    辛嵘听到他最后两个字,心头忽然一凛,犹疑地看向辛振。

    “爸,那个孩子夭折的原因——”

    辛振浑浊而不失锐利的眸子和他对视,他似乎看出辛嵘心中所想,皱眉道:“我还不至于对一个孩子下手。”

    辛嵘松了口气。

    归根结底,还是那个女人自作自受,怪不了任何人。

    “我了这些,你是不是再重新考虑一下辞职的事?”

    辛振看向他,眸中带着罕见的恳求和内疚。

    可对于辛嵘来,一切都太晚了。

    他笑了笑,摇头。

    “爸,我做这个决定,是因为我确实想换个环境工作,跟辛光的关系已经不大了。”

    何况,他也清楚,以他爸的性格,就算跟王晚音离了婚,他很快也会再娶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不定又会重蹈王家的覆辙。他再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你心底还是不能原谅我。”

    辛振叹了口气:“也罢,你要走就走吧。以你现在的能力,自己创业开公司也能做出一番成就。”

    “谢谢爸。”

    辛振跟他聊了一会儿就累了,闭上眼开始休息。

    辛嵘上前替他掖了掖被子,看着辛振花白的头发,他出神了两秒。

    曾几何时,他以为这个男人刚愎自负、喜怒无常、令人生畏,可现在看来,他也不过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瘦弱老人。

    以至于让他连恨都恨不起来。

    辛嵘最后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病房。

    刚推开门,辛嵘就听到女人凄惨的叫声。

    “辛振……你不能这么对我……”

    王晚音被两个保安架着往外拖,她头发凌乱,身形因为刚生产完还有些臃肿,穿着睡衣,半点都没有之前柔弱温婉的样子,而是歇斯底里地朝这边喊叫。

    “好的孩子生下来就给我股份,钱呢……我不答应离婚!我绝对不答应……”

    “辛振,你要相信我,孩子是你的……孩子绝对是你的……哈哈,辛振,你相信我好不好……”

    “刘秘书,她精神好像有些失常。”

    辛觅端了杯咖啡走过来,她抿了口咖啡,感慨地看着王晚音被两个保安拖走。

    颜斐摇了摇头,在心中感叹,疯女人。

    “孩子流产,丈夫起诉离婚,而且一分钱都不给,估计哪个女人都承受不了。”

    辛觅“啧”了声,不知想到什么,又看向辛嵘:“对了,哥,你跟爸聊得怎么样?”

    “他同意我辞职了。”

    “你真的要辞职啊?”辛觅惊讶道:“我之前还以为你只是着玩玩呢。”

    “我像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辛嵘无奈地笑了声。

    “也对。”辛觅眨了眨眼,忽地促狭地瞟了眼颜斐。

    “哥,你辞职不会是因为颜斐吧?是不是觉得工作太忙,没时间陪男神,所以才辞职的?”

    “不是。”辛嵘无情地打断她的臆想。

    “切。”

    辛觅忽地想到什么,有些兴奋地看向颜斐:“对了,男神,明就是你生日了,有没有想好怎么过啊?要不你来辛宅吧,我做饭给你吃。”

    颜斐发现辛觅好像经常忘了他正在跟他哥谈恋爱的事实。

    “不好意思,明我跟你哥过。”

    辛觅不甘心地撇了撇嘴。

    “我哥这种没情趣的人,跟他过生日很无聊的,估计就是吃顿饭,看个电影。”

    辛觅毫不留情地吐槽辛嵘。

    颜斐倒是一点不介意。

    “吃饭看电影也不错啊,我还挺期待呢。是吧?”他朝辛嵘暧昧地眨了眨眼睛。

    辛嵘想到自己的安排,微笑着点了点头。

    让颜斐事先降低一点期望似乎也不错。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