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4.第八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84.第八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演得真的很好。”

    辛嵘调整情绪, 尽量平静道。

    “你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有这么感动吗?”

    辛嵘想到自己刚刚眼眶都湿了,有些窘迫道:“我今正好眼睛不太舒服, 也不是很感动吧……”

    颜斐嘿嘿笑了两声:“是吗。”

    辛嵘岔开话题:“我觉得比起演那些千篇一律的爱情剧, 你演这种角色,其实更有魅力。”

    “我也不想演那些悬浮爱情剧啊。”颜斐叹了口气,倒在沙发上:“可惜现在行业里就是这样,演无脑偶像剧来钱来得快, 公司也愿意合作。我要是花几年去钻研一部电影的角色,最后这部电影还不一定能上映,公司不定会直接把我雪藏。”

    “其实, 你上次是有过机会的……”辛嵘想到之前自己连累他错过试镜, 眸光暗了暗:“可惜被我耽误了。”

    “我了,那不是你的错。”颜斐坐起身,握着他的肩膀,深深地看进他眼睛里:“我再一次,我的所有选择都是我自己决定的, 不是任何人的错,更不是你的错, 不存在你连累我这种事, 明白吗?”

    辛嵘看着他明亮而坚定的双眸, 点了点头。

    “对了, 你刚才我有魅力, 真的假的?哪一个片段?”颜斐眨了眨眼。

    辛嵘笑了声:“躺在结冰的湖面上的时候, 我觉得当时的你很……”他不出来那种感觉,好像颜斐身上同时杂糅着纯情和性-感两种特质。

    “是不是性-感?”颜斐抛了个媚眼给他:“虽然很忧郁,但又很有魅力,让人心疼得恨不得冲进屏幕里,狠狠抱住,对不对?”

    辛嵘惊愕地看着他。

    颜斐哈哈大笑:“当时电影拍完后搞了个内部试映,有个影评人就是这么评价的!”

    辛嵘顿时有种自己在自作多情的感觉。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忽略掉心底莫名的不爽,辛嵘道。

    “别啊。”颜斐根本不想睡,他打开客厅的台灯,关掉投影,坐下来深深看着辛嵘。

    “辛辛,你的评价对我很重要,如果你觉得我演的好,我就会朝那个方向努力。”

    “那你自己呢?”辛嵘有些不解:“你就没有什么规划或者梦想吗?”

    “嗯,之前是有啦,什么一定要拿到白桦奖xx奖成为史上最年轻帅气的影帝之类的。不过认识你之后,我好像就变得有点咸鱼了,进不进电影圈都无所谓,能红多久也没太多的追求,反正就像现在这样了,只想跟你待在一起。”

    听到最后一句,辛嵘有点脸热。

    “咸鱼……这是什么意思?”他困惑道。

    颜斐噗嗤笑了一声:“就是人失去了梦想的状态啊,一般指不求上进混吃等死的人。”

    辛嵘“噢”了一声,露出长见识了的表情。

    “其实,我也不能完全是一条咸鱼啦。毕竟我现在还是有梦想的。”

    “嗯?”辛嵘洗耳恭听。

    “我现在的梦想是你啊。”颜斐笑眯眯道。

    辛嵘无奈地摇头。

    颜母评价得不错,他的确是油嘴滑舌,嘴巴跟抹了蜜似的。

    “你不相信是不是?”颜斐见他表情怀疑,顿时露出委屈的表情。

    辛嵘连忙摇头。

    “我没有。”

    “你就是!”颜斐抱住他的脑袋,恶狠狠地看着他:“你现在肯定在心里笑我,就知道些不中用的好话。”

    “我不是。”

    “那你亲我一下,亲我一下我就信你。”

    看着颜斐嘟起嘴,辛嵘无奈又宠溺地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这样行了吧?”

    哪知道话音刚落,就被颜斐按住后脑,温热的唇瓣压了上来。

    这一次,不再是点到即止的触碰,而是近乎野蛮的舔-舐和啃咬,带着几乎想将他吞吃入腹的决心和力度。

    “嗯……”

    辛嵘有片刻的恍神,他下意识闭上眼,又忍不住睁开,看着颜斐近在咫尺的脸。

    颜斐清晰地看到他眼底的爱意。

    他胸口一热,咬着辛嵘的唇,嘶哑道:“你别这么看我。”

    “嗯?”辛嵘不明白他在什么。

    “我会忍不住想……”颜斐轻声在他耳边了几个字。

    那不太文雅的两个字让辛嵘耳根红透,颜斐状似无意的一句话,却在他心底激起了层层涟漪。

    他忽然意识到,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唯一一次“深入”的接触,还是因为那次在酒局上他被人下药。

    难怪在颜斐心底最深处,还是对这份感情忐忑不安,因为他从没有真正用行动证明过,他对颜斐也是怀着同样的爱意。

    在这一点上,作为他的男朋友,他的确很失职。

    辛嵘摸了摸颜斐的黑发。

    他胸口各种难言的情绪跌宕起伏,在回忆起和颜斐相处的点点滴滴后,最后全部归于平静。

    “你想做吗?”

    他抬眼,看着颜斐。

    颜斐震惊地看着他,辛嵘的黑眸干净而通透,坦然无畏地跟他对视。

    “可是……你……你额头的伤……”

    颜斐有些结巴。这份惊喜来得太快了,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处于虚假的梦境之中。

    “不碍事。”辛嵘笑笑:“反正我交了辞职报告,明也不用上班。”

    颜斐看着他不以为然的表情,深吸了口气。

    他揪住辛嵘的衬衣领口。

    “辛嵘,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什么?你想清楚了?”

    “上次不是已经做过了嘛。”辛嵘勾了勾嘴角:“还是,你技术不行,要换我来?”

    颜斐“嗷”地叫了声。

    “你给我等着!”

    辛嵘看他忙不迭地起身,鞋子也不穿往楼上冲,纳闷道:“你干嘛?”

    难不成这家伙太激动,要先冲个冷水澡缓和一下?

    “拿润滑剂和保险-套!”

    辛嵘“哦”了声,靠回沙发上。只是没两秒,他又坐了起来。

    对了,他得先洗个澡。

    颜斐拿着东西冲下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没了人影。

    他以为是辛嵘临时反悔了,整张脸都苦巴巴地皱起来。

    “辛嵘,你这个大骗子!故意耍我!”

    “我在洗澡。”

    在浴室里的辛嵘听到他大声的抱怨,忍不住回了句。

    洗澡?颜斐眼睛一亮,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到茶几上,轻手轻脚地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辛辛,那我进来了哦。”

    这家伙不会是在故意勾-引他吧?

    浴室门没锁,颜斐一推就开了。里面白雾蒸腾,满是沐浴露的馥郁香气。

    浴缸外的帘子拉着,里面传来隐约的水声,颜斐咽了咽口水,心翼翼地掀开了帘子。

    辛嵘赤-裸地泡在热水里,有些慵懒地靠在浴缸边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怎么,这一会都等不了?”

    颜斐的目光在水面以下四处逡巡,最后视线回到辛嵘脸上,语调嘶哑:“你故意的是不是?故意不关门,想让我进来?”

    辛嵘轻笑,他招了招手,示意颜斐过去。

    颜斐春-心荡漾、脚步虚浮地走过去。

    辛嵘的手臂搭上他的肩膀,轻声在他耳边道:“浴室里肯定是不行的,我的伤口不能碰水,你到外面再等等,好吗?”

    男人的语气半点都没有平时的冷峻,而是温柔得仿佛羽毛轻轻拂过他的心尖。

    他一开口,颜斐骨头都酥了。哪知道他都了些什么,只顾痴笑点头。

    “嗯嗯,行,我在外面等。”

    “顺便把我的睡衣拿进来。”

    “好好好。”

    辛嵘看着玻璃门外等候的高挑身影,轻呼了口气。

    他走出浴缸,用大毛巾擦干净身上的水珠。

    他站在半身镜前看着自己的身体,视线往下,在腿间停留了几秒。他握了握拳头,移开视线。

    额头的纱布还是有些碍眼,要是拆掉,伤疤又有些让人倒胃口。

    辛嵘摸了摸额头的纱布,轻叹了口气。

    他竟然也有这么纠结的一。

    颜斐在外面等得差点睡着时,门忽然开了。

    他一个激灵,睁大眼,看到辛嵘后,眼睛瞪得更大了。

    这家伙……竟然就裹了条浴巾出现在他面前……

    “去你的房间,还是……”辛嵘目光有些闪躲。

    “就在楼下吧。”颜斐心潮澎湃不已,他抱着怀里的睡衣,期待而又略显羞怯地看着辛嵘:“你的床大一点。”

    “那你把衣服给我吧。”

    “噢噢,我差点忘了。”

    颜斐赶紧把衣服递给他。

    糟糕,这个开头一点都不帅气。

    等辛嵘穿好睡衣,两人往卧室走。

    颜斐早就把需要的东西提前放好了。

    辛嵘一进去,就看到床头柜上蓝色的透明瓶子,意识到那是什么时候后,他的脸颊微微有些热。

    “辛辛,你身上好香……”

    颜斐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他。他垂着脑袋,像狗一样闻着辛嵘身上的味道,柔软的黑发蹭过他的脖颈,有些痒。

    辛嵘转过去,手刚摸上颜斐的后脑,身体忽然一轻。

    颜斐直接环着他的腰将他抱起,放倒在身后的大床上。他压在辛嵘上面,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辛嵘在他眼底看到了毫不掩饰的情-欲和渴望。

    他凝视着颜斐的眼睛,按住他的后脑,和他接吻。

    语言在此时彻底变得多余,两人全身心地感受着对方的存在,清冷的空气也在此时悄无声息地升温。

    窗外的雨又下了起来。

    温暖的室内,原本整洁的床铺被两人的动作弄得凌乱无比。颜斐边吻辛嵘,边伸手解他的睡衣扣子。

    解到第三粒的时候,他已经有些不耐,干脆直接用撕的。

    “我赔你套新的。”

    见辛嵘皱了皱眉,颜斐立刻道。不等那人回话,他又俯下-身,干脆利落地堵住辛嵘的嘴。

    “唔……”

    衣服一件件扔到了床下。

    颜斐吻遍辛嵘身上所有让他着迷的地方。

    他的唇像带着火焰,把辛嵘的理智彻底烧毁干净,意乱情迷时,他甚至忍不住主动亲近他。

    颜斐把他的手臂按在他床头,轻轻喘气。

    他从上往下地看着辛嵘,目光幽深如同夜空。

    “辛嵘,我——”

    辛嵘打断他,轻“嗯”了一声。

    颜斐按捺不住狂喜地去摸床头的蓝色瓶。

    顾忌到辛嵘额头的伤,颜斐的动作很是心。

    “如果不舒服的话,要跟我。”

    他亲了亲辛嵘的唇。

    辛嵘额头都是细汗,他咬着唇,点了点头。

    窗外雨声如瀑。

    辛嵘朦胧的视线穿过颜斐的黑发,落在头顶的黑色欧式吊灯上。

    他清晰地感受到颜斐的存在。

    耳边都是雨声,还有颜斐压抑、隐忍的喘-息。

    他像坠入无边的深海里,眼前的景象不断晃动、扭-曲,又被黑暗一一吞没。

    他费力地睁开眼,看到颜斐额头都是汗水。

    青年忍得很辛苦。

    辛嵘睁开眼,摸了摸他的肩头,轻声道:“没事……你可以……用力……”

    颜斐眸色更深,声音低哑道:“你确定?”

    辛嵘点头。

    颜斐欣喜若狂,低下头热烈地吻他。

    辛嵘很快被卷入暴风雨中。

    结束的时候,窗外光微亮。

    颜斐自始至终都掌握着分寸,因此辛嵘并不觉得多累,他也没有睡意,只看着窗外灰蓝色的空。

    身边的人呼吸平稳,已经睡着了。

    辛嵘在暗淡的晨光里凝视他的脸,颜斐的五官依然是无可挑剔的俊美,在睡着时,却又显出一丝罕见的孩子气。

    辛嵘用手指隔空勾勒着他的五官。

    暴雨已经停了,空格外干净澄澈,稀薄的云层后隐约露出一丝金光。

    朝阳即将升起。

    辛嵘听着颜斐清浅的呼吸声,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详和平静。

    他摸了摸颜斐的脸,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像微风拂过枝叶一样温柔。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落在颜斐脸上。

    他醒来时,床边已经空了。

    地上散乱的衣服和凌乱的床铺暗示了昨晚两人的狂乱,可身边冰冷的床铺,却让颜斐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旖旎的梦。

    “辛嵘!”

    他随便套了件衣服下床,推开卧室门。

    客厅里没人,书房没有,二楼也没有。

    颜斐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看着餐桌上喝了一半的果汁,猛地想到什么,光着脚跑到了后院。

    “辛嵘!”

    男人果然在那里,他手上提了一个喷壶,在给玻璃房的植物浇水。

    “醒了?”辛嵘看到他,转过头朝他笑了笑。

    颜斐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走了?”辛嵘视线扫到他光着的脚丫子,眉头微拧:“这里都是土,换鞋子,不要光脚!”

    “噢。”

    老婆什么就是什么,颜斐乖乖去鞋柜旁换鞋。

    “辛辛,你不用再休息一下吗?”

    颜斐接过他手里的喷壶,帮他浇水。

    “我又不累,有什么可休息的。”

    颜斐张大嘴,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可是昨晚,我做了好几次……”

    辛嵘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睡一晚也够了,又不是什么繁重的体力劳动。”

    “那你有受伤吗?”

    颜斐虽然有自信前期准备工作做得很到位,但是后面他做完就睡着了,也没问辛嵘感觉怎么样。本来想早上起床再跟他在床上温存一会儿,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比他起得还早,还有精力跑到阳光房里来浇花。

    “没有。”

    颜斐神情怀疑,盯着他两腿看。

    辛嵘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神情窘迫:“你看什么?”

    “你走路看看,我就知道了。”

    辛嵘脸颊微热,大步往屋内走。他尽量跟平时走得一样,可还是被颜斐看出了端倪。

    “辛辛,你撒谎哦。”

    颜斐放下喷壶,跟他一起进了客厅。

    “你明明不舒服的。不管,你今在家休息一,哪里都不准去,什么活都不准干。”

    “我已经休息好几了。”辛嵘怕的就是这个。

    “之前那是周末,本来就该休息的。”颜斐把他按在沙发上坐下:“你乖乖坐着,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辛嵘拿他没办法,只好在沙发上坐着。

    “看书总可以吧?”

    “要看什么书我帮你拿。”厨房传来颜斐的声音,还有锅碗的碰撞声。

    辛嵘苦笑了声,正要报书名时,桌上的手机响起。

    他看了眼来电,放到耳边。

    “辛总,董事长刚刚醒了。”秘书的声音有些激动。

    辛嵘神情一僵,眸中露出许多复杂的情绪。

    “医生各项指标良好,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

    辛嵘低头看着地毯上的针织花纹,轻“嗯”了声。

    “王晚音……她这两怎么样?”

    “夫人的心情还是很低落,辛柔姐这几都陪着她。辛总放心,我会让人严格看守董事长的病房,不会随便放人进去。”

    “嗯。”

    “对了辛总,我听越扬,你打算——”

    “是,但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告诉董事长。之后我会亲自跟他。”

    “好的,辛总。”

    “一大早的,谁打电话过来啊?”颜斐端着三明治从厨房出来。

    辛嵘握着手机,没话。

    颜斐放下盘子,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想什么呢?”

    辛嵘这才回过神,他看着颜斐,后者眼底写着担忧和疑惑。

    “医院那边,我爸……刚醒了……”

    颜斐露出笑容:“好事啊,你要去看他吗?”

    “嗯,刚我给辛觅打了电话,让她一起过去。”

    “挺好的。我陪你一起去看他。”

    辛嵘“嗯 ”了声,眉间的忧虑却并没有消减。

    “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他提我辞职的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