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3.第八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正文 83.第八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妹妹年纪, 不太懂事, 可能不方便打扰。”辛嵘不好意思道。

    “这有什么关系。”颜母看向颜斐,微笑地眨了眨眼睛:“儿子, 这个任务我就交给你了, 等过端午的时候,把辛家妹妹也叫过来一起吃饭。”

    “是,妈。”颜斐想到什么,笑得有些狡黠:“对了, 你们不知道吧,他妹妹还是我粉丝呢,铁杆粉丝。”

    “你见哪个姑娘都是你粉丝。”颜父对他的自恋很是无语。

    “爸, 这次我可以没吹牛, 她真是我粉丝。我们要是请她过来吃饭,她不知道得高兴成什么样!辛嵘,你是——”

    辛嵘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颜斐自觉的有些过了,连忙闭紧嘴巴。

    颜母轻笑了声,给辛嵘舀了碗汤。

    “听起来是个很活泼的姑娘呢, 我倒真想见见了。”

    辛嵘尴尬地笑了两声。

    颜母把汤递到他面前:“来,尝尝这个鲫鱼汤, 对伤口愈合很好的。”

    “谢谢伯母。”辛嵘连忙站起身接汤。

    “坐着, 别这么客气。”颜母无奈道。

    这孩子就是太放不开了, 礼貌得让人有些心疼。颜母想到辛嵘的家庭, 在心中幽幽叹了口气。

    吃完晚饭, 外面的雨又下了起来。

    颜母在客厅里泡茶, 看到外面的大雨,有些忧心道:“儿子,要不你们晚上别回去了,就在家里住吧,现在雨太大了,开车不安全。”

    正在看时事新闻的颜父也点了点头。

    “就在家住吧,客房都收拾好了。”

    颜斐看了眼辛嵘,他知道辛嵘待在这里不自在,并不想勉强他。

    “再看看吧,看之后雨能不能一点。辛嵘没带衣服,晚上在这里住不方便。”

    “他可以穿你的嘛。”颜母熟练地冲洗茶具,听到颜斐的话后很自然地接道:“你们俩身高差不多,衣服也应该能换着穿。”

    颜父不赞同地瞥了她一眼,又看向颜斐:“想回去就回去吧,我们两个长辈在家,他们辈也不自在。”

    “爸,你真善解人意。”颜斐恭维道。

    “我就不善解人意了?嗯?”颜母目光危险地瞄了他一眼。

    “妈是贤良淑德,蕙质兰心。”颜斐笑眯眯道。

    “你这个嘴巴抹了蜜的家伙。”颜母轻敲了敲他的额头,嗔怪道:“也不知道遗传谁的!”

    “这么好的基因,当然是遗传你的啊。”

    “哼,油嘴滑舌!”

    辛嵘看着这一家三口斗嘴的场景,嘴角泛起很浅的笑容。

    几人坐在一起喝了会儿茶,快八点的时候,外面的雨果然下了。

    “爸妈,我跟辛嵘先回去了。”

    “伯父伯母,我们先走了。”

    两人在玄关口跟颜父、颜母告别。

    “嗯,雨路滑,开车千万心啊。”颜母不放心地叮嘱。

    颜父没什么,只轻轻点了点头。

    “下次端午节记得过来吃饭!”颜母嘱咐辛嵘。

    “是,伯母。”

    “带上你妹妹,记得啊!”

    “妈,知道了!”

    提着一堆颜母塞的水果,颜斐笑容无奈地钻进了车里。

    “我怎么觉得我们就跟放假回家探亲的两口似的?”

    颜斐感叹道。

    辛嵘握着方向盘,轻笑了声:“有点像回娘家。”

    颜斐撇了撇嘴,不赞同道:“是回婆家吧。”

    辛嵘发动车子,不跟他争辩。

    因为下雨,辛嵘的车开得不快,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两人一身湿气,进了别墅里,颜斐干脆脱了鞋,赤脚在地上走。

    “穿拖鞋。”

    辛嵘见他光着脚丫子到处走,皱了皱眉道:“你这样容易感冒。”

    “有地毯,没事的。”颜斐蹦到沙发上,打开电视,两条长腿搭在脚凳上,舒舒服服地看起电视来。

    辛嵘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他的鞋摆好,换好拖鞋走了进去。

    颜斐在看一部老电影,欧美灾难片,讲的是全球变暖引发了极端恶劣的气,世界各地温度突降,主角一行人在严寒的曼哈顿中艰难求生。

    主角的儿子是一个很帅气的男明星演的,他后来还演过那部最负盛名的同志片。这部电影里他不过二十出头,虽然眉眼尚且青涩,但英俊的五官已经足以让人挪不开眼睛。

    “辛嵘,过来看电影!”

    颜斐见辛嵘还在收拾东西,忍不住叫他。

    “什么片子?”辛嵘放下手里的东西。

    “灾难片,超级好看。里面的男二特别帅!”

    辛嵘听到最后一句话,挑了挑眉:“有这么夸张吗?”

    “真的,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颜斐把他拽过来,让他靠着自己坐着。电影才刚开头不久,辛嵘看了几分钟,很快就沉浸到了剧情中。

    “这个演主角儿子的……好像有点面熟……”

    “嗯,他很出名的,演过李导拍的那部同志片。”

    “噢,叫断背山是吧,我想起来了。”

    “难为你还知道断背山。”颜斐轻笑了声:“我以为你对这种电影都不感冒的。”

    “我听辛觅过,她还推荐我看。”

    “她推荐你一个直男看?估计没什么用。”颜斐哈哈笑了两声。

    辛嵘斜眼看他:“抛开性向不谈,这部电影确实拍得不错。”

    颜斐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什么,神秘兮兮道:“辛辛,其实我之前有拍过一部众电影,但是因为审核问题一直没有公映,你想不想看?”

    辛嵘来了兴趣,道:“什么片子?我看看。”

    “文艺片,我大学的时候拍的,不过我那个时候演技不太好,比较青涩,你看了不准笑我啊。”

    辛嵘正想看看他大学时候的样子,见颜斐这么了,颔首道:“放心,我肯定不笑你。”

    “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把碟子拿出来。”

    颜斐飞奔去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行李箱,一通翻找。

    辛嵘在楼下调电脑的投影,等颜斐下来,他已经连好了电脑跟家庭影院的音响。

    颜斐手里捧着光碟,按在胸口,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放到辛嵘手里。

    “放吧。”

    “什么片子?你这么紧张兮兮的?”

    “额,我先一下,里面有一些我跟女主角的亲热镜头,你看了千万不要介意。”

    辛嵘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可介意的,那时候你还没认识我呢。”

    颜斐松了口气,搓了搓手道:“那你放吧。”

    辛嵘把光盘放进去,等电脑读完碟,他按下播放键。

    投影的光亮变暗,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xx大学导演系xxx作品,下方是一排日期。

    辛嵘回到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

    颜斐坐在他旁边,像刚交了卷等待出答案的考生一样,紧张地观察着辛嵘的反应。

    这部片子很长,开头有些沉闷,但越到后面越有意思,人物一一展开,渐入佳境。

    颜斐在里面演一个贫穷的大学生,被女主包-养,两人发生关系,后面女主对他厌倦,转而投入别的男人怀抱,大学生亲眼见到她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后,想不开割腕自杀了。

    辛嵘看着屏幕里眉眼俊秀而忧郁的颜斐,看着他冬里捧着早餐在楼下痴痴地等女主,虽然明知这是虚构的电影情节,但胸口还是像被扎了根刺般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在看到女主第一次跟颜斐亲热的时候,变得更加明显。

    辛嵘想到之前自己毫不在意的态度,觉得脸有些疼。

    “这里……快进吧……”

    辛嵘实在看不下去了。

    颜斐偷笑了声,拿起遥控器按下快进。

    影片渐渐播放到后面,大学生意识到女主已经对自己厌倦,他做了能做的一切试图挽回女主,然而全都无功而返。一个绝望的清晨,他脱了所有衣服,自虐似的躺在冰面上,看着头顶模糊而遥远的太阳。

    镜头拉近,颜斐被冻得青白的脸、颤抖的睫毛,忧郁而灰败的眼睛,一一映入镜头。阳光照在他苍白失血的脸上,他闭上眼睛,嘴角的笑容空洞而麻木。

    辛嵘的心脏狠狠一疼。

    他意识到自己太过入戏,忍不住用手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内侧,然而看到影片里颜斐饰演的角色割-腕自杀的镜头时,眼眶还是红了。

    苍白而瘦削的青年躺在窄的单人床上,他看着自己失血的手腕,感受着生命一点点流逝。

    蒙太奇的闪回镜头里,女主正在床上跟另一个男人缠绵。

    他眼前浮现过许多跟女主相处的场景,一起做早餐、在操场散步、去餐厅吃火锅、去冰湖上看烟花…一缕阳光照进昏暗的出租屋。

    在意识彻底消失前,他看着那缕阳光,张了张嘴,低声喊了一个名字。

    辛嵘不知道自己的眼眶是什么时候湿的。

    只是视野突然就一片模糊,以至于连影片是怎么结尾的他都没有注意到。

    “辛嵘……”

    颜斐看到他脸上两行清晰的泪水,吓了一大跳。他猜到辛嵘看了后可能会有些触动,但没想到,他的情绪竟然会这么浓烈。

    辛嵘抹了下眼角,忽然转身,用力抱住他。

    还好,电影都是虚构的,他的颜斐,还好好地在他身边。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假可怜与真霸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假可怜与真霸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可怜与真霸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